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265 善謀局的寧香草

委屈的淚水從陸婉瑜的眼角流下,她沒想到金鋒竟然說出這么卑鄙的話。金城集團是她畢業后應聘的企業,名義上是外資企業,事實上是由金氏家族控制的家族企業。
  因為金城集團的業務范圍很多都圍繞外貿,所以陸婉瑜憑借其外語專業優勢,在眾多同期進入公司的新人中脫穎而出。
  她一直認為,自己是靠著實力一步步走到現在,即使知道辦公室內有自己的閑言閑語,她也毫不在意,通過自己的努力,作出實際的成績。陸婉瑜從來沒想過,通過自己的姿色來博取晉升,而金鋒卻在用這一點來誘惑脅迫她。
  “金總,對不起,我辭職!”陸婉瑜甩了甩手,撿起皮包,傲然地踏出了包廂,留下有點詫異尷尬的金鋒。
  金鋒坐在夏芒的身側,搖了搖頭,苦笑道:“不好意思,夏總。我之前跟你說過了,我這助理挺清高……”
  夏芒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弧度,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淡淡笑道:“金總,你還是不夠懂女人的心。女人有時候吃軟不吃硬,有時候吃硬不吃軟,有時候則要軟硬兼施。這小姑娘剛出社會沒多久,還沒有經歷過挫折。而她在云海獨身一人,孤立無援,若是軟硬兼施才是最佳的手段。你在這邊坐一坐,我出去一趟。”言畢,夏芒拍了拍金鋒的肩膀,轉身走了出去,往陸婉瑜離開的方向追去。
  陸婉瑜蹲在酒店門口,涼風一吹,眼角一酸,淚水沿著眼角流了下來。她這一刻真的很無助,在云海這么大的城市,頓時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她原本以為靠著自己的力量,能夠一步步的獲得成功,但沒想到終究還是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
  肩頭被輕輕地拍了一下,陸婉瑜轉過身,面色微微詫異,只見夏芒歪著頭,笑瞇瞇地望著自己,“婉瑜,你可能有點誤會。我只是欣賞你,想跟你多聊一會,所以才請你們金總幫忙搭個橋。如果有冒犯到你的地方,還請你原諒。”
  陸婉瑜抹了抹眼角,淡淡道:“夏總,謝謝你,我沒事了。今天身體不舒服,所以我先離開了,要不,您繼續玩吧。”
  夏芒笑了笑,站到了陸婉瑜的身前,攔住了陸婉瑜的去路,繼續勸說道:“婉瑜,時間還很早,你若是現在離開,那就太沒意思了。要不,給夏哥一個面子,再玩會兒便走。至于,金鋒那邊,我會跟他打聲招呼。”
  陸婉瑜原本以為夏芒是安慰自己來的,沒想到還是攔阻自己,強忍著心中的不滿,輕聲道:“夏總,不需要您跟金總打招呼了。我已經決定辭職了。”
  夏芒揮了揮手,眼中露出精光,沉聲道:“婉瑜,千萬不要這么沖動。你剛出校門,不知道社會的深淺。你是不是這么認為,只要離開了金城集團,在這云海還能找到其他適合的工作?那我要提醒你,不要這么幼稚。云海雖然大,但企業與企業之間的信息是互通的。若是金城集團在處理你的辭呈時,下達一個不好的評價,那么整個云海怕是沒有一個企業敢聘用你。”
  陸婉瑜面色煞白,輕嘆道:“夏總,你這是在恐嚇我嗎?”
  夏芒哈哈大笑兩聲,搖頭道:“我只是在給你指明方向,不讓你走歪路。”
  陸婉瑜咬著紅唇,低下頭,不再搭理夏芒,繼續往前走。夏芒微微一怔,因為沒有料到陸婉瑜的性子竟然這么硬,外表看上去柔弱,內心倒似一塊堅冰。
  被陸婉瑜無視,引起了夏芒的占有欲,他快走幾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沉聲說道:“今天沒有我的允許,你是逃不掉的。”
  陸婉瑜抬頭看了夏芒一眼,目光中流露出厭惡之色,“莫非你還強逼我不成?”
  夏芒陰測測地一笑,道:“強逼?那可不行,太沒有風度了。不過,我會讓你品嘗拒絕我的代價……”
  夏芒按照自己的計劃,先是來“軟”的,然后再用“硬”的,見陸婉瑜油鹽不進,頓時惱羞成怒,準備再來個霸王硬上弓。
  夏芒用這一手征服過不少女人,雖然一開始不愿意,但半推半就,強行侵占之下,最后大都是乖乖順從。所以,他決定變得更為直接、暴力一點,讓陸婉瑜失去最后的心理防線。人一旦丟掉了心理防線,那便會墮落,到時候再用金錢誘惑,往往水到渠成。
  夏芒這句話剛說完,正準備將陸婉瑜攬入懷中,突然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一擰,傳來劇痛的感覺,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只碩大的拳頭擊中他的面門。這一拳來得又急又快,他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被這股巨力給打得頭腦眩暈。
  “哥,你怎么過來了?”陸婉瑜一臉詫異*地望著慢慢收回拳頭的男人,正是方志誠。在夏芒握住自己手腕的那一刻,她真的很害怕,有種陷入絕境的感覺,但沒想到方志誠竟然出現了,如同從天而降一般,她甚至有種疑惑,自己是眼花了嗎?或者這一切是一場夢?
  陸婉瑜被扶了起來,這是位漂亮而有氣質的女人,身材高挑,高貴而雍容,投向夏芒的目光充滿了鄙夷。
  方志誠出現在這里,并非偶然,但遇到夏芒拉扯陸婉瑜,這是巧合。得知夏芒出手阻擾東臺招商局拓展業務之后,方志誠給寧香草打了電話,寧香草決定與夏芒親自談談,便調動資源,找到了夏芒所在的位置。
  原本方志誠對夏芒便充滿敵意,見他對陸婉瑜拉拉扯扯,二話不說,便沖過去轟了夏芒一拳。方志誠感覺到手背傳來一陣疼痛,卻是方才打得太狠,反作用力使然,受了點輕傷。
  “你竟然敢打人?”夏芒跌坐在地上,過了許久,才回過神來,踉蹌著起身,認出了方志誠,目光中吐著怒火。
  “你敢欺負我妹妹,我為什么不能打你?”方志誠凝眉,往前方跨了一步,舞了舞拳頭,又踹了一腳,怒斥道。
  夏芒痛嚎一聲,大腦真空許久,等清醒過來,再用余光仔細掃了掃,發現寧香草也在,她身邊還站著個兩個中年男人,一個是穿著便裝的謝上校,另一個則是方志誠的司機郭勁遠,算了算人數,自己處于劣勢,知道現在發生沖突,對自己不利,他指了指方志誠,沉聲道:“好漢不吃眼前虧,你給我等著,剛才那拳,我一定會加倍償還的。”
  夏芒說完狠話,正準備離開,寧香草給謝上校使了一個眼色,他點了點頭,快步走了過去,一個小擒拿手,將夏芒控制住,沉聲道:“今天小姐是過來找你談事的,還請上車一敘。”
  夏芒感覺自己的手臂被鐵鉗扣住一般,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氣,正準備大聲呼喊,嘴巴被一堵,卻是謝上校往他嘴里塞了一個布團,憋得他差點出不了氣,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夏芒看上去挺魁梧,足有一百八十斤,被謝上校拎小雞一樣夾在懷里,丟上了轎車的后排。謝上校平常不顯山露水,如今只是輕描淡寫地露了幾手,便讓人知道,這是一個挺可怕的高手。
  郭勁遠在旁邊看得吃驚,臉上露出了欽佩之意。而方志誠則是倒抽了一口涼氣,竟然為夏芒擔心,不會鬧出人命吧?
  “婉瑜,你先跟老郭上車休息下,我等會過來找你。”方志誠見陸婉瑜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升起一股憐意,輕嘆了一聲,與寧香草一起上了夏芒所在的轎車。
  夏芒從昏暈的狀態中睜開眼睛,身側坐著謝上校,發現他的目光如同老鷹盯著獵物一般,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驚恐地說道:“你們想做什么?這可是法治社會,容不得你們亂來!”
  寧香草坐在前排,柔聲道:“真是可笑,夏芒你什么時候如此幼稚,若真覺得這是個法治社會,又為何強逼剛才的那位女孩?”
  夏芒臉部抽搐了兩下,他突然想起寧香草的軍方背*景,自己的確有點太幼稚了。他讓自己竭力平復心情,沉聲道:“香草,看在我曾經那么喜歡你的份上,咱倆好好談,如何?沒有必要鬧得這么僵,顯得太不近人情了。”
  寧香草微微一笑,旋即淡淡道:“第一,你喜歡我,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第二,局面這么僵,是你造成的,并非我;第三,你沒有資格評價我不近人情。”
  方志誠則暗嘆,夏芒種種行為,都顯出幼稚,有種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感覺。寧香草在云海從商一直很低調,低調得讓別人都忘記紅色家庭的鐵血與殺伐了。
  夏芒被寧香草這么輕描淡寫地罵了一頓,知道今天若是不低頭,怕是討不了好,尤其從謝上校的身上,傳來一陣令人觸碰死亡的氣息,這讓他極為不適。
  “你們說吧,究竟有什么要求。”夏芒完全沒了方才的囂張氣焰,低下了頭。
  寧香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第一,不要阻擾東臺在云海的招商引資工作;第二,以后離我遠一點。”
  “我答應你!”夏芒眸光一閃,沉聲答道。
  方志誠聳了聳肩,在旁提醒道:“口說無憑。”
  夏芒抬頭看了一眼方志誠,冷聲道:“那如何才能讓你們滿意?”
  方志誠從口袋里取出了一張借條,塞到了夏芒的眼前,道:“在這張借條上簽上你的名字,只要你遵守約定,那么這張借條就永遠不會出現。”
  夏芒看了一眼那張借條,大驚失色,因為他瞄了那一串數字,達到了十位數,若是要償還的話,他傾家蕩產,也無能為力。
  寧香草在旁邊補充道:“不要以為你的父親是云海商會的副會長,你就可以無法無天。文嵐先生已經歸來,云海商會很快面臨改選,你父親還能不能續任,還是未知之數。”
  夏芒知道寧香草所言非虛,也知道她現在與蔣文嵐走得很近,若是寧香草與蔣文嵐提議,撤銷他父親的副會長職務,夏家的實力必然一落千丈。巨大的壓力,使得他不得不暫時低頭,他取過了那張借條,極為無奈地在這莫須有的巨額借條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方志誠與寧香草目光交匯,均露出會心一笑。即使夏芒反悔,這張借條也不會發揮作用,因為這是不正當途徑獲得的,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了給夏芒施加壓力,讓他退無可退。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