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62 陸婉瑜陷入險情

大約四十分鐘之后,轎車駛入一個看上去挺老的小區。小區內隨處可見粗大的樹木,陽光無法透射,使得小區一二層采光不是很足,因此墻角處略顯灰暗,墻壁上的粉料脫落,綠色的藻類,使得小區略顯滄桑。
  下車之后,寧香草吩咐司機離開,見方志誠臉上疑惑之色,笑著解釋道:“你是不是覺得我應該住在那種層高超過幾十的高層,或者便是像文嵐先生那樣,擁有一套數百平米的別墅?”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那樣才符合正常邏輯!”
  寧香草擺了擺手,微笑道:“這棟房子是我和老公,在十年前買下的。我們在云海白手起家,他從政,我從商。雖說后來他的官位越升越高,而華英投資集團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但我們始終沒有從這里搬走。因為在這里,我們度過了人生之中最艱難,但也是最幸福的時光。”
  方志誠從寧香草口中能聽出一絲苦澀之意,嘆道:“挺讓人意外的……”
  寧香草知道方志誠的言外之意,輕聲道:“你是不是因為我是寧家的子女,所以得到一切東西都很輕松?”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至少要比普通家庭的人,要輕松一些吧?”
  寧香草想了想,眨了眨眼睛,嘆道:“其實,我們的路更加沉重。”
  上天賦予一個人財富、地位,那么也會給他們設置相應的責任、壓力。
  方志誠笑了笑,跟隨寧香草上了樓,進入房間,方志誠掃了兩眼,發現屋內比想象中要干凈,沒有多余扎眼的家具,地面潔凈,墻壁被刷得很白,天花板上的吊燈很簡單,茶幾、沙發一點也不張揚,這充分反應了寧香草的性格,這是一個很簡單很純凈的女人。
  “在家里請你吃飯,不會感覺到失望吧?”寧香草進屋之后,換了一雙拖鞋,然后遞給方志誠一雙更大號的拖鞋,“家里很少會有客人,他走了之后……更是冷清了,所以這雙拖鞋還沒人穿過。”
  “那我實在太榮幸了。”方志誠點頭,換了拖鞋,坐在沙發上,仔細打量著屋內的擺設。電視機上方的木格上,整齊地堆放著書籍,他心中好奇,走過去抽出一本,仔細讀了起來。書名叫做《中國經濟革命論》,作者吳天,是國內一位研究宏觀經濟學的專家,他的理論研究極有高度。這本書方志誠在大學時代曾經仔細研究過,觀點與理論都有獨創性,能開闊人的視野。
  啪嗒……一聲悶響打斷了方志誠的思路,他轉身一看,只見寧香草手中的果盤跌落,葡萄灑落一地,她略顯狼狽地在地上撿著葡萄。方志誠趕忙將書放歸原位,然后走到寧香草身邊,幫她拾起葡萄。
  寧香草彎著腰,將頭低垂著,尷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剛才走神了。”
  方志誠離寧香草很近,從她身上嗅到一股清淺的體香,感覺心臟跳動的速度變快了,他輕聲道:“這么巧,我剛才看書,也看得入神了呢。”
  寧香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方才之所以失手將果盤跌落,那是因為方志誠站著的那個位置,正式她丈夫曾經喜歡站的位置。那一瞬間,寧香草誤以為丈夫重新回來了,所以才會如此失態。
  寧香草苦笑道:“他以前也喜歡站在那個位置看書……”
  方志誠有點自責,知道自己方才突兀的舉動,導致寧香草想起了傷心的往事,撓了撓頭,抱歉道:“對不起,我一時好奇,所以翻了翻那幾本書。”
  寧香草揮了揮手,嘴角擠出笑容道:“沒事,是我還忘不了他,跟你有什么關系?我丈夫在世時,經常會拿起那幾本書,站在電視前旁翻閱。而我呢,因為喜歡看電視,所以他會擋住我的視線,為此我們還幼稚地爭吵了幾次。”
  方志誠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撿好最后幾粒葡萄,然后提著果盤進入廚房,用水重新沖洗了一番。
  寧香草比想象中要堅強,方志誠回想起當初生死瞬間,他丈夫的要求,忍不住有些動容,因為這對夫妻的確愛得比想象中要深入骨髓。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之后,寧香草便做好了午飯。飯菜很簡單,三菜一湯,基本以素菜為主,寧香草摘下圍裙,輕聲道:“不好意思,冰箱里就這么多食材,所以簡單了一點。”
  方志誠用筷子在番茄炒蛋中夾了一塊雞蛋,感覺入口軟滑,豎起了大拇指,笑道:“越是簡單的菜,越是考究功底。”
  寧香草乜了方志誠一眼,嘆道:“你嘴巴挺會騙人的。我許久沒在家里做過飯了,今天正好遇見你,讓我有了重拾鍋碗瓢盆的沖動。菜如果不合口味的話,千萬不要勉強呢。”
  方志誠哈哈大笑兩聲,道:“很合我的口味,我們可以吃飯了嗎?”
  寧香草對方志誠的態度很滿意,突然粉指一掐打了個響指,道:“喝點紅酒,如何?”
  方志誠歪著腦袋,笑道:“我不勝酒力,若是醉了,香草姐得見諒哦。”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招商局長不勝酒力,那說明你基本素質不合格。”
  方志誠苦笑道:“這是偏見,為什么招商局長一定要會喝酒呢?”
  寧香草美眸流轉道:“這是華夏官場的事情,生意都是在酒桌上談成的,若是你沒點酒量,以后在作商業談判時,豈不是要吃虧?”
  方志誠發現寧香草言辭挺犀利,笑道:“那就請香草姐,指導一下我,如何把酒量練好吧。”
  寧香草晃了晃如同玉蔥般的手指,道:“你別搞錯了,今天只是淺嘗,你可別貪杯呢。”
  “小酌怡情,大醉傷身……”方志誠笑著回應道。
  兩人喝了大半瓶,寧香草突然又打了一次響指,然后踮著腳尖走到客廳,打開了碟片機,然后塞進去一張光盤,悠揚的音樂聲想起,寧香草優雅地翻轉了一個圈,對方志誠招手道:“來吧,我們跳支舞,如何?”
  方志誠聳了聳肩,苦笑道:“跳舞?我可不擅長啊!”
  寧香草嘴角上揚,道:“沒事,我來教你。”
  方志誠沒有扭捏,握住了寧香草的手,身體緊挨著,寧香草的臉頰浮起了紅霞,也不知是不是紅酒的緣故。
  兩人都光著腳,踩在地板上,腳底傳來一陣涼意。
  方志誠沒有系統學過交際舞,因此動作有點笨拙,沒幾步,便一腳踩到了寧香草的腳背上。
  “哎喲……”寧香草苦笑道,“沒想到你真的一點也不會……”
  方志誠臉上火辣辣地說道:“也學過,只是許久沒練,忘掉不少了。”
  寧香草嘆了一口道:“那從頭來吧,我喊口令,你按照節奏來。”
  即使如此,寧香草還是不時地受到侵犯,終于,她實在受不了,彎下腰,做了個打住的手勢,道:“我們休息片刻,你好好回味一下我方才教你的。”言畢,她來到了沙發上,輕輕地揉起了腳背。
  方志誠其實哪里有那么笨,他只是裝作懵懂,時不時地會給寧香草來一下。若是真的很快學會了,那又什么樂趣,關鍵是,方志誠挺享受寧香草著急的模樣,他心中也有種古怪的感覺,寧香草的腳背軟綿綿地,踩在腳底的時候,有種難以言喻的刺激。
  這時見寧香草揉著腳背,他心中倒是有些后悔,暗忖自己剛才稍微有點過分了。兩人都沒有穿鞋,但方志誠的大腳掌不停地落在寧香草的腳背上,還是讓寧香草覺得有些疼痛。
  “香草姐,要不我們還是不跳了吧?我太笨了。”方志誠撓了撓頭道。
  “可不能前功盡棄呢!”雖然寧香草也覺得可以結束了,但她還是勉強站了起來,再次送出了柔荑,由方志誠握住。
  這一次,方志誠小心翼翼地跟寧香草跳了起來,雖說步伐還顯得笨拙,但卻沒有踩中寧香草。而寧香草覺得十分詫異,突然有種明悟,暗忖方志誠方才不是故意侵犯自己吧?想到了這一層,頓時心中升起一股羞怯的感覺。
  在寧香草的心中,方志誠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因為比自己年輕,所以她將他視作弟弟來看待,但若是方志誠方才故意踩自己腳背,那就說明應該將方志誠看做一個正常的男人。
  自己竟然邀請一個異性來到了房子,做飯給他吃,請他喝紅酒,甚至還邀請他相擁跳舞。天哪,我是在做什么?
  寧香草的心思開始復雜地飄忽起來,因此動作也變得不協調,突然從方志誠的腳背上傳來一陣軟乎乎的感覺,寧香草“哎呀”叫出了聲,臉紅到了耳根,低呼道:“對不起,我失誤了。”
  “沒事,是人都會失誤嘛!”方志誠歪了歪嘴,笑了笑,說道。心中卻是升起邪惡的想法,再次跳轉的時候,故意將腳踩在了寧香草的腳背上。
  寧香草知道方志誠是故意所為,沒有說話,瞪了方志誠一眼,旋即找準機會與空隙,踢出了一腳。方志誠早已準備,哈哈大笑,往后退了一步,躲了過去。這引得寧香草升起了好勝心,頻頻伸出腳,而方志誠連連躲閃,不時地給予回擊。
  慢慢的,跳舞變成了踩腳大戰,兩人雙手曖昧的握著,四條腿在不停地糾纏,不停地后退,感覺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失去了重心,而寧香草也被這股力量所牽引,“噗通”,兩人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碟機里的音樂聲在繼續,除此之外,還有男女嘴與嘴相距只有一厘米時,尷尬的呼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