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231 糾纏不清的孽緣

“有點冷……”
  戚蕓感覺身上涼颼颼的,她抬眼望著對面年輕的男人,深深地吁了一口氣,內心竟然沒有任何排斥感,手中的果盤也不知是脫力,還是不忍,從指尖滑落,啪嗒一聲摔在了地上。
  “別鬧了!”戚蕓輕聲勸道,往后面退了兩步,她可不信方志誠是因為酒多了,所以誤以為自己尚在夢中。所以她希望方志誠清醒過來,擺出一副上司的架勢。她是東臺縣的常務副縣長,方志誠是自己的下屬,理應對自己表示尊。
  方志誠盯著戚蕓臉上露出的厲色,點頭咂嘴道:“這才對,有幾分戚縣長嚴肅冰冷的味道了……這個夢,也太真了一點!嘻嘻,不過可嚇不倒我!……”
  戚蕓仔細打量著方志誠,口中急促地說道:“方志誠,你別跟我裝瘋作傻,我知道你酒醒了,知道這不是夢境,如果你再無禮的話,我可得叫人了。”
  方志誠微微怔了一下,心中也是有點猶豫,他把眼睛瞇了起來,口中含糊不清地說道:“這是我的夢,我說的算。你叫吧,我想它沒人來,它就會沒人來。不信你試試?”
  戚蕓一陣無語,咬著紅唇,若是真放聲叫喚,怎么可能沒人聽見,只是戚蕓不敢叫嚷,否則的話,兩人之間的事情豈不是要被許多人知曉,到時候不僅自己的形象有失,而方志誠……自己真是自找苦吃!
  戚蕓見方志誠軟硬都不吃,只能閃退,同時輕聲道:“方志誠,求你清醒一點,我們真的不能這樣,否則的話,以后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呢……”
  方志誠蹣跚著步子,嘴里哼哼唧唧,也不知道說些什么,不過他的移動方向卻是異常明確,盡管看似笨拙,但不停地靠近戚蕓,還不是占幾下便宜。
  終于,戚蕓再次被逼到了角落里,她臉上露出無奈地苦笑,等方志誠即將靠近,勉力用手撐住了對方,輕聲問道:“確定這是一個夢?”
  “當然……”方志誠點頭笑道,“不過,比任何一次都要真實的夢!”
  戚蕓緩緩嘆氣,“我可以給你……但以后不允許再做這樣的夢了……”
  方志誠含糊不清地說道:“好……好……”
  戚蕓手臂一軟,方志誠笑了笑,打著酒嗝,道:“呀,戚縣長的身體有這么軟嗎?我真是想長眠不醒,希望這場夢永無止境地做下去了。”
  戚蕓歪過了臉,心神微動,眼角流過一絲淚痕,終究放開心中的包袱,暗嘆一聲,罷了罷了,今晚這個局面也是自找的,讓方志誠借著酒興占點便宜,等明天他徹底清醒了,再說清楚,到時候一拍兩散,彼此也保住這個秘密吧。
  方志誠吻住了戚蕓眼角的淚痕,戚蕓感覺到內心深處,靈魂顫抖了一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志誠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閉起眼睛,而戚蕓靜靜地躺著,沒有任何表情,茫然地望著天花板。
  方志誠頓時有點后悔,因為今晚的所為,是在酒精地作用下使然,如今酒意消失不見,他便覺得對不起戚蕓,暗忖自己所作所為很是禽獸。
  不過,回想著方才的種種,方志誠并不覺得后悔。
  方志誠心中有對比,戚蕓比起其他女人而言,骨子里很要強,盡管她身體十分敏感,但依舊強忍著不發出任何聲音。但那若隱若現的不服之意,在最后關鍵時刻,還是爆發出來,那一瞬間的美妙,超越了一切。
  “別裝睡了。”戚蕓收拾心神,抹掉了眼角的淚水,她用手捅了捅方志誠的腰部,“你回隔壁吧,兩個人我睡不著。”
  方志誠“嗯嗚”了兩聲,動了動身體,裹著被子背對著戚蕓,往內側挪移了幾寸,騰出點空間,試圖讓戚蕓睡得更舒服。
  戚蕓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從床上坐起,然后在地上找到了方志誠的褲子,摸到了隔壁的鑰匙,幽怨地嘆了一口氣,道:“既然你不走,那我走吧……”
  突然身上傳來一陣暖意,只聽方志誠在她耳邊輕聲道:“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戚蕓哀怨地嘆了一聲,“你還真有閑情逸致,朗誦宋詞呢……”
  方志誠湊到戚蕓耳邊輕聲嘆道:“李煜寫這首詞是將過去的繁華和當下的落寞進行對比,而我念這首詞,是將過去的寂寞和現在的溫暖進行對比。戚縣長,這場夢我們分明是琴瑟和諧,這是你無法否認地事實。”
  戚蕓搖了搖頭,動情地說道:“夢就是夢,等醒了之后,就會很快忘記。而且,這是你的夢,在我心中永遠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你真的要走?真的要離開我的夢?”方志誠柔聲問道,“如果你真要走,那我放開你……”
  戚蕓神情復雜地坐了起來,回頭深深地看了方志誠一眼,旋即陸續穿了幾件衣服。走到門邊,她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于是又折回到了房間,伸手一扯,將方志誠身上的被褥給拉了下來,怒道:“這是我的房間,憑什么我走?”
  方志誠翻了個身,伸手在嘴邊打了個哈欠,含糊不清地說道:“夢還沒醒,我依舊不知自己身是客。”言畢,他喉嚨里又發出呼呼的鼾聲,再次開始耍賴。
  “真是沒皮沒臉了……”戚蕓氣憤地嘆道,暗忖若是自己現在離開,豈不是落了下風,別以為念幾句破爛的宋詞,就能忽悠住自己,要強的性格讓她沒有離開。戚蕓躺在方志誠的身側,不時地用腳踢他一腳。
  突然,戚蕓踢出的腳感到一麻,卻是被方志誠用力給握住。方志誠將之抱在了胸口,捂了捂道:“戚縣長,你的腳底冰涼,不用再亂動了,凍著了,就不好了。你身體弱,本來就容易感冒!”
  戚蕓突然想起第一次與方志誠邂逅,便是因為生病躺在了他的床上,如今卻是在自己的床上,這或許就是一個命中注定的孽緣……
  “在現實中,你是我的領導,我跟你都聊天膽戰心驚的,但是在夢中,我卻不怕你……”
  戚蕓感覺自己變成了水潭,她感覺自己冰冷的外表開始融化,血液里流動著一股盎然的春意。
  ……
  第二天清晨,方志誠還在夢中,戚蕓早早地便洗漱完畢,然后催促方志誠快點起床。方志誠睜開眼睛,苦笑道:“昨晚那么累,你也不多躺一會?”
  戚蕓點了點方志誠的腦門,嘆道:“被人發現可就不好了。”
  方志誠拍了拍臉,胡亂穿了兩件衣服遮體,隨后將剩下的衣服抱成一團,躡手躡腳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等進了衛生間洗漱,方志誠盯著自己的樣子,不禁啞然失笑,胸口多處血色深痕,竟然都是昨夜戚蕓的杰作。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門鈴被按響,方志誠打開門之后,戚蕓俏生生地站在門口,嘴角噙笑,臉頰一團紅霞嫵媚無比,原本略顯暗淡寒冷的眸光,流轉似水,蘊藏著多情與甜蜜。
  “一起吃早飯吧。”戚蕓笑著邀請道。
  方志誠笑了笑,“要不,進來等吧,我衣服還沒穿好呢。”
  戚蕓思索一番,琢磨道:“我還是在外面等吧。”
  方志誠暗忖戚蕓這番姿態更顯做賊心虛,但也不點破,很快穿好了衣服,然后與戚蕓一起吃早飯。方志誠點了一碗青菜肉絲面,戚蕓點了一碗小米粥,兩人并不多言,不時目光交接,卻勝過千言萬語。
  “我準備搬出招待所……”方志誠放下筷子,嘴角帶著微笑道。
  戚蕓有點意外,自己與方志誠剛戳破了那層窗戶紙,方志誠為何心急著要搬出去呢,她轉念一想,終于意識到方志誠為何有這么個決定,點點頭道:“也不用那么急。”
  兩人之間若是沒有關系,緊挨著住在招待所,自然沒有太大的問題。現在兩人關系有所突破,抬頭不見低頭見,即使掩飾得再好,總會被人瞧出破綻,所以方志誠才會想出要搬出去住。
  當然,搬出招待所,是方志誠一直在盤算的事情,畢竟住在招待所總覺得有些壓抑。
  方志誠笑道:“有時間咱們一起去看看?”
  戚蕓微微一怔,臉頰緋紅,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為什么要我去看?”
  方志誠低聲道:“找新個住處,又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啐道:“別胡說八道了……”
  方志誠沒想到冰山一般的戚蕓,打開心扉之后,竟然如此美艷動人,內心微微一熱,戚蕓感覺到方志誠眼光中射出的溫柔,輕嘆了一口氣,道:“要不周末吧,最近剛調整過工作,手里的事情挺多的。”
  方志誠沒想到戚蕓竟然真的愿意與自己一起去選房,喜上眉梢,笑道:“遵命,那我等你的通知……”
  男人在心底都潛藏著征服的**,尤其是征服像戚蕓這樣的冰山美人,那種滋味更是令方志誠的自信心空前強大。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