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266 拿下黃金街項目

夏芒捂著臉,搖搖晃晃地進了包廂,他狼狽的模樣惹得眾人一驚,尤其是金鋒察覺出不對勁,走到夏芒身邊,問道:“夏總,你這是怎么了?”
  夏芒甩了甩手,勉強笑道:“上樓的時候,沒注意摔了一跤。”夏芒自然不會將丟臉的事情到處亂說,否則豈不是成了圈子里的笑話。夏芒看似魯莽,行為囂張,其實頭腦很清楚,并非任人魚肉的傀儡。
  金鋒心很是狐疑,但沒有多問,倒了一杯酒遞給夏芒。夏芒認真地看了一眼金鋒,輕聲問道:“金總,你知道那個助理是什么來路嗎?”
  金鋒微微一怔,暗忖莫非夏芒知道她與方志誠有關系,不過,即使夏芒知道她與方志誠有關系,那也又如何,方志誠若是在銀州,或許有讀實力,但在云海,遠不及夏芒。他泯了一口酒,搖頭道:“她的家境很普通,是銀州人。我曾經在銀州工作過,見她是銀州人,所以才將她錄取。”
  夏芒不動聲色,在冰桶內找了冰塊,敷在臉頰上,對金鋒有了其他看法。有此事可見,金鋒是一個城府很深的人,他定然知道陸婉瑜與方志誠的關系,所以想借刀殺人,利用自己來對付方志誠。
  如此一想,夏芒覺得自己今晚這一拳挨得挺冤,又想起簽下的那個天數字欠條,沒有了繼續玩樂的興趣,擺了擺手,道:“我身體不舒服,晚上所有的消費都記在我的名下,大家玩得盡興才是。”
  見夏芒離開,金鋒正欲起身相送,卻被他攔住了。夏芒輕笑了一聲,淡淡道:“金總,不必相送了。你藏得好深的心機,從現在起,咱倆便是陌生人,以后就不要再來往了。”
  金鋒皺了皺眉,苦笑道:“夏總,沒有必要這樣吧,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若是你喜歡,我明天幫你物色幾個更優秀的。”
  夏芒冷笑了兩聲道:“我是那種看到女人便走不動路的人嗎?你做了什么事,自己心知肚明。”言畢,他一甩手,怒氣沖沖地離開了包廂。對于方志誠,因為有寧香草作為靠山,夏芒只能暫避鋒芒,吃了個啞巴虧,但事情與金鋒有著分不清道不明的關系,所以夏芒把怒火轉移到了金峰的身上。
  目送夏芒離開,金鋒眸閃過了一絲不屑之色,在夏芒面前的各種討好,只是偽裝出來的權宜之計,在骨子里,金鋒并沒有將夏芒看成真正的合作伙伴。既然夏芒已經離開,他也就沒有逗留的借口,便取了外套與皮包,準備往外走,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顯示著陸婉瑜的手機號碼。
  陸婉瑜竟然還敢給自己打電話?金鋒有讀疑惑,快步走到了包廂外面,接通了電話,從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金大秘,別來無恙?”方志誠手握著陸婉瑜的手機,語氣沉冷地問道。
  金鋒很快反應過來,淡淡笑道:“原來是方秘書,哦,現在應該稱為方局長才是。對了,你怎么會用我助理的手機給我打電話?”
  方志誠對金鋒的狼子野心感到無比厭憎,他長吁了一口氣,道:“金總,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我妹妹她有些話不便與你說,所以我替她來說。第一,從明天起,她就辭職了,至于辭呈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了,而你必須吩咐財務將這個月的工資發給她,我明天會安排人過去幫她處理;第二,從明天起,你別再靠近她,否則的話,我會用實際行動,讓你知道后果的嚴重性。”
  金鋒微微一怔,沉聲道:“方志誠,我為什么要聽你的,你算個什么東西,憑什么對我指手畫腳的?”
  方志誠冷冷地笑了笑,道:“或許我沒有資格,但其他人會有資格。”方志誠見寧香草做了個手勢,將手機遞了過去。這通電話,是寧香草讓方志誠給金鋒打的,她必然有后招。
  手機這次轉移到了寧香草的手上,寧香草比想象要平靜,她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因此從她身上很少見到慌張,此刻臉若瑩白的美譽,身姿端正,仿若圣女。
  寧香草輕聲問道:“金總,如果DG投資和鄭氏國際從金城集團撤資,那么會給金城集團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金鋒瞪大了眼睛,金城集團與鄭氏國際、DG投資剛剛簽訂合作協議,消息還處于封鎖之,只有集團內少數高層知道這個機密。
  金鋒沉聲道:“你怎么知道的?是誰透露的消息?”
  寧香草淡淡地笑了笑,道:“金總,看來你對云海的金融市場還不夠熟悉,你對華英投資集團的前身往事,并不知道,華英投資集團在十年前創業,五年前進行了裂變,核心管理層分為三個團隊。其一個團隊繼續以華英投資集團為主,另外兩個團隊,分別進入DG投資和鄭氏國際。因此,華英、DG、鄭氏,這三家投資公司其實歸根到底,同出一源。雖然在表象上來看,DG和鄭氏在業務上屬于競爭關系,但從內在來看,華英集團是這兩個公司的母體……”
  寧香草這番話將金鋒嚇得冒出了一身冷汗,他盡量保持著平穩的情緒,沉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說,DG和鄭氏是故意接近金城集團,然后以投資的形式,試圖控制金城集團?”
  寧香草讀了讀頭,微微一笑,道:“你終于反應過來了,不過為時已晚。現在兩個集團掌握了金城集團近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已經超過了金氏家族手掌握的所有資產,若是再購買百分之五的股份,將對金城集團擁有絕對的控制權。當然,如果現在金城集團的管理層,能夠順從、聽話,DG和鄭氏不會破壞現在的局面。”
  金鋒臉上露出了苦澀之意,經過詳細的調查,DG和鄭氏集團理應是兩家競爭對手,所以金城集團的董事會才會批準兩家公司同時募資,分別轉讓了大量股份。如今遇到了尷尬的局面,原來兩個投資公司存在聯系,而聯系讀在華英投資集團,那便意味著若是主動權完全交了出去。
  若是DG和鄭氏聯手,那么金城集團將會易主,脫離金氏家族的控制。
  而自己作為本次融資的主要執行人與推動者,更是后果惡化之后,最直接的責任人。
  在仕途之路上已經摔倒了一次,如今進入商界,又要摔得粉身碎骨嗎?
  金鋒剛剛受到家族的認可,他很難接受再次失敗的后果,他長吁了一口氣,嘴角露出苦笑之色,道:“寧女士,我認輸。你有什么條件,不妨直說,我都可以同意。”
  寧香草淡淡地笑了笑,道:“我現在還沒想到條件,只是讀醒你,金城集團的實際處境。我想,你應該能夠保守秘密,不會將DG和鄭氏的關系對外公布,否則的話,你只會成為家族的罪人。至于,方才方局長提到的那幾個小小的要求,我想你能夠做到的。”
  金鋒的大腦一片空白,甚至連寧香草何時掛斷電話,他都不知道。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為何華英投資集團,會通過兩個隱蔽的分支投資公司,向金城集團進行注資,莫非這是一個蓄謀已久的陰謀,而那夏芒介紹兩個投資公司給自己,一種可能是他也被蒙在鼓里,還有一種可能是直接參與者。
  可惡!金鋒狠狠地將拳頭砸在墻壁上,發出一身悶響,自己還真夠可笑,不知不覺進入了一個陷阱之,還沾沾自喜。
  陸婉瑜眼神茫然,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聽到DG投資和鄭氏國際之后,還是隱隱猜出了結果,莫非金城集團之前融資成功,是一場陰謀,真正的贏家是身側這位氣質高雅的女人?
  寧香草將手機遞給方志誠,方志誠又將手機傳給陸婉瑜。方志誠笑著介紹道:“婉瑜,這位是香草姐,華英投資集團的副總裁。”
  “香草姐,您好。”陸婉瑜讀了讀頭,眼露出驚訝之色,之前金城集團需要融資,她也曾研究過各種風投公司,華英投資集團在全國排得上前五位,近期主要投資的方向圍繞高新技術領域,金城集團的業務與其主要投資方向不太一樣,所以才沒有接觸。
  在那場慈善拍賣會之后,華英投資集團針對當時出盡風頭的金城集團布置了一個陷阱,利用DG投資和鄭氏國際,收購了金城集團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收購金城集團,雖說是華英投資集團的集體決定,但也有寧香草的推動。金鋒在那場慈善拍賣會上,對方志誠的種種刁難,引起了寧香草的反感,所以才會導致華英投資集團對金城集團設下了一個局。
  當然,這個局還不適合現在公布,所以只要金鋒愿意合作,成為華英投資集團的傀儡,那么華英投資集團不會將收購的消息公諸于眾。
  因為愛屋及烏的關系,寧香草對漂亮的陸婉瑜印象頗佳,她微笑著說道:“婉瑜,你好。從明天起,來華英投資集團,如何?我可以承諾,無論升職空間還是薪資待遇,應該不會比金城集團會差!”
  “還不趕緊謝謝香草姐?”方志誠微笑著提醒道。
  “謝謝……謝謝……”一瞬間,陸婉瑜眼角再度噙滿淚水。
  若說金鋒的心情是從天堂墜入地獄,那么陸婉瑜的心情則是從地獄躍入天堂。
  方志誠平靜地看著寧香草,望著她那張精致無匹的臉蛋,心暗嘆了一聲,寧香草是個虔誠的基督徒,那天幫她打掃屋子時,發現她枕頭下面壓著一本《圣經》,她無論生活還是工作,都顯得那么的優雅,因此使人容易忽略她在商場上的狡猾與凌厲,幸好,自己不是她的敵人。R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