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39 有得有失有驚喜

這幅《葡萄圖》,方志誠大概有數,估價約在兩千五百萬元左右,此前拍賣共有二十九件商品,加起來也只比這幅畫的單價多幾百萬元,由此可見,這件收藏品的重要程度。
  杜兮美眸閃出異樣的光彩,脆聲道:“主持最后一場拍賣活動,我的心情特別激動,今天前二十九件拍賣品的累計金額,已經超出了往屆,那么在最后一件商品的拍賣上,會不會再次創造奇跡呢?”
  “這幅由宋末元初大師溫日觀所作的《葡萄圖》,底價為八百萬元人民幣,下面大家可以拍賣了……”
  “九百萬……”
  “一千萬……”
  “一千二百萬……”
  “價格攀升的速度好快……”
  很快,《葡萄圖》的價格達到了兩千萬,隨后速度開始放緩,金城集團的金鋒語氣十分淡定,每當有超出他的價格,他很快便會超過。
  “你怎么不報價?”寧香草無奈地搖了搖頭,從開始到現在,方志誠一直沒有舉手,仿佛忘記了要競價一般。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還沒到最后時候,先不著急。”
  當價格到兩千三百萬的時候,下面出現了片刻沉寂,這個價位已經接近作品的原價,有不少人開始動搖了,畢竟慈善競拍,要考慮到成本。兩千三百萬已經接近收藏品的實際價格,商人都開始計算成本得失,每次出價變得小心謹慎。
  金鋒身側站著一位中年男人,他不停地湊到金鋒的耳邊交流,“金總,這幅畫現在如果能拍下,后期定然能增值。”
  金鋒笑道:“太感謝喬大師了。”
  喬羽是鑒寶界大師級人物,是金鋒今晚帶來的殺手锏。收藏這一行,關鍵在于眼力,今天在拍賣會現場,金鋒之前拍下了十多件,看上去花了不少錢,其實并不虧,反而賺了不少。金鋒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此前拍下了那么多,都是虛晃一槍,他最終的目標還是最后這一件。
  蔣文嵐在金盆洗手多年之后,有回歸商業領域的苗頭,而今晚在云海公益拍賣宴會現場,提供一幅價值不菲的名畫,便是為其再戰商海蓄勢。蔣文嵐回歸之后,必然要選擇合作伙伴,無論是華英投資集團,還是金城集團,都在爭取這一機會。
  而這幅《葡萄圖》,便是爭奪第一塊敲門磚的砝碼。
  “不惜一切代價要拍下這幅《葡萄圖》。”金鋒眼中毫不掩飾自信之色,隨著前期拍下十多個收藏品,他的氣勢已然到了頂峰,大家都知道金城集團對這個收藏品勢在必得,均開始識趣地躲避,不與金城集團交鋒。
  “兩千四百萬。”方志誠朗聲道。
  這一聲顯然讓很多人十分意外,包括主持拍賣會的杜兮,也是微微一愣,她幾秒之后才反應過來,伸手撩了撩發絲,掩飾剛才的尷尬,道:“兩千四百萬,那位先生出價兩千四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
  杜兮知道方志誠的底細,原本以為方志誠只是走個過場,沒想到他竟然開口了,而且還是喊價。兩千四百萬,這小子莫非以前是偽裝的,他其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兩千五百萬!”金鋒發現是方志誠在跟自己競價,也很意外。他瞄了一眼方志誠身側的寧香草,知道那位女人才是真正的競爭者。
  方志誠沒有遲疑,很快喊價道:“兩千五百五十萬……”
  金鋒自然也不相讓,價格很快攀升到了“三千萬元”。
  “價格已經有點虛高了。”喬羽在一旁提醒道。
  這幅畫的價格若是放在正規的拍賣場合,價值應該在兩千五百萬左右,一般價格浮動會在五百萬上下,達到三千萬,作為一個鑒寶師來看,已經處于風險的邊緣。
  金鋒眸光一閃,露出一副狠色,道:“這幅畫,我勢在必得。”
  價格持續攀升,很快到突破了三千五百萬,方志誠輕聲道:“香草姐,你的預算是多少?”
  “直到拍下它為止!”寧香草眉頭緊鎖,顯然對金城集團的步步緊逼感到不悅。但她對最后一場拍賣勢在必得。
  不遠處,夏芒眼中閃過欣然之色,暗忖這金鋒倒是挺有意思的,看來跟那個叫方志誠的小子,兩人冤仇不小。他招了招手,喊來一個屬下,吩咐道:“你去寧女士那邊問問,需不需要我幫忙,我愿意做和事佬,以免兩方結怨。”
  夏芒暗忖自己若是現在助寧香草一臂之力,無疑是為自己在她心中加分的最好時刻。未過多久,那屬下過來輕聲匯報道:“寧女士說,不需要……”
  夏芒碰了一鼻子灰,輕哼一聲,道:“那就讓你們火拼吧……”
  “三千七百萬……”金鋒沉聲道。
  “三千七百一十萬。”方志誠繼續追擊。
  場上再眼瞎的人,也知道華英投資集團和金城集團較上勁了。
  “四千萬!”金鋒咬了咬牙,報出了他最終能夠接受的價格。如果方志誠繼續喊價,那么他也只能退步,畢竟這只是一次拍賣會,沒有必要因為一時之氣,而幼稚地火拼。
  一陣沉默……四千萬不是一個小數目,即使眾人都是億萬富翁,但為了一件收藏品,而喊出這個價格,已然超出了承受能力。
  “四千零一十萬……”方志誠在短暫的沉默之后,繼續加了十萬元,嘴角帶著弧度。
  “罷了……”金鋒苦笑了一聲,投向方志誠的眼光,露出刻度之意,放棄了繼續追逐。
  不過,就在這時,角落里一個身影,突然開口道:“四千一百萬……”
  “嘩啦……”場上開始喧嘩起來,大家都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還有第三者加價。
  “四千一百一十萬……”方志誠蹙眉喊道。
  “四千二百萬!”那個陌生人繼續追價道。
  “放棄?”方志誠覺得不對勁,與寧香草請示道。
  “不行,我必須要拿到這幅畫。”寧香草目光堅決。
  方志誠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出乎意料地沒有繼續喊價,甚至寧香草想要伸手追加,被方志誠給攔住了。
  “為什么?”寧香草眸光中射出一陣異樣,暗忖方志誠他究竟怎么了?
  “四千二百萬一次,四千二百萬兩次,四千二百萬三次。恭喜那位先生,你獲得了《葡萄圖》,成為我們本次公益拍賣活動,最后一位慈善家。”杜兮一邊清聲道,一邊揮下了拍賣槌。
  寧香草眼神中晃過一絲暗淡,有些失望,她對方志誠最后的收手,顯然耿耿于懷,因為沒有獲得最終的結果。而金鋒嘴角卻是浮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暗嘆僥幸,若是到了四千二百萬,方志誠突然收手,盡管自己拿到了最后一件收藏品,顯然還是蒙受了損失。
  方志誠能夠感覺到周圍投來各種目光,有譏諷、有嘲笑,也有不屑。
  男主持人這時微笑著走到了舞臺上,聲音激動道:“各位朋友,今晚的活動,還沒有結束。剛剛的拍賣會,只是今天活動的預熱,下面才是進入本次活動的**部分。下面有請成功拍下最后一次收藏品的獲勝者上臺,有請蔣文嵐先生。”
  男主持人此言一出,下面頓時出現嘩然之聲,因為最后一件收藏品提供者是蔣文嵐,結果由蔣文嵐拍下了自己的收藏品,這令人太意外了。
  男主持人還處于異常激動的情緒之中,嘆道:“今天這個結果,完全讓人出乎意外,大家都知道,蔣文嵐先生是咱們云海商會的創始者,在他的推動下,云海商會在得以成形,在全國商會之中占據一席之地。他的到來,并沒有在此前計劃好的流程之中,我也是剛剛得知這個消息。下面有請蔣文嵐先生登臺,發表講話。”
  蔣文嵐,云海商界圈子中的傳說人物,金盆洗手之后,已經有多年沒有正式露面,不少人聽過他的傳奇故事,此刻都在屏住呼吸。若是沒有蔣文嵐,云海無法成為華夏第一大都市;若是沒有蔣文嵐,華夏不會作出諸多的經濟改革措施。
  蔣文嵐是名符其實的商業領軍人物,即使如今推出商海江湖,依舊為國家領導人幕僚團隊中的核心人物。
  寧香草此刻卻是瞄了一眼方志誠,她見到方志誠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寧香草心中暗驚,莫非方志誠猜出最后與之競價的是蔣文嵐,所以才會放水,沒有繼續追擊。
  若是方志誠繼續與之競價,那么只會破壞蔣文嵐的原意,因為拍賣價格不斷攀升,蔣文嵐想要拿下自己的收藏品的成本也就越高。而蔣文嵐既然愿意在今天露面,顯然必須要以最后獲勝者的姿態出現,絕不可能將那幅《葡萄畫》拱手讓出。
  蔣文嵐重出江湖的消息,并非空穴來風,他期待一個機會將消息公布出來,而這個拍賣宴會,便是他期待已久的機會。
  方志誠最后的退讓,看上去是一種懦弱,其實蘊含著足夠的理由。因為若是繼續糾纏下去,反而會破壞蔣文嵐對華英投資集團的看法。急流勇退實乃是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