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25 一小時扮演戀人

(此章為副版主土豪迷戀加更,謝謝他的支持,更感謝諸多書友近期的力頂,新書期間,求推薦打賞收藏等等。)
  一場暗潮潛伏在銀州官場,直到兩個月之后,才逐漸平緩。
  馬向南被雙規之后,省紀委安排人,也參與了調查,發現馬向南背后有一條很長的利益鏈條,因此而倒霉的官員不下二十位,其中有兩位還是副廳級干部,已經進入政協。
  為了保證銀州官場的穩定性,紀委開展工作都在暗地里進行,但消息靈通人士卻是知道,這一場以銀州重機為突破口的反腐行動,對于宋文迪而言,是一場站穩腳步的舉措。
  原本不少官員并不看好宋文迪,盡管宋文迪在省委有李書記作為依仗,但銀州這塘深潭還真不是任何人能涉入的。但因為宋文迪巧妙運作,與夏翔達成暫時的和解,通過馬向南事件來立威,讓銀州官場眾人知道宋文迪并不是好惹的。
  能拉馬向南下馬,主要有三個關鍵點,其一,適值市委工作小組調研,徐鵬怒打馬向南導致矛盾激化;第二,徐鵬手中握有大量馬向南違規行為的證據;第三,宋文迪在布局之初,以增設常委、調整常委分工,留下伏筆,再與夏翔分享馬向南事件之后的空缺資源,達成利益平衡。
  這三個關鍵點,方志誠在其中立下汗馬功勞,因此宋文迪對方志誠刮目相看。
  常委會結束之后,劉強東面色難堪地進入秘書長辦公室,未過多久,丁能仁敲門進入,輕聲問道:“秘書長,見你臉色不佳,這是怎么了?”
  “沒什么!”劉強東輕哼一聲道,“沒想到宋文迪如此陰險!”
  劉強東的性格向來沉穩,很少發這么大的火氣,如今口出諱言,怒罵宋文迪,有失風度,顯然是氣急敗壞到幾點了。
  丁能仁意識到問題所在,定是常委分工,劉強東沒能撈到好處。煮熟的鴨子還能飛走,這難免讓人十分慍怒。常委副市長雖然排名靠后,但總比排名墊底的秘書長要更進一步。
  丁能仁難免也有點失望,劉強東若是能再往上走一步,自己也能借勢雞犬升天。丁能仁輕聲勸道:“夏市長與宋書記這次合作,只是暫時的,秘書長不如靜心等待,下次定然還有機會。”
  劉強東喝了一口涼茶,火氣消下去不少,臉上露出一絲狠厲之色,道:“老丁,你說得沒錯,百忍成金,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宋文迪和夏翔,一定會對今日所為感到后悔的。對了,還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幫我處理一下。”
  “哦?請秘書長吩咐。”丁能仁知道劉強東的實力,盡管劉強東現在沒把握到機會,依然還是秘書長,位居常委末位,但是在銀州的根基扎得很深,甚至市長夏翔也給劉強東三分薄面,只要耐心等待,肯定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劉強東凝眉道:“銀州重機面臨改制,你務必要聯系高層,確保改制之后,依舊能掌握在我們的手中。”
  丁能仁連忙點頭,笑道:“放心吧,前兩天我便跟胡言德溝通過了。馬向南被抓,牽連一批高層。胡言德因為最開始坦白,所以紀委對其定位為立功。這家伙運氣倒是不錯,雖然不夠義氣,但當時馬向南已經陷入必死之局,他果斷自保,也是人之常情,咱們若是能抓住他這條線,銀州重機依舊還能掌握在手中。”
  胡言德是銀州重機的副總經理,馬向南被雙規之后,不少集團高層都受到波及,而胡言德陰差陽錯,成為立功人員,沒有被調查,如今他已是在職級別最高的管理層領導。
  劉強東面色復雜,輕嘆一聲,“這胡言德為人處世倒是足夠圓滑,只是在企業經營管理方面,實在沒有什么才能。”
  丁能仁與胡言德私交很好,連忙為之解釋,“沒有什么才能,不太重要,關鍵是,他能被控制住……”
  “嗯!只希望他以后嘴巴能更牢靠一點。”劉強東果斷點頭,“此事,我會與老領導溝通一下,銀州重機可不能交給宋文迪和夏翔!”
  ……
  晚上徐鵬做東,邀請方志誠吃飯。方志誠與徐鵬相處過幾次之后,發現此人是個人才,可以結交,便欣然前往。來到食為天餐館,方志誠進了二樓包廂,推門之后,卻是一愣,除了徐鵬的老婆與孩子,只見秦玉茗與徐嬌也在其內。
  徐嬌見到方志誠,面頰立即騰起紅霞。經過秦玉茗介紹之后,徐嬌開始對方志誠主動追求,雖然方志誠對徐嬌保持著不冷不熱的態度,但徐嬌卻是感覺自己陷入愛情的漩渦之中。
  徐鵬是聰明人,他瞧出方志誠對徐嬌沒有意思,但想著方志誠前途不錯,人品也可以,便想撮合徐嬌與方志誠,所以才弄了這么一出,并沒有告訴徐嬌與秦玉茗會前來,直接安排了這頓晚飯。
  方志誠灑然笑道:“嫂子和徐嬌都在啊,原本還以為就我和徐大哥呢!”
  秦玉茗挑眉道:“怎么的?不歡迎我們嗎?”
  方志誠連忙擺手,苦笑道:“哪能呢。吃飯嘛,自然人多更熱鬧,求之不得呢!”
  “這還差不多!”秦玉茗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不過,她心中卻是異常糾結,最近這段時間徐嬌如同著魔了一般,故意與自己聊天,三兩句便會扯到方志誠身上。徐嬌這么喜歡方志誠,原本是一件好事,不過秦玉茗卻是情不自禁地感到有些難受,或許任何女人都會這樣,當知道深愛自己的男人被另外一個女人追求時,都會有種不舍。秦玉茗暗自警告自己,千萬不要那么自私。
  “徐嬌,志誠你哥幫你請過來了。你就沒有什么話要說嗎?”徐鵬的老婆周慧調笑道。
  徐嬌這下連耳根都紅透了,嗔道:“嫂子,我能有什么話說?”
  周慧眨了眨眼睛,低聲道:“當然是,愛或者不愛咯?”
  “嫂子,你真是太討厭了!”徐嬌被挑中心思,抬頭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借口去洗手間,紅著臉,帶著小提包出去了。
  等徐嬌出門之后,徐鵬笑道:“志誠,我妹妹還不錯吧?人長得漂亮,追她的男孩也多,但她還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為人十分單純,性格脾氣也上佳……”
  方志誠點頭,輕聲道:“徐嬌,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女孩!”言畢,他瞄了一眼不遠處的秦玉茗,秦玉茗的臉色有點不自然,暗自嘆了一口氣。
  徐鵬舉起酒杯,笑道:“既然知道徐嬌很不錯,那你可得把握住機會,錯過了她,下次可找不到這么好的女人了。”
  方志誠沒有直接拒絕,與徐鵬碰杯后,將酒一飲而盡,一切盡在不言中。
  晚飯吃完之后,徐鵬等人故意借口先離開,讓徐嬌與方志誠單獨相處。兩人并肩而行,夏夜微風拂過樟樹,樹葉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音。
  “徐嬌,有件事我想跟你說。”方志誠突然停下腳步,認真道。
  “什么事?”徐嬌側過身,盯著方志誠。
  徐嬌感覺自己心臟在劇烈的跳動,他是想跟自己告白嗎?兩人相識足有兩周,但一直沒有戳開那層薄紗。
  方志誠自上而下打量著徐嬌,不得不說,徐嬌真的很漂亮,身材纖細,臉蛋精致白皙,尤其身上散發著一層淡淡的自然香氣,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親近,深吸一口。
  論外貌,徐嬌與秦玉茗相比,也不差多少,但愛是一個很特別的東西,方志誠對徐嬌有好感,但他清晰地知道,這不是愛。
  方志誠不是一個虛偽的人,委婉地嘆道:“你是一個很不錯的女人,我很欣賞你。不過,我覺得欣賞并不是愛,咱倆以后能不能以朋友的身份相處?”
  徐嬌很失望,如同被驚雷劈中,面色呆滯片刻,不過她反應很快,微笑著點頭,道:“當然能。我們會成為好朋友吧。”
  盡管有些殘忍,但方志誠還是說出了心里話。這放在很多人眼中,是很愚蠢的行為,如花似玉的美女對你另眼相看,你卻將別人置之千里之外?
  方志誠不是情圣,他也有正常男人的欲望,他糾結了許久,才與徐嬌攤牌。他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徐嬌是一個純凈、未受污染的女人,方志誠覺得自己不應該褻瀆這份美好。
  所謂兔子不吃窩邊草,自己若是玩弄了徐嬌的感情之后,如何再面對秦玉茗和徐鵬呢?
  將徐嬌送至小區樓下,等方志誠離開之后,徐嬌忍不住痛哭起來。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徐嬌知道,方志誠對自己至少是真誠的。
  這年頭渣男盛行,被騙財騙色的純情少女多不勝數,如今兩人還沒有過多接觸,便斬斷情愫,或許是最好的。
  “志誠,你跟我妹妹說什么了?她怎么一回來就哭?”徐鵬握著電話,氣憤道。
  方志誠苦笑,“我和她不太適合……你看我,家境一般,手里沒錢,最多人長得精神一點,配不上徐嬌啊!”
  “你這個有眼無珠的家伙!”
  方志誠這小子是得有多嘚瑟啊?以徐嬌那外表與涵養,找什么樣的男人找不到,竟然被方志誠這窮小子給拒絕了。徐鵬感覺很憋火,但又沒有辦法。感情這事兒,總不能剃頭擔子一頭熱,他正不能強逼方志誠喜歡自己妹妹吧。
  “唉……”徐鵬知道自己語氣不好,嘆道,“希望徐嬌很快能熬過去吧。”
  “睡一覺就好了。”方志誠笑道:“對了,這不會影響咱倆的友誼吧?”
  徐鵬笑罵道:“友誼個鳥蛋,我恨不得一腳踢死你。”
  方志誠知道徐鵬這是在說氣話,輕松笑了兩聲,突然提醒道:“明天銀州重機高層管理人員開始選拔,宋書記很看重你,可要加油啊。”
  “放心吧!”徐鵬自信地說道。他是燕京大學的高材生,高考的理科狀元,內部選拔,筆試若要過關,肯定沒問題,至于面試,有宋書記在背后支持,他有十足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