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25 招商局的新思路

求月票!)
  銀州市人民醫院特護病房外,站著許多人。【全文字閱讀www.booksrc.net】護士值班臺,一位年輕漂亮的小護士捅了捅身邊的護士長,好奇道:“蕊姐,特護病房內的人究竟是什么來頭啊?來了這么多人,而且好像有幾個還是領導。”
  蕭蕊白了一眼小護士,一本正經地說道:“程菲,好奇心別這么重,上面可是發話了,咱們院今天務必不惜一切代價要救治那位病人,不然的話,咱們都要背處分。”
  程菲吐了吐舌頭,撇了撇嘴道:“救不活,那也是醫生的事兒,跟咱們這些護士有什么關系啊?”
  蕭蕊嘆了一口氣,低聲道:“據說這是市委書記發下的命令,政治任務懂不懂?現在全院上上下下,都繃緊了神經。你也注意點,這兩天來醫院的領導肯定不會少。把你瘋言瘋語地惡習也得改改,不要影響咱院的形象。”
  程菲笑瞇瞇地打了一個響指,笑道:“懂了!原來咱們老院長,也是趨炎附勢,色厲內荏的家伙,所以導致咱們全院上下,一個個都變得膽戰心驚、小心翼翼了。”
  蕭蕊伸手在程菲的腦門上彈了一下,笑罵道:“你啊,小聲一點,傳到院長的耳朵里,那可就不好了。”
  程菲嘻嘻笑道:“院長那么和藹,聽到了,估計也就是一笑了之。”
  蕭蕊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進入準備室,收拾測量儀器,然后轉身往特護病房去了。
  今天住在特護病房的那個年輕人身份不簡單,院里為了救治好他,特地從省人民醫院借調了兩名特級專家醫師,分別負責外科及腦科。手術完成的很成功,不過因為受傷太過嚴重,流血過多、腦部受到劇烈的撞擊,病人依舊還處于昏迷之中,如果十二個小時沒有蘇醒,很有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成為植物人。
  現在的每個時刻都非常重要,蕭蕊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護士,她小心翼翼地測量病人的體溫,檢查儀表上面的數據,然后小心地謄寫在表格上面。
  按照流程檢查完一切,蕭蕊下意識地打量躺在病床上的年輕人。因為受到劇烈撞擊的緣故,他的臉有點浮腫,身上因玻璃碎片劃傷,從胸口位置便被繃帶緊緊地纏裹著。從年輕人的樣貌輪廓來看,這是一個挺年輕帥氣的小伙,但卻不知為何傷勢竟然這么重。
  從高速路口處被急運送到醫院,他一直處于深度昏迷之中,在他清醒之前,沒有人知道他曾經遇到了什么樣的危險。
  他的身份已經查明,是東臺縣招商局的局長,醫院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給東臺政府打了電話過去,未過多久,卻是銀州市這邊首先有了動靜。老院長從家中匆匆趕來,一邊從省里借調專家,一邊親自問診。手術花費了五個小時左右,才將這個年輕人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不過,年輕人能否徹底走出危險,還要看在特護病房的這十二個小時。
  蕭蕊當護士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她早已看淡了生死,但今天她心中對病床上的年輕人卻是充滿了擔憂,絕不僅僅是整個醫院都在關注著他的健康,而是她覺得這個病人太年輕了,如果就此不醒,那豈不是太可惜?
  突然,蕭蕊觀察到了一個細節,病人的手指微微地動了一下,她連忙走到儀式邊,注意觀察數據的變化,隨后,她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嘴角浮現出一抹微笑,快步轉身出了特護病房,往值班室小跑而去——病人蘇醒了!
  第二天中午,方志誠被轉移到了高級病房,陸續有人過來探病。秦玉茗是在方志誠蘇醒后接到的消息,然后在半夜趕到了醫院,作為家屬進行全程陪護。秦玉茗給方志誠削了蘋果,小心地切成水果片,然后用牙簽插好,一塊塊地放入他的口中。
  門外傳來敲門聲,謝芳牽著樂樂走了進來。樂樂見方志誠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傷心,竟然哇哇地哭了起來。謝芳無奈道:“樂樂,你哭什么啊?”
  樂樂抹著眼淚,偷偷地望著方志誠,哽咽道:“這不是我的方叔叔……”
  方志誠知道自己因為重傷大變了樣,所以樂樂不太敢認自己,嘶啞著嗓音道:“樂樂,叔叔變丑了,你就不認我了啊?叔叔實在太傷心了。”
  樂樂停止哭泣,走到方志誠身邊,繼續觀察了一番,捏了捏方志誠胸口的繃帶,似哭似笑道:“叔叔,你怎么變成這樣了啊?一點都不帥了!”
  方志誠被樂樂這副可愛的模樣逗樂了,笑出聲道:“變成這樣,我也不想呢。樂樂不會因為叔叔變丑了,就不喜歡我了吧?”
  樂樂猶豫了一番,搖搖頭,弱聲道:“不會呢。無論叔叔變成什么樣子,樂樂都會一直喜歡你。”
  樂樂的童言童語給病房添加了許多生氣,方志誠雖然身體不適,但內心很感動。方志誠是一個孤兒,沒有家人,但在這一刻感到了溫暖。秦玉茗、謝芳、樂樂,他們都是真心實意對待自己的人,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心中的那份誠摯卻是真實,毫不摻假。
  謝芳這是第一次見秦玉茗,不過對秦玉茗早有耳聞,偷偷觀察著秦玉茗,發現她對方志誠照顧得很好,心中不禁暗嘆了一聲,琢磨著謝雨馨跟秦玉茗競爭的話,怕是還有很多欠缺。
  秦玉茗論樣貌不比謝雨馨差,曾經是一位大學教師,而又會照顧人,若是換作自己是男人,怕是也選擇秦玉茗這樣的女人吧。
  謝芳與樂樂在病房內陪方志誠說了會話,考慮到方志誠剛剛恢復,便離開讓方志誠靜心休息。到了下午的時候,人卻是越來越多,首先是市委副秘書長王柯,隨后是秦淮重機的常務副總徐鵬,其余則是一些之前與方志誠有一點交情的政府人員。
  下午六點左右,市委書記宋文迪及市委組織部長邱恒德攜手而來,讓市人醫轟動了一番。兩個常委同時來探望一個病人,而且那病人不過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不禁讓人感到吃驚。
  程菲見老院長跟在宋文迪、邱恒德的身后進了病房,然后又笑瞇瞇地走了出來,翻了翻方志誠的病例,輕聲與蕭蕊好奇道:“蕊姐,這方志誠究竟是什么來頭啊,竟然讓市委書記與組織部長都過來探望,而親屬欄這邊寫的是秦玉茗,關系姐姐,父母都沒有過來,是不是什么隱藏身份的官二代、富二代?”
  蕭蕊嘆了一口氣,苦笑道:“程菲,如果你這么好奇,要不你去問問他本人,如何?”
  程菲拍了拍手掌,笑嘻嘻地說道:“蕊姐,這可是你吩咐的,等明天我一定去問問他……”
  蕭蕊無可奈何地搖搖頭,嘀咕道:“我看你啊,真是犯花癡了。”
  程菲翹起嘴角,得意道:“犯花癡又如何?我愿意!我是新時代的女性,遇到優秀的男人,也要展現出新時代女性的勇氣,走過路過不能錯過。”言畢,她拉了拉蕭蕊的手腕,撒嬌道:“蕊姐,這次你可得幫我,我感覺遇到自己命中注定的白馬王子了。”
  “噗嗤……”蕭蕊被程菲逗樂了,伸手在她微翹的屁股上拍了一把,笑罵道,“現在是工作時間,發情也要論場合,再這么無理取鬧,小心我扣你的工資。”
  程菲翻了翻白眼,無奈地搖了搖頭,“好吧,為了工資,我還是暫時忍忍吧。”
  方志誠并不知道自己成了市人民醫院女醫生女護士口中的話題,見宋文迪及邱恒德兩人進來之后,連忙想撐起身打招呼。宋文迪卻是用手在虛空中按了按,笑道:“你的傷勢很嚴重,還是躺著吧。”
  秦玉茗知道他們有重要的事情討論,悄悄地離開了病房,并帶上了房門。而宋文迪與邱恒德兩人坐在了椅子上,邱恒德輕聲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方志誠想了想,嘆了一口氣,從身側的柜子上取了手機,然后翻出一條短信,邱恒德走過去看了一眼短信,只見上面寫著簡短的一句話,“滾出東臺!”隨后,邱恒德見短信遞給宋文迪看了看,宋文迪一臉凝重,沉聲道:“沒想到東臺的情況現在如此復雜……”
  盡管沒有任何證據,但只言片語,便能猜出這是一場精心謀劃的陷阱,目的在敲山震虎,用一場車禍逼迫方志誠離開東臺,同時警告宋文迪不要試圖染指東臺。
  邱恒德皺起眉頭,瞄了一眼宋文迪,試探道:“現在東臺的反應這么激烈,我們是不是要緩緩?否則,避免對方狗急跳墻,導致更大的負面影響?”
  宋文迪微微沉吟,沒有表態。
  方志誠很了解宋文迪,隱約猜測到了他心中所想,咳嗽了兩聲,道:“邱部長,我認為現在是當機立斷的時刻,若是退縮一步,只會讓對方囂張的氣焰更盛。此刻,務必得抓緊進度,尋求巨大的突破,爭取將不法勢力一舉擊毀,如此才能徹底地除掉東臺的毒瘤。”
  宋文迪摸了摸下巴,掏出了手機,給丁豐撥打了電話,擲地有聲地命令道:“不用等了!今晚雙規孟凡超!”
  宋文迪與張國鑫在縣級層次的交鋒,正式拉開帷幕!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