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272 扎根基層求沉淀

巴士行駛半個小時左右,方志誠覺得肩頭一涼,側臉望去,只見少婦身體頗為不適,昏睡過去,將臉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露出了光潔平臺的額頭,順著額頭往下,可以看到她高挺的鼻梁,雪白的脖頸下,飽滿豐軟之處傲然挺立。
  方志誠收回眼神,伸出食指頂著她的額頭輕輕推了推。那少婦順著這股力量將脖子歪到了另一邊,貼靠在窗戶上。因為玻璃很堅硬,她臉上出現難受之色,方志誠嘆了口氣,伸手過去撥了撥,少婦順著那股力量再次躺在他的肩膀上。
  少婦的呼吸均勻,從她口中吞吐著如同薄荷般的清香,讓方志誠忍不住心神一顫,他輕吁了一口氣,將注意力轉移到雜志上,又過了十來分鐘,少婦悠然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方志誠的肩膀上,面頰騰出兩朵紅霞,連忙坐正了身體。
  東臺縣距離銀州并不多遠,四十多分鐘便到站,方志誠先下了車,往前走了幾步,身后發出一陣干嘔聲,卻是那少婦站在車尾極為不舒服。這時,入口處跑來一位樣貌清爽的男子,大約三十歲出頭的年紀,快步沖到了少婦身邊,輕輕地拍撫著她的肉背,那少婦抬頭望著那男子微微一笑,含情脈脈,百媚橫生。
  方志誠不僅自嘲地笑了笑,心中升起一陣失落,加快步伐走出了車站。
  攔了一輛出租車,方志誠首先來到玉茗舞蹈培訓學校。許久沒來到這里,發現整棟大樓的外立面有了很大的改變,原先大樓兩側為灰色,正面為白色瓷磚,而如今整個大樓均貼上了棕色瓷磚,夕陽余暉照射下,彌漫著一層朦朧與厚重感。
  入口處,站著一名保安,塊頭很大,樣貌陌生,方志誠過去登記了一下,想了想在辦事欄內協商“找丁全辦事。”保安微微一怔,笑道:“原來是找丁校長的啊?”
  “校長?”方志誠很快反應過來,前段時間將釘子的頭銜往上升了升,現在負責是副校長,分管行政、安保和后勤工作。他點點頭笑道:“是的,剛剛跟丁校長通過電話。”
  保安憨厚地笑了笑,道:“請您等一會兒,我跟丁校長打個電話確認一下,然后您就可以過去了。”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暗忖這保安看上去老實,但辦事一點不含糊,深怕自己誆他的,還跟釘子打電話確認一下。保安打了電話過去,說有一個姓方的年輕人要找他,釘子很快反應過來,笑道:“是不是方大哥,趕緊放他進來。”保安掛斷電話,這才將方志誠放了進去。
  時間雖短,但方志誠發現釘子把這舞蹈學校的安保工作弄得像模像樣,看得出來釘子把很多心思的都放在學校上了。鐘揚評價釘子,這小子是走火入魔了。方志誠現在深刻體會到了這點。
  方志誠進了大廳,正面放著指示標志,一樓為健身中心及辦公室,二樓為瑜伽館、健美操館,三樓為藝人學校。一樓的健身中心面向大眾,二樓的舞蹈培訓中心面向女性,三樓的藝人學校,主要面向專業學生,層次分明。
  方志誠想了想,往二樓走了過去,還沒踏出樓梯,帶著節奏感的聲音飄了過來。方志誠推開樓層的門,迎面走來一位身穿藍色制服的女人,她伸手攔住方志誠,輕聲呵斥道:“這位先生,不好意思,舞蹈培訓中心暫時只針對女性會員開放,還請您止步。”
  這女保安看上去年紀不大,也就二十歲出頭的樣子,不過穿著制服,舉手投足倒是現出了英姿颯爽的感覺。
  方志誠盯著她的俏臉仔細看了一陣,暗忖也就是幾個月沒來玉茗舞蹈學校,沒想到變化太大了,竟然有了物是人非的感覺,他臉上露出尷尬之色,苦笑道:“請問這是什么時候的規定,我上次過來,還沒聽說過,有這么一個要求。”
  女保安一臉凝重之色,見方志誠目光不時地飄向里面,不悅道:“先生,我再說一遍,請您離開這里。我們這里是面向女性開放的場所,不對外開放。”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只能往外退。這時,身后的門被推開,釘子氣喘吁吁地跑了上來,笑著對方志誠說道:“方哥,你怎么不等我,就獨自跑上來了啊?”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我想自己過來走走的,沒想到被這個剛給攔住了。”
  釘子連忙與那個女保安解釋道:“娟兒,這是玉茗校長的男朋友,以后你可別攔住他了。他可是咱們學校的創始人呢。”
  娟兒見攔錯了人,臉色一紅,連忙低下頭,道:“我是按照規章制度辦事,對事不對人。”
  釘子見娟兒頂撞自己,感覺在方志誠面前有點丟面子,訕訕道:“我沒說你做錯了,只是提醒一下你而已。”
  娟兒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釘子撓了撓頭,與方志誠訴苦道:“方哥,給你看笑話了。娟兒是秦校長親自安排過來的,我也不沒權力管她。不過,她也不是壞心,即使我在上課期間進二樓,也會被她攔住的。”
  方志誠微微錯愕,苦笑道:“連你都不行?”若是連釘子也不能隨便上二樓,那么這個規定也真有點太苛刻了。
  “是啊,現在二樓有四個女保安,兩個人一組,輪流巡視,所有異類都會被她們堅決排擠。”釘子點了點頭,說明了原因。
  茗舞蹈學校越辦越好,名聲在外,導致不少男人動起了壞心思,經常在這里騷擾女會員。因為發生了多起女會員被調戲的事件,所以學校只能作出決定,第一,二樓舞蹈培訓中心,只招收女性以及十二周歲以下的未成年人;第二,上課期間,不允許任何男性進入其中。
  這個決定下達之后,并沒有影響舞蹈學校的生意,反而引起了社會的高度關注。電視臺及報紙甚至還對此事進行了專訪,并進行了專題討論,認為這種方式會不會太過狹隘,是另一種性別歧視。結果,該決定獲得了大眾的一致理解,同時也認為這是時代變遷的一個信號,說明女同胞的地位在不斷提升,有權在私人領地對男同胞說“不”。
  而且,盡管規定了這個看似“性別歧視”的規定,但并沒有使得玉茗舞蹈學校的生意變差,樓下新設的大眾健身中心還是增加了許多男會員,因為不少女性會員在上完課之后,也會到一樓進行健身。現在銀州掀起了一陣風潮——“看美女,去玉茗”,在玉茗健身跳舞,成為了一種大眾化的時尚。
  “我還是下去等玉茗吧。”方志誠苦笑了一聲,與釘子一起退到了二樓的綜合辦公室。辦公室內人并不多,很多都是陌生面孔,有幾個老教師認出方志誠,跟他打了聲招呼。方志誠隨意找了位置坐下,跟釘子閑聊,同時等待秦玉茗下課。
  等了半個小時的樣子,徐嬌上完課回來,她見到方志誠,眼中閃出一抹異樣的神彩,旋即壓了下去,給方志誠倒了一杯水,輕聲道:“茗姐,今天下午有三節課,估計還有半個小時還能下課。”
  方志誠點了點頭,盯著徐嬌看,笑了兩聲。徐嬌垂著頭,飛快地離開了。
  釘子瞧出方志誠與徐嬌關系不正常,嘆道:“方哥,我是瞧出來了。這徐嬌定是對你有好感呢。”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怎么可能呢?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
  釘子撇了撇嘴,壓低聲音道:“咱們男人要放得開一點,人不風流枉少年嘛!”
  方志誠低頭喝水,沒接釘子的話。
  釘子心中暗嘆了一聲,這方哥什么都好,就是太正經了一點,徐嬌明顯對他有意思,他卻拒人千里之外,這不是讓人著急嘛。釘子卻是不知,方志誠與徐嬌的關系,哪里如他想得那般純潔?
  又等了許久,秦玉茗搖曳著身姿走入,見到方志誠臉上露出笑容,道
  :“釘子,怎么沒把志誠帶到我房間去?”
  釘子笑道:“方哥說要尊重你的**,然后我說,你倆還分什么**呢?不過,方哥還是不愿進去,要在外面等你下課。”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走吧,去我的辦公室。”
  方志誠站起身,瞄了釘子一眼,釘子嘿嘿一笑,識趣地離開了。
  進了辦公室之后,等秦玉茗將卷簾收起來,方志誠從身后一把抱住了她,等秦玉茗轉過身體,方志誠緊緊地壓了上去,輕吻她豐潤的嘴唇。秦玉茗下課之后會出一身汗,然后會在浴室里洗澡,因此身上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氣息。
  熱吻數分鐘之后,兩人唇分,秦玉茗氣喘吁吁,瞥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這是辦公場合,你怎么能大膽耍流氓,若是被人撞見,那可就不好了。”
  方志誠撇了撇嘴,嘿嘿笑道:“咱又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秦玉茗探出粉拳在方志誠的胸口輕輕地捶擊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件事,笑道:“對了,志誠,我帶你去一個地方。”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