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257 三人成虎的陰謀

(月初,求各位手中的保底月票!!)
  方志誠在銀州陪葉輕柔兩天,她的心情開朗了許多,傍晚時分,方志誠將葉輕柔拉到醫院的大院內散步。葉輕柔滿臉不樂意,走兩步便佯作吃力,趴伏在方志誠的肩上,方志誠笑道:“你身體好的差不多了,但要注意時長鍛煉,把體能恢復好。”
  葉輕柔搖了搖頭,甜絲絲地說道:“我不想好了,一輩子待在醫院里,如何?”
  方志誠伸手彈了彈葉輕柔的額頭,從她身上散出來一陣清香氣息,讓他渾身一蕩。方志誠微笑道:“傻丫頭,醫院可不是好地方。”
  葉輕柔搖了搖頭,臉上露出幸福之色,道:“在哪兒都無所謂,關鍵是我生病了,你會放下手中的活兒陪伴我。”
  方志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出院了之后,我也可以陪你啊。”
  葉輕柔臉上露出蕭然之色,“你說謊,真出院了,你肯定要工作呢。明天你就回東臺吧……”
  方志誠苦笑道:“小柔,你又犯什么脾氣了?”
  葉輕柔弱聲道:“我不能影響你的工作吧。我的確想讓你一直留在我身邊,但是不能太自私呢。”
  方志誠將葉輕柔往身側攬了攬,笑道:“小柔,你懂事了不少。”
  兩人兜了一圈回來,只見葉明鏡候在病房內,葉輕柔依舊不搭理她,徑直躺在床上,將臉蒙了起來。葉明鏡臉上露出苦笑,給方志誠一個眼神暗示,方志誠跟在他身后出了門。
  “事情考慮得如何了?”這次是葉明鏡主動遞了一支煙。
  方志誠接過之后,掏出打火機,先給葉明鏡點燃,然后吸了一口,笑道:“葉總,你送了個大禮給我,我如果推卻,豈不是不智?不過,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太多了,降低一些百分之十五如何?”
  “百分之十八。”葉明鏡見方志誠答應,臉上露出了笑意,“這筆資金不是以云海集團的名義,我會重新注冊一個公司,公司歸屬權屬于小柔,所以股份實際是由小柔擁有。”
  方志誠臉上露出恍然之色,苦笑道:“葉總,謝謝你了。”
  原本方志誠以為葉明鏡想注資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是有什么陰謀詭計,原來倒是自己誤會了他。
  葉明鏡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拍,輕聲道:“作為一個父親,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對小柔,不要讓她受到傷害。”
  方志誠輕聲道:“以后她就是我的妹妹,我不會允許任何人來欺負她。”
  “妹妹?”葉明鏡微微一怔,嘆了一口氣,或許妹妹和哥哥這層關系更加適合現在這兩人吧。
  周日晚上,方志誠回家一次,秦玉茗早早下班,做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等待方志誠。進屋之后,方志誠換了一雙拖鞋,然后走到餐廳用手撿了一塊雞肉放入口中。秦玉茗啐道:“也不講一點衛生!”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道:“香氣誘人,我實在等不及了。”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推著他進了衛生間,道:“趕緊洗手,然后再搓把臉。”
  方志誠聳了聳肩,現秦玉茗為自己在面盆里早已放好了水,笑道:“茗姐,你可真細心。”
  等回到餐桌上,秦玉茗已經幫自己裝好了一碗雞湯,方志誠用勺子舀了一口,放入口中,贊不絕口道:“味道十分鮮美,姐,你的廚藝有長進。”
  秦玉茗笑了笑,道:“雞湯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那又能是誰?”方志誠疑惑地問。
  “徐嬌做的,怎么樣,她手藝不錯吧?這年頭,像徐嬌這樣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女孩,可真心不多了。”秦玉茗似笑非笑地望著方志誠。
  方志誠沒有正面回答,吃完了一碗,抹了抹嘴,道:“她煲了雞湯,怎么沒留下來吃飯?”
  秦玉茗輕聲道:“家里今天有點事,她奶奶過生日,所以沒留下來。但是,她聽說你今晚回來,特地趕到家里準備了晚飯。晚上忙完了那邊,她還會過來,今晚也會住在家里。”
  “住在家里?”方志誠撓了撓頭,見秦玉茗臉上露出玩味之色,難免有些心虛。
  秦玉茗輕松笑道:“這不是正好順了你的心思?”
  “什么心思?”方志誠感覺臉上一陣火熱。
  秦玉茗輕哼一聲,“我不聾也不傻,上次你倆做的好事,我豈能不知道。”
  方志誠見秦玉茗再次提起自己與徐嬌的事情,臉上露出尷尬之色,不知該如何是好。自己與徐嬌的確沒生什么,不過那種若有若無的曖昧,的確足夠讓秦玉茗懷疑。
  秦玉茗嫣然一笑,嘆道:“我這算是知道了,天下烏鴉一般黑,沒有不偷腥的貓,也沒有不采花的男人。既然你喜歡徐嬌,不妨跟她好好相處,這是一個好女孩,不要辜負人家。”
  “茗姐……”方志誠放下了筷子,攤手無奈地說道。他知道即使再申辯,秦玉茗永遠也不會相信自己。
  秦玉茗搖了搖玉指,柔聲道:“你放心,我永遠會站在你這邊的。”
  方志誠有點懵,秦玉茗這是表示自己不在乎自己與其他人關系曖昧嗎?
  秦玉茗見方志誠表情復雜,低聲道:“志誠,你還年輕,我如果不讓你出去見見花花世界,那樣對你太不公平。無論是徐嬌還是趙清雅,或者還是那個姓葉的小姑娘,我都不在乎。你對我而言是親人。只要你讓我陪著你,其他我都可以讓步。”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秦玉茗這么說,讓他生出一種后悔之意,自己招惹了那么多女人,辜負了佳人。方志誠站起身,走到秦玉茗的身邊,牽起了她的手。
  秦玉茗搖了搖頭,嘴角露出笑意,寬容道:“我都能理解。真的,都能……”
  方志誠頓時升起一種得姐如此,夫復何求之感。
  吃完晚飯,方志誠進浴室洗澡,全身泡在溫水里,有種說不出的舒服,這時外面傳來門鈴的響聲,方志誠知道徐嬌過來了。秦玉茗打開門,見徐嬌氣喘吁吁地,笑道:“你跑過來的嗎?怎么上氣不接下氣的?”
  徐嬌指了指小腹,輕聲道:“憋得慌……”
  還未等秦玉茗說話,徐嬌往衛生間跑去。方志誠在洗澡的時候,沒有關門,徐嬌以為里面沒人,沖了進去,掀起蓋子,徑直坐在了抽水馬桶上。一陣稀里嘩啦之后,徐嬌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然后伸手去扯了紙巾,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左側的浴缸內正坐著一個赤條條的大老爺們,雙手托著下巴,瞪大眼睛望著自己。
  “你怎么會在這里?!”徐嬌頓時漲紅了臉,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方志誠擠了一點洗液放在手心,然后在頭上搓了一陣,揉出了一團泡沫,輕輕地吹了吹,幾個泡泡在空中飛舞,離徐嬌不遠處炸裂。他笑道:“我在洗澡啊,你難道沒看見嗎?”
  徐嬌仰天長嘆,欲哭無淚道:“你洗澡怎么不鎖門?”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沒有這個習慣,而且你那么急,若是我把門鎖上了,你豈不是要更加不方便了?”
  徐嬌羞怒無比,啐道:“我真是要徹底底瘋了……唉……”言畢,她不再多言,連忙往衛生間外走去。
  方志誠用手撓著頭,泡沫越來越多,腦海中卻是方才的場景,什么都沒看清楚,有點可惜嗎?
  ——是有點……
  出了衛生間,徐嬌見秦玉茗在整理廚房,便坐到了沙上看電視,眼睛不停地瞄著衛生間和廚房,心中忐忑無比。五分鐘之后,秦玉茗捧了一盤切好的西瓜走出,笑道:“吃水果吧。”
  見秦玉茗沒有多問,徐嬌暗自松了一口氣,這時方志誠套了一件睡袍走出來,拿著毛巾擦拭著頭,同時朝徐嬌擠眉弄眼。徐嬌想起方才的尷尬,連忙將臉埋得很低。
  秦玉茗見徐嬌不多言,知道她還糾結方才的失誤,笑道:“離睡覺的時間還早,看電視沒什么意思,不如我們一起玩撲克吧?”
  方志誠在臥室內聽見,立馬躥了出來,道:“這是個好主意,不過必須要有點賭注,若只是隨便玩玩,那不夠刺激。”
  秦玉茗瞪了方志誠一眼,啐道:“又動什么壞心思呢?”
  方志誠嘿嘿一笑,道:“要不,我們賭貼條吧。誰輸了,就在他臉上貼一張白條。”
  秦玉茗沉吟片刻,擺了擺手道:“貼白條沒意思。”言畢,她轉身找到自己的皮包,從里面取了一只唇膏,朝著方志誠揮了揮,道,“誰輸了,在他臉上畫一道,看誰先變成大花臉!”
  徐嬌掩嘴笑了起來,道:“可以拒絕嗎,我不太會玩哩。”
  秦玉茗拉了拉徐嬌,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徐嬌微微一怔,旋即點了點頭,道:“那咱們就玩吧,誠哥,你可要手下留情哦。”
  方志誠雖然不經常玩撲克,但知道秦玉茗的牌技不咋樣,若是徐嬌也不會玩,自己若是想贏她倆,肯定穩操勝券。
  不過,等玩了兩局之后,方志誠頓時后悔了,因為這倆女子串謀起來,合伙打方志誠一家。玩了四局,方志誠均是敗北,臉頰兩側,各被畫了兩道紅印,形成了兩個紅艷艷的大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