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28 夢里不知身是客

第226章人靠衣裝馬靠鞍
  方志誠養傷數月之后,第一天上班來到招商局,順便在每個辦公室露了個臉,從員工的表情來看,他們對方志誠還是報以一定的熱情。作為領導,沒有必要跟每個員工成為勾肩搭背的兄弟關系,但保持一定的風度,還有存在感,這是必要的。
  回到辦公室未多久,王崇敲門走了進來,方志誠笑了笑指著沙發,道:“坐一會兒,我正好找你有事吩咐。”
  方志誠埋頭忙碌了一陣,處理了幾件緊急的事情之后,坐在王崇的對面,給他泡了一杯茶。王崇態度有點拘謹,顯然有點不太適應。方志誠遞了一杯茶,輕聲道:“與謝萌萌的事情處理得如何了?”
  王崇臉上露出尷尬之色,低聲道:“我跟她不聯系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勸說道:“如果你真喜歡她,那么就不要輕易放手。不過,也要等過了這陣風頭再說。”
  王崇聽方志誠這么說,微微一愣,因為他沒想到方志誠竟然委婉的表示,支持他去追求謝萌萌。
  方志誠笑了笑,輕拍王崇的肩膀,輕松地問道:“你過來找我有什么事?”
  王崇醞釀片刻,斷續說道:“聽說局里要設立云海辦事處和云州辦事處,我想跟申請,出去發展。”
  方志誠點了點頭,表示贊許道:“這也是我想要跟你商量的事情。招商局,關鍵點在于‘招商’二字。不走出去,被動地等待企業入駐,這是消極的做法,所以招商局必須要成立辦事處。你的性格豪爽,而且很有闖進,適合出去打開局面。”
  王崇受到方志誠的認可,臉上毫不掩飾地露出了笑意,他點點頭,道:“方局,請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方志誠其實知道王崇主動請纓去辦事處的原因,王崇與謝萌萌兩人必須要走一個,為了保護謝萌萌,所以王崇主動站出來,要求離開招商局,這是一種變相地守護。
  癡情男女,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琢磨著王崇倒是一個挺重感情的家伙,又問道:“云海和深州,你打算去哪里?”
  王崇托著下巴,想了想,輕聲道:“我去深州吧……”
  方志誠微微一怔,深州比云海要遠,正常人更可能愿意去云海,他思索王崇怕是決定離東臺遠一點,便點頭道:“那行!你現在的行政級別是副股級,現在再給你升一個級別為正股級。深州辦事處將全權交給你來負責,希望你能通過這個全新的平臺,作出一些成績來。”
  王崇有點激動,因為此前嚴浩鬧事之后,他覺得一度跌到了人生谷底,盡管自己與謝萌萌沒有任何實第226章人靠衣裝馬靠鞍
  際性的糾纏,但是嚴浩與謝萌萌的家事,畢竟與他有一定的關聯,甚至鬧到了招商局,發生那么大的風波,所以他覺得自己在招商局沒有什么前途。但沒想到方志誠不僅不再追究前事,還給他提拔了,不禁讓他感動無比。
  “方局……”王崇鼻子一酸,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方志誠笑罵道:“你一個大老爺們,落淚做什么?”言畢,他從桌上抽了紙巾,遞給王崇,沉聲道:“我知道你現在心灰意冷,但若是真信喜歡謝萌萌的話,還是爭取抓住她。人這一生很短暫,必須要瘋狂一兩次,那才活得有意義,不是嗎?”
  王崇抬起頭,盯著方志誠看了數眼,苦笑道:“主要……我覺得謝萌萌,不一定會接受我……”
  方志誠笑道:“事在人為,若是你不爭取一下,又如何能知道最終的結果呢?”
  王崇終于點了點頭,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目送王崇離開,方志誠輕嘆了一口氣,自從那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他的世界觀有了很大的改變。以前的方志誠活得小心謹慎,會注意外界的眼光,受到世俗的束縛,但他現在卻是覺得,人若是活著,還是隨心所欲一點才好,因為不知哪一天就去地獄,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那些美好的回憶便會煙消云散。
  人生在于經歷,酸甜苦辣,都得走一遭,才不枉活一場。若是受到條條框框的束縛,將自己的本性捻滅,那還有什么價值與意義。
  所以方志誠放得開了一些,以前他會糾結,秦玉茗、趙清雅、佟思晴、徐嬌……這些令他心動的美麗女子,他該何去何從,也會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貪心了一點。
  但現在,方志誠卻是覺得,既然喜歡這些女人,那就得鼓起勇氣,大聲地說出來,傾盡所有力氣來保護她們。
  方志誠跟王崇說的那些話,看似是在勸王崇,其實是在勸自己。自己必須像真正的男人那樣,敢愛敢恨一點,而不是拖泥帶水,這樣反而顯得不爽快,不夠man。
  往縣委書記辦公室走去,途中遇到了戚蕓。方志誠主動與戚蕓打了招呼,戚蕓很意外地點了點頭,問道:“身體好點了嗎?”
  能讓冰山一般的戚蕓開口關心自己,方志誠頓時覺得一整天的心情都明媚了,連忙點頭笑道:“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主要是皮外傷,沒有傷筋動骨。”
  “那就好!”戚蕓頷首,旋即離開。
  方志誠盯著戚蕓的背影看了一陣,自言自語地低聲笑道:“升官了,也不請客吃飯,還鄰居呢,嘖嘖……”
  東臺第226章人靠衣裝馬靠鞍
  迎來了一次官場大地震,戚蕓也借此機會更進一步。縣委書記孫偉銘對戚蕓十分看重,因此在離開縣長位置之前,將戚蕓升為常務副縣長,使之成為縣政府的第二號人物,為他日后間接控制政府工作埋下棋子。
  新縣長是由市里安排下來的,原先市政府辦的副秘書長邢繼科。刑繼科此人的身份特殊,是省政府辦公廳下派的干部,此次來東臺也就是鍍金。一般來說,這種干部都不會太多干涉實際政務,只是將東臺當成一個跳板而已。
  方志誠正打算往孫偉銘辦公室繼續走,身后戚蕓突然喊住了方志誠。戚蕓干咳了一聲,清聲道:“方志誠,晚上有沒有空?”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有空!”
  戚蕓垂下眼瞼道:“晚上一起吃飯吧,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
  還未等方志誠應答,戚蕓很快轉過身,腳步匆匆地離開了。方志誠摸了摸下巴,無奈地苦笑,原先自己只是胡思亂想,當戚蕓真邀請他吃飯,他反而有些苦惱了。因為“工作狂”戚縣長,可不會為了升官,而請自己吃飯,想必有什么難事,有求于自己。
  進了孫偉銘的辦公室,外屋秘書敲門通報了一聲,旋即向方志誠招了招手。方志誠進去之后,孫偉銘正在打電話,朝著方志誠笑了笑,暗示他坐在沙發上等自己片刻。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孫偉銘掛斷電話,笑瞇瞇地問道:“志誠同志,你怎么這就來上班了,我原本可是批了你半年的假期。”
  方志誠笑道:“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便想著工作,不然渾身不舒服。”
  孫偉銘指了指方志誠,笑道:“沒想到你也是一個工作狂。說吧,今天過來找我有什么事?”
  方志誠便將招商局辦公地點搬遷的事情,與孫偉銘開誠布公地說了起來,幽默地說道:“偉銘書記,原本咱們說好,招商局的新地點設在新樓的二三層,為何現在需要改變了?”
  孫偉銘雙手合十,解釋道:“原本的確想把你們放在二三層,不過人大、政協那邊有需求……你也知道,人大和政協都是一些老同志,原來的辦公場所比招商局還要差,不太適合辦公。所以現在需要你們招商局退讓一步,辦公地點還是安排在新樓,不過,樓層往上再調整調整。”
  孫偉銘現在上任未過多久,急需安撫的便是人大、政協的那些老同志,雖說那些人多半退居二線,不過影響力還在。所以孫偉銘便動了想法,在辦公地點上做起了工作,作為籌碼來討好人大和政協的老干部。
  縣委大院建了新的辦公大樓,給人大政協挪一個辦公第226章人靠衣裝馬靠鞍
  地點,這無疑是籠絡人心的極好辦法。
  方志誠猜出孫偉銘的用意,不點破,輕聲道:“孫書記,按照道理來說,我應當尊重組織的決定。不過,有點建議,我必須要提一提。”
  孫偉銘知道方志誠不肯善罷甘休,難免覺得他有點不識好歹,太過于難纏,輕嘆道:“說吧……”
  方志誠面色凝重道:“人靠衣裝馬靠鞍。招商局是縣里對外的重要臉面,這也是為何我多次向偉銘書記申請新辦公地址的關鍵原因。試想,若是企業家來到招商局議事,要爬到五層才可以,這樣難免會破壞企業家對招商局的印象,繼而對我縣的形象有損。人大政協的老同志,常年在外調研,對辦公地點要求,不像招商局迫切,所以還請偉銘書記,重新考慮一下。據說下個月初,齊氏集團會來東臺縣考察,而且會重點來招商局做客……”
  方志誠說的也是實話,人大和政協常年沒有人辦公,若是將那么好的辦公場所松手給那些老干部,未免也太過浪費了。
  孫偉銘聽方志誠這么說,下意識皺了皺眉頭,齊氏集團未來是東臺的重點企業,必然要放在第一位。方志誠用齊氏集團來作為籌碼勸說自己,成功地讓他有所動搖。
  “也罷,我等會吩咐下去,招商局設在新樓的二三層,人大政協分別在四層和五層吧。”孫偉銘覺得還是要跟方志誠暫時保持好關系,人大和政協那群老干部固然重要,而現在他更需要市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