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37 急流勇退大智慧

晚上七點左右,云海凱撒大酒店門外的豪車一輛接一輛,不時地從車輛內踏出身著時尚禮服的貴婦或者行為紳士儒雅的男士。站在門口處,是一位中年男子,大約四十來歲,穿著一襲黑色修身西服,鼻梁上架著金絲眼鏡,不時地與來人謙和的握手,展現出翩翩風度。
  黑色的奧迪車駛來,中年男子看清楚車牌號,笑瞇瞇地迎了過去,等司機下車打開車門,從后排首先走下一個年輕男子,這讓中年男子微微一愣,顯然這名年輕男子并非中年男子接待的客人,隨后,一雙漂亮修長的纖腿緩緩邁出,露出佳人的俏臉,中年男子露出笑意,展臂歡迎道:“寧總,歡迎你的到來。”
  寧香草穿著一套紫色的晚禮服,氣場因為禮服的渲染變得空前強大,再配上紅色的蛇紋錢包,踩著一雙足有十三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在人群中顯得異常耀眼。
  寧香草點點頭,與中年男子介紹到:“莫總,這是我的男伴方志誠。”
  莫笑權微微一怔,在他們這個圈子里,可從來沒聽說過這么個人物,不過既然是寧香草帶來的貴客,必定是了不得的人物,他嘴角擠出笑意,道:“歡迎,歡迎!”
  寧香草嫣然一笑,將柔荑挽在了方志誠的左臂上,方志誠能夠明顯感覺到,不少人將目光掃向自己,他臉上帶著謙和的微笑,心中卻是有點發虛,暗忖這寧香草也太過亮眼了些,以至于把自己放在火上烘烤了。
  走入宴會大廳,地上鋪著厚厚的毛毯,踩在腳下軟綿綿的,這是一個開放式的自助晚宴,舞臺兩側的液晶屏幕上,一塊正在播放陸續到來的宴會嘉賓,一塊打著字幕“云海盛筵公益拍賣晚宴”。
  方志誠這才恍然大悟,他對這個晚宴早有耳聞,已經陸續開辦了十多年,參與者不僅僅局限于云海一市,華夏不少富豪都會參與到這個宴會中來。晚宴主要以公益拍賣為主,現場會有許多明星或者名人,他們將自己的珍貴物品,無償地提供給宴會組織者,然后作為拍賣品。拍賣所得均將捐獻給云海公益基金。
  寧香草今天穿得一副女王范,方志誠見到第一眼,竟然沒有認出,無法想象溫婉的寧香草也能展現出如此強大的氣場。寧香草現在的氣質與趙清雅相仿,差異之處在于,比趙清雅少了一股百變的味道,多了一抹嫵媚的美感。
  與寧香草顧盼生姿地走在人群之中,方志誠有種感覺自己的人格也升華了不少。方志誠并不知道在人群之中,有一雙嫉妒的眼神,正在惡毒地盯著他。
  “夏芒,香草身邊的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怎么從來沒見過?”一個穿著白色西服的瘦高男子與身側一個中等個頭身形魁梧的男人問道。
  夏芒飲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瞄了一眼瘦高男人,冷笑道:“黃玨,你不是號稱云海百曉生們,你都不知道的家伙,我怎么知道他是從哪里蹦出來的?”
  黃玨從夏芒的語氣中聽出暴躁之意,嘴角露出一絲狡猾的笑意,暗忖今晚怕是有好戲看了。夏芒最近這段時間在瘋狂追求寧香草,鬧得圈子內人盡皆知,如今寧香草帶著一個男人來到宴會現場,這無疑給夏芒扇了一記重重的耳光。
  這豈不是讓所有人都看夏芒的笑話嗎?
  夏芒的心情變得陰鷙無比,可惡的寧香草,不過是一個寡婦而已,憑什么那么高貴冷艷,我這么瘋狂的追求你,還不是看在你是寧家的人,否則怎么會對你一個破鞋另眼相看呢?
  方志誠并不知道夏芒如同毒蛇一般在身后吐著毒信子,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這讓他頗為驚訝。那人似乎感覺到了方志誠的目光,與方志誠目光交匯,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方志誠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人是金鋒,銀州原市長夏翔的秘書,曾被認為鄞州第一大秘,后來因為涉及夏翔案,被調出了銀州。方志誠沒想到竟然在這個宴會上見到了他。從金鋒的眼神中,方志誠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一絲凌厲。
  若是換位思考,方志誠也能理解金鋒的心態,金鋒對自己怕是恨到了骨子里,當初雖然沒有明槍明刀的火拼,但他兵敗銀州,完全是因為方志誠的緣故。
  “怎么了?”寧香草十分敏感,見方志誠的目光復雜,察覺到了些許。
  方志誠笑了笑,道:“看見故人了。”
  “哦?”寧香草順著方志誠的眼光望去,“那是金城集團的人……瞧你這樣子,好像與你有過節?”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以前的同事,現在沒想到他下海經商了。”
  寧香草眸中閃過一絲光芒,輕聲道:“你說的是金鋒吧?去年剛到金城集團,現在是金城集團的執行副總裁,能力很不錯,不足一年的時間,拿下了不少重點項目。金城集團前幾年開始走下坡路,旗下的幾個重點產業,都出現了大幅度的利潤下滑。金鋒手段強硬,使得金城集團重新恢復了生機,按照這個趨勢下去,金鋒會成為金城集團的實際掌舵者。”
  方志誠微微一怔,暗忖這金鋒倒是運氣不錯,官場失利之后,轉而下海從商,卻是有了另外一番機遇,他轉念一想,那天混不下去了,要不也跟他一樣,做個腰纏萬貫的商人也不錯。當然,這個想法,只是一閃而過。
  金鋒遠遠地瞄到了方志誠,他也是很意外,沒想到會在云海見到自己的仇人。當初,若不是出現方志誠這個變數,金鋒在銀州謀局變天的計劃又怎么會失敗。他心中不僅冷笑了一聲,暗忖冤家路載,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嘗嘗,倒是浪費了這次相遇的緣分。
  金鋒發現方志誠站在寧香草的身側,眼珠一轉,大致猜到了些許門道,很快想到了計謀,往不遠處獨自喝悶酒的夏芒走了過去。金鋒與夏芒并不熟悉,但也說過幾句話。夏芒心情郁結,見金鋒過來搭訕,眉頭微微一皺。
  托著高腳酒杯的服務員從身前閃過,金鋒取了兩支,遞了一支給夏芒,道:“夏總,仿佛有點不高興啊?”
  夏芒輕哼了一聲,誤以為金鋒是故意來找茬,嘲笑自己的,“金總,莫非你也是過來看我夏某人笑話的?”
  金鋒連忙擺了擺手,爽朗地笑了兩聲,道:“夏總,千萬不要誤會,我只是見你一個人獨自在此處,所以過來找你聊聊天。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你定是為寧香草身邊的那個年輕男人感到好奇,他究竟是誰?”
  夏芒眸光一閃,疑惑道:“莫非你認識?”
  金鋒點點頭,道:“若說認識,還把我們的關系說簡單了,我們還是對手。”
  “哦?”夏芒頓時對金鋒放下了些許反感。
  金鋒繼續說道:“那人叫做方志誠,原來是銀州市委書記的秘書,現在是東臺縣招商局的局長。而我當初是縣長秘書,所以兩人的關系就尷尬了。”
  “縣招商局的局長?”夏芒微微一怔,旋即滿含譏諷的嘲笑道,“縣長不過才是正處級干部,那他最多不過是個正科級吧?莫非他是某個大人物的嫡系子孫不成,否則又怎么能成為你金總的對手?”
  夏芒對金家還是有所了解,根基在燕京,家族勢力龐大,所以才能使得金城集團在云海處于被動局面,已然屹立不倒。雖然金城集團不放在夏芒的眼里,但是金城集團背后的金氏家族卻是讓夏芒還是幾分重視的。
  夏芒是云海商會的副會長之子,也是本屆慈善晚會的組織者之一,他原本想借著今天的機會,想與寧香草有進一步發展,沒想到寧香草身邊帶著一個男人,而且與之神態親密,不僅打亂了夏芒的計劃。
  夏芒并非莽夫,他知道金鋒主動來找自己,點明方志誠身份的用意,是希望自己出手來教訓一下方志誠,從而起到借刀殺人的作用。夏芒又怎么會中計?他想清楚之后,輕聲道:“今晚場合重大,還是盡量少生一事比較好……”
  金鋒點了點頭,心中卻是一喜,他并不奢望夏芒在今晚便對方志誠刁難,只是埋下一絲伏筆,以后總會有方志誠吃苦頭的時候。
  正在這時,宴會廳的燈光熄滅了,射燈如柱,從高空墜落,罩在了舞臺中央的人影上,一位男主持手持話筒,介紹道:“歡迎大家的到來,從九七年起,我們舉辦云海盛筵公益拍賣晚會,已經有近十年的時間。每一屆晚會,我們不僅收獲了歡笑,也履行了作為企業家的責任。下面,有請我們本屆神秘嘉賓,為我們敲響拍賣會的第一響,有請國民女神杜兮女士。”
  話音剛落,從舞臺后方走出一個身材高挑,俏麗絕美的女人,她朝著下方的眾人笑意嫣嫣,目光最終落在了方志誠的身上,對著他隱蔽而俏皮地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