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243 黑幕遮掩的天際

早上八點,方志誠從新開的房間出來,摁了摁自己房間的門鈴,許久沒有人開門,于是喊來了服務員,打開門之后一看,杜兮早已飄然離去,茶幾上壓著一張小紙條,“方志誠,我已離開,謝謝昨晚相陪,幫我趕走了討厭的失眠,我說了很多話,心里敞亮了許多,睡得也特別香——杜兮!”
  杜兮的字跡漂亮而清秀,尤其是簽名不似其他明星那般,故弄玄虛,輕易無法看懂,方志誠小心地疊好字條,笑了笑,暗忖這字條上可是有杜兮的親筆簽名,將之收藏好,說不定哪天能增值。144-書院-無彈窗www.booksrc.net》
  八點半,魏小燕和王崇喊方志誠去酒店餐廳吃早餐,吃飯過程中,方志誠與兩人商議云海辦事處的進度,要求在月底便做好籌備工作,至于資金方面,他會盡量從縣政府處協調到位。云海辦事處全年的經費控制在五十萬左右,計劃有六人編制,王崇作為辦事處主任,負責整體工作。
  魏小燕喝了一口豆漿,將油條撕成幾段,拋在豆漿上,輕聲道:“昨天我與王崇親自去浦東大樓管理處咨詢過,協調給我們的辦公地點,整體環境不錯,不需要大規模的裝修,只需要購置一些簡單的辦公器材、設備,便能夠快速入駐。”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聲承諾道:“籌備之初,要艱苦一點,等步入正軌之后,陸續會給辦事處把各類配套的東西補上。”
  王崇往嘴里塞了一個包子,點了點頭,含糊不清地說道:“方局,如果后面發展壯大,可得記得我們這些創始元老啊。”
  方志誠已經吃好早餐,伸手去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笑道:“還得作出成績來,再跟我邀功吧。”言畢,他轉向魏小燕,詢問深州辦事處的籌備情況。
  相比較于云海辦事處,方志誠對深州辦事處充分采取放權的方式,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精力有限,若是想要將兩個辦事處同時籌建好,力有不逮,反而容易兩個辦事處都無法籌建到位;第二,云海和深州在改革開放的地位上,雖說不相伯仲,但企業的類型有一定的區別。云海內的企業主要以大中型企業為主,聚集了大量雄厚實力的集團總部,若想要盡快作出成績,從云海入手是最快捷的方法,而深州主要以中小微企業居多,那里的企業具有活力與超前性,盡管現在不是重點的目標,但在未來,將會成為東臺招商引資的重要挖掘之地。
  方志誠的管理思路清晰,自己將目光放在云海辦事處,而魏小燕重點負責深州辦事處的籌建。魏小燕的能力不錯,此前去過深州多次,如果不出意料,計劃在下個月底,便能讓深州辦事處初步啟動。
  商量完了正事,方志誠笑道:“既然到了云海,工作之余,大家不妨放松一下。下午四點在酒店出發回東臺,之前自由活動吧。”
  王崇露出一絲了然之色,輕聲道:“方局,你是不是佳人有約?”
  方志誠笑著站起身,不置可否地揮了揮手,道:“解散,下午見吧。”
  如同王崇所猜測的,方志誠的確約了佳人。
  在云海的街上轉悠了一陣,難免感嘆大都市的確要比東臺那個小地方繁華許多。衡量一個城市的繁華程度,有兩個直觀的指標,第一豪車的數量,第二美女的質量。如今剛到初春,不少云海美女已經穿起了短裙,下面穿著肉色的長筒襪,顯得性感火熱。
  方志誠翻了翻手表,計算好時間,然后招手喊了一輛出粗車,二十分鐘之后,停靠在一家大廈的下面。一位年輕的女子早已等候多時,見到方志誠下車之后,臉上的焦急之意被喜悅沖淡,她快步走了過來,輕聲道:“誠哥,你來啦?”
  此女子半年不見,變化很大,原先的青澀早已不見,轉而取代的是干練與時尚,卻是陸婉瑜。陸婉瑜外面套著黑色的小西裝,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襯衣,下滲穿著及膝的套裙,小腿上裹著黑色的絲襪,充滿女性的誘惑。
  方志誠心中不僅暗嘆了一句,我家的婉瑜長大了呢。
  “等久了吧?”方志誠付完車費,笑問。
  陸婉瑜搖了搖頭,翻了翻手腕,嘆道:“沒有很久,大約十來分鐘吧。”
  方志誠暗忖早知道就不逛街,省得陸婉瑜等了這么久,笑道:“讓美女等待,這可是天大的罪過,為了表示歉意,今天我請你吃頓大餐。”
  陸婉瑜點了點頭,輕松地笑道:“行吧,到時候誠哥,你可不要肉疼呢。”
  陸婉瑜上班半年,變化很大,這種改變不只是外表,而是內心。陸婉瑜褪去了不少青澀,以往她面對方志誠總是帶著一股羞澀,而目光中多了一股自信。
  進入大廈內,找到一家西餐廳,陸婉瑜毫不客氣點了不少,方志誠托著下巴,望著陸婉瑜。陸婉瑜將菜單遞給服務員,見方志誠盯著自己看,面色一紅,靦腆道:“我臉上有東西嗎?怎么這樣看著我?”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許久不見,我自然要好好瞧瞧,我的小妹又哪些變化。”
  陸婉瑜捧著臉,佯作驚詫,道:“哎呀,哥,我是不是變老了?”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怎么會?要老,也是哥先老了。”
  陸婉瑜搖了搖頭,嘆道:“女人和男人不一樣。女人的黃金年齡從二十歲開始算起,而男人的黃金年齡從三十歲算起。我現在是走下坡路,而哥你一步步地靠近自己的黃金期。”
  方志誠摸了摸下巴,感嘆道:“婉瑜,你的變化真大,若是換做半年,可說不出這么深刻的話。現在的工作如何?”
  “哥,你這話說得我不愛聽,搞得我以前很膚淺似的。”陸婉瑜喝了一口檸檬水道,“我現在在金城集團的總裁辦工作,哥你是想幫我換工作嗎?工資如果沒我現在的高,我可是不愿意的哦!”
  “金城集團?”方志誠心下一驚,不動聲色的問道,“是不是金氏家族的金城集團?”
  陸婉瑜點點頭,道:“是的,哥也聽過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不錯的一個企業,好好干。”他嘴上這么說,心中卻是帶著警惕之意,世界上沒有這么巧的事情,陸婉瑜為何能進入金城集團,這背后會不會有陰謀呢?
  不過,他沒有將自己的想法如實說出,從陸婉瑜的反應來看,她很滿意現在的生活狀態,若是憑著自己的猜測,影響到陸婉瑜的正常生活,反而不好了。金鋒及時想要對付自己,也沒有必要從陸婉瑜入手,方志誠與陸婉瑜一則沒有血緣關系,二則又不是情侶。金鋒以控制陸婉瑜來威脅自己,這個觀點站不住腳。
  或許,只是一個巧合而已。
  方志誠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微笑道:“以后出現任何麻煩,婉瑜,你一定要記得及時告訴我。”
  陸婉瑜從方志誠的語氣中聽出真摯之意,心中柔軟處微微顫動,嘴角帶著笑意,道:“哥,我知道了。”
  兩人吃完西餐之后,陸婉瑜并沒有讓方志誠買單,而是自己搶先付了錢,方志誠也沒客氣,笑著拍了拍陸婉瑜的黑亮的頭發,嘆道:“若是知道你請客,我應該多吃一點。”
  陸婉瑜翻了翻水亮的眸子,笑道:“哥,以后只要你來云海,我都可以請你。”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道:“這可是個不小的誘惑呢。”
  還準備與陸婉瑜繼續逛街,一個手機電話卻是打亂了方志誠計劃。李卉從東臺打來的電話:“方局,你什么時候能回來,局里出大事了。”
  “哦?怎么回事?”方志誠知道李卉的脾氣,若不是大事,她有獨自處理的能力。
  “郭鶴與鄒郁因為一些小事,繼而動起了手。結果,鄒郁被郭鶴推了一把,情緒激動直接暈了過去。”李卉嘆氣道,“縣委那邊打電話過來,認為影響惡劣,需要盡快拿出處理方案。”
  兩個副局長在工作場合大打出手,李卉雖然是常務副局長,在此事上沒有決斷權,所以她便給方志誠打了電話,尋求該如何辦。
  方志誠暗嘆了一口去,鄒郁不過三十多歲的人,又怎么可能弱不禁風,不堪一擊,被推了一把,便昏迷不醒了。
  雖然不在現場,但方志誠卻是猜到鄒郁定然是依仗著縣委書記孫偉銘在背后給她撐腰,所以故意埋下了一個陷阱,引誘郭鶴上鉤,這郭鶴向來冷靜,面對鄒郁的挑釁,也算是不夠理智,竟然上了鉤。
  方志誠沉吟半晌,輕聲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已經知道了。你呢,稍安勿躁,我晚點便能到東臺,然后你陪我一起去探望鄒郁。至于,縣委那邊,你先抗住壓力,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掛斷了電話,陸婉瑜臉上露出失望之色,方志誠聳了聳肩,伸手在陸婉瑜的臉上輕輕地捏了一把,笑道:“小妹,哥有急事,下次再見了。”
  目送方志誠上了出租車,陸婉瑜久久未回過神來,她撫摸了一把剛才方志誠輕捏的地方,有點疼,有點癢,她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這是愛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