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49 一切盡在不言中

房間內的空調風吹了許久,方志誠感覺到喉嚨有點干燥,便跑了一杯茶喝,順便看起了電視新聞。
  淮南電視臺新聞頻道正在播放晚間新聞,省委書記李思源主持全省經濟會議,要求在今年要加大執行力度與改革創新手段,各地市要堅定不移地落實中央的決策部署,堅定不移地依靠廣大干部群眾,克敵制勝,不斷開創各項事業發展的新局面。
  新聞看上去枯燥無味,但對于官員而言,那是方向標。方志誠嘴角露出一絲弧度,心中一喜,從本經濟會議的方向來看,淮南省下一步肯定要對推動經濟發展,推出一系列的政策,而招商引資作為推動地區經濟的先鋒,勢必要引起高度重視。有了政策支持,招商局的位置將能獲得進一步提升,而方志誠對東臺縣招商局所作的創新發展,也將有望加快推進。
  新聞結束,門鈴響起,方志誠過去打開門,趙清雅笑瞇瞇地站在門口,手里提著袋子,卻是她特意去打包了宵夜和紅酒。趙清雅進門之后,掃了方志誠一眼,只見他只穿了一件內褲,光裸著上身,秀出健美的肌肉,她嘆道:“你怎么穿成這樣?”
  方志誠歪著腦袋,賤兮兮地笑道:“我這是什么都沒穿!”
  趙清雅瞪了方志誠一眼,把袋子遞給他,到柜子底下找了一次性的拖鞋換上,將高跟鞋拋到一邊,揉了揉小腿,嘆道:“累死人了。”言畢,她抬頭看了一眼空調出風口,無語道,“這種天氣你竟然還開空調?”
  方志誠嘴硬道:“不用白不用,怎么,開了你家的空調,讓你心疼了?”
  趙清雅嘀咕了一句“幼稚”,朝著茶幾走過去,拿了遙控器把空調關上,嘆氣道:“不是舍不得,而是怕你生病。趕緊去穿兩件衣服,我跟你喝點酒。”
  方志誠聳了聳肩,頗為頹喪地回臥室,穿了外衫和長褲回到外面,趙清雅已經脫掉了外套,深栗色的長發披灑在兩肩,仿佛綢緞一般光滑柔順,雙峰將乳白色的打底衫撐出高聳渾圓的弧度,往下腰處細細的一收,纖細勻稱可堪一握,再加上迷人的臉蛋,白皙雪嫩的肌膚,讓人暗贊她的風情萬種。
  方志誠走過去,將手搭在趙清雅的肩膀上,趙清雅下意識地一拍方志誠的手背,讓方志誠驚出了一身冷汗,誤以為她要來個背摔。趙清雅也是一愣,輕輕一推,將方志誠的手從肩膀上打掉,回過身,白了方志誠一眼,警告道:“看來你教訓還不夠,以后不要在我背后動手動腳,剛才若不是我反應快,你現在就變成四腳朝天的王八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苦笑道:“雅姐,要不要這么嚇唬人?”
  趙清雅哼了一聲,將袋子里的食盒分放在茶幾上,方志誠發現沒有紅酒開瓶器,便打電話給前臺,吩咐送一個開瓶器再加兩個高腳玻璃杯上來。五分鐘之后,服務員將紅酒開瓶器與酒杯送上來,方志誠拔開了橡木塞,倒了兩杯,趙清雅雙腿盤著坐在沙發上,拿著酒杯一陣搖晃,收腰的緊身褲將她飽滿的臀部繃得很緊,從側面望去,能瞧見她腰部與臀部之間大片雪白的肌膚。
  方志誠不多言,坐在趙清雅旁邊,跟她一邊看電視,一邊喝酒。半個小時之后,一瓶紅酒喝了大半,趙清雅與方志誠靠得很近,方志誠將手隨意地搭在她的肩膀上,低頭一看,能見到那充滿誘惑力動人雪肌,心下一陣火熱。
  趙清雅見方志誠目光躲閃,笑道:“怎么?想入非非了?”
  方志誠干咳了一聲,收回目光,指著電視機里男女主角,說道,“女主角開始流淚了,下一步男主角安慰女主角,然后女主角受到感動,要主動送上香吻了。”
  趙清雅心中嘀咕,方志誠這轉移話題的方式太生硬了一點,將目光移到電視機上,果然如同方志誠的猜測,男主角將女主角擁入懷中,很快唇齒難分。她見方志誠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疑惑道:“你之前看過這集?”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我哪里有時間看電視劇,只是猜的而已。”
  趙清雅笑了笑,輕嘆道:“沒想到你還有做編劇的潛質。你覺得,咱倆今晚這么坐著喝酒,會不會發生什么其他的事情?”
  方志誠心臟一跳,暗忖這趙清雅是不是暗示自己什么?他下意識地便往趙清雅的身側挪了挪,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一個是干柴,一個是烈火,當然是要發生驚天動地的事情了。”
  趙清雅突然站起了身,撫了撫衣服,紅潤的嘴唇微微一翹,得意道:“那你猜錯了。今天晚上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你睡在外面的沙發上,而我睡在床上,彼此不打擾對方,井水不犯河水。”
  言畢,還未等方志誠反應過來,趙清雅扭身進了臥室,同時半推著房門,露出俏臉,笑道:“對了,明天談完事,晚上去我家吃飯,沒有拒絕的余地,這是老佛爺的懿旨。”
  與趙清雅一夜無話,方志誠幾次想麻著膽子進去,想起趙清雅有功夫在身,最終還是作罷,琢磨著有空還是得找老郭學點武功,別的不用學,只學如何用最快最簡單的方便,能將人壓在身下。
  趙清雅在臥室內睜著眼睛等了許久,發現方志誠久久沒有趕進來,嘆了一聲,“原來是個膽小鬼。”也不知過了多久,緩緩進入夢鄉。
  ……
  第二天下午,方志誠來到華夏銀行拜訪文鳳。提前五分鐘,方志誠在樓下撥通文鳳的電話,文鳳笑道:“我等了你許久,你趕緊上來吧。”
  進了文鳳的辦公室,她正在批改文件,見方志誠進入,便丟下了筆,起身將他迎到了沙發位置,然后給方志誠倒了一杯茶。方志誠泯了一口,四下打量,笑贊道:“文行長,你的辦公室真是別具一格。”
  文鳳的辦公室有種女性特有氣息,與平常的領導辦公室不一樣,墻壁上懸掛著的不是國畫,而是頗有現代美感的油滑。書櫥的顏色也不是尋常的棕色,而是淡雅的乳白色,包括沙發的樣式也頗有歐式風格,讓人眼前一亮。
  文鳳笑了笑,疊起**,道:“可能落在別人的眼力,我的辦公室風格太過張揚了一點,不過,我覺得辦公室是重要的場所,還是要裝飾地讓自己每天工作都心情愉悅才是。”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回去之后,我便將自己的辦公室也裝飾一番。”言畢,他從皮包里取出了那份關于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與銀行、擔保公司合作的計劃書,俯著身子遞給了文鳳。
  文鳳認真地翻了翻,眉頭微蹙,看到不明白之處,不時地問方志誠一句,方志誠也盡心解釋,從文鳳的態度來看,她還是很重視自己這份文件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方志誠畢竟是她老公的心腹嫡系,文鳳心中也將方志誠當成了自己人,所以才會如此用心。
  “這的確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項目,是一次重大的改革,同時,對銀行也是一個重要的機遇。”文鳳合上了計劃書,卻是皺眉道,“我們是自己人,我說話也更直接一點。作為投資方而言,銀行一直不缺少好的項目,你的項目雖然有創新點,但在諸多項目之中,并非最出類拔萃的。而且,銀行需要考慮其風險性,只憑一個計劃書,還很難打動我。”
  方志誠并沒有因為文鳳的直截了當感到不滿,文鳳與自己坦誠相對,這說明她還是認真考慮了這個項目的可執行性的。方志誠在來之前,也考慮到了諸多問題,文鳳對于風險的擔憂,他早已有所準備,笑道:“計劃書只是合作的第一步,關于風險性的問題,將由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及擔保公司進行承擔,我們希望用這種方式,將銀行的風險降到最低。”
  “同時,我認為,我們都要把眼光放得長遠一點。各行各業若是按照前人的路子來走,永遠不會有進步,銀行需要求穩,但莫非為了求穩,就放棄與市場近距離接觸,更好融合的機會?”
  文鳳笑了笑,道:“計劃書我先收下,等與銀行內其他高層討論之后,再與你聯系,如何?”
  方志誠知道談合作,不可能一蹴而就,今天只是初步接觸,后期可能還要采取其他手段,慢慢滲透,讓文鳳改變想法嗎。他笑道:“那行吧,還請文行長考慮考慮,這對于銀州,對于東臺,可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文鳳見方志誠不過多糾纏,見好就收,倒是懂得分寸進退,目光落在他的臉上,紅唇微抿,道:“喊我文行長,我聽了很別扭,還是換個叫法吧。”
  “那叫什么呢?”方志誠笑了笑,道:“那我以后喊你師母吧?宋書記不僅是我的領導,在我的心中,更是我的師父。”
  “那行吧,這稱呼有人情味,比行長順耳多了。”文鳳盈盈一笑,點頭應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