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269 拉幫成團的力量

聽見“寧香草”三字,宋文迪恍然大悟,笑了一聲,道:“你有幾分把握?”
  方志誠苦笑道:“做招商引資工作,即使沒有把握,也得迎難而上。你這個問題,我不好回答啊。”
  宋文迪搖頭道:“我了解你小子,如果沒有七分把握,是不可能給我打電話的。這樣吧,你幫我聯系一下蔣文嵐,近期我與他見一面,詳細交流一下黃金街項目落戶東臺的可能性。”
  方志誠見宋文迪愿意主動相助,心中放下了一塊石頭。黃金街項目預計比齊氏集團的四十億項目還要龐大,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圍。未來將會為地方提供千億的龐大交易市場,政府必須要對這個項目提供一些特別的扶持政策才行。
  方志誠想了想,笑著補充道:“老板,我干完黃金街項目這一票,我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吧?”
  宋文迪微微一怔,笑問:“怎么你想回銀州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道:“主要怕我不在你身邊,你工作起來,沒有那么順心。”
  宋文迪沒好氣地笑道:“你小子倒是挺自信的嘛。你在東臺做得不錯,我原本是打算只將你放在東臺一年,但現在看來,你很適合現在的位置與角色。對于一個干部,基層工作非常重要,你還年輕,更需要經過磨礪,以后才能承擔重任。”
  方志誠心里有數,他問宋文迪什么時候調回銀州,只是試探一下,既然知道宋文迪準備將自己留在東臺,那么他便要重新擬定計劃,更為沉下心來處理手上的一系列工作。
  方志誠點了點頭,沉聲道:“老板,你放心吧,我在東臺一定不會給你丟臉的。”
  “我還記得咱倆見面第一天,我當時考你,你最大的競爭優勢在何處。你跟我說了兩個字‘福將’。現在看來,你的確具備這個素質。即使在東臺,也不斷地能給我帶來驚喜。”宋文迪淡淡笑道,“對了,東臺申請保稅區的工作已經啟動,預計能在年底通過審批。屆時,你在東臺的招商引資工作,一定會有新的突破。”
  方志誠揣摩出了宋文迪的良苦用心,申報保稅區一事,宋文迪在其中花費了很多功夫,甚至不惜違背了李思源的意愿才得以開展。保稅區一旦成功,那么招商引資工作的難度將大為削弱,換句話說,任何人坐在方志誠現在的位置上,都會獲得巨大的成功。
  所以宋文迪才會希望方志誠在東臺多待一段時間,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辛辛苦苦申請成功的保稅區所直接帶來的利益,必須要自己人捏在手中才是。
  想明白了一切,方志誠的思路也更加明朗開闊,同時對東臺的招商格局有了更為清晰的規劃。
  一旦保稅區成功,那么東臺將成為淮南省內對外貿易最活躍的地區,如此一來,便可以將東臺的招商格局提升到國家層面。為保證這一工作能夠順利成型,招商局現在便要開始做好配套的準備,比如成立專門的對外貿易科、招錄具有對外貿易基本素質的人才等。
  電話掛斷,方志誠打開窗戶,將辦公室內通通空氣,身后傳來敲門聲,方志誠調頭一看,很是詫異,笑道:“真是貴客光臨,你怎么來了?”
  齊豫將包丟在沙發上,疊腿而坐,笑嫣嫣地望著方志誠,她今天穿得極為惹眼,紅色緊身的打底衫,白底繡花中裙,光潔美艷的臉蛋宛若盛開的鮮花,一雙靈動清澈的眸子顧盼生輝,秀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小巧的金絲框眼鏡,嬌嫩粉潤的嘴唇透著可愛與嬌憨,引人遐思的窈窕身材,晶瑩玉潤的肌膚,瞬間將辦公室的氛圍變得明媚輕快。
  齊豫托著下巴,盯著方志誠狠狠地看了一眼,道:“我不高興!”
  “啊?”方志誠被齊豫這句話弄得莫名其妙。
  齊豫板起俏臉,蹙眉乜了方志誠一眼,道:“你是個虛偽的男人。”
  “啊???”方志誠越發糊涂了,他苦笑道,“齊助理,如果你有什么不滿的,盡管說無妨,但不要只說半句,弄得我很是無辜。”
  齊豫哼了一聲,道:“為什么你從來沒給我打過電話?”
  方志誠微微一愣,苦笑道:“我怕打擾你工作……”
  “借口!”齊豫瞪了方志誠一眼,“原本以為你把我當成朋友,沒想到你一點都沒有將我放在心上,真是令人寒心。”
  華夏女人只有對自己心愛的男人才會說出這種話,而齊豫只是將方志誠當成朋友而已。方志誠撓了撓頭,知道齊豫跟普通華夏女子不一樣,她在國外生活的時間很長,思維習慣還保留國外的方式,比較直接。方志誠給齊豫倒了一杯白開水,滿是歉意道:“我不是不想給你打電話,只是過分殷勤的話,怕你會多想。”
  方志誠的理由很難讓齊豫消氣,齊豫嘆了一聲道:“我知道你的小心思,眼看項目招商引資到位了,便將我踢到一邊了。虧我還掏心掏肺,將你看做我在大陸最好的朋友。”
  方志誠瞧出齊豫是真心生氣了,他一時也沒有太好的應對之法,只能苦笑道:“要不我請你吃飯,以作道歉?”
  “這還差不多!”齊豫突然眉眼一開,笑出聲。
  方志誠愣了一下,頓時意識到自己被齊豫給詐住了。齊豫故意裝出很生氣的樣子,與自己興師問罪,并非她真認為方志誠不夠義氣,冷落了自己。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暗忖齊豫還真夠古靈精怪的,觸不及防之下,竟被她給蒙住了。他輕嘆道:“嚇了我一跳,還真以為你生氣了呢。”
  齊豫搖了搖手指,淡淡笑道:“我可沒那么小氣,若是你每天給我發短信,我反而會覺得你別有用心。”
  方志誠連忙點點頭,道:“我是一個特別正經的人,沒事不會騷擾美女的。”
  齊豫打了個響指,挎起了小包,道:“時間不早了,咱們可以去吃飯了吧?”
  方志誠翻了翻手腕,發現才十點多,不過齊豫是重點客戶,陪她也是重要的工作,于是稍微收拾了一下,便與齊豫一起出了招商局,找了一家環境不錯的西餐廳,點了兩杯咖啡,閑聊起來。
  這家咖啡廳新開沒多久,風格清新,細節之處修飾得很好,方志誠所坐位置對面墻壁上掛著油畫,上面是一位法國女郎,面色高傲,氣質雍容,十分耐看。
  齊豫的心情不佳,雖然她竭力想表現出活潑的一面,但是眼中還是隱藏著淡淡的憂傷。
  “這次準備在東臺呆多久?”方志誠準備旁敲側擊地問道。
  齊豫托著下巴,目光落在咖啡杯內,玉指拿著咖啡匙心不在焉的攪拌,“我也不知道。”
  方志誠繼續追問,“你是不是跟家里人鬧別扭了,然后賭氣躲到東臺來了?”
  齊豫沒好氣的剮了方志誠一眼,道:“我是那么幼稚的人嗎?”
  方志誠眼睛翻了翻,看著天花板,打趣道:“我覺得某人現在的表情就像負氣離家出走的小女孩。”
  齊豫賭氣將丟下咖啡匙,咖啡匙與咖啡杯撞擊,發出“叮”的脆響聲,她不悅道:“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我可不會離家出走,只是家里的環境太壓抑,我不喜歡回去。”
  方志誠沒有繼續問,知道齊豫的家族內部,肯定有各種勾心斗角,齊豫作為第一繼承人,自然會遇見各種陰謀詭計,那是她的家事,自己不好多問,便轉移話題,道:“以后就把東臺當成你的第二個家吧。”
  齊豫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我沒什么地方可去,以后也只能將東臺當成家了。”
  方志誠微微一愣,終于忍不住問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有什么我能幫助你的?”
  齊豫沉默了一陣,與方志誠目光交匯,憋了一陣,突然再次掩口笑了起來,“方志誠,你太傻了,又被我騙了。”
  “啊?”方志誠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齊豫是故意佯作很受傷的樣子,誤導自己以為她是因為家里受氣,所以才來到東臺的。
  見面不到兩個小時,方志誠被欺騙了兩次,終于知道齊豫可不是外表簡單的女人,她擅長利用自己純凈的外表,以后與她打交道,還是要小心一點,不然顯得自己太傻了。
  “我會在東臺住上一段時間,主要是過來監督項目的進度。”齊豫沖著方志誠甜甜的一笑,吐了吐舌頭,“這段時間,你要隨時做好被我騷擾的準備哦?”
  方志誠只能硬著頭皮,笑道:“被美女騷擾,那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齊豫纏著自己,從個人角度來看,方志誠雖然覺得有點頭大,但從工作角度來考慮,并不覺得冤枉。齊豫來到東臺,這至少說明齊氏集團的項目會真正落到實處,而不會成為一個流于形式的項目。服務好齊豫這個古靈精怪的富家千金,可以更好地讓齊氏集團的項目盡快落實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