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234 哪來的通天手段

葉輕柔來的第二天,便給方志誠帶來了麻煩,她在招待所無聊,耐不住寂寞,便央求著要跟方志誠一起上班。盡管方志誠果斷拒絕,但她還是跟尾巴一樣跟到了辦公室。中途,葉輕柔出去了一次,提了一大堆零食回來,還分給了方志誠許多。方志誠對葉輕柔的古怪性格漸漸習慣,也就不再搭理她,琢磨著她若是在眼皮底下還好些,若是真逼著她在外面到處游蕩,指不定會鬧出什么麻煩事。
  魏小燕在九點左右抱著一疊材料進來,見葉輕柔抱著筆記本電腦吃薯片,笑道:“哪里來的水靈妹子,是方局的親戚嗎?”
  “是我妹妹!”方志誠搶先一步答道,葉輕柔白了他一眼,若是方志誠回答慢上一點,她定是要說,我是方志誠的老婆。
  魏小燕掩口笑了笑,將材料堆到方志誠的身前,匯報道:“這是云海與深州成立辦事處的方案,請你過目一下。”原計劃準備成立三個辦事處,經過局內討論,按照現有的人手及資金預算,先成立云海及深州兩個辦事處,燕京辦事處延后籌建。
  方志誠點了點頭,暗忖魏小燕處理事務還是很有一套,材料之中*將成立辦事處的方方面面都想到了。不過,辦事處人選的安排問題,方志誠卻覺得有點問題,眉頭忍不住緊鎖起來。
  魏小燕暗忖方志誠果然目光如炬,瞧出材料中的問題所在,主動解釋道:“辦事處的辦事員名單,有幾個是縣委組織部那邊指定的。”
  縣委組織部指定,這是個幌子,言外之意,幾人都是關系戶。
  關系戶并非不好,只是沒有經過正規的選拔、考核,素質難免參差不齊。方志誠決定將云海和深州兩個辦事處打造成為招商引資的有力武器,現在摻合了雜質,難免心中不滿。
  方志誠將材料拋給了魏小燕,沉聲道:“這幾個人若是想進招商局,我沒有任何意見,但是想要進辦事處,我不能同意。”
  魏小燕瞄了一眼葉輕柔,低聲道:“其中有孫書記和邢縣長指定的人……”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瞧了瞧,凝重道:“將他們的人事編制先收入招商局,如果他們想要去辦事處,那得一視同仁,必須要經過重重考核,此事與你無關,如果上面有人詰問,你拿我當做擋箭牌便可以。”
  魏小燕暗忖方志誠的口氣不是一般的硬氣,苦笑道:“那邊如此。”
  方志誠嗯了一聲,又問道:“辦事處的選址,進展如何了?”
  魏小燕從材料中抽出一份文件,指給方志誠過目,“深州那邊基本已經確定,位置安排在南洋大廈的五樓。南洋大廈是一套商務裙樓,里面入駐三十多家上市企業的總部,以及十多家外企的華夏地區總部,位置優勢便極佳,至于租金,也不是很貴,在可接受的范圍之內。不過,云海這邊,倒是有些難題。我們有兩處選址,一處是云海商會所在的浦東大樓,想要入駐其內難度很大,而且租金不菲;另一處,以外資企業為主的新外灘大廈,這也是一個需要過硬關系,才能夠入駐的地點,至于租金倒是相對便宜些。”
  方志誠沉吟一番,他深知辦事處位置設立點的重要性,這就猶如釣魚,必須要尋找一個好的魚塘,至于魚塘也有好位置與壞位置之分,隨后打食、拋餌、下鉤,那才能事半功倍。云海市和深州市是華夏改革開放的前沿,這兩所城市大魚對多的地方,也是想要推進招商引資工作的資源豐富之地,而在選擇辦事處的時候,在方志誠的要求下,進行了大量調研,爭取尋找一些有優勢資源的大廈租賃辦公,這樣以便后期招商近水樓臺先得月。
  南洋大廈,方志誠曾經了解過,是深州數一數二的商業資源豐富的裙樓之一。能拿下此處,魏小燕的功不可沒,她動用了自己一個大學同學關系,那位大學同學年輕時與魏小燕談過戀愛,是最早去深州下海打拼的商人,通過這個大學同學,魏小燕聯系上了南洋大廈管理處的主任,上個月她去深州跑了多次,才最終簽下租賃協議。
  至于云海,魏小燕便有些為難,盡管東臺離云海很近,但想要打入這個城市的真正商業腹心,卻是難度很大。
  方志誠點點頭,輕聲道:“我下周去云海一趟,親自處理此事。”
  魏小燕微微一愣,暗忖方志誠莫非在云海還有什么關系不成,其實在她看來,隨便尋找一個位置便可以了,不必那般大費周章。不過,她臉上沒有露出任何表情,輕松地笑道:“預祝方局馬到功成!”
  等魏小燕離開之后,方志誠翻出手機,找到了一個電話號碼,號碼是寧家二姐,寧香草的。方志誠近期對華英投資集團有過了解,這是一家很低調的風投公司,目前在國內的投資范圍近五十家,涉獵行業駁雜,近期在國內冒尖的不少企業,都是在華英集團的資金輸入下,利潤實現成倍增長。
  如果實在不行,方志誠琢磨著要利用自己與寧香草的關系,從而為招商局在云海選擇一個有力的據點。
  其實,即使辦事處選址問題能順利解決,方志誠后期也會找到寧香草打開云海市場。方志誠倒不是因為自己對寧香草有恩,仗著恩情來讓寧香草幫助自己,而是他腦海中有一個不錯的計劃,如果寧香草愿意支持自己,那樣能達成一箭雙雕,互利共贏的局面。
  方志誠見葉輕柔不停地打哈欠、伸懶腰,動作幅度很大,故意擺出一副我很無聊,請趕緊跟我說幾句話的表情。他無奈地站起身,嘆了口氣,道:“走吧,我帶你出去走走。”
  “好耶!”葉輕柔等這句話許久,不過她還是歪著腦袋追問了一句,“翹班的話,沒問題嗎?”
  方志誠點點頭,輕聲笑道:“你哥,好歹也是一個領導。”
  葉輕柔撇了撇嘴,露出不屑的表情,突然表情復雜,說道:“哥,你以后官肯定是越來越大,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方志誠好奇道:“什么事?”
  葉輕柔低聲道:“千萬不要當貪官……”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放心吧,你哥清廉著呢,一定做個為國為民的好官。”
  葉輕柔搖了搖頭,古靈精怪地一笑,嘴角露出漂亮的酒窩,嘻嘻道:“我讓你不當貪官,不是為國為民,而是覺得,一般貪官都是大胖子,我不希望我的老公腦肥油腸,太惡心了。”
  方志誠無語,走過去敲了葉輕柔的腦門一記,隨后指了指她附近的垃圾。葉輕柔乖乖地蹲下身子,將垃圾全部整理好,丟進垃圾桶,然后又找來掃帚,把地上清掃了一遍。
  葉輕柔做完一切,伸手在白皙的俏臉上擦了一把,其實哪里有汗,方志誠微微一怔,暗忖葉輕柔若是不耍脾氣、不胡鬧的時候,還是挺有魅力的。
  出了政府大院,走了幾步,在報刊亭附近等了片刻,卻見戚蕓穿著一襲黑色風衣從不遠處走了過來。方志誠朝著戚蕓招了招手,見葉輕柔滿臉疑惑,解釋道:“我在東臺估計要呆上一段時間,總住在招待所,不太合適,所以想搬出來。戚縣長今天有空,順便幫我物色一下。”
  葉輕柔口無遮攔地嘀咕道:“這戚縣長也太閑了吧。哥,你找房子,她也幫忙……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你們是不是有奸情?”
  方志誠老臉一紅,點了點葉輕柔的鼻尖,佯怒道:“胡說八道什么呢!小心被戚縣長聽見,她是我的領導,你想害死你哥嗎?”
  原本打算周末再去挑選房子,但周末又要去市里參加會議,所以她特地騰出了些時間。見方志誠身側站著葉輕柔,戚蕓朝著她擺了擺手,葉輕柔昨晚與戚蕓相處,對她敵意減少了許多,便笑了笑。
  選房子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能碰上一個自己喜歡,價格適宜,位置又不錯的,難度很大。
  看完第三個房子,葉輕柔揉著發酸的小腿,郁悶道:“我覺得就這兒不錯,沒必要再走了呢。”
  方志誠臉上露出苦笑,這個房子相比較其他兩個,是最破舊的一間,三間老屋,外面砌了院子,估計有數十年的歷史。
  房東是兩位老人家,兒子在銀州工作,順便將老人家接到了市里,所以這屋子便一直空著。雖說房子破舊了一些,不過若是修繕一下的話,倒是很有家的味道,尤其是院內有花壇與空地,若是種上些花草、蔬菜,倒是有種大隱于市的感覺。
  租售房子的是房東的外甥,他見方志誠有些意動,笑道:“老屋子住著舒服,冬暖夏涼。如果你覺得破舊的話,可以裝修一下,至于房租,一年兩千元,三間屋子都歸你用,如何?”
  方志誠見戚蕓眸光閃爍,笑問:“戚縣長,你覺得如何?”
  戚蕓扭過臉,佯作無所謂道:“別問我,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