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35 初涉云海商業圈

房子便定在了那套老屋,訂金五百,年租兩千,并不是很貴,下午方志誠安排王崇幫自己找了幾個裝修工人,將房子里外裝修一番。左右兩間臥室,有一間是給老人的兒子兒媳準備的,鋪了地板,天花也簡單打了,墻上幾處墻紙破損,所以不需要做太大的調整,主要是把堂屋及廚房裝修一下,尤其是廚房還留著老式的鍋灶,沒有煤氣灶,方志誠總不能生火做飯吧?
  回到招待所,進入大廳,葉輕柔突然面色一變,躲到了方志誠的后面。方志誠見大廳的沙發處坐著兩個人,嘆了一口氣,拉著葉輕柔的胳膊走了過去。戚蕓瞧出有些不對勁,按捺住疑惑,沒有跟上去,自己回了房間。
  “葉總、恭叔,你們好!”方志誠與葉輕柔一起坐在了葉明鏡和恭叔的對面。
  葉明鏡沒有想象中的暴怒,面色平和,至于恭叔一如既往的沉默,看出任何情緒。
  “爸……”葉輕柔垂下眼瞼,盡管她很調皮,但是面對葉明鏡,還是習慣性地擺出乖巧的模樣。
  葉明鏡側過身與恭叔吩咐道:“你把小柔帶上車,我事情要與小方單獨聊聊。”
  “爸,我從國外回來,跟哥沒關系,要怪就怪我,你不要為難他。”葉輕柔情緒激動起來,眸光中閃出淚花。
  方志誠笑了笑,伸手在葉輕柔的手臂上拍了拍,道:“你跟恭叔上車吧,不必擔心我。”
  葉輕柔情緒復雜地上了車,不時地回顧方志誠一眼,葉明鏡見此情形,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我原本以為把她強行送出國,能夠讓她有所改變,沒想到她還是堅定不移地回來了。小柔的性格太倔,跟她媽太相似了。”
  方志誠知道葉明鏡對自己沒有敵意,畢竟他沒有對葉輕柔作出任何不軌的舉動,所以心中十分坦然,“葉總,能不能聽我一句?”
  葉明鏡笑了笑,從口袋中取出一盒雪茄,遞了一根給方志誠,道:“你說吧。”
  方志誠從口袋里取出打火機,為葉明鏡點燃,自己并未抽,輕聲道:“你為什么不能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小女孩來對待呢?”
  葉明鏡微微一怔,旋即道:“因為葉家不普通,她又如何能普通呢?”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只要你愿意放手,她完全可以過普通人的生活,其實她想要的不多,只是希望跟親人,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已。”
  葉明鏡擺了擺手,道:“可惜,如果現在不享受孤獨與寂寞,未來的話,恐怕會給她帶來一些災難。”
  方志誠知道葉明鏡所擔憂的,送葉輕柔出國,其實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她,不讓她因為家族的變化而遭到牽連。
  方志誠輕聲道:“未來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何必要為無法預知的事情,而讓她現在遭受如此多的痛苦呢?”
  葉明鏡搖頭,目光露出深邃之色,淡淡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任何一個家族都會有興衰的過程,我是站在父親的角度上,為小柔做安排,盡管會讓她誤會,但我心意已決。”
  方志誠勸說不了葉明鏡,知道多說無益,忍不住有些遺憾。從葉明鏡的角度,他的所作所為是另外一種愛,不過這種限制別人思想自由的愛,對于葉輕柔而言,太過沉重了。
  方志誠終究還是鼓足勇氣,懇求道:“能不能讓她在國內念完大學,等畢業之后,再出國讀研也不遲?她現在不到二十歲,若是再過幾年,生活閱歷足夠了,出國也有獨自生存的能力。”
  葉明鏡認真地盯了方志誠一眼,沒有正面回應方志誠,輕聲道:“小柔,我帶回去了,若是有空的話,來銀州可以陪陪她。我必須得承認一點,你在她的心中,現在比我還高一點。”
  目送葉明鏡離開,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等那輛黑色的奧迪駛出,方志誠才緩緩進入電梯。電梯門打開之后,戚蕓站在門口,早已等候多時。戚蕓的表情很奇怪,依舊冷傲,但仔細一瞧,又帶著默默的溫情。
  “她被帶走了?”戚蕓道。
  方志誠點了點頭,目光飄逸,苦笑道:“是啊,她本就不該來這里……”
  戚蕓沉默了數秒,終究還是將心中的疑惑和盤托出,“沒想到她是葉家的孫女,你跟葉明鏡是什么關系?”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你認識葉明鏡?”
  戚蕓頷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作為一名官員,銀州葉家,有幾人不知。”
  “我跟葉明鏡沒有任何關系,跟葉輕柔的關系,也是很難解釋清楚。”方志誠撓了撓頭,嘆道,“要不,咱們去房間,我等會細細道來?”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卻是跟在方志誠的身后進了屋內,房門被關上,方志誠瞬間便將她抵在了墻邊。戚蕓用手勉力頂住方志誠,不讓他進一步壓迫自己,垂著眼瞼道:“你這是做什么?現在又不是做夢的時候,冷靜一點好不好?”
  方志誠嗅著從戚蕓身上傳來的香氣,感覺每個毛孔都微微打開,笑謔道:“只要見到戚縣長,便想做夢,這可如何是好?”
  戚蕓沒有緊蹙,長且密的睫毛微微顫動,俏臉上露出煩惱之色,有含著脈脈的春情,柔嫩嫵媚的臉頰,輕咬的紅唇,構成一幅冰冷而絕美的誘人之態。
  外屋的窗簾,沒有關上,月色還很清淺,溫柔地灑在棕色的地磚上,泛起朦朧的光痕,讓昏暗的四周,現出迷離的曖昧。
  戚蕓覺得手臂無力,一松軟,方志誠便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上,前幾日初經男女之事的身體,顯得敏感無比,口中情不自禁地嬌哼了一聲。
  方志誠哈哈大笑了兩聲,矮身彎腰,將戚蕓橫抱而起,往臥室里走去,未過多久,房間內飄蕩著令人耳熱的靡靡之音……
  過了許久,**間歇,戚蕓躺在方志誠的懷中,目光凝視著天花板,臉上卻是有種愧疚之色。她緩緩地坐了起來,輕嘆道:“方志誠,這是我們的最后一次,以后咱們再也不要這樣了,行嗎?”
  方志誠微微一愣,知道戚蕓開始后悔與自己發生的關系,輕嘆道:“蕓兒,發生的事情,就讓它發生,我們應該正視它,而不是躲避。”
  戚蕓苦笑道:“知道錯誤,所以要改變。”
  方志誠揉捏著戚蕓柔軟的香肩,追問道:“為什么是錯誤?”
  戚蕓無力地再度伏在方志誠的胸口,苦澀道:“我是有家庭的女人,盡管有一個我不愛的老公,但我有責任和義務,守護貞潔。現在我們的這種行為,難聽一點,叫做……通奸……”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卻是輕推戚蕓一把,自嘲地笑道:“原來你是這樣看待我們的關系……”
  戚蕓面色一凝,方志誠松開自己的那瞬間,她竟然有種恍然若失的緊張感,“方志誠……”戚蕓感覺鼻子一酸,眼角露出了淚花。她是一個堅強的女人,這么多年來,與丈夫異*地而居,盡管活得很孤獨,很清冷,但從來沒有現在的無助感。
  戚蕓終于理解自己的內心,原來自己對方志誠早已情絲隱藏,回想著與方志誠之前不冷不淡的交往,她一顆芳心其實早已暗許。那天晚上酒醉之后的荒唐之事,看似是方志誠酒醉之后,用強占有了自己,但也有自己故意引誘他的緣故。
  見戚蕓苦惱,方志誠有些心疼,拉了拉戚蕓,再次將她擁入懷中,承諾道:“蕓兒,我們是因為情感積累到一定的程度才走到一塊,或許被世俗不容,但我們彼此珍惜對方。你的家庭,我不會輕易觸碰,倘若一天,你厭倦了我們的關系,我會放你離開……只是現在,請允許我自私一點,舍不得放你走……”
  冷若冰霜的戚蕓眼眸迷離,與方志誠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
  周五,方志誠與魏小燕、王崇一同趕往云海,確定云海辦事處選址問題。盡管王崇決定前往深州辦事處,但方志誠思考良久,深州辦事處前期只作點綴,云海才是重中之重,還是決定將王崇安排在云海。在心中,方志誠已決定將王崇當成自己的心腹來培養。
  招商局總共有三輛公務車,其中一輛是給局長配置的,不過方志誠很少用公務車,因為與司機并不是很熟悉。公務車的司機叫郭勁遠,年紀不大,也就三十多歲,身材不高,但很魁梧,之前是軍人,轉業之后在縣政府車隊就職,不過因為性格太過剛硬,人緣不佳,后期招商局從政府辦剝離,便在招商局開車。
  郭勁遠偷偷地打量著方志誠,按照道理而言,他應該與方志誠很熟悉,不過方志誠極少用公務車,兩人幾乎沒有說過話,所以他對這個年輕的局長充滿了好奇心。
  下了高速之后,方志誠吩咐道:“等會先去酒店,然后我去見一個朋友。晚上你們自由活動,費用走公賬……”
  魏小燕點頭,笑道:“我們哪兒也不去,在酒店里呆著……”
  方志誠卻是擺了擺手,道:“那可不行。尤其是王崇,要盡快云海的情況,為以后的工作打基礎……”
  王崇展現出自己靈活的一面,笑道:“方局,請放心,魏局和老郭我會照顧好的。”
  “你小子,有點東道主的意思了。”方志誠笑了笑,目光瞄向窗外,云海的高樓大廈陸續映入眼簾,因為車輛高速行駛,不時地在眼前晃動,他心中暗嘆,什么時候東臺,會如同自己心中勾勒的那般,成為名符其實的小云海呢?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