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74 被麻將嚇破了膽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謝雨馨帶著樂樂回家,她進門之后,那個清秀男子立即站了起來,走到門口,輕聲喚道:“樂樂,爸爸來看你了。”
  樂樂微微一怔,似乎有些猶豫。謝雨馨輕嘆了一口氣,低聲吩咐道:“樂樂,去吧。”
  樂樂點了點頭,走到那清秀男子的身邊,似乎有點畏懼,輕聲喊道:“爸爸……”
  那清秀男子很開心,將樂樂抱到了懷中,笑道:“乖寶貝,爸爸給你帶了很多好吃的,還有小禮物哦。”
  樂樂沒有想象中那么高興,癟著嘴巴。不過,那清秀男子沉浸在自己的歡樂之中,將樂樂抱到了客廳,然后從角落里拿出了一堆東西。
  “樂樂,我給你剝巧克力……”清秀男子討好道。
  樂樂搖了搖頭,低聲道:“我牙齒不好,不能吃巧克力。”言畢,她看到了方志誠,很是驚喜,跑到了方志誠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臂,笑道:“方叔叔,你怎么來了啊?樂樂,好想你呢!”
  清秀男子一腔熱情,瞬間被冰水澆滅,投向方志誠的目光充滿了嫉妒與憤怒。
  方志誠摸了摸樂樂的大辮子,笑道:“我也很想樂樂呢。樂樂,你今天真漂亮,尤其是這條辮子,是誰給你弄的?”
  樂樂眉開眼笑,嘻嘻笑道:“是媽媽幫我弄的。媽媽說,今晚可以見到方叔叔,所以我讓媽媽給我打扮了一下。”
  方志誠被樂樂可愛與單純給打動了,伸手點了點她的鼻子,然后從桌上取了橘子,挑了一片,放入樂樂的口中。
  樂樂吃得津津有味,笑道:“好甜!”
  那清秀男子見樂樂跟方志誠打得火熱,頓時臉色變得陰沉下來,重重地將那裝滿禮物與零食的袋子,摔在了地上。謝雨馨脫掉了外面的披肩,走到客廳,正好看到了一切,她給那清秀男子使了個眼色,那清秀男子會意,臉色陰沉地跟著謝雨馨進了書房。
  “雨馨,外面那個男人是誰?”清秀男子興師問罪道。
  “他是誰,跟你沒有關系。今天是我姐的家宴,所以我不想跟你爭吵,你已經看過樂樂了,現在可以離開了。”謝雨馨冷靜地回答道。
  清秀男子冷哼一聲,道:“今晚我過來,是希望咱倆能夠好好談談。”
  謝雨馨搖了搖頭,輕描淡寫地說道:“馮坤奇,咱倆似乎沒什么好談的。要談的,早在五年前,我們已經談完了。”
  馮坤奇見謝雨馨語氣生硬,知道她已經不是當年可以隨意擺布的女人,輕嘆一聲道:“當初離婚,是我一時沖動所作出的決定。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希望彼此還是能走到一起。畢竟,樂樂還小,她需要父親,需要一個完整的家庭。我們彼此曾經刻骨銘心的相愛過,你就不能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嗎?”
  謝雨馨臉上露出了苦笑之色,嘆道:“我們倆絕無可能,所以你死了這條心吧。”言畢,她轉身離開了房間,這時手腕卻被狠狠地抓住,然后馮坤奇探身過去,準備強行聞上去。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聲響起,重重地打在馮坤奇的臉上。
  馮坤奇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同時內心更是震撼,他難以置信地說道:“你竟然敢打我?”
  謝雨馨嘴角露出譏諷的笑容,冷冷地說道:“我是希望能夠打醒你。讓你知道我們彼此的關系。我們分手了,除了你樂樂的父親這個身份之外,你與我沒有任何關系。所以請你對我放尊重一點。”
  馮坤奇眼中噴出怒火,他冷笑了一聲,指著謝雨馨說道:“你會后悔的!”
  說完,馮坤奇拉開了房門,準備迅速離開,未曾料到,迎面差點撞上了人,卻見方志誠抱著樂樂,正貼著門側著臉,對這突如其來的開門,也是嚇了一跳。
  謝雨馨見方志誠臉上露出尷尬之色,沒好氣地問道:“你們這是做什么呢?”
  方志誠訕訕地撓頭笑了笑,樂樂在旁邊輕聲道:“我怕爸爸欺負媽媽,所以拜托方叔叔來保護你的。”
  馮坤奇臉上露出尷尬之色,嘆道:“樂樂,爸爸怎么會欺負媽媽呢?”
  樂樂翹起了小嘴,輕哼一聲道:“我見過爸爸欺負媽媽,那時候媽媽經常哭呢……”
  馮坤奇露出苦笑,指著謝雨馨冷冷道:“謝雨馨,原來你在女兒面前,就是這么詆毀我的,我跟你沒完!”
  馮坤奇在這個房間再也呆不下去,拿著自己的包,憤然走出。謝雨馨抱著樂樂,眼角流出一行清淚,方志誠心里很不舒服,他想了想,走到客廳,提著馮坤奇帶來的那個裝禮物與零食的袋子跟下了樓。
  馮坤奇已經發動車子,方志誠突然出現,截住了馮坤奇,伸手叩了叩車窗,等車窗被搖開之后,直接將禮物塞了進去。
  “你這是做什么?”馮坤奇怒聲道。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我只是物歸原主而已。”
  馮坤奇眼中閃出暴怒之色,沉聲道:“你是個什么玩意,竟然管我的家事?”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是雨馨現在的男朋友。你騷擾我女朋友,你覺得我有沒有資格警告你一下?”
  “男朋友?你也配?”馮坤奇露出不屑之色,很快發動汽車的引擎,踩了一腳油門,呼嘯而去。
  方志誠盯著汽車的消失的背影,暗下決心,一定要保護好謝雨馨,千萬要阻止她再跳入火坑。
  謝雨馨與馮坤奇的婚姻,方志誠陸續從謝芳和杜兮口中聽過一些。兩人熱戀之后,謝雨馨為了馮坤奇拋棄了事業,在最巔峰的時刻離開了熒屏,結婚生女。
  婚后馮坤奇經常在外面流連,對謝雨馨變得極為冷淡,而且馮坤奇有一個很厲害的媽媽,婆媳糾紛不斷馨,而馮坤奇也始終站在他媽的角度上,久而久之,謝雨馨因為心情不好,得了輕微的抑郁癥。最終,逼于無奈,謝雨馨只能選擇離婚,然后用了幾年的時間,才慢慢重新找回了事業。
  馮坤奇如今回過頭來再找謝雨馨,謝雨馨又怎么可能重新接受?
  不過,這馮坤奇態度挺囂張,怕是不會輕易收手,而且兩人之間夾著樂樂,這也是為何謝芳將他放入家中的原因。馮坤奇再混蛋,那也是樂樂的親生父親。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正準備上樓,遠處駛來一輛黑色的轎車。方志誠認出是邱恒德的車,便站在樓梯口等了片刻,邱恒德下車之后,笑瞇瞇地走過來,輕輕地拍了拍方志誠的肩頭,問道:“你怎么站在樓下?”
  方志誠挑眉笑道:“還不是為了迎接邱部長?”
  邱恒德指著方志誠笑了笑,往樓上走去,方志誠故意比他落后半步。進入屋內,樂樂笑嘻嘻地跑到邱恒德面前,喊了一聲,“姨父,好!”邱恒德輕輕一抱,將她在空中兜了一圈,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輕輕放下,笑道:“樂樂,你真乖!”
  這時從餐廳里傳來謝雨馨的聲音,徐瀅和謝芳已經擺好了碗筷。邱恒德今天心情很好,主動要喝點白酒,謝芳也就沒攔著,笑道:“看在小方的面上,才允許你喝酒的。”
  邱恒德笑道:“那以后小方要天天來,那我可以經常解饞了。”
  方志誠連忙搖了搖手,嘆道:“若是我天天來,芳姐怕是反而要嫌棄我了。”
  謝芳瞪了方志誠一眼,輕哼一聲道:“我有那么小氣嗎?”
  樂樂突然舉手,道:“有!今天姨媽沒有給我買棉花糖呢。”
  謝芳無奈苦笑,解釋道:“你瞧瞧滿口的壞牙,得少吃點糖呢。”
  樂樂雙手環胸,作出不樂意的姿勢,氣鼓鼓地說道:“上次姨媽還說,現在牙齒掉了沒關系,以后還會長出來呢。大人就是這樣,總是說話前后矛盾。”
  眾人哈哈笑了一陣,飯桌上的氛圍其樂融融。
  吃晚飯之后,方志誠跟著邱恒德進入書房內說話。邱恒德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材料,遞給方志誠。方志誠掃了一眼,微微一怔,苦笑道:“邱部長,您這是做什么?”
  邱恒德笑了笑,道:“這上面近期市里的空缺崗位,你可以選擇一個。去東臺掛職已經快一年了,總不能留在那里干一輩子吧?”
  方志誠理解邱恒德的意思,他這么做對自己可謂足夠交心了。方志誠將那份材料合了起來,嘆了一口氣,輕聲道:“我想在東臺,再留一年。”
  邱恒德似乎早已看出方志誠的想法,瞇著眼睛道:“為什么?”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在東臺投入了很多心力,若是就這么離開了,心有不甘。”
  “善始善終,責任所在。”邱恒德點點頭,沉默片刻,提起筆在白紙上寫了幾個字,旋即抬頭,凝重地看了方志誠一眼,“若是你真想在東臺作出一番成績,那么你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方志誠接過了邱恒德手中的那頁紙,點了點頭,嘆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紙上寫了兩個字“忍耐”。
  邱恒德是希望自己在要耐得住寂寞,因為基層晉升需要用事實說話,用政績鋪路,若是達不到足夠的政績,那么會受到他人的不屑與排擠,在此之前,方志誠需要忍耐與承受各種壓力。
  既然方志誠選擇了在東臺沉下心作出一番成績,就他便需要走另外一條用汗水、謀略,打拼出來的晉升之路。這條路異常艱辛,但對他的仕途之路非常重要,若是根基打得扎實,以后前途不可限量。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