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261 墜入凡間的仙女

許久不見,寧香草與之前相比,又有了很大的變化,白膩俏麗的臉蛋多了一抹笑意,穿著一件黑色繡花旗袍,包裹著誘人輕盈的體態,旗袍線條流暢,修剪得體,從側面望去,開叉處露出晶瑩雪白的肌膚,讓人暗贊其豐腴多姿,嫵媚動人。
  方志誠下車之后與寧香草輕輕地握了握手,寧香草的手指細長綿軟,柔若無骨。寧香草收回手后,下意識摸了摸耳畔梳成花朵般的發髻,輕盈地扭過身子,輕聲道:“比預約時間還要早一點,文嵐先生正在后面花園內品茶,你隨我一起過去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緊隨寧香草身后,往別墅內行去。別墅與普通的花式洋房不太一樣,進入其內,發現里面充滿了華夏的風格,細節之處不奢華、不福利,但宛如走進江南水鄉的園林式設計,讓人有種亂花迷人眼的感覺。別墅只是外面披著一層的面紗,其實內里的精髓,層次很多,耐人咀嚼,與主人的身份、品味契合。
  穿過別墅,一個很大的花園映入眼簾,因為別墅建在山上,所以花園的布局不平臺,有一個往上行走的坡度,各類花草隨著坡度的變化,色彩呈現出漸變的視覺沖擊,中央有一處小亭,蔣文嵐穿著一襲唐裝,坐在亭內泡茶。方志誠進入之后,輕聲道:“蔣先生,您好!”
  近距離觀察蔣文嵐,比想象中要年輕許多,看上去五十歲左右,他的臉型五官倒是十分尋常,只是一雙眼睛尤為清澈明亮,仿佛用余光便能將人看個通透。蔣文嵐泡茶的姿勢很優雅、沉穩,應當有幾十年的功夫,他舉起茶壺,輕輕點滴,一杯綠亮的茶湯宛如極品翡翠玉石便成了,煞是漂亮。
  “請坐!”蔣文嵐伸手指了指對面的石凳,邀請道。
  方志誠與寧香草相繼入座,蔣文嵐取了兩杯茶,分別放在兩人的身前。方志誠先是聞了聞想起,又泯了一口,忍不住贊嘆道:“好茶!”
  蔣文嵐微微一笑,淡淡道:“謝謝夸獎。”
  方志誠在觀察蔣文嵐,蔣文嵐也在觀察方志誠。
  眼前這個年輕人,與一般的年輕人相比,明顯有很多不同之處,最大的特點是,他很自信。人一般有兩種情況,才會如此自信。一種是盲目自大,一種是內有乾坤,方志誠無疑便是后面一種,應當是有閱歷與沉淀的人。
  方志誠放下茶杯,輕嘆道:“蔣先生的住處,應當用世外桃源來形容,若是換做我,怕是舍不得打破這種安靜的生活方式呢。”
  蔣文嵐放下茶壺,目光在花園內掃了一圈,輕嘆了一聲道:“原本以為就這么安靜地生活下去,但沒想到還是被迫再入江湖了。”
  寧香草在旁邊聽著兩人簡潔的對答,暗忖方志誠還真夠聰明,沒幾句話,便點中了蔣文嵐的心里話。蔣文嵐這次復出,并非他的本意,而是接到了指示,以他的號召力,來推動黃金街項目的建成。
  蔣文嵐從來沒有對外說過這些,但方志誠卻隱隱地讀懂了自己的處境,這讓蔣文嵐覺得這個小家伙挺有意思,比想象中要有洞察力。
  三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但始終沒有在正題之上,慢慢地轉向聊一些人文歷史。讓方志誠感到意外的是,寧香草的知識面頗為駁雜,與蔣文嵐聊天一點都不弱于下風。
  蔣文嵐笑著贊嘆道:“早就聽說寧家三千金,每一位都是才女,今日與二女子聊得深入,果然名不虛傳。”
  寧香草搖了搖頭,掩口笑道:“我大姐和小妹那真是才女,身上有仙氣,而我還稱不上才女。她倆都說我是一個很實際、市儈的女人。”
  蔣文嵐點了點頭,道:“若不是實際些,市儈些,又如何能在商場上站穩腳跟呢?我這么認為,‘市儈’并非才氣的敵人。人若是太高高在上了,不接地氣,反倒不好。像香草你這樣,更讓人覺得鮮活感,才是真正的才女。”
  方志誠附和道:“若是香草姐還算不上才女,這世間怕是沒幾個才女了。”
  寧香草白了方志誠一眼,搖頭苦笑道:“你也跟文嵐先生一起嘲笑我。”
  蔣文嵐擺了擺手,微笑道:“我倆這不是嘲笑,可是真心地稱贊。”
  一陣微風吹過,小亭充斥著花香,寧香草撫了撫劉海,輕聲道:“咱們說了那么多,彼此也熟悉了些。文嵐先生,今天我把人帶過來了,你覺得將項目落在東臺,合適不合適?”
  蔣文嵐沉吟片刻,臉上的表情由方才的輕松轉為凝重,亭內的氣氛瞬間也變化,又剛才的柔和轉變為嚴肅。
  “黃金街在未來五年內,勢必會成為國內數一數二的項目,東臺若是想要獲取這個項目,怕是資質還不夠。畢竟,東臺縣在全國的競爭力一般,黃金街項目需要有一個好的基礎。”蔣文嵐的評價很直接,也很客觀。選擇將項目落戶,自然要選擇一個基礎好的地點,東臺縣的綜合競爭實力,無法吸引蔣文嵐關注。
  方志誠早已預料到蔣文嵐會這么說,他語氣也變得異常凝重嚴肅,沉聲道:“文嵐先生,我認為你的思路要變化了。”
  “哦?”蔣文嵐微微一怔,寧香草也沒想到方志誠的語氣會略顯張狂。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經濟發展向來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將項目放在大都市,比如云海,基礎優勢固然更好,但從長遠發展來看,這個項目只會成淹沒在云海的其他項目之中。而如果選擇東臺,政府會將所有的資源都傾注在黃金街的項目之上,政策傾斜不一樣,項目的成長空間也不一樣。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東臺在很多年后,可以將其城市名片變成黃金之城,只要提到東臺,便讓人想到黃金街,但在云海,絕無可能有這個優勢。”
  蔣文嵐擺了擺手,沉聲道:“商人重利,你說的只是一種可能而已,沒有實際的利益,我很難信服。”
  方志誠伸手從皮包里取出了一份文件,然后遞到了蔣文嵐的手中,沉聲道:“這是東臺政府招商方案,里面有東臺政府的未來構想,還文嵐先生幫忙看一看,指正指正。”
  蔣文嵐接過了招商方案,緩緩地翻了過去,臉上不動聲色,十來分鐘之后,他靜靜地合上方案書,輕嘆道:“可以瞧得出東臺很用心,但描述得再天花亂墜,也只是空中樓閣而已。”
  蔣文嵐是老江湖,見不到實際的利益,無法讓他輕易動心。不過,他能夠接受方志誠的拜訪,這說明蔣文嵐還是有合作的意向,現在的蔣文嵐正通過此舉,希望博取更大的利益,關鍵是方志誠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如果依舊這樣退步,打出自己的底牌,只會讓談判更加被動。
  方志誠臉上露出苦笑,道:“文嵐先生,黃金街項目也只是個規劃,任何規劃都是空中樓閣,但是規劃也有好壞之分,也有可執行性的強弱之分。”
  蔣文嵐眼中眸光一閃,輕嘆道:“看來你很自信,認為東臺的招商方案,就一定是最適合我的?”
  方志誠毫不猶豫地點頭,沉聲道:“文嵐先生,你心中其實有自己的決斷了。”
  方志誠突然明悟,其實蔣文嵐早已做好決定,今天與自己在一起喝茶,只是做一些印證而已。蔣文嵐可能早已將東臺的情況摸得很清楚,否則,他不會與自己交流這么長的時間。至于其中的關鍵環節,應該在寧香草身上。寧香草為自己私下應該做了不少工作。
  “小方,你身上有幾分我當年的影子啊。”蔣文嵐沉默了片刻,長吁了一口氣,道:“東臺離云海不遠,從區位上來看,的確是一個適合建設黃金街的地方。打動我的,是招商方案中政府角色及職能改變,如果落到實處,必然會營造一個適合投資的環境。不過,生意場上做任何決定,需要慎重,還請給我一點思考的時間。”
  談判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今天能與蔣文嵐見面,對于拿下黃金街項目,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突破,方志誠見時間差不多,起身告辭。與寧香草一起出了別墅,方志誠與寧香草由衷地感謝道:“香草姐,這次太謝謝你了。”
  寧香草揮了揮手,道:“我只是牽線搭橋而已,東臺若是能拿下這個項目,那也是你們的實力。”
  方志誠微笑道:“香草姐,你還是太謙虛了。若是只在口頭上感謝你,顯得太虛偽了一點,時間不早了,能否賞光一起吃頓午飯?”
  寧香草乜了方志誠一眼,柔聲道:“還是我做東吧?你對云海不熟悉。”
  “一切聽香草姐的安排。”方志誠沒有上郭勁遠的車,直接坐在了寧香草那輛轎車的后排。
  郭勁遠有點詫異,未過多久,手機傳來一條短信,“老郭,對不住了。我已有活動,你自己安排時間,如果產生消費,記得索要發票,到時候交給王崇,讓他給你報銷……”郭勁遠目送那輛轎車駛離,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暗嘆這個年輕的招商局長,桃花運還真好,身邊總是不缺各色麗人,當真讓人羨慕。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