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29 羅衾不耐寒

(今天似乎是首頁大封推薦,內心很忐忑,不知成績會不會有所突破。這幾日劇情在某些方面略顯平淡,主要因為尺度需要收縮,原因大家都懂。有空會放量番外,以作補充。)
  與孫偉銘聊完辦公地點搬遷的事宜,孫偉銘又拉著方志誠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孫偉銘的用意,方志誠還是能了解的,孫偉銘論資歷很淺,如今才登上東臺縣一把手的位置,難免根基不牢。縣里對于他的非議很多,而他現在急需市里的支持。宋文迪現在是市委一把手,如果能得到宋文迪的支持,那么他就少了許多后顧之憂。
  方志誠是通往宋文迪的捷徑,于是孫偉銘琢磨著要利用方志誠聯系上宋文迪。所以孫偉銘才會對方志誠如此熱情。
  方志誠出了孫偉銘的辦公室,腦海里閃過一道靈光,突然背后出了一層冷汗,暗忖自己今天主動來找孫偉銘,或許中了他的圈套。
  原本定下的辦公地點為何發生變故,恐怕是孫偉銘故意使然,以此來逼方志誠主動上門請求,然后孫偉銘看似為難地點頭允許,這樣方志誠間接地便欠了孫偉銘一個人情。
  如果真如同自己所猜測,那么孫偉銘的心計也太重了一點。
  孫偉銘是希望方志誠承他的人情,以后若是要方志誠相助的時候,自然也需要方志誠來助他一臂之力。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錢德琛雖然下馬,但這東臺官場并非想象中風平浪靜,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小算盤,若是你不夠謹慎,難免中了別人的算計。
  雖然知道孫偉銘心計頗深,但方志誠回想一番,也只能將計就計,畢竟孫偉銘并沒有刻意刁難自己,只是略施手段,籠絡自己而已。招商局的以后發展,還需要孫偉銘諸多幫助,若是現在跟孫偉銘撕破了臉皮,那也不是什么好事。虛以委蛇是當下最好的選擇。
  處理問題的方法,要能靈活多變,有時候要堅決,有時候要委婉,過剛易折,善柔者不敗。
  孫偉銘坐在辦公室內,托著下巴凝眉思索,在他的眼中,方志誠是一枚很好的棋子,在錢德琛下馬時起到了關鍵性作用,而現在,他還是這么認為,方志誠是枚值得深藏的棋子,必須要好好利用方志誠,從而打通自己與市委書記宋文迪的關系。
  孫偉銘在布局,他的每個動作,都是在為自己的晉升之路鋪墊,比如剛才與方志誠看似掏心掏肺的對話,那也是他達到最終目的之前一個微妙的細節。
  孫偉銘是一個有政治智慧的人,否則又怎么會兵不血刃地將挑下馬來?
  荀子說過,“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能人與普通人最大的區別,在于能人懂得利用外物,通過已有的條件達成目的。孫偉銘便是這么一個擅長借勢的人。
  “咚咚”,敲門聲打斷了孫偉銘的思緒,秘書輕聲匯報道:“羅縣長到了。”
  孫偉銘點了點頭,暗示秘書將羅輝帶進來。羅輝面無表情地進入,孫偉銘嘴角擠出了笑意,輕聲道:“請坐!”
  羅輝坐下之后,琢磨著孫偉銘主動請自己來辦公室談話的原因,錢德琛一派在剛剛過去的颶風行動之中,幾乎全部被打壓。而羅輝因為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都在駐瓊辦,剛回到東臺沒多久,所以與錢德琛并無太密切的聯系,所以紀委只是召喚他問了話,并沒有找到他的犯罪的證據。
  不過,羅輝知道自己的仕途算是到頭了,官場站錯了隊,下場便是如此,幾乎再也沒有晉升的可能。
  孫偉銘遞了一支煙給羅輝,羅輝微微錯愕,伸手接過。
  孫偉銘吞云吐霧一番,沉聲道:“羅輝,今天辦公室里沒有外人,我們不妨坦誠一點交流。說實話,整個東臺縣,你是我看好的人之一,只不過運氣差了一點。如果你晚一點回東臺,想必現在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駐瓊辦是一個遠離是非之地,如果羅輝沒有中途歸來,充當錢德琛打壓方志誠的爪牙,那么也不至于在錢德琛下馬之后,受到牽連,如今被遺棄在冷板凳上。
  羅輝訕訕地笑了笑,輕聲道:“偉銘書記,人生哪里有那么多如果,我已經學會認命……”
  孫偉銘揮了揮手,淡淡道:“其實事情還有轉機,我知道當初并非你的本意。錢書記的性格我還是很了解,當初你也是被逼無奈,否則又怎么會愿意從駐瓊辦那個三不管的地方回到東臺。”
  羅輝暗忖孫偉銘的分析很透徹,若不是知道他心計很深,恐怕會要把孫偉銘引為知己。
  羅輝心中復雜地想著,但臉上沒有絲毫露出心思,佯作一臉感動地嘆道:“偉銘書記這番話說到我的心里了。還請你指點一二。”
  孫偉銘笑了笑,從抽屜里取出了一份文件,然后遞到了羅輝的身前。羅輝接了過去,微微一怔,文件上寫了許多名單,都是東臺縣副科級以上的干部。
  “這是?”羅輝有點慌亂。
  孫偉銘從筆筒里去了一支簽字筆,拋到了羅輝的身前,笑瞇瞇地說道:“這是東臺縣副科級以上的干部名單。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以你駐瓊辦主任的眼力,不妨來幫我分析一下,這些人員當中,哪些不太適合在原來的崗位上繼續工作。”
  羅輝張大嘴巴,終于了解孫偉銘的用意,他是希望自己幫助他指出,名單中有哪些是錢德琛剩余的人馬,然后再尋找機會一網打盡。以羅輝的人際關系網,是查明這些人所處陣營最適合的人員。
  “怎么,有難度?”孫偉銘平靜地望著羅輝,繼續施加壓力道。
  “沒有,還請偉銘書記稍微等待片刻。”羅輝面無表情,內心苦澀。
  背后插刀之事,很遭忌諱。因為羅輝現在的一筆一劃,可能會毀掉一個人的官路生涯。盡管知道這是一件挺違背良心的事情,但羅輝知道這是自己將功補過的一次機會,他必須得把握住。
  孫偉銘見羅輝松口,低頭篩選那份名單,笑了兩聲,安撫道:“縣政府的工作近期調整了一下,你無需介懷,等過一段時間,重新調整后,你還是有機會的。”
  對于這么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羅輝只是一笑了之,將名單勾選一番后,離開了縣委書記辦公室。
  等羅輝離開之后,孫偉銘手指敲擊桌面,然后用筆在一張空白紙上寫下了“邢繼科”三字,陷入沉思之中。邢繼科此人來到東臺,必然不會一直沉默,他必須要未雨綢繆,才能在日后的爭鋒之中,贏取勝利。
  孫偉銘現在兩步謀劃,一步是要趁勝追擊,清剿錢德琛在東臺留下的痕跡,第二步是小心防范,持續敲打邢繼科,以免他的到來,影響自己這個一把手的絕對權力。
  若是用老謀深算來形容孫偉銘,那是最貼切不過的。
  回到辦公室之后,方志誠給李卉打了個電話,告知她辦公地點已經確定,安排在周末進行搬遷。李卉隨后召開了科長會議,交代了一些搬遷的細節。李卉的管理能力和協調能力很強,搬遷一事完全交給李卉,方志誠很放心。
  方志誠并非那種事事都喜歡攥在手心的人,大多數的時候,只是掌管方向性的事務,具體事情的推進則有李卉及其他幾個副局長負責。
  這是一種比較正確的管理方式,招商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若是事無巨細,那么只能導致自己身心俱疲,而一個人的精力,終究是有限的,什么事都去干涉,反而什么事都做不好。這樣也會讓整個招商局太過依賴方志誠,自身沒有進步。方志誠想要培養的是一個有競爭力的團隊。
  下班之后,手機震動,方志誠收到了戚蕓發來的短信,約好在酒店附近的家菜館見面。進門之后,便見到戚蕓坐在窗邊的一個位置,她托著下巴,目光飄出窗外,也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直到方志誠坐在戚蕓的對面,她才回過神,輕啟紅唇道:“你來了啊?”
  方志誠笑道:“沒想到戚縣長,今天比我先到了。”
  按照方志誠對戚蕓的了解,身為工作狂的女縣長,比正常人要晚一到兩個小時才會下班。
  戚蕓點了點頭,算作打過招呼,伸手招呼服務員,服務員很快拿了菜單過來,方志誠雙手環抱在胸口,不做多言,暗忖既然是戚蕓請客,今天索性便任由戚蕓來點菜。戚蕓點了幾道菜,原本打算問方志誠的意見,見方志誠微笑著擺了擺手,便又點了幾道。
  點好菜之后,兩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方志誠提議道:“天氣冷,要不喝點酒,暖暖身子吧?”
  戚蕓微微一怔,點點頭道:“那就喝一點吧。”
  白酒上來之后,方志誠倒了兩杯,然后舉杯道:“祝賀戚縣長更進一步,晉升為常務副縣長,以后還請你多多照顧。”
  戚蕓冷若冰霜的臉上,終于消融了些許,與方志誠碰杯之后,柔聲道:“謝謝!”
  戚蕓成功再升一級,她心中是喜悅的,但悲劇的是,她竟然找不到人與之共同分享喜悅。戚蕓最終選擇了方志誠作為分享對象,她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之前諸多接觸,對這個年輕的男人留下的好感在從中作祟。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