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6 比較喜歡吃餃子

(今天依舊五更,請諸位各種支持!!!)
  回到家中洗完澡之后,方志誠躺在床上許久沒能入眠,鬼使神差地給秦玉茗發了一條短信,“嫂子,睡了嗎?”
  原本以為短信石沉大海,沒想到秦玉茗很快回復了一條短信,“沒呢,有事嗎?”
  “沒事,就想跟嫂子聊聊……”方志誠突然感到很興奮,從床上坐起。
  “你說吧,我看著……”秦玉茗很快回了短信。
  “我覺得和徐嬌不太適合,所以今天跟她坦誠說了,你不會怪我吧?”方志誠如實交代。
  “啊?真是太令人吃驚了。徐嬌條件那么好,你竟然也看不上,唉……”秦玉茗的短信看上去很郁悶。
  “嫂子,我知道你關心我,感情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以后還是不用麻煩你幫我介紹對象了。這次是我對不起你,改天我請你吃飯,算作道歉如何?”方志誠主動邀請。
  “道歉就不用了,以后我還是不操你的心了。時間不早了,趕緊睡覺吧,你明天還要上班呢。”秦玉茗果斷拒絕了方志誠的約會。
  “那好吧,嫂子晚安。”方志誠無奈地把手機放到一邊。他內心異常郁悶,甚至有種沖動,去敲隔壁的門。
  方志誠知道自己對秦玉茗的感情,那是根深蒂固的思慕,他每天都在想,若是能與秦玉茗朝夕以對,那該多好。可惜,秦玉茗早已嫁做人婦,而且老公還是程斌那種垃圾。
  迷迷糊糊之間,手機震動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卻是又睡不著了,“志誠,如果想道歉的話,也可以,不如明天下午陪我去逛街吧……”
  “OK!愿意為嫂子效犬馬之勞!”方志誠發完短信后,從床上一躍而起,用力地揮了揮手。
  至于秦玉茗點開新短信之后,臉上又多了猶豫之色,“自己可是在玩火啊!”秦玉茗暗罵自己太沖動了。
  第二天上班,想到晚上能與秦玉茗逛街,方志誠忍不住心情愉悅。這倒不是第一次與秦玉茗逛街,因為左鄰右舍關系較好,方志誠偶爾與秦玉茗在街上買些東西,但這次的感覺卻不一樣,方志誠隱隱覺得這次更像一次約會。以前不夾雜任何男女之情,但今晚的約會,猶如夜色下的薄霧,帶著淡淡的纏綿。
  宋文迪見方志誠打著字,嘴角還帶著笑,笑問:“小方,看你心情愉悅,究竟什么事情這么高興啊?”
  方志誠沒注意宋文迪什么時候來到自己身側,胡謅道:“剛才在廁所,聽見秘書處王柯主任說了個笑話。”
  “哦?”宋文迪挑眉,好奇道,“說來聽聽!”
  方志誠原本只是敷衍宋文迪,見他追問,便隨口說了個笑話,“昨天王柯跟她小姨子在家里閑聊,他老婆不在場,王柯突然問起小姨子,你稅后多少錢?她小姨子臉一紅,竟然反問,和姐夫睡,還提什么錢?”
  市委書記也是人,宋文迪聽到了這個小段子,竟然樂不可支,笑罵道:“王柯這家伙,聽說很古板的一個人,沒想到竟然這么風趣啊,還有這等本事。”
  方志誠與王柯關系不錯,見宋文迪突然注意到他,便趁勢加了一句,“王處長還是挺有才華的人,這么多年沒升職,主要還是因為市委辦水太深……”
  秘書一處的位置還空閑著,若是宋文迪幫助的話,王柯擔任那個位置,自是板上釘釘。
  “嗯?”宋文迪聽見方志誠這么說,臉露復雜之色,擺了擺手進了里屋。
  方志誠突然感到冷汗從背脊淌了下來,做秘書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方才那句話太過僭越,顯然令宋文迪不高興了,他難免有些后悔。
  不過,轉念一想,方志誠有話說話,這說明他坦誠直率,宋文迪是一個肚量很大的人,相信他不會太過在乎方才之事。
  下午在工業園調研完畢之后,方志誠坐在副駕駛座正在分析本周的工作計劃,宋文迪突然問道:“秘書一處的處長位置還空缺?”
  方志誠心中一喜,知道上午的話宋文迪還是記在心中的,連忙道:“是啊,秘書長一直在與組織部磋商,不過似乎始終沒有達成意見一致。”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給我撥邱恒德的電話。”
  方志誠撥通了邱恒德的電話,宋文迪接了電話,淡淡道:“市委辦一處處長空缺,是怎么回事?”
  邱恒德苦笑道:“還不是那劉強東……”
  宋文迪打斷邱恒德的話,輕聲道:“你與劉強東溝通,現在秘書一處的副處長王柯就不錯,讓他趕緊安排,該晉升就晉升,你們組織部自己還是要有點主見,擢升干部,固然要尊重主管領導,但是有潛力的同志,還是要主動地提拔,這樣才能保持干部的積極性……”
  邱恒德微微一怔,連忙笑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另外……”宋文迪突然停頓片刻,“關于小方的級別問題,你運作好了沒?”
  方志誠豎起耳朵聽,畢竟事關自己,可惜邱恒德在電話里的聲音很小,根本聽不清楚。宋文迪“嗯”了兩聲道:“還得抓緊時間辦啊!”然后掛斷了電話。
  領導駕馭人心的方法,很是高超,比如宋文迪方才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已然讓方志誠心情洶涌澎湃了。經過銀州重機一事,宋文迪初步認可了方志誠的能力,給他調整級別,其實早已在暗中進行。如今在方志誠面前說出來,自然是要讓他心安。
  回到辦公室之后,方志誠給王柯主動撥了一個電話。自己費盡心思編出一個段子,幫了王柯一把,若是王柯蒙在鼓里,不知誰是恩人,那就太可惜了。
  雷鋒做好事都寫在日記本里呢,方志誠自然要稍微點一下王柯,告訴王柯究竟是誰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這也是間接為宋文迪在市委拉一個同盟。
  王柯很詫異,笑道:“小方,你平常那么忙,怎么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方志誠微微一笑,輕聲道:“給你打電話,自然是有好事。”
  “什么好事?”王柯知道方志誠消息靈通,在宋文迪鞍前馬后,只要稍微透露一點,自己便能用之不竭。
  方志誠笑道:“還不是關于秘書一處處長的位置?”
  王柯微微一凜,凝眉道:“哦?終于有消息了嗎,準備調哪位領導過來?”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聲道:“據說是內部晉升,王大哥你很有希望……”
  王柯雖然為人迂腐,但讀出言外之意的能力還是有的,方志誠如此說,莫非自己有望擔任秘書一處的處長?
  王柯正還想繼續追問,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方志誠怕是不會明說,等到文件白紙黑字下發,那才算是塵埃落定,笑道:“感謝通知,有空一起吃飯啊?”
  很多人都認為王柯迂腐,這其實很片面。王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部分時候都在寫材料,這一工作模式,讓他很沉默,寡言少語之下,性格也看上去比較怪異,但不代表若是給了他一個新平臺,他就無法適應。
  王柯對方志誠很了解,他知道這是一個很踏實的人,既然主動告訴自己,顯然有十足的把握。若是能升到秘書一處正處長位置,這么多年的郁悶便可以一掃而空了,想起老婆的笑容,女兒的歡呼,王柯額頭上原本明顯的抬頭紋,瞬間也暗淡了不少。
  ……
  秦玉茗剛出校門,瞧見方志誠帶著墨鏡,拿著一杯珍珠奶茶,倚在一輛黑色的桑塔納旁邊,在不遠處等著自己,她走過去接過一杯,笑道:“喲,買車了?”
  方志誠摘掉墨鏡,訕訕笑道:“跟同事借的。”
  秦玉茗沒好氣地剮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打腫臉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方志誠前兩周已經拿到駕照,想著與秦玉茗逛街,總不能太寒磣,便偷偷塞給劉師傅一包煙,請他幫忙調一臺車借給自己使用。劉師傅門路很廣,打了個電話,很快便有朋友借了一輛桑塔納。
  等秦玉茗坐在副駕駛,方志誠戴上墨鏡,笑問:“嫂子,今天你想去哪兒玩?長橋路,還是東天河?”
  長橋路是一條古街,東天河則是銀州最大的商業中心。
  “先去東天河,再去長橋路。”秦玉茗打了一個響指,取過方志誠為自己準備的墨鏡,她對著后視鏡一照,忍不住笑道,“真逗!”
  “得嘞!”方志誠踩了一腳油門,轎車飛快地駛出。
  半個小時之后,兩人來到東天河。女人逛街為的是一種心情,她并不是為了買什么,而是在瀏覽衣服的時候,可以轉移注意力,把原本煩躁郁悶的心情,全部放下。
  兩人在一家品牌店看了一陣,門口突然有人在喊秦玉茗。方志誠輕聲問道:“你朋友?”
  秦玉茗低聲道:“同事,一個很討厭的女人……”
  女同事身材高挑,穿著十分時尚,只是臉蛋稍微欠缺了一點,有點狹長,膚色也有點暗淡,不過她打了很厚的粉底,倒是遮住了些瑕疵。
  “這么巧,竟然在這里遇見你。”女同事拉著身邊的一個中年外國男人,介紹道,“這是我男朋友Mike!”
  Mike似乎是近視眼,等走近之后,眼神突然一亮,然后用夾生的中文微笑道:“莉,你朋友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