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3 兔子不吃窩邊草

(此章為書友708199(地獄火警)的豪賞加更,新書期急需紅票、收藏、評論,求諸位支持!)
  馬向南吃了一個大虧,雖然傷不是很重,但依舊躺在救護車上,被送到醫院中。聰明之人卻是知道,馬向南此舉是想博得同情分。
  “老婆,你剛才給干媽打電話了沒?”
  “打了!你都問了多少遍了?”
  “那干媽怎么說的?”
  “她很氣憤,說等會便跟干爸說。”
  躺在病床上,馬向南一直關注著手機,直到手機號碼出現老領導的名字,他面色才豁然開朗。
  “小馬,怎么回事啊?剛才聽你干媽說,被人襲擊了?”老領導雖然退休多年,但言辭之間依舊給人一種沉穩的鎮定感。作為一名進入中央政治局才退休的官員,他對銀州的貢獻很大,幾乎歷任銀州一把手都是他親手培養的,比如現在的市長夏翔,便是老領導當年的秘書。
  而馬向南跟老領導的關系更勝一籌,老領導雖說有三個兒子,但兒子們都有自己的視野,不一定都能做到體貼入微、噓寒問暖,而馬向南便抓住這個機會,不停地接觸老領導的老伴兒,而老領導的老伴很喜歡馬向南,所以便將馬向南收為義子。當然這層關系很隱蔽,等老領導離開銀州之后,也只是有限的幾個人知道。
  因為馬向南身后有這么一個背*景,所以平常夏翔對馬向南也是報以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銀州重機當初蒸蒸日上的時候,夏翔便將這塊蛋糕丟給了馬向南,正好將之從市政府給移了出去。
  馬向南方才故意讓老婆給干媽打了個電話,果然不出所料,干媽隨即便跟老領導說了此事。老領導也坐不住了,主動問起馬向南事情的前因后果。
  馬向南便將始末簡單說了一邊,老領導沉吟片刻,突然問道:“小馬,你老實交代,在銀州重機這么多年,究竟有沒有違紀?”
  馬向南面色一凜,連忙果斷道:“沒有!現在是有人想故意整我啊。”馬向南懷疑今天被襲擊,完全是有預謀的,工作組在的情況下,鬧出了這么大的風波,明顯是有人在暗中策劃。所以馬向南瞬間便想到了宋文迪。
  老領導挑眉道:“哦?是誰?”
  馬向南輕聲道:“宋文迪。”
  老領導許久沒作聲,方道:“新來的市委書記,為何要整你?”
  “我也不知道……”馬向南沒敢多說什么,因為他知道老領導的心思縝密,自己若是惡意攻擊宋文迪,反而會引起老領導的反感。
  馬向南之所以能收到老領導的看重,便是因為他說話很有分寸,知道什么事能說,什么事不能說。
  老領導嘆了一口氣,道:“你好好休息吧,我等會跟文迪同志打個電話,與他溝通一下。”
  馬向南心中一喜,笑道:“太謝謝您了。”
  得到老領導的承諾之后,馬向南渾身一輕,隨即給老友公安局副局長蕭山打了個電話。
  蕭山笑道:“剛準備慰問一下你,沒想到你主動打電話過來了。”
  馬向南擺了擺手,輕嘆道:“慰問就不用了。想請你幫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蕭山挑眉道。
  馬向南冷笑一聲,道:“把今天帶頭鬧事的徐鵬給我抓起來,弄點苦頭給他吃吃。”
  蕭山微微一怔,輕聲道:“他動手打人,我們自然有道理拘留他,放心吧,我會幫你出這口氣的。”
  “非常感謝,等我出院之后,請你喝酒。”馬向南見蕭山十分講義氣,心情也變得愉悅不少。
  ……
  市長辦公室內,煙霧繚繞。
  夏翔將煙蒂捻滅在煙灰缸內,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道:“沒想到馬向南竟吃了這么大的虧。”
  “這對我們可是好消息,馬向南這個人不足為慮,但他身后有那位老爺子暗中支持。若是那位老爺子動怒,這宋文迪恐怕也受不住的。”常務副市長鄧博宇得意地說道。
  夏翔點了點頭,皺眉道:“銀州重機雖然虧損多年,但政府財政撥款一直沒有間斷,便是因為省市兩級領導都給老爺子一份薄面。我之所以不去碰銀州重機,那也是因為礙于老爺子十分照顧馬向南。這次宋文迪踢到了一塊鐵板啊,雖然馬向南被打一事,不一定是由宋文迪指使的,但以馬向南的性格,肯定會把事情鬧大,屆時老爺子一定會出面,宋文迪雖然在省委關系很硬,但如何能比得上老爺子手段?”
  鄧博宇輕聲問道:“那咱們是不是要順水推舟呢?”
  夏翔擺了擺手,高深莫測道:“暫且坐山觀虎斗,畢竟馬向南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若是宋文迪打掉這只打老虎,對我們也是有利的。”
  鄧博宇微微一怔,暗忖自己還是沒有夏翔足夠沉穩,訕訕笑道:“還是夏市長想得深遠。”
  夏翔坐會辦公桌,手指輕輕地敲打桌面,輕聲道:“咱們現在的精力必須得放在玉湖生態區上。剛才發改委那邊傳來消息,宋文迪計劃要讓玉湖生態區轉型。”
  “哦?”鄧博宇眉頭一跳,不悅道,“這么大的事情,怎么沒有事先與政府這邊通氣?”
  夏翔冷笑一聲,道:“宋文迪自己還沒有擺正位置啊,這手伸得太長,知道若是與咱們通氣,肯定會遭到抵制,所以便先與發改委那邊聯系,這也是投石問路,想看看咱們的反應。”
  “那咱們現在該怎么做?”鄧博宇對夏翔一直言聽計從,知道夏翔心中怕是早已有計劃。
  夏翔重重地敲了兩下桌面,沉聲道:“宋文迪現在最大的弱點,是常委會,你近期注意要與我保持步調一致。他不是想增設常委,并且調整常委分工嗎?咱們自然要給他一點警示。”
  鄧博宇意識到夏翔終于要利用常委會給宋文迪狠狠一擊了,連忙點頭道:“請夏市長放心,咱們銀州的發展,還不至于讓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
  銀州官場的排外現象向來十分嚴重,泉安幫原本占據常委會八席,宋文迪想要控制常委會,難度還是很大的。
  ……
  回到辦公室之后,方志誠準備了一下材料,準備跟宋文迪匯報下午調研的情況。這時魏民從外面進來,方志誠與他打了招呼,便敲門通報,隨后魏民進了里間。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魏民從里面的辦公室出來,從臉色瞧出,十分嚴肅,估計原先的計劃,有了很大的轉折。
  方志誠進去給宋文迪泡了一杯茶,見他眉頭深鎖,突然問道:“老板,是不是馬向南那邊出現問題了?”
  宋文迪緩緩抬起頭,淡淡地看了方志誠一眼,輕聲道:“老領導出面,剛才在電話中,希望我對銀州重機手下留情。”
  方志誠微微一怔,他雖然在銀州官場還沒多久,但自然也聽說過那位老領導的事跡,輕聲嘆道:“難怪馬向南如此囂張,原來身后有這么一尊大神。”
  宋文迪冷笑,不悅道:“老領導退休這么多年,還把銀州拿捏在鼓掌之間,有點太過分了。”
  方志誠沒想到宋文迪對老領導的反抗心理如此嚴重,估摸著老領導親自給宋文迪打的那個電話,語氣恐怕不是很好。
  方志誠輕聲勸道:“老板,銀州重機一直存在很嚴重的問題,之所以許多人置之不理,那是有共同原因的,您還需冷靜。”
  宋文迪伸手摸過煙盒,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給他點燃。
  宋文迪吐了一口煙,目光中露出一絲凌厲的光芒,輕聲問道:“小方,你覺得這件事該如何做?”
  方志誠沉聲道:“如果您想打散泉安幫的話,正好以此為契機。泉安幫內部分為兩大陣營,一個陣營是當年老領導的嫡系人員,其中代表人物便是馬向南、劉強東,另一個陣營則是以夏翔為首的新力量。他們看似是一個整體,但彼此之間多有爭斗。老板,您可以利用兩者之間的矛盾,從而坐收漁利。”
  宋文迪見方志誠分析得很有道理,忍不住盯著他看了一眼,暗忖這小子倒是有點天賦,又道:“那如何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呢?”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馬向南操縱銀州重機多年,若是紀委調查他,他肯定吃不了兜著走。若是馬向南陷入必死之地,另一派系必然會痛打落水狗,這樣泉安幫內部的矛盾便激化了。老板,您不是準備增設常委,并且調整常委分工嗎,若是他們的矛盾激化了,你豈不是可以得償所愿?”
  宋文迪眉頭舒緩,指著方志誠笑道:“我倒是看走眼了。沒想到你小子,這壞心思倒是挺多的。”
  方志誠撓頭,訕訕笑道:“老板,您怎么能這么說?我這不是在為你考慮嗎?”
  “思路倒是不錯,不過執行起來,并非那么容易。還需要有第二手準備才行。”宋文迪面色緩和,笑了兩聲,突然又是一凜:“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馬向南必須要受到處理,我的眼里容不下這樣的蠹蟲。”
  方志誠暗忖宋文迪倒是一身正氣,暗自慶幸不已,更加下定決心要緊跟宋文迪身后,因為秘書若是跟著一個作風不正派的領導,說不定哪天就被牽連,從此跌入谷底。只有在一名渾身正氣的領導身后,才能保證前途經得起大風浪。
  其實,能到市委書記這個級別,絕大多數官員都已有一定的精神追求,對物質層次不會要求太多,更注重修身養性。
  方志誠突然又生一計,道:“老板,我現在有一個關鍵人物,或許能讓馬向南沒有轉圜余地。”
  “哦?”宋文迪目光中透露出一絲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