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236 嶄露頭角的機會

(寧二小姐再度登場,有月票沒?)
  來到與寧香草約定的地點,天空中飄起了綿綿細雨,方志誠從出租車下來之后,身上沾了水珠,他撣了撣衣服上的水漬,對著門口的玻璃,捋了捋微濕的短寸黑發,然后才緩緩進入。這是一家很有情調的西餐廳,名叫紫羅,舞臺側方,坐著一名身著白色禮服的女孩,彈奏著鋼琴,旋律舒緩而典雅,西餐廳整體的裝修為歐式風格,讓人恍然進入異國。
  在云海,類似紫羅的西餐廳很多,因為在云海有很多高層次人群,他們不少從國外歸來,對這種規格較高的西餐廳有一定的需求。而這種西餐廳便成了他們休閑的場所。這也是為何云海能留住很多人才的原因,薪酬只是一方面,他們更注重享受生活。
  方志誠一直在琢磨,是不是要在東臺打造一個類似云海外灘的地方,主要以休閑娛樂場所為主,這樣可以吸引外來高層次人才的集聚。
  招商引資招的是企業,企業歸根到底還是由人組成的。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務的時候,要選準人才的定位,提供相應的配套,留住了人心,才能留住企業與政府共同發展。
  銀州現在正在籌建的南苑老街,原先的規劃便是將那處打造成為高級商業休閑集中區,不過,在項目推進的過程中,似乎出現了意見分歧。因為葉家的插手,轉變了一開始的定位,南苑老街的定位轉為全民性的休閑觀光街,這又難免拉低了層次。
  方志誠在轉角處見到了正在靜靜坐立的寧香草,加快步伐走了過去。寧香草遠遠地見到了方志誠,放下了手中透明的長杯,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時間過了一年,寧香草從丈夫遇難的陰影中走出,恢復了溫柔的性格。
  寧香草招手喊來服務員點了餐,方志誠臉帶笑意望著寧香草,寧香草終于發現,臉頰閃過一道緋紅,輕聲道:“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西餐?”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我不挑食,隨便吃什么都可以。”
  寧香草又要了一份水果沙拉,將菜單還給服務員,右手握著裝著檸檬水的玻璃杯,輕聲道:“你約我見面,讓我很意外。”
  方志誠攤開手,坦言道:“因為公事,所以想請香草姐幫個忙。”
  寧香草灑然笑道:“若非公事,你怕是不會來云海見我。”
  若是與其他女人在一起如此交談,或許會認為是對方在故意戲弄自己,不過,方志誠知道寧香草沒有那種想法,她對自己充滿了感激之情,只是覺得方志誠這段時間沒有主動找她,顯得兩人關系太過生疏了,所以才會主動拉近彼此的關系。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嘆道:“主要覺得總是麻煩你,太不好意思了。”
  寧香草掩口笑道:“最后還不是又來麻煩我了?”
  方志誠沒想到寧香草言辭如此犀利,以前只覺她是一個很溫婉的人,現在想來,只是那段時間因為心事太多,掩藏了某些性格。
  方志誠尷尬地聳了聳肩,嘆道:“為了公事,我臉皮可以厚一點。”
  寧香草點點頭,指甲輕輕地點了點玻璃杯,發出“叮叮”的輕鳴,道:“說吧,究竟是什么事?”
  寧香草對方志誠還是有很大的好感,當初他拒絕了寧老爺子的要求,進入寧家旁系,這并非所有人能做到的事情,也讓寧香草對他刮目相看。至于寧老爺子,也是對方志誠刮目相看,認為他是一個可成大器之人。
  方志誠如實道:“東臺招商局準備在云海設立辦事處,我們事先調研,有兩個選址,其一是浦東大樓,其二是新外灘大廈。不過,想入駐這兩個大廈,難度比較大,需要有一定的資源關系才行。”
  寧香草美眸閃爍,輕吟道:“這兩處的確是外來政府設立辦事處的好地方,不過,席位有限,我需要了解一下,才能給你最終答復。”
  方志誠見寧香草答應自己,心中一松,笑道:“那我先謝謝了。”
  寧香草搖了搖如玉般的手指,道:“無需這么客氣,畢竟你曾經救過我的命。”
  方志誠沉默了數秒,坦然道:“香草姐,我還有個請求。”
  “哦?”寧香草笑了笑。
  方志誠輕松地笑道:“以后再也不要提那一夜的事情了,我希望你能把我當成朋友一樣看待。”
  寧香草微微一怔,旋即釋然,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如此也好,我們就以朋友相處吧。”
  這頓飯吃得很輕松,方志誠也水到渠成地說出了心底的話。每次總是以恩人的身份與寧香草相處,這使得兩人之間的交流存在一種隔閡感,若是以朋友的身份,對于方志誠是種釋然,對于寧香草也是一種解脫。
  趁著菜還沒有上來,寧香草撥通了電話,吩咐秘書調查浦東大樓和新外灘大廈的情況。等吃完了西餐之后,秘書打來電話,帶來了好消息,華英投資集團與浦東大樓不少企業存在合作關系,其中有一家企業還是浦東集團的股東之一,坐席尚有空位盈余,如果東臺辦事處想要搬入,還可以享受一定的租金優惠。
  方志誠知道寧香草有一定的手段,但沒想到如此順利便得以解決,難免有點激動,暗自琢磨要與她保持好一定的關系。以后東臺辦事處想要打開局面,或許可以從寧香草此處尋找突破口。
  不一定需要寧香草直接在東臺投資,只需要利用華英投資集團的商業資源,便能夠為東臺的招商引資工作打開局面。
  當然,這種想法只是一閃而過,方志誠與寧香草接觸,倒也沒有太多的功利心,而是保持著一個本心在與她交往,這是方志誠的個人魅力,他很容易獲得別人的好感與信任,這種優勢是與身俱來的。
  雖說是有求于人,但不同的人,給人帶來的感覺不一樣,方志誠從頭至尾都是保持著赤誠之心,沒有任何藏著掖著,而寧香草知道方志誠并非那種有很強貪欲的人,也是為了所在的崗位作尋求幫助,這反倒不會讓寧香草感到排斥。
  對于她而言,只是一件舉手之勞的事情。
  出了西餐廳,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停在門口,寧香草與方志誠相繼坐入后座。從身側傳來一陣清淡的香氣,讓方志誠忍不住有些走神。經過一年時間調整的寧香草,如今沒有了以往的頹然,眉宇間多了一絲優雅與睿智。
  寧香草也在觀察著方志誠,突然想起了什么,淡淡道:“明天你有沒有空?”
  方志誠點頭笑道:“應該沒問題,有什么事兒嗎?”
  寧香草眸光流轉,道:“明晚有一個宴會,宴會邀請了很多云海商業精英,如果你沒事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走走。”
  方志誠知道寧香草在用心幫自己,心中再次升起感激,輕嘆道:“香草姐,你這么大力幫我,我會感動得落淚的。”
  寧香草擺了擺手,沒好氣地笑了笑,道:“當初你若是答應爺爺進入寧家旁系,這點小忙,又算得了什么?”
  方志誠訕訕地笑了笑,低聲問道:“如果我當初真加入了寧家旁系,你會不會覺得我特別勢力?”
  “難道你當初拒絕,是因為我的緣故?”寧香草沒有正面回答,反問道。
  方志誠發現寧香草言辭犀利,輕嘆道:“有這么一點原因吧。”
  寧香草聳聳柔肩,道:“真看不清你這個人,說你成熟,有時候很幼稚,說你幼稚,很多時候老氣橫秋。”
  方志誠歪著腦袋,嘖嘖道:“沒想到我在你眼里,竟然是如此神秘的人。”
  寧香草櫻口微抿,不再多言。
  回到房間之后,方志誠給魏小燕打了個電話,原本以為她還在外面游逛,沒想到她并沒有出去,十來分鐘之后,魏小燕摁響了門鈴。方志誠將寧香草秘書的電話遞給了魏小燕,輕聲道:“地點確定了,明天你與他聯系一下,辦公地點設在浦東大樓。”
  魏小燕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這才來東臺一個晚上,事情便如此輕而易舉地解決了,她對方志誠的看法再次有所變化,終于知道為何李卉對方志誠的態度總是那般順從。魏小燕進入招商局之后,對方志誠的能力其實還是有所懷疑的,尤其是年前那段時間,方志誠因為養傷,在家里休息了足有數個月。如此一來,魏小燕便覺得方志誠這個正局長,不過是可有可無之人,如今方志誠展示了他的能手段,現在豁然開朗。
  魏小燕由衷地贊嘆道:“方局,你這件事干得太漂亮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解釋道:“也是巧合。正好認識一個朋友,與那浦東大樓有業務來往,牽線搭橋之下,便順利解決了。租金前三年給我們減一半,優惠幅度還是很大的。”
  魏小燕聽方志誠這么說,心中更是巨震,眼中毫不掩飾流露欽佩之意,進入浦東大樓就很難了,何況還有租金優惠,也不知方志誠哪來的通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