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52 寫給孤獨的遺書

坐在趙清雅的香車上,里面充斥著一股屬于女性特有的淡雅香氣,方志誠不時地盯著趙清雅漂亮清秀的側臉看一眼,心中充滿了淡淡的溫馨。這種溫馨的感覺,以前只在秦玉茗的身上感受到,隨著與趙清雅相處這么久,方志誠對她也充滿了某種依賴感。
  方志誠也分不清與趙清雅的關系,或許,趙清雅對自己與方志誠的關系,也是無妨準確的定性。兩人不是情侶,也不是姐弟,陰差陽錯之下,竟然走到了見家長這一步,令趙清雅也是始料未及的。
  趙清雅知道方志誠心中還有其他女人,男女相處到一定的階段,即使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唯一所愛,也會在感情的面前讓步。
  與方志誠認識的時間快有兩年了,趙清雅發現已經走出前男友的陰霾,轉而取代的是,她腦海里,不時地會翻滾與方志誠相處時的場景。她無法分辨,方志誠還是不是前男友的替代品。或許,自己真的愛上了方志誠。
  “今天如果我跟我哥說,明天可以去領證,你會愿意嗎?”趙清雅開著車,瞄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上的方志誠,問道。
  夜晚的空氣很新鮮,從車窗外吹入,讓人神清氣爽,方志誠笑了笑,擺弄著老佛爺回贈給自己的玉扳指,道:“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趙清雅撇了撇嘴,道:“當然是真話了。”
  方志誠臉上的表情極為平靜,突然睜開眼睛,沉聲道:“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可以跟你領證。”
  “那玉茗該怎么辦呢?”趙清雅茫然半晌,才苦笑道。
  方志誠呆了一下,狠狠地吸了一口空氣,道:“若是茗姐愿意,我跟她也可以去領證。”
  “貪心的家伙!”趙清雅翻了翻白眼,“你這可是違法的,算是重婚罪。”
  方志誠雙手朝天撐開,無奈地說道:“那我該怎么辦呢?對于你,對于茗姐,我都很喜歡,都不想把你們拱手相讓。”
  趙清雅心中還是很高興的,她一直以為在方志誠的心中,自己的地位比不上秦玉茗,如今卻是發現,方志誠將她和秦玉茗放在一個水平線,這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她嫣然一笑道:“你啊,就不要這么糾結了,誰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方志誠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舔了舔發干的嘴唇,“姐,我真怕有一天,你和茗姐有一個人不再理我。”
  趙清雅眼波流轉,輕聲道:“我這兒沒問題,不過你倒是要去問問玉茗了,她的心思,我可不知道呢。”
  ……
  瓊金之行,并沒有達到預期目的,但也不能算白跑一趟。雖說文鳳對那個計劃沒有直接拍板,但從她的態度來看,對東臺招商局采用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對地方企業進行培育、孵化的模式還是很感興趣的;另外,趙家的那頓家宴,也是一個不錯的信號,老佛爺對方志誠改變態度,這代表著趙家已經開始接受方志誠的存在了。
  方志誠回到東臺之后,立馬投入工作之中,招商工作從前期的規劃,進入實施階段,需要定期針對性地推動大項目地敲定,否則到了下半年,任務指標便很難完成。
  東臺招商局今年的招商引資任務為一百二十億,也就是平均每個月要有十億的項目落戶,從1-2月份的任務完成情況來看,全縣招商引資四十七億,其中三十五億為招商局談下的項目,十二億為其他各級部門作的貢獻,雖說與同期相比達到了50%以上的增長率,但距離120億的任務指標,還是差了一大截,情勢較為嚴峻。
  方志誠不停地翻閱由綜合處提供過來的材料,分析著項目洽談情況,從整體數據來看,今年招引的項目有一個特點,過億的項目數占據了整體招商引資任務指標的百分之八十,成為上半年的主要亮點,不過未過億的項目卻出現了下滑,這也是下一步可以挖掘的部分。之所以導致重大項目出現爆發式增長,主要是因為齊氏集團落戶東臺帶來的連鎖反應。
  齊氏集團在東臺投資四十億的項目,因此可以衍生出更為豐富的上下游產業。這也給方志誠有所啟發,一定要招引大項目,強抓億元甚至十億以上的項目。
  “咚咚咚”,敲門聲打斷了方志誠的思路,李卉胳膊下夾著筆記本,輕聲請示道:“方局,開會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聲道:“坐下吧!”
  等了五六分鐘,除了鄒郁之外,三名副局長都已經到位。方志誠皺了皺眉,與李卉不悅道:“你沒通知鄒郁嗎?”
  李卉有點尷尬,輕聲道:“前后通知了兩次,剛下樓時,路過她的辦公室,發現她在打電話,我還跟她說了一遍。”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用等了,現在開會吧。”
  話音剛落,鄒郁搖著豐滿的身姿走了進來,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剛才接到孫書記的電話,落實明天接待事宜,所以遲到了。”
  李卉翻了一個白眼,譏諷道:“鄒局,你以后可以去縣委辦上班了,每天都應付縣委辦的接待人物,咱們招商局的事情,你也沒空處理呢。”
  鄒郁微微一怔,笑道:“卉姐你這話說得我不愛聽,我去應酬縣委交代的接待工作,還不是為了咱們招商局爭取資源與地位?招商局近期批的幾個項目經費,能順利拿到手,雖不是我親手跟進的,但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鄒郁說的也是實情,雖說她平常在招商局囂張跋扈了一些,但近期招商局地位得以提升,與她經常出入縣委組織的各項接待工作是有關聯的。
  方志誠清咳一聲,淡淡道:“坐下吧,我們現在開始開會。”
  鄒郁挑了挑眉,朝方志誠拋了個媚眼,發現方志誠根本不看自己,心里冷笑了一聲,暗忖這嫩頭青還是這么不解風情。
  方志誠先交代了近期工作安排,然后點評了各部門的業績完成情況,鄒郁近期把心思都放在縣委那邊,招商二科自然銷售情況比起其他兩個科室要落后不少。
  “年中業績未過半,與招商二科的業績完成率有關。招商二科是鄒局你負責的,還請你關注一下業務問題,希望在下半年發力,不要拖后腿。”方志誠蜻蜓點水地瞄了鄒郁一眼,招商局以業績為王,任你在縣委混得風生水起,招商業績不夠好,那么與你脫不了干系。
  鄒郁努了努嘴,瞪大了眼睛,露出無辜的眼神,抱怨道:“這跟我有什么關系,說句不好聽的話,招商二科都是老弱病殘,業績做不上來,我也很無奈啊。”
  鄒郁擺出一副嬌弱不堪,我見猶憐的樣子,還真難用狠話去敲打她,鄒郁還真把女人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了。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如果你對手下的人員不滿意,我完全可以幫你更換一批。”
  鄒郁卻有搖了搖頭,怨聲道:“方局,這可不行啊。如果按照你的意思把人員換了個干凈,那些人豈不是要用吐沫星子把我給淹死?”
  “那你說怎么辦?”方志誠皺了皺眉,鄒郁嫌棄下面的人不得力,又不愿意更換血液,完全是一副無賴的姿態,可是鄒郁的演技太好了,偏生讓人感覺不到一絲反感。
  鄒郁伸出兩根玉指,輕聲道:“我有兩個想法,若是方局覺得不妥的話,無需考慮。第一,招商二科削減今年的業績指標;第二,既然方局覺得我不擅長業務,那么能否將工作權限調整一下,由我來負責辦事處的監管。”
  魏小燕聽鄒郁這么一說,頓時擰起了眉頭,辦事處是由她一手籌建的,如今剛建好,鄒郁便過來搶吃現成飯,她自然不樂意。不過,魏小燕知道在招商局的地位,她遠沒有鄒郁穩固,心下不僅擔心,害怕辦事處的監管權旁落。
  熊德超在旁邊笑了笑,輕聲道:“我覺得由鄒局來負責辦事處更為妥當,她的形象好,適合對外拓展業務。”
  魏小燕聽熊德超這么一說,臉色更是陰沉,暗忖這熊德超也太不會說話了,說鄒郁形象佳,豈不是要說自己的形象不好?
  方志誠瞄了一眼魏小燕,眸光一閃,與鄒郁道:“辦事處我早已交給魏局來全權負責,今年辦事處雖然初創,但任務指標定得不少,是業務科的兩倍。鄒局,我認為這對你而言,管理辦事處,難度太大了一點。相反,你更需要腳踏實地,將招商二科的任務指標給搞上去,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難,必須要給我盡快解決,年底必須要達標,否則,我只能考慮換人。你是一個感性的領導,但我很理智,也很冷血。”
  鄒郁見方志誠攻擊自己,自然不悅,正準備反戈,只見方志誠朝著李卉使了一個眼色,李卉會意地點頭,將手中的材料分成四份,分別交到在座其他人的手中。
  方志誠輕聲道:“這份材料是前天發下去的,招商局上半年的民主測評數據,鄒局你不妨看一下,雖然你很感性,凡事也為下屬考慮,但是民主測評數據并不高。若是這份材料交給組織部,我想你可能要考慮重新調整崗位了。”
  方志誠這話有好幾層含義,鄒郁之前不是說自己為下屬考慮,很講情義嗎,但民意測評卻顯示鄒郁的人際關系并不好。
  這也難怪,鄒郁平常在招商局恣意囂張,員工都知道她是縣委書記的情人,又有幾個看得慣她?
  鄒郁掃了一眼,臉色一白,自己在這份材料上處于墊底的位置,“民主測評”是考核干部的重要途徑,如果這份表交到上級部門,對于她后期的發展極為不利。盡管知道這份民主測評有弄虛作假的可能,但鄒郁卻是不好當面說出來,她低下頭,垂下眼瞼,輕聲道:“方局,我會反思的。”
  方志誠風輕云淡地揮了揮手,道:“會議到此為止,那就散會吧。”
  鄒郁臉上掛不住,再也沒有賣弄風情,轉身便往辦公室外匆匆走去,高跟鞋一扭,使得人歪歪扭扭走了幾步,差點摔倒。
  魏小燕嘴角一絲譏諷之色稍瞬即逝,她暗忖方志誠手段高超,其實今天的這個局長會議,最終目的便是敲打鄒郁,心中對方志誠欽佩之意陡升,因為方志誠今天站在她的角度,為自己爭取了利益。
  魏小燕暗下決心,以后要把方志誠當成自己的靠山,如此一來,也就不怕受到鄒郁與熊德超的聯手排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