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254 走出去和引進來

(月底了,求諸位手中的月票!)
  回到家后,方志誠先洗了澡,等了十來分鐘,戚蕓穿著睡衣走了進來。睡衣是綢制的,顯得很薄透,她依著方志誠躺下之后,戚蕓將頭潛入被子里,未過多久,他就感覺到自己被一團溫熱包裹著,靈魂輕輕地飄動。
  方志誠沒想到那么高傲的戚蕓竟然也愿意會為自己做這種事情,在同事的面前,戚蕓是一個冷傲嚴肅的常務副縣長,東臺公認的女強人,但誰又能想到,她可以為自己獻出那么多,做一些自損尊嚴的事情。
  戚蕓已經陷入在愛情的泥淖之中,不可自拔。她并非冷血無情,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宣泄的口子,而方志誠便是將她從孤獨之中救出的稻草,所以戚蕓愿意為方志誠放棄所謂的尊嚴。
  過了七八分鐘,戚蕓推開了被子,氣喘吁吁地說道:“太悶了,你還舒服嗎?”
  方志誠沒有直接回答,表情奇怪地望著戚蕓,只見她臉頰兩側印著紅霞,如同抹了胭脂一般。戚蕓誤以為方志誠不舒服,索然道:“第一次,可能不對。別人不是都說,這樣很舒服嗎?看來都是騙人的。”
  方志誠笑了笑,點了點戚蕓彈性而水潤的嘴唇,輕聲道:“時間太短了,我還沒反應過來,要不,你再試一次,我檢驗一下,究竟有沒有騙人?”
  戚蕓微微一怔,沒好氣地看了一眼方志誠……
  入夜后,方志誠已經昏昏沉沉地睡去,戚蕓的心情卻是飛一般的亂撞著。自從認識方志誠之后,她的人生軌跡就發生了改變,生病后陰差陽錯地跑到了他的床上,或許這就是一個征兆,她未來將與這個男人牽扯不斷。
  兩人朝夕相處的時間變多,戚蕓發現自己越來越依賴這個男人,似乎方志誠成了自己的全部。這可是一個很恐怖的想法,戚蕓是有家庭的女人。
  最近與曹彰多次通話,丈夫很敏感,已經發現戚蕓有問題。戚蕓很猶豫,這段畸形的戀情不能公諸于眾,否則,不僅自己,也會讓方志誠身敗名裂。
  走一步算一步,這種想法竟然會從向來行事謹慎的戚蕓腦海中生出,讓人感到吃驚。戚蕓伸手輕輕地摩挲著方志誠的臉,用指尖感受著方志誠臉部的輪廓,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流出。
  這不是悔恨的淚水,女人是多愁善感的,戚蕓害怕某一天,會與方志誠分手,她很難接受那樣的結局。
  至于曹彰,戚蕓心中帶著歉意,畢竟是自己的原因,導致兩人的關系最終走向破滅。戚蕓很是猶豫,她不知道如何開口與曹彰說出一切。另外,那便是父母,他們絕對不允許戚蕓做出離婚這種事情。父母都是省城有一定威望的人,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之后,越發地要臉面,若是戚蕓與曹彰離婚,自然會讓他們丟失顏面。
  戚蕓的心情異常糾結,她在工作時雷厲風行,但面對感情卻是總這么畏手畏腳。
  而方志誠似乎有所感觸,他咂巴了一下嘴,然后翻過身將戚蕓摟在了懷中。戚蕓感受到方志誠胸膛的溫暖,安全感充斥著全身,很快酣然入夢。
  第二天上班之后,方志誠接到了寧香草的電話。
  “什么時候有空來云海一趟?”寧香草柔聲問道。
  寧香草的問題讓方志誠心中一跳,她主動邀請自己,必然是有什么好消息要通知自己。
  方志誠笑道:“怎么香草姐,你想我了嗎?最近比較忙,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怕是要到下個月才能去云海了。”
  方志誠其實沒那么忙,但他不能表現得太迫切,矜持一點不至于讓寧香草低看自己。
  寧香草搖了搖玉指,笑道:“其他事情再忙,也要丟下。下周,你必須來一趟云海,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方志誠微微一怔,旋即反應過來,問道:“華英投資集團與蔣文嵐先生的合作項目談成了嗎?”
  寧香草見方志誠猜對了答案,嘴角帶著笑意,“沒錯,如果東臺不想抓住這次機會,那你瞎忙吧,無需來云海了。”
  方志誠見寧香草用自己原話堵自己的嘴,知道她在開玩笑,不以為意道:“能提前透露下,究竟是什么大項目嗎?”
  “黃金街。”寧香草淡淡道。
  方志誠瞪大眼睛,終于意識到為何這個項目受到華英投資集團的高度重視。
  寧香草繼續道:“蔣文嵐先生此次重新回歸,是希望打造一條黃金街,使之成為國內最大的規模的黃金飾品交易市場,這條街初步擬為全長一公里,黃金街內的店面主要出售黃金飾品,若是籌建順利,每年可以帶來近千億的交易額。蔣文嵐先生對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你盡快與他見面,或許能夠爭取一下。”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這么好的項目,即使有天大的事情,那我也得推掉了。還請香草姐幫我聯系時間,下周我隨時都可以去云海。”
  如果黃金街項目能落戶東臺,那么東臺離東方迪拜又近了一步。在迪拜有一個舉世聞名的黃金街,里面像賣白菜一樣賣各種金器。黃金街一旦落戶在東臺,將會引來大量的消費者,同時以“黃金街“為噱頭,還可以刺激旅游業的發展,可謂一舉多得。
  比起齊氏集團的四十億旅游、飲食項目,黃金街項目是“東方迪拜”招商方案的補充。方志誠心里升起勢在必得的沖動。
  如果黃金街也能落戶東臺,那么東臺的商業格局大定,而自己這個招商局長也算是名副其實了。
  寧香草點了點頭,輕聲道:“時間再約,你好好準備一番,不要白白浪費了機會。”
  掛斷寧香草的電話之后,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許久未從那個消息帶來的喜悅感中走出。沒想到,運氣這么好,碰上了黃金街項目,初步估算,投資金額肯定會超過百億,若是能拿到東臺,那么今年的任務指標便完成了。
  而且,如果能拿到黃金街項目,它的意義不僅僅局限于現在,在未來東臺的發展道路上,這將是極為重要性的一步,黃金街項目不只是國家級項目,更是世界級項目,若是能讓世界級項目在東臺落戶,將極大地優化東臺的招商環境,刺激其他企業來東臺投資。
  當然,現在只是一個機會擺在自己的面前,想要令蔣文嵐同意該項目,還需要動用一些心思。蔣文嵐不是正常人,無論眼界還是思維,都遠遠超出常人,用什么東西打動他,這是一次難度很大的挑戰。
  中午吃飯時分,方志誠正往食堂行去,不遠處迎來一個中年男人。方志誠知道他是過來找自己的,笑道:“恭叔,有什么事嗎?”
  葉明鏡的大管家恭叔點了點頭,指了指大院外,輕聲道:“葉總,有些話想要與你單獨聊聊,不知有沒有時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知道葉明鏡遠道而來,定然是為了他的女兒葉輕柔,便跟著恭叔往外行去。車窗搖開,后排露出葉明鏡那張儒雅的臉,方志誠坐進后排,轎車緩緩駛出,葉明鏡輕聲道:“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談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從葉明鏡的臉色瞧出些許凝重,估摸著葉家怕是出了點事,否則,葉明鏡這么忙碌的人,又怎么會丟下事情,專程了來找自己談話呢?
  最終選擇在一家茶樓談話,包廂內只有方志誠與葉明鏡兩人。方志誠伸手取過茶杯,泯了一口茶,輕聲道:“葉總,有什么事情,你直說便是。”
  葉明鏡點了點頭,從口袋里取出了一頁疊成方形的紙片遞給了方志誠,輕聲道:“這是昨天我從小柔房間里看到的遺書……”
  “遺書?”方志誠臉上露出吃驚之色,苦笑道,“小柔,她是一個很活潑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寫出遺書呢?葉總,你是不是搞錯了,說不定她是在故意試探你呢。”
  葉明鏡擺了擺手,輕嘆道:“你先看看遺書再說吧……”
  方志誠打開那頁紙,鎖緊眉頭閱讀。
  “這是一封我寫給孤獨的遺書。我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因為在這里,沒有人關心我。盡管我想盡各種辦法,獲得別人的關注,但總是讓人失望。我就像一只被遺棄的小貓,永遠躲在角落里,無人問津。
  爸,你將我趕到國外,我能夠理解你的良苦用心。國外有簡單的環境,有自由的空氣,但我很孤獨,所以我回來了。然而,你又將我拘禁起來。我感到絕望。
  哥,你對我而言是一個特殊的人,與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但從你身上,我能感受到真摯的關懷。謝謝你,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觸碰到了所謂的愛情。
  我走了,這是多年之前便作好的決定。不奢望這個世界掛念我,因為我本來就沒有存在感……”
  這篇遺書大約有三千字,方志誠讀完之后,眼角微濕,他看了一眼葉明鏡,沉聲問道:“她真的離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