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271 觀摩動物模仿課

穿好衣服,刷牙洗臉之后,方志誠出去買了早餐回來,齊豫已經起床,正在房間里化妝。她手里拿著眉筆,正在輕輕勾勒,線條使得眉形細長而黑亮,方志誠倚在窗口,靜靜地欣賞了片刻,見齊豫還在修飾著面部的細節,方志誠無奈地咳嗽一聲,提醒道:“晚飯已經做好了,請問你什么時候能好,我買了豆漿,不然可要冷掉了。”
  齊豫放下眉筆,笑了笑道:“我以為你想多看一會我化妝的樣子,所以故意拖延了時間,既然你不想看了,那么咱們現在便去吃早餐吧。”
  方志誠額頭現出幾道黑線,苦笑道:“這理由可真好。原來不是你化妝慢,而是你故意想讓多看一會啊。”
  齊豫翻了翻眼白,露出一個“難道不是嗎”的表情,旋即起身來到了飯廳,見桌上早餐挺豐盛,捏了一個蕎麥饅頭,放入手心,撕了一塊丟入口中,細細咀嚼道:“味道還不錯!”
  方志誠笑了笑,道:“咱們一邊吃早飯,一邊說點正事吧?”
  齊豫眨了眨眼睛,笑問:“什么正事,你說吧,我聽著。”
  方志誠喝了將油條撕成一段一段地丟入豆漿浸泡,抬眼盯著齊豫看了看,道:“黃金街項目,不知你聽說過沒?”
  “黃金街?”齊豫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但心中卻是微微一怔,因為這次大陸之行,監督東臺的項目進度是一方面,另一個方面是她接到了風聲,云海商業傳奇人物將文嵐先生重新回歸,準備啟動一個大項目。
  盡管細節還沒有透露,但小道消息顯示,蔣文嵐手中的項目即是“黃金街項目”。
  齊氏家族以黃金珠寶發家,在整個亞洲,在黃金飾品領域名列前茅。他們自有的品牌“齊天下珠寶”在全球有數千個專柜,近幾年在大陸市場發展勢頭迅猛。齊氏家族若是想要完全打開大陸市場,黃金街項目無疑是一個很好的介入時機。因為這個項目背后一定會有華夏高層推動,如果能成為投資方之一,帶來的絕不只是經濟收益。
  方志誠從齊豫的表情,讀出了一些信息,黃金街項目還處于小范圍傳播的過程中,整個華夏乃至全球,稍有實力的財閥均不可能無動于衷,何況以黃金珠寶發家的齊氏集團,肯定不會對此消息陌生。
  方志誠初步試探了一下,發現齊豫有興趣,便接著說道:“蔣文嵐先生即將要在國內投資打造一個名叫黃金街的項目,不知齊氏集團有沒有興趣?”
  齊豫放下了手中咖啡色的蕎麥饅頭,認真地盯著方志誠看了幾眼,淡淡笑道:“聽你的意思,與蔣文嵐先生很熟?”
  方志誠揮了揮手,笑道:“談不上熟悉,只是去他家中拜訪過一次。”
  齊豫有點意動,她盯著方志誠的臉認真地看了看,甜甜地笑了笑,道:“方志誠,你不會是誑我吧?據我所知,蔣文嵐老先生可是非常的清高,即使提前預約,想見他一次面也很難,若是能去他家中拜訪,令人難以置信呢?”
  憑借齊氏集團強大的綜合實力,也是在聯系數天之后,才確認可與蔣文嵐見面的回復,而且,見面的地點定在蔣文嵐先生的辦公地點。方志誠不過是一個縣招商局局長,能親自去他家中拜訪,這顯然不符合正常邏輯。
  方志誠見豆漿中的油條泡軟,夾起一段吃了一口,發現滿口濃香軟孺,見時機差不多,慢慢地揭開了自己的底牌,輕聲道:“不瞞你說,我認識華英投資集團的副總裁寧香草女士。”
  齊豫終于眸光一亮,因為她知道此次黃金街項目的重要投資商已經確定,便是華英投資集團,由此來看方志誠并非虛言。她用手指點了點桌面,輕聲道:“說吧,你覺得我們可以怎么合作?”
  方志誠見終于吊足了齊豫的胃口,笑道:“黃金街項目預計投入資金將達到百億規模,齊氏集團的目標是承建這塊蛋糕,應該來說,齊氏集團在黃金珠寶領域擁有較強的實力。而我們的目標是想將項目落戶到東臺。齊氏集團與東臺早先便有合作的經歷,若是雙方攜手合作,這樣豈不是實力大增?”
  齊氏集團想要介入,是希望以項目主要承建者的身份進入合作。即,整個黃金街的基礎建設,均由齊氏集團設計,后期運營主體也是由齊氏集團來承擔。因為蔣文嵐若是要新建一個以黃金珠寶為主要業務的公司,所需要花費的成本,顯然沒有吸納一個此領域有很強競爭力的專業公司來得簡單。
  而東臺需要的是,能將項目落戶到本地,為當地的經濟發展添加一個重要的項目。如果東臺能將齊氏集團捆綁在一起,這樣便為吸引項目落戶取得了充足的優勢。
  齊豫聰慧無比,眨了眨眼,便猜出了方志誠的用意,并未正面應答,淡淡笑道:“你倒是很會做生意,這是要我幫你招商引資嗎?”
  方志誠挑眉一笑,道:“各取所需而已。”
  齊豫低下頭,繼續對付早餐,腦中卻是在不停地思索,若是想要與蔣文嵐合作,那需要動用一些技巧,直接沖過去談判,這種方式不夠迂回,而方志誠的建議不錯,東臺如果真能成為項目的落戶地,再由東臺政府牽線搭橋,這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當然,前提是方志誠沒有忽悠自己,齊豫抬頭望了方志誠一眼,只見他捧著大碗,酣暢淋漓的喝豆漿,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信任感。
  齊豫在東臺滯留了兩天,然后趕赴云海,與蔣文嵐見面約談“黃金街項目”合作事宜。之前,方志誠與寧香草打了電話,幫齊氏集團作了個牽線搭橋的動作。齊豫與蔣文嵐見面之后,給方志誠打了電話,從談話過程中來看,蔣文嵐對于和齊氏集團的合作還是很有意向的。
  掛斷了齊豫的電話,方志誠皺眉沉吟許久,暗嘆蔣文嵐不虧是商業巨擘,在談判過程中很是沉得住氣,始終沒有流露自己的態度,把主動權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想要讓黃金街項目落戶在東臺,難度不小,必須要由更多的優勢吸引蔣文嵐才行。
  方志誠編輯了一條短信,發送到宋文迪的手機上,過了兩三分鐘之后,得到確切的答復,兩天之后,宋文迪會與蔣文嵐見面,洽談黃金街項目一事。
  轉眼到了周末,方志誠趕到汽車站,達成中巴車行往銀州。因為之前的車禍,捷達車被撞爛,直接報廢,所以方志誠現在出行都是以打的或者乘坐大巴為主。
  上車之前,方志誠準備了《淮南清風》雜志,若是從普通人的角度來看,這本雜事語言單調生澀,內容枯燥乏味,但方志誠讀起來,卻是津津有味。因為從官員角度來看,還是能從這本雜志上讀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省委書記李思源尤其重視《淮南清風》雜志,因此這份雜志可以說在全國范圍黨報黨刊之中,內容及觀點都極有可讀性,細細研究,能夠讀出全省的黨政思路及政策變化。作為一名基層官員,想要搞活經濟,做出政績,必須要順應大趨勢及主要政策,至于創新與改革,也是要建立在大局勢的背*景之下,否則只能是格格不入,難以取得滿意的成績。
  打個簡單比方,全省現在倡導經濟結構轉型,淘汰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若是東臺招引了大批勞動密集型制造業,顯然違背了省委的政策,這不利于獲得省里的關注。當下,省里重點關注高新技術業和第三服務產業,所以圍繞這兩個領域進行招商引資,一旦取得成績,便能獲得省里的重點支持。
  每年省里都會有專項引導資金,扶持重點產業發展,這部分資金若是能順利流入地方,也是一筆可觀的資金,能夠扶持許多企業發展,繼而惠及民生。
  方志誠正看得入神,突然手臂被輕輕地推了一下,他抬頭望去,卻見一位高挑的少婦含羞望著自己。她輕聲央求道:“能不能跟你換個位置?我有點暈車,想靠窗坐著。”
  方志誠點了點頭,起身挪了一下位置,過道很窄,方志誠只能將推扭到過道,然后讓開一個通道,少婦伸手扶著前椅的靠背,盡量讓身體貼在其上,然后擠了進來。方志誠瞄了一眼,暗嘆少婦豐腴,柔軟豐滿的身體因為壓靠深深地凹陷。因為方志誠是坐著的,所以她挺翹的臀部從面部劃過,鼻尖似乎觸碰到了黑色的短裙,有一種淺淡的坍塌感。
  “謝謝!”少婦坐定之后,緊緊地抓住了粉色皮包的袋子,臉上露出一副凝重之色。
  方志誠想了想,轉頭見過道中間放著一個垃圾桶,走過去將她拉到了身邊,然后指著前面網袋中的垃圾袋,輕聲道:“如果不舒服,想要吐,可以用那個袋子。”
  少婦頷首點了點頭,臉色蒼白,隨著巴士緩緩啟動,她緊張地瞇起了美眸。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