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250 敲打跋扈的鄒郁

一秒記住【文學館www.booksrc.net】,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宋文迪在私下里把方志誠當成弟子來培養,在不少場合曾說過此想法,不過沒當著方志誠的面來說,邱恒德多次暗自點過方志誠,讓他抽空找宋文迪,弄個拜師儀式。¤本站網址:www.booksrc.net¤方志誠心中一直有這個意思,只是沒能成行。
  今天在文鳳此處,方志誠喊了一聲師母,倒是讓他下定了決心,將宋文迪視作師父看待。拜師儀式不重要,關鍵心意必須要到位。而方志誠喊文鳳師母,這無疑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文鳳對方志誠也有所改變,將他當成了自己人。
  文鳳與方志誠閑聊了一番,問了宋文迪的近況,方志誠時不時地會給宋家的小保姆小燕打電話,對宋文迪的情況還是很熟悉。文鳳與宋文迪的夫妻關系很特別,不過瞧得出文鳳對宋文迪還是頗為關心,方志誠輕聲勸道:“師母,師父他還是挺關心你的,之前為了你的事情,也多次與思源書記打過電話。我瞧得出,你對他也有感情,兩人為何不放棄成見,彼此一家人,開開心心的,豈不是更好?”
  文鳳微微一怔,輕聲嘆了一口氣,道:“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小方,我知道你是好意,不過事情沒有你想象得那么簡單。這么多年,我們夫妻倆分居在異*地,聚少離多,彼此之間更多的是一種親情了。不太冷,也不太熱的親情關系,對于我們倆恰恰是最好的,我們都希望保持現在的這種狀態。”
  方志誠知道畢竟是兩人的私事,他也不好深入太多,見時間不早,便笑著告辭道:“師母,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就不打擾了。”
  文鳳撫平衣角,將方志誠一直送到了門口處,又與方志誠道:“你的計劃書,我會放到高管會議上重點討論。另外,即使這個計劃不通過,我也會與銀州分行的負責人通個電話,放寬對東臺新引入的企業貸款政策。”
  方志誠連忙稱謝,雖說沒能促成計劃書中與銀行合作這一塊敲定,但有了貸款政策的放寬,這對于東臺的招商引資工作也是一個不小的利好消息。
  銀行一直是各地政府在招商時會打出的一個關鍵牌,良好的銀行貸款政策,可以幫助企業獲取資金,有了資金,企業才能正常運轉,迅速成長。
  離開華夏銀行總部后,方志誠吩咐老郭將車開往趙家老宅。快臨近的時候,方志誠給趙清雅撥通了電話,等車停穩,趙清雅早已候在門口。方志誠安排郭勁遠先回酒店,因為晚上還不知什么時候能結束,讓郭勁遠進入趙家吃晚飯,又不是特別妥當,所以讓郭勁遠先回去比較好。
  見方志誠手里提著一個袋子,趙清雅笑問:“那是什么?”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沒你的份兒,哄老人家開心的小玩意。”
  這小玩意是來的過程中,方志誠下車特地買的,來別人家做客,若是空手,那是極不禮貌的事情,尤其是老人家,若是弄點小東西,往往能哄他們開心。
  趙清雅暗忖方志誠有心,提醒道:“老佛爺的眼力可不一般,尋常禮物可打動不了她。”
  方志誠歪著腦袋,嘻嘻笑道:“未來孫女婿送的禮物,能是尋常禮物嗎?”
  趙清雅揮了揮拳頭,方志誠側過身,加快步子閃過。趙清雅卻是回身看了一眼招商局的那輛車,輕聲問道:“你那個司機練過武?”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怎么?你能瞧出來?”
  趙清雅對方志誠身邊人還是挺關注,尤其是有武功在身的人,不傷人則傷己。她輕聲道:“練武之人走路跟一般人不一樣。老舍寫過一個短篇,里面有一個老頭總是拖著條腿走路,別人都以為他是殘疾,實際上他每走一步都在練功。狼也有拖著一條腿走路的習慣,那是因為它在保護自己腳上的爪子。你那司機,走路如同踏在彈簧上,應該便是練腿上功夫,而且功夫起碼有二十年的時間,這種人要么讓他成為你的親信,要么讓他離你遠一點。”
  趙家是國術世家,趙清雅的眼力,方志誠還是很信任的,他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心中早暗下主意,郭勁遠倒是一個值得交往之人。
  與趙清雅一同往里走,方志誠發現許多上次未曾發現的細節,趙家大院兩側墻壁都是青色,使用的是原磚,沒有經過任何粉刷,顯得極有古香之氣,院中有兩棵大洋槐,樹葉泛青,顯得極有生氣。
  進了飯廳,數人都已經坐下,幾張面孔都很熟悉,除了老佛爺外,趙國義也在,另外便是趙敏一家三口。趙敏瞄了方志誠一眼,心里有些不高興,因為今天家宴,老佛爺竟然允許方志誠參加,她心中有點不甘。趙國義面帶微笑,朝著方志誠招手,道:“志誠,今天坐在我身邊。”
  方志誠先喊了一聲“奶奶好”,隨后依著趙國義坐下,另一側則坐著趙清雅。見方志誠受到如此隆重的待遇,趙敏冷哼了一聲,道:“等了這么久,咱們是不是該吃飯了啊?”
  老佛爺點點頭,輕聲道:“那就上菜吧。”
  趙敏陰陽怪氣地嘆道:“媽,咱們家很久沒有這么熱鬧了啊。小方還真是咱家的貴客,連國義今天也回家吃飯了。我們是不是要感謝小方一下?浩然,你趕緊敬小方一杯。”
  方志誠當然能聽不出趙敏針對自己,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趙阿姨,我不會喝酒,還請見諒。要不,以茶代酒如何?”
  趙敏撇了撇嘴,不悅道:“你不是在官場當差嗎?不會喝酒那怎么行?”
  老佛爺輕哼一聲,道:“少說一句,既然不愿意喝,不要強逼人家。”
  趙敏見老佛爺維護方志誠,心中不滿之意更甚,但礙于老佛爺的權威,不敢多言,只能癟了癟嘴,不再多言,
  方志誠見老佛爺開口,便趁勢將禮物遞了過去,道:“奶奶,這是我今天路過商店的時候,給你買的一個禮物。”
  趙敏挑了挑眉毛,暗忖方志誠倒是挺會拍馬屁,不過她知道自己媽媽的性格,尋常的東西一般看不上眼,方志誠這馬屁怕是要拍在馬腿上了。
  老佛爺接過了袋子,發現還挺沉的,慈眉善目地笑道:“小方,你有心了。”
  趙敏在旁邊慫恿道:“媽,要不現在拆開看看吧,我們都好奇呢,小方究竟送了什么東西。”趙敏的用意很簡單,若是當場拆開,禮物有失水準,那么方志誠無疑會當眾丟臉,那樣自己也可以奚落他一番。
  老佛爺知道趙敏的心思,見她處處刁難方志誠,心中有點不悅,輕聲道:“還是先吃飯吧,你剛不是喊餓了么?”
  方志誠站起身,走到老佛爺身邊,笑道:“要不現在幫你打開吧?我送的這個禮物,現在正好可以用上。”
  “哦?”老佛爺倒是生起了些許好奇心。
  方志誠拆開袋子,里面是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把盒子拆掉之后,從里面取出了一個相機,介紹道:“這是拍立得相機,我送給奶奶的禮物,以后你覺得什么東西好玩好看,按動一下快門,便能把所有的場景給記錄下來了。”
  拍立得相機是快速成像相機,只需按動快門,不需要洗膠卷,便能立即生成一個相片。方志誠對攝像了解得比較多,今天在路上見到有一家專門店,心神一動,便下車買了個作為禮物。
  方志誠一邊解釋,一邊將相機對準老佛爺,道:“奶奶,笑一個!”
  老佛爺微微一愣,旋即很配合地露出笑容,方志誠摁動快門,隨后相機咔咔響了幾聲,一張彩色照片緩緩出來,方志誠將照片抽出用力地甩了甩,讓相紙的顏料加快速度凝固,然后遞給老佛爺。只見那張照片上,老佛爺慈祥地笑著,舉手投足透露著一股富貴之氣。
  趙清雅湊過來,取過了那張照片,笑道:“這張照片拍得真好!”
  老佛爺也點點頭,表示很滿意,淡淡道:“只是這照相機,我不太會用呢!”
  趙國義笑道:“您那么聰明,學如何照相,又有什么難的?這拍立得,您先用著,等覺得沒意思了,我再給您買個專業級的相機。”
  趙敏在旁邊見方志誠一個相機,竟然讓老佛爺臉上流露難得的笑容,心中卻是暗暗嫉恨,嘀咕道:“不就是一個破相機嗎?媽也糊涂了,竟然被這么點小恩小惠打動了。以前我給她買了那么多首飾、古董,也沒見她這么開心過。”
  趙敏的老公黃罡聽見趙敏的話,拉了拉老婆,輕聲勸道:“小方這個禮物不錯,花了心思。老人家什么都不缺,缺的便是心意。你啊,就少說幾句,今天已經惹得媽不高興了。”
  趙敏盡管不高興,但還是按捺下了脾氣,臉上擠出了笑容。方志誠便拿著拍立得給趙家的一家人拍了一張全家福。老佛爺拿著全家福,眼角竟然隱有淚光。人到暮年,盼望的東西很簡單,無疑是家庭溫暖,子孫在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