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259 接觸黃金街項目

(月初求月票!)
  周一早上十點多,方志誠從銀州回到東臺,往招商局所在的大樓行去,一個熟悉的身影正面走過來,方志誠面帶微笑,打招呼道:“羅縣長,你好!”
  羅輝臉上露出些微尷尬之色,他現在雖然名義上還是縣長,但已經被扔到了冷板凳,雖說級別比方志誠高,但手中的權力不可同日而語。羅輝點了點頭,輕聲道:“方局長,你好!”言畢,羅輝低下頭,與方志誠擦肩而過。
  方志誠轉過身看了一眼羅輝的背影,自有一股說不出的落寞,早在半年前,羅輝可是意氣風,成為東臺最年輕的副處級干部,深受錢德琛的信任與重用,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不過,半年河東,半年河西,眨眼之間,羅輝從金字塔頂端一抹到底,現在卻是意氣消沉,郁郁寡歡。
  方志誠對羅輝還是很欣賞的,從業務能力及綜合素質來看,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仕途之路,并非能力決定一切,站位非常重要。羅輝站錯了隊伍,選擇了錢德琛,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最終他還是因為錢德琛落馬,仕途生涯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如果沒有巧遇,這一輩子算是到頭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方志誠給李卉辦公室打了電話,未過多久,李卉抱著筆記本走了進來。經過近一年時間的磨合,方志誠成功將李卉改造成了自己的得力助手。想當初,方志誠剛進招商局,李卉可沒有給方志誠好臉色,但在夏光明案中,方志誠拉了一把李卉,將她從復雜的案件中走出,由此慢慢改變了李卉的心態。
  如今,李卉已經接受方志誠成為自己的領導,雖然他比自己年輕,但無論是能力,還是心胸氣度,都足以成為招商局的一把手。所以,李卉心甘情愿,退居幕后,成為招商局的大管家,成為方志誠各項指令堅定不移的執行者、支持者,在短短的時間內,她與方志誠形成了良好的默契。
  李卉今天穿得十分精神,眉毛進行了精心修飾,彎而細長宛若柳葉,黑亮的長向后綰成漂亮的髻,臉蛋白皙而緊繃,一點不像有個十多歲女兒的模樣,精巧的鼻梁下方,嬌艷欲滴的紅唇似笑非笑地抿嘴,舉手投足間都是風情無限,性感迷人。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繡花旗袍,稍顯豐腴的體態將旗袍打得很開,旗袍下擺開叉處,是一雙纖細優美的雙腿,腿上沒有穿絲襪,白嫩光滑地裸著,極為吸引人眼球。
  難怪李卉當初引得夏光明覬覦,使得孔從文愿意為她,不惜與夏光明動手。這的確是一個尤物,尤其到了在這個年齡段,散著致命的誘惑,美艷而充滿風韻。
  “家里最近還好吧。”方志誠手指了指沙,讓李卉坐在沙上,然后起身在壁櫥里取了一盒好茶,坐在茶幾旁,準備泡茶。
  李卉點點頭,笑道:“其他都好,就是雯雯最近學習下滑得厲害,老陶不管不問,我也沒時間管她,挺頭疼的。”
  方志誠手法純熟,一會兒工夫便沏好了茶,給李卉倒了一杯,微笑道:“卉姐,我來到招商局之后,事情多了不少,如果沒有你,還真是有力無處使。現在我以茶代酒敬你,表示感謝。”
  李卉微微一笑,心中說不出的暖意,拼命努力工作,無非要的便是認同感,她尾指撩起幾根碎,輕聲嘆道:“方局,你這話說得太客氣了。招商局的工作,如果沒有你進行改革與創新,進步哪里有這么大。與幾個月前相比,我們招商局從硬件條件來說,搬遷了辦公地址,從地位上來說,受到縣政府的高度重視,從福利待遇上來說,比起其他政府機構,也要高出一大截。方局,你來到招商局,給我們帶來太大的驚喜了。”
  李卉這番話是自肺腑的,拋開戰略規劃而言,以招商局現在的實際情況,在這近一年的時間里,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招商局現在不僅是地位提升了,而且員工的福利待遇也是縣內數一數二的。現在幾乎每天都有人打電話,希望通過后門,擠入招商局之中。
  除此之外,招商局的氛圍也有了較大的改變,以前都是死氣沉沉,方志誠第一天進辦公室,大家都在打游戲,閑聊,吃零食,但現在完全沒有這種情況,因為招商業務量的增長,員工每天的工作都非常飽和,把大部分時間與精力都投入在招商引資之中。
  招商局現在的運作方式正往企業化展,以前的招商工作,更多圍繞人脈與關系,現在變得系統規范,潛規則變少了,硬實力成為能否脫穎而出的關鍵。所有的崗位都以實力論英雄成敗,即使你資歷老,但沒有招商實績,在招商局也混不下去。這是方志誠在潛移默化中傳達的一個理念。
  方志誠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道:“卉姐,我們這才是剛剛起步,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還要有更大的變化,我請求你能支持我。如果成功的話,那將能為東臺帶來更多的改變,當然,如果失敗的話,負面影響也會極大。”
  李卉見方志誠如此鄭重,沉聲表態:“方局,無論你做任何決定,我都會緊跟你的腳步。”
  方志誠見李卉如此直爽,便將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規劃與李卉說了一遍。這個構想,之前方志誠跟李卉溝通過好多次,但如今已經不再是計劃,而是要落實到具體的層面,也就顯得更為繁瑣。
  這個構想在方志誠腦海里盤桓了許久,他一直沒有說出來,一方面是不到時機,另一方面還需要對李卉進行觀察。畢竟官場上,不能輕易地相信一個人,尤其是心腹,更需要謹慎選擇。
  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是一次很大的常識,蘊藏著極大的風險,甚至會牽扯到體制改革、意識形態上的爭議,這是為官者的禁區,方志誠必須要小心謹慎,方能緩緩推動。
  任何一種改革,都需要勇氣,都需要承擔風險,如果方志誠在此事上失敗了,極有可能被人抓住把柄,針對性地給予一擊,但方志誠還是義無返顧地要推動東臺招商投資服務管理有限公司的成型。
  李卉細細地聽著方志誠的闡述,沒想到方志誠考慮得如此周翔。無論是前期的規劃,還是后期的落實,方志誠都已經做好了幾種方案。
  在2oo6年,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這種政府注資,由招商局負責運營的國有機構,還很少見,至于與擔保公司、銀行進行合作,為企業提供信貸服務,更是少之又少的創舉。
  方志誠是第一次系統地將方案對人進行解讀,他講得很仔細,李卉也聽得很認真,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兩個小時。李卉在筆記本上寫了十多頁。
  方志誠泯了一口清茶,笑道:“我大概的想法便是這么多,擔保公司已經確定與嘉譽進行合作,另外,還會有一千萬的資金注入公司,你現在需要打申請,然后我會向上級部門進行匯報。”
  李卉放下了手中的筆,合上筆記本,輕嘆道:“方局,我實話實說。一開始,你提出將去年的招商獎勵用來注冊公司,我還很難理解,今天聽你將全盤計劃說出,終于意識到你在下一盤很大的棋,每一步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一步都環環相扣,讓人感到驚喜。”
  方志誠揮了揮手,笑道:“招商原本就是下棋,全國那么多企業都是棋子,如何讓他們落入自己的棋盤之上,這就看布局者的功夫了。另外,我下周要去一趟云海,如果順利的話,或許能夠東臺引來一筆更大的項目。”
  “哦?”李卉知道,若是更大的項目,自然要比齊氏集團的項目還要大,那么豈不是過四十億的項目。
  李卉知道方志誠現在還不方便透露,抬頭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笑道:“時間不早了,要吃午飯了……”
  方志誠微微一愣,不好意思地說道:“沒想到時間過得這么快,中午我請你吃飯吧。”
  “那多不好意思。”李卉眸光閃動,暗露少婦風情。
  方志誠輕聲道:“食堂吃頓工作餐而已,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兩人并肩而行,從辦公室走出,鄒郁正好下樓,她盯著兩人親密的背影,眼中露出惡毒的目光,輕聲嘀咕道:“方志誠這嫩頭青的口味也太獨特了,竟然會對李卉這個老女人有興趣。這對狗男女,遲早我會把你們的丑事抖落出來,讓你倆身敗名裂。”
  不知何時,熊德站到了鄒郁的身邊,陰陽怪氣地說道:“鄒局長,你也瞧出這倆人的關系不正常了吧?”
  鄒郁聳了聳肩,笑道:“知道他們關系不正常,那又如何,無憑無據的事情可不能亂說。”
  熊德嘴角露出一絲狡猾的笑意,沉聲道:“有句話叫做三人成虎,事情傳得人多了,謠言的可信度比真相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