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38 蔣文嵐重歸商海

許久沒見杜兮,她變得更加明媚動人,姣好的臉蛋,再配上明媚動人的笑容,完全征服了在場所有人的心。杜兮今天穿著一件鑲滿水晶的高開叉禮服,秀出了漂亮的**,線條婀娜玲瓏,比起熒幕上的形象,更具震撼力。
  方志誠眼中閃過一絲贊嘆的神采,很快恢復了清明,杜兮外表雖美,不過內心嘛……方志誠吃過杜兮的虧,所以對她隱藏著些許警惕。
  寧香草偷偷瞄了一眼方志誠,見他眼神不似別的男人那么癡迷,湊到他身邊,輕聲道:“你不喜歡杜兮?”
  方志誠反問道:“莫非是男人都得喜歡她嗎?”
  寧香草笑道:“不喜歡她的,卻是很少。不信你看,整個會場,男人們現在怕是都在想入非非呢。”
  方志誠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道:“若是與杜兮相比,我覺得還是香草姐,你更加有誘惑力。”
  寧香草白了一眼方志誠,輕嘆道:“油嘴滑舌。”
  杜兮站在舞臺中央,對著方志誠拋了一個媚眼,但沒想到方志誠根本不領情,與身邊的寧香草又在交頭接耳,此刻卻是有點不高興。杜兮很早便發現了方志誠,之前礙于主辦方的要求,要保持身份的神秘,所以沒有主動過去打招呼,上臺之后,她便故意找到方志誠的所在處,但沒想到方志誠根本無視自己的存在。女人有自己的驕傲,尤其是女神,更加傲嬌。
  杜兮心中暗想,等會議結束之后,一定要告訴雨馨,方志誠這臭小子不是個好東西,又在游戲花叢了。
  當然,這絲怨念也只是一閃而過,杜兮作為嘉賓,今天在宴會上的主要作用,是帶動起大家的興趣,從而使今晚的宴會得以順利的舉行。
  “下面,有請杜兮為我們獻上一首歌曲,請大家鼓掌歡迎。”男主持微笑道。
  杜兮頷首作了一個感激的姿勢,旋即輕啟歌喉,很快,優美的旋律在宴會廳內飄蕩起來。杜兮作為國內目前最紅的明星之一,在于她的素質十分全面,即使與那些專攻唱歌方向的藝人相比,她的唱功一點也不處于弱勢。
  一曲作罷,宴會廳內再次掌聲不斷,杜兮握著話筒,微微笑道:“謝謝大家的掌聲,今天站在這里,我非常的榮幸,能在這么多億萬富翁面前表演,我感到壓力很大。當然,我之所以感覺壓力大,并非是因為諸位很有錢,錢乃身份外之物,小女子倒也不至于因為大家比我有錢,而感到怯懦……”
  杜兮說到此處,頓了頓,因為下面傳來哄笑之聲,顯然都為杜兮靈動的談吐而感到有趣。
  等哄笑聲間歇,杜兮繼續道:“今晚這場宴會意義重大,主辦方在邀請我時‘威脅’過我。若是我表現得不夠好的話,很有可能今晚的善款會減少成千上百萬。而這些善款用于幫助失學兒童,貧困家庭……相比于諸位企業家,我杜兮能力有限,但今晚若是表現得足夠優秀,能讓大家慷慨解囊,則功德無限。所以小女子是帶著很大壓力上臺表演的。”
  杜兮這番話一出口,下面的人再次為之鼓掌,方志誠作為旁觀者,不僅暗嘆,成功并非偶然,杜兮伶牙俐齒,是一個很能壓住臺面的女人。
  男主持緩步站在了中央,笑道:“杜兮女士不僅是特邀嘉賓,在今晚還是我的搭檔,與我共同主持拍賣活動。今晚一共會拍出三十件珍貴的收藏品,這些收藏品均是由云海商會的成員無償提供,下面便開始第一件收藏品的拍賣。”
  第一件商品是意大利著名設計師卡普托尼·艾米設計的限量版珠寶,起拍價為三十萬人民幣,最終以一百二十萬拍出,隨后各種收藏品陸續登場,最終成交價均不低于一百萬人民幣。對于在場的眾人而言,今晚的拍賣宴會只是一種生活調劑,一兩百萬對他們而言,不算什么。
  方志誠不僅有種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感嘆,看上去這些社會上流人士在做貢獻,其實骨子里不過是打發時間,用錢享受一種施舍的滿足感。當然,方志誠倒也能理解,如果自己變成了億萬富翁,或許心態也變得與他們一樣吧。
  寧香草瞄了方志誠一眼,輕聲道:“是不是覺得內心很不舒服?公益宴會卻沒有半點公益的氣息。”
  方志誠內心有些驚訝,暗忖寧香草似乎有讀透人心的能力,自己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的眼睛。方志誠笑道:“跟你所在的圈子有些格格不入。”
  寧香草淡淡笑了笑,道:“如果你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招商局長,那么便要學會融入這個圈子。因為這個圈子是你以后事業的基礎,即使你內心再不愿意,也要嘗試接受,同時利用好這些人。你如果覺得他們膚淺,那就錯了。他們每一個人都不像外表那么光鮮亮麗,其實內心都盤算計較著利益得失,所以千萬不要覺得他們在花錢賺吆喝,每拍一件商品,都是一種的投資。”
  寧香草的這番話,讓方志誠眼前一亮,他突然有些明悟。方才成功拍下收藏品的人,在拍賣會上并非什么東西都會拍下,而是有針對性的,收藏品價值高低無所謂,若是原收藏人與自己的企業有業務關系,那么拍賣者會挖空心思,想盡一切辦法來拍下收藏品。這樣能夠成功與收藏人打下堅實的基礎。
  不得不稱贊主辦方組織活動的縝密心思,在這種利益驅動下,收藏品的價格都以成倍往上翻。另一方面,也可以為活動參與者拉近關系,提供合作的橋梁。
  “第二十九件商品,由金城集團拍下,今天金城集團可謂是我們公益拍賣活動最大的贏家,一舉拍下了近十件商品,占本次活動的三分之一。”男主持人見金城集團表現非常活躍,便為之做起了推薦。
  方志誠瞄了一眼金城集團方向,卻見金鋒臉上帶著笑意,心中暗忖,金城集團近日顯然是有備而來。他瞄了一眼身側的寧香草,見她從頭至尾都沒有參與拍賣,心中暗自好奇,莫非寧香草今天只是個過客?
  “現在拍賣今晚最后一件收藏品,是由蔣文嵐老先生珍藏多年的一幅國畫,大家可以欣賞一下。”
  “溫日觀的《葡萄圖》?”方志誠輕聲贊嘆。
  “你懂畫?”寧香草流露出疑惑之色。
  方志誠也就是從去年接觸書法與國畫,知道一些皮毛。
  溫日觀是宋末元初的畫家,在宋亡之后,出家為僧人,性格剛烈,嗜酒如命,他擅長草書,同時擅長畫葡萄,自成一家,世人還稱他為“溫葡萄”,是一個極具故事性的人。
  這幅《葡萄圖》原先流入島國,現在竟然現身于這個小型的收藏會,若是有人懂行的話,定要驚呼不已,因為這幅圖太具有收藏價值了。
  方志誠訕訕地笑了笑,道:“不太懂畫,不過這幅畫倒是有所了解。《葡萄圖》原本有兩幅,其中一幅是溫日觀當年送給同鄉認識曾遇,另一幅是贈送給宋太祖第十一氏孫書畫大師趙孟頫的。這幅字畫應該是第二幅《葡萄圖》,受到趙孟頫的極高贊賞。”
  寧香草眼神中閃過一道光彩,淡淡道:“看來這幅畫,卻是必須要拿下了。”
  寧香草終于沉浸了這么久,終于準備出手了,方志誠卻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蔣文嵐”這個老人的身上,他是云海商界呼風喚雨的人物,改革開放之后,云海企業家中的領軍人物。最近十年,蔣文嵐漸漸淡出云海商業圈子,不過影響力還在,他手中掌握有大量的資源,只需要點撥一句,便能為企業解決難題。
  寧香草要拍下這幅字畫,顯然是對蔣文嵐有所求。然而,現場絕不僅僅只有寧香草一人有這種想法,定然還有其他競爭對手,作為壓軸拍賣的收藏品,絕不會輕易便拿到手。在場有許多人都沒有參與此前的拍賣,怕是都鼓足勁頭,在最后一刻發力,他們對于之前金城集團的廣撒網,大多抱著嗤之以鼻的態度,金融投資向來講求一個集中優勢原則,向金城集團那樣大范圍投資,顯然比不上拿下最后一個關鍵的拍賣品重要。
  正當方志誠思緒翻飛的期間,寧香草柔聲道:“等會你幫我喊價,除非等到我喊停,你便一直幫我喊下去。”
  方志誠訕訕道:“如此光榮的使命,為何要交給我呢?”
  寧香草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她不信方志誠瞧不出自己的用意,淡淡道:“東臺招商局想進入云海商業圈,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若是你不愿意的話,那我就自己喊價了。”
  方志誠暗忖寧香草心思細膩,外表冷靜沉穩,心中還是有些激動,因為這場拍賣會,的確是一個嶄露頭角的好機會。如果能在拍賣會現場,拿下這幅《葡萄圖》,那么自己定然受到了不少企業家的關注,順其自然,也就為以后的招商引資工作打開方便之門。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喊價,你付錢,這有什么不愿意的?香草姐,你等著,且看我把這《葡萄圖》給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