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226 人靠衣裝馬靠鞍

臘月二十日深夜,東臺縣政府家屬大樓內發出一聲槍響。
  市紀委和公安局聯合成立的專項調查小組,敲開孟凡超家門之后,出示逮捕申請。孟凡超在借口上廁所的間隙,畏罪飲彈自盡了。
  專項調查小組其后在孟凡超家中搜到了數十張各種銀行卡,多年來孟凡超利用手中的權力,大肆斂財,貪污受賄,灰色收入的金額初步估計超過了五百萬元。
  第二天,銀州市公安局發布了全國通緝令,追捕犯罪嫌疑人王通。各種證據指明,王通與孟凡超的關系匪淺,多年來利用孟凡超充當保*護傘,走私、販毒、私設賭場,甚至還有命案在身,罪名滔滔。
  王通在潛逃一周之后,在豫南省會鄧州機場被逮捕。若是發現得不夠及時,王通極有可能通過虛假身份證及簽證,偷偷出境。
  此次,銀州為了打擊孟凡超及王通勢力,花費了很大的精力,關鍵在于,銀州市委書記重點關注,給銀州公安局下達了嚴正指令,務必要抓到關鍵人物王通。
  臘月二十九,除夕夜前一天,縣委書記錢德琛在參加慰問孤寡老人的活動之后,被兩名穿著黑色大衣的男人帶上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轎車,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當天晚上的新聞,縣電視臺沒有播放當日錢德琛參加活動的內容,而是播放了縣長孫偉銘的年終政府工作報告及新年賀詞。除夕當日,傳來消息,錢德琛因為與王通的關系,被雙規了。2006年的狗年春節,注定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錢德琛在東臺扎根多年,他的垮臺導致東臺官場人心不穩。市委召開了緊急會議,在除夕當日任命縣長孫偉銘取代錢德琛,擔任縣委書記。孫偉銘無疑成為了這場風波之中的最大贏家。
  官場之中,笑到最后的勝利者,均是擅長謀局布局的高手。孫偉銘兵不血刃,利用方志誠這把利刃,切開了錢德琛的防線,然后乘勢而上,取而代之,個中的謀略,雖說不太光明正大,但也足以讓人驚嘆。
  仕途之路,與戰場一樣,一將功成萬骨枯。錢德琛當初何等風光,終究還是抵不過政敵的謀算,未免飲恨收場。
  受到錢德琛影響的人很多,最為倒霉的無疑是剛剛升任為副縣長不到半年的羅輝。因為站隊的緣故,縣政府變動之后,勢必要靠邊站了。公正客觀的評價,羅輝是一個有頭腦與手段的官員,如果錢德琛勢力不垮臺,他以后的前程必然無憂,怪只能怪羅輝的官運不佳,局勢突然變化,即使空有能力和抱負,也只能靠邊站。縣政府雖然還沒有明確分工重新調整,但羅輝想要再負責招商引資確實不可能了。
  經過幾天的高強度盤查,錢德琛的精神狀態已經瀕臨崩潰的狀態,不過他對紀委的幾項控訴,均采取不認同的態度。錢德琛是一個很自信的人,這么多年來,自認為對東臺的發展傾注了自己的所有心力,如果不是他錢德琛,東臺如何能保持現在平穩的上升勢頭。
  他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孫偉銘在背后搞的鬼。孫偉銘苦心孤詣制造了現在的局面,試圖通過將自己變成他在官場上的墊腳石。
  市紀委的審訊人員離開了房間,錢德琛突然嘆了一口氣,仿佛蒼老了很多歲。這時,房間再次被打開,從外面走入一個錢德琛極不愿意看到的人——孫偉銘。
  孫偉銘提著一個飯盒袋子,從里面取出了幾樣小菜,然后打開了一瓶白酒,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輕聲道:“錢書記,我來看你了,被審訊的滋味不太好受吧?咱們喝兩杯,放松放松壓力。”
  錢德琛無力地白了孫偉銘一眼,冷冷地看著孫偉銘擺弄著食盒。許久之后,他沙啞聲音說道:“孫偉銘,我看走眼了。沒想到你這次步了這么大一個局。原本以為你只有莽夫之勇,現在想來,被你的外表給欺騙了。”
  在錢德琛的印象中,孫偉銘并非一個合格的政客,因為他在很多時候,使用的一些手段太過剛直,不夠圓滑巧妙。所以錢德琛打心眼里瞧不起孫偉銘,同時自認為能夠將孫偉銘很好地掌控在手心。
  錢德琛現在有點后悔,仔細一想,孫偉銘的粗線條,只不過是迷惑自己而已。孫偉銘骨子里十分陰冷狡猾,包括這次對自己捅出關鍵的一刀,那也是巧借旁人之手。
  錢德琛想清楚之后,發現自己太過淺薄,將東臺完全把控在自己的手中之后,很多時候失去了戒心,才會讓孫偉銘有機會。
  孫偉銘已經斟滿了兩杯酒,錢德琛自嘲地笑了笑,提起一杯,一飲而盡,口中辛辣之感彌留,他忍不住皺眉,倒抽了兩口氣。
  孫偉銘笑了笑,也飲了一杯,輕聲道:“錢書記,作為我的老領導,我還是很敬重你的。你所說的莽夫之勇,我認為十分中肯。在剛上任的那幾年,我的確太過心急,所以很多時候處理問題不太成熟。不過,也是因為有你,我才會這么快的成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談及此事,孫偉銘臉上閃過一道陰影。自己當初剛上任,錢德琛利用自己,讓他吃了幾次大虧,此后孫偉銘才決議要與錢德琛決裂,不能再被錢德琛牽著鼻子走。他開始在暗處調查錢德琛,終于找到錢德琛與王通極為隱秘的關系,然后又找到了孟凡超這一個關鍵點,最后再利用方志誠這把利刃,對錢德琛施以致命一擊。
  錢德琛聽出孫偉銘的言外之意,暗諷自己今天的情況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自己壓迫,孫偉銘又為何反意如此之重呢?他夾了一筷子菜,放入口中咀嚼一番,淡淡嘆道:“偉銘,你有沒有想過,在這件事上,你還處理得有點幼稚。咱倆之間的問題,那是東臺的內部矛盾,但你現在利用市里的力量,打破了這種平衡,引發東臺官場地震,其實并不利于你更好地掌控東臺。引狼入室,這個詞想必你也能懂。”
  孫偉銘笑了笑,給錢德琛蓄滿酒,清聲道:“錢書記,凡事要帶著發展的眼光來看待。東臺想要發展,又怎么能永遠不變?如果你硬是不想它變,不讓它變,反而有些不妥。市里從去年年初起,便計劃要改變東臺現在的格局,若是當初你急流勇退,那才是明哲保身的最好方法。”
  錢德琛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遺憾,苦笑道:“若是換做你的話,即使預料到了今天,又能輕易地割舍掉一切嗎?”
  孫偉銘沉默許久,如同錢德琛所說,自己面臨他的境況,怕也會奮力一搏。有了權力之后,誰又能輕易地說放下便放下?
  孫偉銘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道:“錢書記,盡管咱們曾經有過不少矛盾,但是我還是要感謝你這么多年對東臺所作出的貢獻。”
  錢德琛笑容中滿是苦澀,揚起脖子,將一杯酒再次飲盡,輕聲道:“人有所為,有所不為。我知道在東臺有個外號叫做錢魔王,這說明無論是班子成員,還是老百姓都是對我有意見的。但,我自認為在東臺的任上,我有付出,有努力,也無愧于心。至于王通……那是我年輕時犯下的錯誤……人啊,千萬不能因為一時的糊涂,走錯一步,否則會跟隨你一輩子,希望你能引以為戒。”
  孫偉銘點了點頭,其實錢德琛與王通在最近幾年關系變淡,兩人接觸不多,所以他試圖想要找到王通與錢德琛的直接證據,根本不可能,只能通過孟凡超這個橋梁進行調查。王通、孟凡超相繼落網之后,經過深入地盤問,才最終撬開兩人之口,得到錢德琛違紀違法的犯罪事實。
  孫偉銘盯著錢德琛多看了兩眼,錢德琛以前的形象總是冷靜穩重,處變不驚,但今天目光中閃爍悔意,早已沒有了縣委書記的威風。
  孫偉銘今天來見錢德琛,原本是想感受一下勝利者的喜悅,但沒想到此刻卻是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今朝揚眉吐氣,他朝會不會也如錢德琛一般,意氣消沉呢?
  錢德琛放下了酒杯,又道:“偉銘,你務必得重點關注一下方志誠。這是宋文迪埋在銀州的伏筆,也是我一敗涂地的關鍵。他雖然只是正科級干部,但能量有多大,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
  孫偉銘眼中精光一閃,他暗忖錢德琛夠老辣,早已猜出這場“倒錢之戰”中,關鍵點在方志誠的身上。他清咳了一聲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我懂。方志誠的確是一個很關鍵的棋子,我一定會好好關照他的。”
  錢德琛嘴角古怪的笑容一閃而過,他之所以點出方志誠,當然不會存有好意,試圖向挑起孫偉銘對方志誠的忌憚。
  挑撥離間,是身陷囹圄的前東臺縣委書記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一瓶酒由前后兩任縣委書記平分下肚,等離開囚禁錢德琛的房間,已經到了晚間酒店左右。孫偉銘坐在自己的座駕,抬眼看著酒店外閃爍著燈光的窗口,分不清哪間囚著錢德琛,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暗道,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會跟錢德琛一樣,成為階下囚呢?
  他搖了搖頭,打消這古怪的想法,很快眼中露出決然之色。官場之路,即使前途荊棘密布,那也只能向前走,絕不能有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