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220 孟凡超察覺變化

“男朋友?”坐在主桌上都是趙家核心子弟,他們從未聽說過趙清雅有男朋友,投向方志誠的目光不知不覺多了一抹復雜的情緒。
  趙家現在第三代嫡系,除了長孫趙國義之外,便是孫女趙清雅。趙國義走的是仕途,家族產業無心理會,所以宏達集團這么一個龐大的資產必然會由趙清雅來繼承,而若是成為她的老公,以后肯定是大富大貴。
  方志誠今日穿了一套修身西服,顯得成熟而穩重,比實際年齡大上兩三歲,但還是能瞧出他比趙清雅要年輕些許,落入不少人眼中,難免被看作吃軟飯的小白臉。坐在老佛爺身側的一位中年婦女陰陽怪氣地說道:“媽,清雅的男朋友是不是太年輕了一點,我怕清雅以后會吃虧呢。女人找男人,還是要找比她大一點的才合適。”
  老佛爺淡淡地掃了一眼那中年婦女,輕聲道:“這是清雅她自己的事情,她已經不小了,可以自己做主。”
  中年婦女是趙清雅的大姑,名叫趙敏,被老佛爺訓斥了一句,撇了撇嘴,不再多言,心中卻是暗自嘲笑趙清雅,估摸著這個男朋友肯定不長久。原因很簡單,老佛爺看上去和藹慈祥,那只是表面而已,她又豈是那種隨便將小貓小狗放入趙家來的人?
  趙清雅見大姑趙敏對方志誠態度不佳,心中有點不悅,又見方志誠一臉坦然,這才放下心來。兩人入座之后,趙敏笑瞇瞇地問道:“小方,是吧?你在哪里工作?父母做什么的?”
  趙清雅見趙敏步步緊逼,臉色變得不太好。
  方志誠倒是無所謂,他聳了聳肩,笑道:“我是一名公務員,在銀州與雅姐認識的。父母都去世了,是一個孤兒。”
  方志誠這句話剛說完,趙敏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因為根本沒想到趙清雅竟然找了一個普通的公務員,而且還是個孤兒。所有人都知道,趙清雅十分高傲,家里幫她張羅了很多次相親,但始終沒有人落入她的法眼,這些人當中有豪門子弟,也有創業精英,但以整體條件而言,幾乎所有人都比方志誠更加優秀。
  方志誠見主桌上眾人一臉嘩然,接著說道:“大家或許認為我這種條件根本配不上清雅,我也曾猶豫過、自卑過,但愛情就是這么神奇,當兩人的目光交匯在一起,摩擦出火花的那個美妙時刻,自卑會化為勇氣,猶豫會煙消云散。我很自信,世界上應該沒有第二個人,會比我更愛清雅。”
  方志誠這段話十分肉麻,但配合著他獨特的嗓音及有條不紊的語速,卻是有種與眾不同的感染力。趙清雅不知為何內心一暖,伸出柔荑捉住了方志誠的手掌,嘴角劃過幸福的弧度。
  趙清雅沒想到方志誠這么自然地說出了一段表白,方志誠這時恰好側過臉,與趙清雅的目光交匯,情意款款,讓人動容。
  方志誠說完這番話之后,也有點欽佩自己,因為他也沒想到自己能如此文藝的說出這番情話。某些話,其實已經早已藏在心底,現在外界環境一激發,他頓時便直接說了出來。
  趙敏見方志誠與趙清雅堂而皇之的秀恩愛,心中一堵,正準備說話,不過,不遠處傳來嘈雜聲,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卻是淮南省最年輕的副部級干部,常務副省長趙國義龍行虎步地走入了宴會廳。
  趙國義與眾人紛紛握手,隨后走到了主桌,他先與老佛爺送上祝福之后,隨后將目光落在方志誠的身上,與他打了招呼,笑道:“志誠,你來了啊?”
  趙國義這個舉動,讓原本主桌上眾人的疑惑瞬間煙消云散,原來趙國義知道趙清雅與方志誠在交往。趙國義雖不掌管宏達集團,但畢竟是長孫,又是副省級干部,在趙家有著絕對的話語權。除了老佛爺之外,趙國義便是家族最重要的核心人物,他雖然不直接負責家族企業的運營,但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會影響整個趙家的風向。
  趙家從商這么多年,得出了一個重要的結果,在華夏永遠是商不離官。宏達集團成長到一定規模之后,再想突破已經很難,而且建立的商業帝國再強大,也無法敵得過政策的變化。所以趙國義才會進入官場,而他能夠迅速晉升,也是因為宏達集團在背后提供了很多支持。
  老佛爺去年那場大病之后,無論是身體還是精力都有了較大幅度的下滑,她沒有了以前的獨攬大權,而是將大多問題拋給下一輩,只負責坐鎮后營,不太管瑣碎之事。
  趙敏笑道:“國義,你知道他們倆在相處,為何不告訴我,害得我還花費很多心思,托人給清雅找對象呢!”
  趙國義擺了擺手,笑道:“我早先便跟你們說過,不要替清雅的感情生活操心,你們并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清雅談戀愛的事情,我此前是知道,不過這是她的秘密,她自己不愿意說,,我又如何能偷偷泄露她的**,告訴你們呢。”言畢,他對著趙清雅眨了一下眼睛,趙清雅偷偷比劃了一個大拇指,感謝趙國義的雪中送炭。
  趙敏無奈地搖搖頭,嘆道:“罷了,罷了,權當我自作多情吧。”
  言畢,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志誠,雖說趙國義出面替兩人解圍,但她還是不太看好趙清雅與方志誠。
  婚姻大事向來講求門當戶對,當初自己的弟弟,也就是趙清雅和趙國義的父親,為了尋求所謂的真愛,與老佛爺直接鬧翻,雖然結了婚,,但最終沒得到家族的祝福,在老佛爺的干涉下最終還是悲慘收場。
  趙敏心中暗自盤算,如何借用這個機會,來動搖老佛爺想將宏達集團傳給趙清雅這一決定。宏達集團是一個龐大的家業,她作為長女,卻沒有實際權力,這讓她很難接受,所以一直以來,她總是在計謀,如何從趙清雅那處奪權。
  可惜,趙清雅很聰明也很幸運,從銀州回到瓊金之后,幾個重大的決定都為宏達集團帶來了巨大收益。尤其是銀州玉湖生態區項目,極大地刺激了投資者的信心,使得股票翻了兩倍有余。趙清雅現在的地位很穩,董事會大多數已經認可了她的領導能力,在這種局勢下,趙敏想要奪權非常困難。
  但現在卻是陡生變故,既然從公司運作方面下不了手,那么就得從她的感情生活來找到突破口。
  趙敏對老佛爺還是很了解的,這個面相慈祥的老太太,看上去嘴角帶著笑容,不過多評價什么,其實內心怕是早已有所盤算。
  人越老,越成精,老佛爺看上去不問事情了,但孫女的人生大事,又如何能視而不見?
  趙敏很希望因為這件事趙清雅與老佛爺鬧翻了,那樣自己無疑有了機會。趙敏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側的兒子黃浩然,連連使眼色。黃浩然微笑示意,提杯跟老佛爺說了幾句祝福的話。
  老佛爺淡淡笑道:“浩然越來越懂事了。”
  趙敏連忙說道:“浩然最近工作也很努力,獲得了同事的一致好評。媽,你覺得是不是要讓他動一動了?”
  老佛爺和藹地笑了笑,道:“工作上的事情,還是問清雅吧。現在她掌管宏達集團的事務,我不管這些了。”
  趙敏微微一怔,臉上毫不掩飾失落之色。
  趙國義因為身份特殊,不便久留,開席后講了幾句祝福的話語,便很快告辭離開。政府對官員操辦酒宴有著嚴格的規定,因為趙家身份特殊,老佛爺是商界標志性人物,趙國義也是提前跟相關部門進行申請,才獲得特批,允許舉辦這么大規模的酒宴。而這場壽宴沒有宴請一名政府人員,趙國義在酒宴上也只是稍稍露面,便告辭離開,以免日后成為政敵的把柄。
  因為坐在主桌,不時有人過來敬酒,所以方志誠酒杯提了很多次,但飯菜卻是沒有喝很多。趙清雅知道方志誠不勝酒力,中途找了個理由告辭離開。見趙清雅與方志誠離開,老佛爺伸手朝著不遠處招了招手,一名中年男人毫無聲息地走到了她的身邊。
  老佛爺輕聲吩咐道:“你與清雅說一下,明天我想跟她的男朋友單獨好好聊聊。”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然后如同影子般消失不見。趙敏將一切看在眼里,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暗忖果然不出所料,老佛爺是不會輕易同意兩人交往的。
  剛剛回到酒店,進入房間內,趙清雅接到了電話,方志誠見她若有所思,笑道:“是不是老佛爺想見我?”方志誠從趙清雅方才電話中的對話能猜出一鱗半爪。
  趙清雅點了點頭,苦笑道:“你如果拒絕的話,不去也沒事。”趙清雅目光復雜地看著方志誠,心情五味雜陳,她知道老佛爺想見方志誠的原因,害怕方志誠受到老佛爺的打擊。
  方志誠聳了聳肩,歪著頭笑道:“我為什么要拒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