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47 請師母幫個忙唄

夜幕降臨,天邊有一彎新月,六月底七月初,晚春夏初的時節,氣溫適宜,空氣清朗。院中擺設一個圓桌兩把竹椅,圓桌中間擺放著幾疊小菜與一瓶洋酒,方志誠與戚蕓對坐,兩人時而相視一笑,碰杯飲盡杯中酒。戚蕓的臉色在清冷的月光下,多了一抹溫暖的紅霞,她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笑著說道:“許久么有這么放松了,就像回到了學生時代,與同學們曾經露營的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我已經老了。”
  上個月,方志誠將家從酒店搬到了這間三間瓦屋,經過自己的打理,瓦屋變得極有人味,尤其是這院落,方志誠花費了很多心思,中間留了一個磚石走廊,兩側騰出很大一片,栽了許多花草。院落中央有一顆活了數十年的銀杏樹,方志誠在下面擺了一個圓桌,晚上偶爾可以在此處搞一個露天的茶話會,別有一番風情。
  方志誠夾了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輕聲笑道:“戚縣長,你別感傷了,你一點也不老。之所以你有這種變老的感覺,那是因為你沒有將生活和工作平衡好。有了豐富的生活,工作起來才不會有疲憊之感。”
  戚蕓抿嘴一笑,拿手撫著額頭,輕嘆道:“我以前的生活挺好的,還不是因為你突然進入了我的生活,打亂了我的一切?”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凝視著空中皎潔的月亮,苦笑道:“戚縣長,可不是我招惹你的。我來東臺第一天,你就上了我的床。我現在仔細想想,恐怕是你早就有所預謀吧?”
  “胡說!”戚蕓臉色一紅,羞惱道,“我那是生病了。有人用生病來誘惑別人嗎?”
  方志誠歪著腦袋,摸著下巴,笑道:“那可就不知道了。我這么聰明的人,若是用簡單的方法,來引誘我,我又怎么可能上當呢?你啊,肯定是先用生病來博取我的同情心,后面慢慢地釣我的胃口,最終讓我這只小白兔,落入了你這只大灰狼的嘴巴里。”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蹙眉瞪著他,沒好氣道:“你啊,這叫做得了便宜還賣乖,我真是瞎了眼睛,怎么上了你這條船。”
  方志誠嘻嘻笑了兩聲,突然正色道:“戚縣長,若是咱倆一直能這樣待下去,那該多好啊?”
  戚蕓微微一怔,嘴角露出甜蜜的微笑,突然又想起了丈夫,笑容中又帶著苦澀,嘆道:“小方,咱們做個約定如何?”
  “什么約定?”方志誠瞇著眼睛,輕聲道。
  戚蕓表情有些凝重,目光飄落至手中的酒杯,神色復雜地看了方志誠一眼,請求道:“若是有一天你厭倦了我,請告訴我。然后咱倆各奔東西,永遠不要聯系對方,可好?”
  “不好!”方志誠堅決地搖了搖頭,“已經刻在心里的痕跡,為何要無情地抹去呢?”
  戚蕓失神地望著夜色,沉思半晌,道:“可是咱倆之間沒有結果,你有女朋友,而我有老公。”
  方志誠笑了笑,用手無力地拍了拍桌子,嘆道:“那行吧,一切就按照你的意思來辦吧。”
  戚蕓恍惚一笑,嘆道:“怎么?是不是覺得在這么一個浪漫的環境下,談這些事情,顯得很掃興?”
  方志誠搖了搖頭,低聲道:“感情本來就不應該帶著包袱,我們因為彼此吸引走到一起,若是有一天雙方沒有引力,那自然是好聚好散了。”
  聽方志誠這么說,戚蕓臉色微微一變,旋即舉起酒杯,嘆道:“為好聚好散干杯!”
  方志誠這時突然伸手抓住了戚蕓的手,低聲道:“離好聚好散的時候,還早著哩。”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拍掉了他的手,惱道:“每次跟你認真說話的時候,你總會破壞意境。”
  方志誠歪著腦袋,滿臉無辜地說道:“我什么時候破壞意境了?我只是覺得,氣氛稍微壓抑了點,多一點身體接觸,有助于沖淡壓抑的氛圍。”
  戚蕓冷哼一聲,瞄了他一眼,低聲道:“你嘴巴太厲害,我說不過你。”言畢,她站起身,裊娜地往院外行去。
  方志誠有點急了,哭笑不得道:“戚縣長,你這是做什么?”
  戚蕓沒有轉身,淡淡道:“我出去走走,在院子里坐著沒什么意思,而且還要被某個小色狼占便宜。”
  方志誠翻了翻手腕,看了一眼手表,輕嘆道:“都已經十點了,現在出去逛,那可得多危險!”
  “別管我,跟你沒關系!”戚蕓眨眼便踏出了院子。
  方志誠無可奈何,只能追了出去,出了院門,卻發現戚蕓不知所蹤。他知道戚蕓故意跟自己玩起了捉迷藏,咧嘴苦澀一笑,只能耐下性子,緩緩地搜索。
  深更半夜,跟自己捉迷藏,戚縣長也真是好興致!
  月光雖然皎潔,但畢竟是深夜,路上只有零星的碎光,也分不清陰暗之處,有沒有人。
  方志誠走了五六十米,發現還是沒有戚蕓的蹤影,內心不禁有點著急,他清咳了一聲,道:“我數三聲,趕緊給我出來,不然我可要叫你的名字了啊。”
  “一……二……三……”
  戚蕓還是沒有出現,方志誠嘆了一聲,正準備喊戚蕓的名字,這時只聽不遠處的一個小巷子里,傳來“喵”的一聲。
  這喵的一聲,充滿了風情,朦朧而甜膩,惹人內心深處微微一顫。
  方志誠笑出了聲,低聲嘀咕道:“這是哪家養的小貓,大半夜叫喚,讓人心癢癢的呢……”
  他順著聲音摸了過去,戚蕓笑瞇瞇地站在幽深的巷子里,幽幽嘆了一口氣道,“剛才是跟你預演一下,若是有一天我突然不告而別,你永遠別追出來。”
  方志誠未作應答,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摸了摸戚蕓粉嫩的臉頰,低聲道:“好了,別鬧了。咱們回家吧……”
  戚蕓眼角多了淚光,長長的睫毛顫動,柔聲道:“你抱我回去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彎下腰身,將戚蕓攬在懷中,戚蕓如同乖巧的貓咪般,將臉貼靠在方志誠的胸口。方志誠戲謔道:“戚縣長,再喊一聲聽聽,就跟剛才那樣一般……”
  戚蕓抬眼瞥了方志誠一眼,目光中多出無數柔情,她閉上了眼睛,頷首清吟:“喵……”
  方志誠如遭雷擊,他加快了步伐,迫不及待地抱著戚蕓往家中行去。
  ……
  云海一家高檔會所的包廂內,人聲鼎沸,十多人圍在一起玩骰子。輸了的人,要罰酒。
  陸婉瑜坐在沙發的最遠處,她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坐在人群正中央的是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手里夾著一根煙,不時地與身邊人輕碰酒杯。他目光瞄到了角落里,見陸婉瑜獨自坐在那里,笑道:“婉瑜,怎么一個人坐得那么遠,往這邊坐坐。”
  陸婉瑜淡淡一笑,柔聲道:“金總,我不會喝酒,還是坐遠點兒比較好。”
  金鋒擺了擺手,道:“坐在我身邊,又不是必須要喝酒。來!趕緊坐到我旁邊。”原本坐在金鋒身邊的是一位妝容妖艷的女子,見金鋒發話,便往旁邊尷尬地挪了挪,飄向陸婉瑜的目光多了一絲嫉妒與羨慕。
  今天是金城集團管理層的一次工作聚餐。金鋒雖然剛到金城集團不足一年,但現在已經是金城集團的實際掌控者,若是能受到金鋒的親睞,以后前途大有可為。而且金鋒現在還是單身,若是能嫁給他的話,以后豈不成了金城集團的少奶奶?
  陸婉瑜暗自嘆了一口氣,她盡量保持低調,但還是被金鋒關注到了。陸婉瑜與其他人不一樣,并不希望通過自己的姿容獲得晉升空間,而是更希望憑借出色的能力,獲得管理層的親睞。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她卻是騎虎難下,只能坐到了金峰的身邊。
  金峰吐了一口煙霧,目光落在陸婉瑜光潔的臉上,微笑著說道:“你來幫我擲骰子,輸了的話,我來喝。”
  陸婉瑜微微一愣,委婉拒絕道:“我運氣一向不好,還是不玩了。”
  旁邊有心人瞧出了金峰的心思,笑道:“婉瑜,你就投吧,金總的酒量很好,不怕你輸。”
  金鋒笑了笑,臉上露出從容之色,道:“讓你幫我投,你就投吧。非要我下命令不可嗎?”
  陸婉瑜嘴角露出了苦澀之意,點點頭,握著器具搖了搖,然后放在了桌子上,等平穩之后,她緩緩移開了蓋子,金鋒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笑道:“五個六,婉瑜你真是我的幸運女神啊。”
  陸婉瑜也沒料到能投出這么好的點數,嘆道:“運氣而已。”
  見陸婉瑜贏了一次,金鋒此后便均讓陸婉瑜幫著投擲,雖然有輸有贏,但贏面還是占多。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眾人即將散去,金鋒突然湊到陸婉瑜的耳邊,輕聲道:“婉瑜,等下我送你回家……”
  陸婉瑜微微一怔,連忙拒絕道:“不用了,我還是自己打車回去吧。”
  金鋒發現陸婉瑜挺特別,不像一般的女人那么容易上手,他很霸道地說道:“莫非你不信任我嗎?”
  “當然不是,那就麻煩金總了……”金鋒畢竟是她的上司,面對他的步步緊逼,陸婉瑜也只能讓步。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