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246 孫偉銘肅清殘余

第二天中午,縣委組織部發出了調任通知,因工作需要,經縣委組織部會議研究,郭鶴被調入縣人大,同時安排了一位新副科級干部,取代郭鶴的位置。
  到任的新副局長名叫熊德超,原先是縣政府辦秘書處主任,也是孫偉銘的心腹。如此一來,整個招商局班子便值得玩味了,除方志誠之外,四名副局長,其中有兩名身上帶著孫偉銘的明顯標記。
  讓方志誠松了一口氣的是,縣長例會上,重新調整了副縣長分工。羅輝因為錢德琛一事失勢,主管招商局的權力自然便被拿掉了。考慮到常務副縣長戚蕓之前有主管招商局工作的經驗,因而便由戚蕓重新接手招商工作。戚蕓這對于方志誠而言,是一個秘密武器。
  招商局的人事變動出乎方志誠的意料之外,但沒有影響方志誠的積極性,云海與深州兩個辦事處的工作緊鑼密鼓地籌備著,期間方志誠先后多次親自去了云海及深州,推動、協調籌備工作的進行。
  進入五月,云海辦事處先行成立;六月底,深州辦事處也成功運轉。有了兩個辦事處,招商局的工作不再坐井觀天,每天都有從兩個辦事處傳來的最新資訊,這使得招商局多了眼睛與耳朵,能更加靈通地了解外界的狀況。
  另外,東臺申報保稅區的工作在市里的支持下,也成功啟動。在這件工作上,宋文迪還受到了李思源的點名批評了一番。按照李思源的構想,原本是想將淮南省保稅區安放在淮北某市,如此一來,可以推動淮北地區的發展,而宋文迪通過自己的關系,打通了海關總署的大門,獲得了東臺申請保稅區的資格,李思源因此而措手不及,卻只能默認了這個事實。
  當然,作為自己的心腹愛將,李思源也只是點到即止,他也能理解宋文迪的想法,東臺縣成為銀州大力發展的政績亮點,宋文迪不惜一切代價為其爭取資源,也是情有可原的。
  申請保稅區預計要一年左右的時間,如果提速推動,在年底將順利能獲得審批,這會為東臺的投資環境提供又一有力的武器,為銀州的經濟騰飛插上新的翅膀。
  方志誠還將注意力放在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建設上,公司已經成功注冊,周轉資金也已經到位,要啟動公司的職能,還需要找到一家銀行及一家擔保公司。投資擔保公司一般要求注冊資金1億元以上,如果跨地區擔保,則需達1億以上,這是一個極為嚴苛的要求。另外,銀行這扇大門若是沒有足夠的人脈資源,也是很難推開的。
  方志誠將事情梳理完畢之后,召開了副局長辦公會議,協調任務分工。鄒郁與熊德超雖然是孫偉銘的人,但在表面上還是很配合方志誠的。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將李卉留了下來,詢問了一下招商局的綜合管理情況。
  李卉翻出筆記本,將財務情況及業務情況逐一匯報,方志誠點了點頭,輕聲道:“計劃在下個月要將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運作起來,所以你現在要擬定方案,在招商局內優選人員,后期轉入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參與實際工作。”
  李卉點了點頭,輕聲道:“人員名單已經擬好,不過有大批人員編制空缺。鄒郁與熊德超兩人并不配合,在私下里討論,宣傳咱們這么做,是瞎折騰的行為。”
  方志誠笑了笑,輕聲道:“既然他們認為是瞎折騰,那就不讓他們參與好了。如果讓你去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你愿不愿意?”
  “啊?”李卉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想到方志誠如此部署。
  方志誠面色凝重道:“在我看來,未來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才是招商局的出路。招商局只是一個招商引資的平臺,如何讓縣內企業獲得成長,同時為政府帶來持續的收益,這才是我們的真正職能。”
  李卉大致理解方志誠的用意,覺得方志誠的膽子有點大,她試探地問道:“方局,你是打算將招商局做空,然后將重心全部轉移到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上去?”
  落在有心人的眼中,這有點不務正業的味道,按照正常的邏輯招商局應該是政府職能部門,而方志誠借它為殼,又造出了一個公司,然后利用這個公司產生利潤,這可是會引起爭議的發展策略。
  方志誠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現在還在起步階段,需要一個我能夠信任的人挑起大梁,而你是我最佳的選擇。至于招商局,鄒郁與熊德超愿意守著這一畝三分地,那就讓他們繼續守著便好。”
  李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盡管新成立的公司前途還很渺茫,但她卻是對方志誠有種近乎偏執的信任,畢竟她的新生,與方志誠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她鄭重地承諾道:“我愿意做這個開路先鋒。”
  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有金融機構的味道,以政府這一具有公信力的平臺征集企業的需求,然后用擔保公司作為中介,從銀行獲取貸款投資,企業獲得資金,然后順利成長,如此一來,企業發展壯大之后,按照前期的投資條件,以股份的形式會將利潤分成反哺給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擔保公司獲取了擔保費用,銀行獲取了利息,以此獲得多方的共贏。
  李卉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能清晰看到這個領域的成長空間,所以她堅定不移地認同了方志誠的安排。
  等李卉離開之后,方志誠從手機里翻出了一個電話號碼,猶豫許久之后,還是決定打出這個電話。
  為了狙擊宋文迪晉升為副省長,其政敵針對他的妻子文鳳采取了措施,導致文鳳被調離原職,在黨校靜養了數月。不過,風聲一過,文鳳職務隨之調整,在李思源的支持下,文鳳現在是淮南省華夏銀行行長,享受正廳級待遇。比起原先在地市級政府擔任副市長,文鳳不僅成功再升一級,還成為淮南省第一大行的掌舵者,權力不可同日而語。
  要尋找銀行進行合作,若能得到文鳳的支持,那自然是最佳的選擇。此前,文鳳因為工作調動,與宋文迪關系鬧得很僵,方志誠要找文鳳幫助,從宋文迪處入手,反而不佳,還不如他親自打這個電話。
  方志誠與文鳳只有數面之緣,他打這么個電話,或許有點唐突,不過,想要成大事,必須要承受一定的壓力,
  “文行長,您好,我是方志誠,還記得我嗎?”方志誠直接自報家門。
  文鳳微微一怔,笑道:“小方啊,有什么事情嗎?”文鳳對方志誠的印象很深,知道這個年輕人是自己丈夫的左膀右臂。尤其是宋文迪被綁架那次,方志誠的勇敢與忠誠,給文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方志誠見文鳳語氣比較隨和,放下心來,輕聲道:“文行長,我這邊有個計劃,其中需要與銀行進行合作,不知您什么時間有空,我親自與您當面溝通一下。”
  文鳳頓了頓,她自然覺得方志誠的要求很突兀,不過,礙于情面,還是從行程中劃出了時間,道:“要不后天下午吧,也就是周五。你三點來我的辦公室。”
  方志誠心中一喜,連忙感謝道:“謝謝文行長,那咱們后天見。”
  掛斷了文鳳的電話,方志誠打開電腦,將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方案進行完善,里面加強了些許能夠吸引銀行投資的條款,按照正常的合作模式,銀行主要吃貸款方的利息,方志誠還加入了股份分紅部分,比如若是銀行給企業貸款,當企業成長率達到十倍以上,那么銀行還將獲取企業的股份,這部分股份與企業無關,而是由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出讓給銀行的利潤分成。
  將方案整理完畢之后,方志誠發現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左右,他給戚蕓打了個電話,果不其然,戚縣長也還在加班之中。
  “戚縣長,晚上有空吃宵夜嗎?”方志誠一邊整理辦公桌,一邊請示道。
  “我最近正在減肥呢,要不你自己去吃吧。”戚蕓聽到方志誠的聲音,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
  方志誠突然沉下聲音道:“戚縣長,我說的此宵夜,非彼宵夜,你懂嗎?”
  戚蕓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了方志誠的暗示,沒好氣道:“我忙著呢,沒工夫理你。”
  方志誠掃興地嘆了一口氣,聳了聳肩,道:“那行吧,就不打擾戚縣長認真工作了。”
  言畢,方志誠掛斷了電話,聽著話筒那邊的忙音,戚蕓變得失落起來,伸手準備再翻閱材料,卻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恨恨地嘀咕道,“一點都沒有誠意……”
  又過了五六分鐘,傳來一陣敲門聲,戚蕓抬起頭,發現方志誠倚著門,笑瞇瞇地望著自己。
  “不是不打擾我工作的嗎?”戚蕓白了一眼方志誠,淡淡道。
  “絕對不打擾,我坐在旁邊等著,不過,等你忙完了,今晚的宵夜,咱倆是吃定了。”話音剛落,方志誠往沙發上一坐,目光緊鎖戚蕓那張清秀的臉蛋,呵呵一笑道。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