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241 招商局內部之亂

(最近太忙,昨天竟忘記更新了,道歉并在今日補上,四更!求諸位手中的月票!)
  夏芒見寧香草過來救場,暗忖臭小子運氣不錯,他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似乎很熱情地笑道:“我在跟你的男伴打招呼呢。”夏芒若是當著寧香草的面與方志誠爭執,反倒不好,所以他從容地作出應對,將方才兩人之間的陰霾一掃而空。
  方志誠橫臂一擋,拍掉了夏芒的手掌,冷笑道:“夏總,你沒必要這么虛偽吧?香草姐,這位夏總方才正在威脅我呢!”
  “你不要胡說八道!”夏芒皺起眉頭,他原本以為方志誠會借著自己的示好,也退后一步,沒想到這小子完全不懂人情世故,直接盯著自己咬了一口。
  “哦?”寧香草見夏芒面色發白,鼻頭冒著汗珠,似笑非笑道,“他究竟怎么威脅你了?”
  方志誠撣了撣方才夏芒輕拍自己肩膀的位置,輕聲嘆氣道:“他說,你是他的女人;還有,他準備讓云海商會封殺東臺招商局。”
  周圍有不少人都被這里的爭執吸引,雖然沒有過來湊熱鬧圍觀,但注意力都放在這里。
  “你!”夏芒指著方志誠的鼻子,氣得說不出話來。
  他方才的威脅,只要是個男人都會藏在心里,不會輕易地說出口,但是方志誠反其道而行之,在寧香草的面前,直接說出了夏芒方才的囂張之言。
  寧香草擺了擺手,不屑地乜了夏芒一眼,輕嘆道:“與這樣膚淺的人,沒必要過多計較。”
  夏芒漲紅了臉,氣急敗壞道:“香草,這小子胡說八道,我根本沒有說過這些話。”
  寧香草無奈地笑了笑,道:“夏芒,今天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我也給你一句忠告,以后不要再纏著我,否則,休怪我對你不客氣。另外,別以為你父親是云海商會副會長,你便可以為所欲為、為非作歹,以后如果誰針對方志誠及東臺招商局,那便是與我寧家作對!”
  寧香草這番話說得極為溫柔,但是言語之間的殺氣四溢,驚得夏芒一身冷汗,至于其他人,也對寧香草改變了看法。
  華英投資集團在商會之中財力不算最優,但寧家在華夏的地位卻是舉足輕重。
  寧香草這番警告,使得更多的人關注到方志誠,在拍賣會現場,先是由方志誠代表華英投資集團參加拍賣,隨后寧夏草又為之不惜與夏芒撕破臉皮。眾人都在好奇,這方志誠究竟是何方神圣?剛才拿到方志誠名片之人,此刻下意識又仔細看了看,暗忖莫非他是什么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不成?
  目送寧香草與方志誠離開,夏芒聽到周圍人在低聲討論。他們均把夏芒當成了笑話,夏芒一心一意地追求寧家二小姐,結果被無情的拒絕,他以后在這個圈子內還有什么臉混?
  夏芒捏緊了拳頭,目光中吞吐著憤怒的火舌,顯然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
  而金鋒一直在暗處關注著那處的交鋒,嘴角浮現出一抹難以察覺的弧度。方志誠若是真得罪了夏芒,盡管進入了這個圈子,但以后怕是舉步維艱。
  夏芒其父夏農山不僅為商會副會長,而且還是云海市工商聯副主席,亦官亦商,在圈內地位很高。方志誠得罪了夏芒,即使有寧香草相助,想打開云海招商引資市場,也將面臨著諸多考驗。
  黃玨不知何時站到了金鋒的身側,淡淡笑道:“金總,我應該恭喜你!”
  “哦?有什么好恭喜的?”金鋒對黃玨沒有什么好感,此人向來喜歡見風使舵,極會專營。
  黃玨朝著夏芒的方向,努努嘴道:“有個成語叫做同仇敵愾,既然你現在和夏總都有共同的敵人,那你倆的關系豈不是更近了一些?”
  金鋒微微一愣,目光中閃出精芒,笑道:“黃總,謝謝你的提醒了。”
  黃玨嘿嘿笑了一聲,低聲道:“不謝!從今晚起,原本死水一灘的云海商會,終于又恢復生機了。”言畢,他哼著不知名的歌曲旋律,往另外一處去了。
  云海商會今天這個公益晚會,先是蔣文嵐重歸商海,隨后寧香草鄭重警告夏芒,發生的一切,都預示著未來的云海會起波瀾。
  金鋒沉吟片刻,果斷緩步往夏芒處走去。今天沒有成功引起蔣文嵐的關注,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若是能與夏芒搭上關系,在金城集團的資金鏈問題上,也能得到些許緩和。
  黃玨說得沒錯,此刻正是自己與夏芒拉近關系的最佳時機。他暗笑了一聲,方志誠,我是不是要感謝你,若不是你的出現,我或許還無法找到接近夏芒的機會。
  金城集團現在盡管局面有所扭轉,但想要步入正軌,難度還是很大的,現在急需注入一筆資金,才能使金城集團置之死地而后生。金鋒來到金城集團,是家族對他的考驗,仕途之路已斷,如今他只能通過在商業上有所發展,改變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
  經過在銀州的折戟沉沙,金鋒變得成熟穩重了許多,他堅信即使不走仕途,總有一天,他在金家還是有一席之地。
  見金鋒主動走過來,夏芒嘴角浮現出弧度,利用金鋒對付方志誠,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
  坐在轎車的后排,離寧香草的距離很近,方志誠嘴角露出弧度,寧香草有點詫異,問道:“你笑什么?”
  方志誠瞥了一眼寧香草,輕嘆道:“我很高興,香草姐你終于把我當做自己人了。”
  “哦?”寧香草瞄了方志誠一眼,發現身邊這個年輕男人側臉很好看,笑容很陽光,讓人覺得很溫暖。
  方志誠解釋道:“今天你最后跟夏芒說的那些話,不是在維護我嗎?只有把我當成自己人,你才會這么說吧?”
  寧香草淺淺地笑了笑,不置可否,轉移話題道:“今晚你幫了我一件大忙。”
  “哦?與蔣文嵐先生的見面,看來很順利。”方志誠其實早已從寧香草的表情瞧出了一切。
  寧香草點點頭,道:“《葡萄圖》是蔣文嵐先生設下的一道試題,你的表現,他給了九十五分。”
  方志誠笑道:“我以為會是滿分呢。”
  寧香草白了一眼方志誠,笑罵道:“你還真不謙虛。能讓云海商界傳奇人物,如此評價,已經足夠了。因為你幫了我,所以我也順手幫你一把,若是與蔣文嵐先生能夠成功合作,我會考慮將東臺縣作為項目建設地點。”
  方志誠心中一喜,臉上不露絲毫破綻,道:“究竟是什么項目?東臺現在對招商引資有要求,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的三高項目已經不引進了,主要以服務業及高新技術領域為主。”
  寧香草沒想到方志誠反而擺起了架子,沒好氣地笑道:“項目還沒能正式對外公布,但絕對是一個好項目。”
  方志誠點了點頭,能讓蔣文嵐重新回歸商界的項目,必然不是小打小鬧,寧香草不與自己透露,他也能理解,畢竟消息如果傳出去,引來更多的競爭者,不利于她爭取項目。
  方志誠笑道:“那我就等香草姐的好消息了。”
  “沒必要這么客氣。”寧香草輕松道,“這也是我對你的補償,你惹上了夏芒,東臺招商局若是想要在云海打開局面,難度變大。不過你放心,明天我會給集團的重要合作伙伴打電話,幫你探探路。據我所知,今年有幾家合作伙伴準備擴大規模,銀州也是他們重點考察的地區之一。”
  方志誠見寧香草這么說,徹底放下了心中的石頭,笑道:“香草姐,你這可是送給我一個大禮了。”
  寧香草伸手用尾指撩了撩劉海,淡淡笑道:“我這也是禮尚往來。”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總覺得,還是我賺了你的便宜呢。”
  回到了酒店之后,方志誠洗了一個澡,回到臥室取出手機,發現有未接電話,卻是陌生號碼,便回撥了過去。
  “請問你是誰?”“您好,我是小麗,先生,請問需要服務嗎?”
  “哦?請問你能提供什么服務?”方志誠笑了笑,從對方特別的聲音聽出幾分門道。
  “只要您付的起價錢,我可以提供各式服務,若是不滿意的話,可以退款哦。”對方故意壓低聲音,但清脆而柔和的嗓音及獨一無二的磁性,卻是怎么也藏不住。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大明星杜兮給我提供服務,我就是砸鍋賣鐵,也付不起那個錢啊!”
  “咯咯……”杜兮笑出了聲,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方志誠捏了捏鼻子,淡淡道:“若是你每天都會聽到一個人的聲音,即使再偽裝,那也偽裝不了的。你自己或許不知道,我是深有感觸,走在大街上,到處都是你的歌聲,我怎么可能識別不出來呢?”
  “這話我愛聽。”杜兮掩口笑了一陣,突然道,“你現在在哪兒?我來找你!”
  杜兮這話讓方志誠感到很意外,今晚在宴會上偶然邂逅,杜兮從謝雨馨那里找到了電話,跟自己聊聊天,方志誠倒是能理解,不過她若是來酒店找自己,這貌似有點過了。
  方志誠連忙擺手,委婉拒絕道:“現在太晚了,不方便,要不明天早上,我請你吃早餐?”
  “果然有鬼!哼!”杜兮冷聲道,“你是不是跟那個狐貍精在一起呢,所以不敢讓我來找你?”
  “你想多了。”方志誠意識到杜兮之所以這么晚找自己,那是因為誤以為自己與寧香草在一起呢,他苦笑連連道,“我一個人在酒店,若是你不信的話,那就來吧。”
  杜兮撇嘴道:“那行,我今天就替雨馨查查你的崗,趕緊把地址發到我的手機上!”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