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227 籠絡人心的陷阱

方志誠雖然在醫院養病,但是消息還是十分靈通,常務副局長李卉幾乎每天都會給方志誠打電話,匯報招商局及東臺官場的情況。席卷東臺官場的這陣颶風,讓方志誠也感到錯愕,他沒想到竟然來得如此迅速而猛烈。
  起到關鍵原因的,自然是方志誠在高速公路上被追殺成了導火索,引起市委書記宋文迪的怒火。順藤摸瓜,市公安局專項小組耗時數日終于抓到犯罪嫌疑人。經過突擊審訊之后,王通這一具有黑屬性的勢力被連根拔起,繼而東臺一股錯綜復雜的勢力浮出水面。
  方志誠并不太關注錢德琛的下場,在痛打落水狗之下,錢德琛必須要為自己他此前的所作所為承擔后果。他更為關注的是,招商局2006年重點開展的幾項工作進度。
  2005年招商引資項目獎勵資金兩千多萬元,由財政撥款,用作注冊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建議,在春節前獲得了縣政府的審核通過,市里也對東臺縣的這一開創性的動作,給予了支持。這個投資公司是**的投資公司,但實際運作由東臺招商局進行運作。
  同時,招商局在云海與深州開辦兩個辦事處,作為招商引資的據點,這一提議,也獲得了縣政府的大力支持。
  方志誠心中很清醒,之所以一切來得這么順利,因為自己幫助孫偉銘成功打掉了錢德琛,所以孫偉銘才會在這兩項工作上給予了重點的支持。
  自己與新任縣委書記孫偉銘的這段蜜月期,并不會持續太長,等到孫偉銘站穩腳跟,很有可能會轉變態度,所以方志誠必須要好好利用現在的局勢,給招商局謀求最大的利益。
  趙清雅得知方志誠受傷的消息,第二日便趕到了銀州,與秦玉茗輪換照顧方志誠。對于方志誠受傷,趙清雅還是隱隱有些自責,雖然方志誠是中了對手的陷阱,但趙清雅若不是將方志誠喊到瓊金幫忙,他也不至于在高速公路上被人堵截。
  老佛爺得知方志誠受傷,給趙清雅開了綠色通道,放了將近兩周的假期,顯然祖孫倆的關系有了不少緩和。
  方志誠對于自己受傷,他反倒有點慶幸,因為這正好是一個契機,讓他所重視的幾個人在一起相處,彼此熟悉一番,緩和矛盾。至少如今趙清雅和秦玉茗在照顧自己時,兩人配合得不錯,關系也頗為融洽。
  若是平白無故地將趙清雅和秦玉茗拉到一塊,不鬧出什么矛盾,那是不可能的。如今方志誠重傷在床,趙清雅和秦玉茗有什么不滿,也只能悶在心中,不會表現出來。
  趙清雅這幾日一直偷偷地觀察秦玉茗,她終于知道為何方志誠對秦玉茗情有獨鐘。秦玉茗是一個充滿女人味的女人,無論是外表還是內在,都充滿了女性的氣息。即使以趙清雅這么清高的女人,在與秦玉茗相處久了之后,也會被她溫婉而又細膩的性格所感染,忍不住升起好感。
  而秦玉茗屬于那種不太與人攀比計較的女人,而趙清雅的性格相對有點強勢,兩個女人在一起性格上有互補。這兩日相處下來,趙清雅把秦玉茗當成了一個可以說很多心里話的朋友,而秦玉茗能瞧出趙清雅對方志誠的感情,自然也愿意與趙清雅和睦相處。
  秦玉茗比趙清雅大一歲,趙清雅也就改口喊秦玉茗為“茗姐”。
  趙清雅下午的時候接到了家里的電話,現在是春節,趙家是大家族,家里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張羅,家里已經在催促趙清雅回家。
  “茗姐,明天志誠可以出院了,到時候我也得回瓊金。”趙清雅出去買了一些營養品,放在角落里,輕聲道。
  秦玉茗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最近辛苦你了。若是沒有你幫忙,我肯定得手忙腳亂了。”
  趙清雅卻是瞪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方志誠,搖搖頭道:“這話錯了,即使沒有我倆,肯定還是有其他女人愿意來照顧他的。志誠,女人緣挺好的。”
  方志誠正躺在病床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橘子,聽見趙清雅這么說,頓時有點頭皮發麻,總覺得秦玉茗與趙清雅聯手,開始一直對外了。
  這可不是什么好現象,方志誠丟下剩下的橘瓣,拍了拍手,笑道:“你倆這么說話,搞得我挺花心似的,其實我啊,很可憐,只有你們兩位姐姐把我放在心上了。”
  趙清雅白了方志誠一眼,似笑非笑道:“那個徐嬌是怎么回事?”
  方志誠突然想起昨天徐嬌來探望自己,跟自己偷偷深吻了許久,暗忖這莫非給趙清雅瞅見了,有些心虛地說道:“徐嬌跟我是普通朋友,茗姐可以證明。”
  秦玉茗千嬌百媚地笑了兩聲,輕嘆道:“我也好奇你倆的關系呢,要不志誠你也給我解釋一下?”
  方志誠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許久之后,低聲嘟囔道:“糟糕,我的頭又開始習慣性疼了。”
  方志誠的演技很假,尤其是眼皮不時地翻一翻,眼珠卻是滴溜溜地轉著,關注趙清雅與秦玉茗的反應。
  趙清雅與秦玉茗相視一笑,知道方志誠又開始借病耍無賴,只能不再追逼,若是真讓方志誠病情惡化,那就不好了。
  大年初五,方志誠順利出院,回到了家中繼續養傷。初八,家里來了客人,李卉與魏小燕從東臺趕到銀州過來拜年。李卉穿著鮮艷的紅色呢絨大衣,棕色的翻毛皮靴,顯得十分有氣質,而魏小燕相對樸素一點,穿著一件白色的短款羽絨服,卻并未將凹凸有致的身材給遮掩。
  秦玉茗給兩人泡了茶,李卉笑道:“玉茗老師,我每天早上都會看你的健身節目,沒想到今天能見到你的本人,實在太高興了。”
  魏小燕也頷首稱贊道:“玉茗老師,您本人比電視上還要漂亮。”
  秦玉茗臉皮薄,笑道:“謝謝你們的夸獎,兩位也很漂亮。”言畢,她知道三人有事要談,便進臥室去了。
  李卉從身后打量著秦玉茗曼妙的身材,雖然穿著居家服飾,但曼妙流暢的身材呼之欲出,即使她是女人,也忍不住贊賞了幾句。
  她此前隱隱知道方志誠有女朋友,但沒想到竟然是與銀州著名的健身操教練秦玉茗住在一塊,如今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方志誠泯了一口清茶,笑問道:“云海和深州辦事處的方案做得如何了?”
  李卉從復雜的思緒中走出,連忙從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遞給了方志誠,清聲道:“已經擬好了,請您先過目。”
  方志誠放下了茶杯,翻閱了幾頁,點頭道:“方案沒有太大的問題,但缺少了一個核心內容。”
  李卉笑了笑,不解道:“方局,你就不要賣關子了,少了哪一部分,直白地說出來,我們回去立馬改。”李卉與方志誠很熟,所以說話也就隨意一些。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沉聲道:“關鍵在于任務考核這一塊,這份材料中還不夠明確,即使搭建起來,也只是一個空架子。”
  魏小燕解釋道:“任務考核這塊,主要我們沒有底,不知道制定什么樣的才有效。”
  方志誠托著下巴想了想,沉聲道:“以招商引資的項目規模來定指標,分為億元項目、五千萬項目、兩千萬項目、千萬項目及千萬以下項目。按照今年局里的招商引資項目級別的比例進行分配,兩個辦事處一旦成立,務必要讓今年招商引資項目實現增長幅度翻番。”
  “那豈不是一百二十億?”魏小燕頓時有點被嚇住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指標定得高,完成起來,才更有干勁。”
  魏小燕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暗自嘀咕,跟著這么一個有沖勁的領導,每天這心臟如同過山車似的,一百二十億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招商引資又不是買白菜,哪里能那么容易?
  她瞄了一眼李卉,發現李卉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訝。
  李卉對方志誠的諸多出人意表的想法,早已習慣,不了解方志誠的人,或許會覺得方志誠喜歡夸海口。但李卉卻是知道,讓兩個辦事處負責一百二十億的招商引資項目,是他進行過估算的,絕不是信口捏造。
  李卉順從地點了點頭,道:“那我回去再修改一下這份文件。另外,我還想問一下……方局,你什么時候能正常上班?”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身體恢復得差不多,明天便可以上班。對了,工作地點搬遷的事情,協調得如何了?”
  李卉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輕嘆道:“綜合處那邊是同意搬遷,不過地點卻是有所改變……”
  “嗯?”方志誠皺起眉頭,臉上露出不悅,“究竟是什么情況,你仔細與我說!”
  招商局原來的辦公地點,設在整個縣政府最破舊偏僻的位置,方志誠上任之后,便決定搬離此處。此后,因為在齊氏集團投資項目落戶東臺的工作中,招商局立下功勞,方志誠便順勢開口,提出更換招商局辦公場地的問題,當時獲得孫偉銘的同意,如今又出現變化,必然是有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