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22 短暫的利益平□

與徐嬌走了約莫半個小時,終于抵達徐嬌所住的小區。方志誠覺得自己有點卑鄙,他看似與徐嬌相處的很好,其實不過是偽裝出來的。
  他只是故意想氣一下秦玉茗——既然你為我張羅相親對象,那我就盡力配合吧!
  盡管秦玉茗偽裝得很好,但方志誠能瞧出秦玉茗有些不正常,尤其是自己與徐嬌親熱說話的時候,秦玉茗臉上的笑容會變得很僵硬。方志誠甚至在想,玉茗嫂子會不會因為自己吃醋了?
  不過,這種心態,對于徐嬌卻是不公平,因為自己在利用徐嬌,對她不夠真誠。
  剛到小區門口,不遠處走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徐嬌,你終于回來了。我很擔心你。”男子輕聲道。
  徐嬌看了一眼方志誠,怕他多想,連忙解釋道:“這是我哥,徐鵬。”
  徐鵬警惕地打量了方志誠一眼,方志誠笑著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徐嬌的朋友。”
  徐鵬“嗯”了一聲,面色不大自然,淡淡道:“謝謝你送徐嬌回家。”
  方志誠瞧出徐鵬性格高傲,想起之前徐嬌哭泣之事,問道:“徐大哥,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徐鵬估摸著方志誠應該是徐嬌的男朋友,也想多了解一下他,便點頭道:“徐嬌,你先回去吧。我跟小方私下聊聊。”
  來到一棵大槐樹下,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煙盒,遞給徐鵬。徐鵬擺了擺手,淡淡道:“對不起,我不抽煙,我妹妹,似乎也很討厭煙味。有什么話趕緊說吧,如果你想知道我對你的印象,我可以如實告訴你。我不喜歡你。我妹妹雖然條件不錯,但我希望她嫁給一個普通的人,而你看上去有點花心,若是我妹妹嫁給你,以后不一定會幸福。”
  見徐鵬一本正經地提醒自己,方志誠卻一點不會感到反感,反而覺得徐鵬是一個很真誠的人。他收起煙盒,笑了笑道:“其實我想說的,跟你妹妹無關,與你有關,與銀州重機有關!”
  “哦?”徐鵬愣住了,苦笑道,“我妹妹現在沒法正常工作,我知道與我有關,但還不至于由你借此訓斥我!”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聲道:“你誤會了。我想跟你探討一下,如何才能化解銀州重機的危機。”
  徐鵬暗忖方志誠口氣不小,挑眉道:“銀州重機已經數月發不出工資,憑你我兩人,又有何用?”
  方志誠自信地笑了笑,道:“我自然沒有那么大的本事。但我的老板,或許能出點力。”
  “你老板是誰?”徐鵬的好奇心完全被激起。
  方志誠輕聲道:“宋文迪!”
  徐鵬微微一怔,他腦袋反應很快,很快想起這似乎是市委書記的名字,輕聲嘆道:“你老板是市委書記?”
  方志誠不再賣關子,笑道:“我是宋書記的秘書。宋書記一直關注銀州重機,近期市委還專門成立工作小組,分批次對銀州重機調研。”
  徐鵬點頭道:“我知道這件事。”
  方志誠笑了笑,神秘道:“有沒有想過,借工作小組調研,讓銀州重機有涅槃重生的機會?”
  徐鵬微微一怔,輕聲詢問道:“我該如何做?”
  方志誠便與徐鵬走得更近點,將方法一一說與他聽。徐鵬聽得暗自心驚,他雖然性格剛毅,但不是迂腐之人,若是能通過一些手段,讓馬向南吃個悶虧,倒也不排斥。
  回到家之后,徐鵬立即給董事長助理秦河打了個電話,開門見山道:“秦總,明天罷工便會結束。”
  秦河微微一怔,暗忖馬向南果然老辣,剛通過市教育局給徐鵬的妹妹施加壓力,他便承受不住了,淡淡笑道:“這就對了嘛。徐鵬啊,這件事你辦得不錯,回頭我與馬董申請一下,看能不能在黨委辦給你安排一個位置。”
  通過這次風波,馬向南已經注意到徐鵬在工會的影響力很大,把徐鵬調到身邊,則是為了更好地監控他。
  “那我妹妹的工作呢?”徐鵬輕聲問道。
  “你妹妹的工作?”秦河佯作不知。
  徐鵬暗自冷笑,又道:“市教育局通知我妹妹最近不要去上班了……”
  秦河適時打斷徐鵬的話,笑道:“還有這件事啊?你不要著急,教育局的張局長是我的好朋友,等下我幫你去問問……”
  徐鵬對秦河厭惡無比,冷聲道:“那就麻煩秦總了。”
  掛斷電話,徐鵬抬起頭,發現徐嬌盯著自己。徐嬌輕聲道:“剛才你跟方志誠說什么了?”
  徐鵬擺了擺手,不耐煩道:“沒說什么,不過我建議你離那小子遠一點!”
  “為什么?”徐嬌對方志誠挺滿意,除了家庭之外,其他都符合男朋友的標準。
  想起方志誠今天與自己私下交流的那番情形,徐鵬知道方志誠很有心計,沉聲道:“那小子不是省油的燈,心思深沉,我怕你被她玩弄了。”
  徐嬌瞪著漂亮的大眼睛,氣呼呼地說道:“胡說什么呢!我看他很陽光,倒是你,害得我現在工作都丟了!”
  “做哥哥的怎么會騙你呢。”徐鵬揮了揮手,無奈道,“明天你照常上班,我剛才已經打過電話,應該沒事了。”
  “真的?”徐嬌跳了起來,心情變好。
  徐鵬點了點頭,見妹妹天真無邪的模樣,不禁啞然失笑:“趕緊去休息吧,明天還得上班呢。”
  等徐嬌回到臥室,徐鵬面色變得陰沉,他并非簡單之人,煽動工友,一方面是為了幫工友們爭取到應得利益,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鞏固自己在銀州重機影響力,隨著市委工作小組即將來到銀州重機,他預見到一場風波,即將在銀州重機拉開帷幕,能否出人頭地,在此一舉了。
  ……
  周三下午,工作小組第二批次來到銀州重機調研。
  魏民從車內一下來,馬向南便熱情地迎上去。馬向南是副廳,魏民是正處,馬向南的級別比魏民還高一些,但魏民的身份特殊,他深處紀委這個要害部門,還是監察局局長,馬向南自然要好生應付。
  至于方志誠,馬向南倒是未太過注意,主要方志誠太過年輕,馬向南難免會輕視他。
  下了車間,馬向南領著魏民一路參觀。盡管銀州重機每年處于虧損狀態,但車間內還是給人一種大企業的魄力。
  大約一萬平米的流水車間內,各種機器發出不絕于耳的響聲。
  馬向南挺著將軍肚,笑著介紹道:“銀州重機現在運營情況良好,歐洲兩大客戶已經決定續簽合約,預計到下半年將恢復盈利。我們度過了艱難的一段時間,幸好政府不遺余力的支持銀州重機,讓咱們緩了一口氣,還請魏局長放心,我們不會辜負市政府的期望!”
  魏民指著不遠處一片的區域,問道:“那邊是哪個部門?”那邊一個區域十分空曠,不少機床閑置,引起了魏民的注意。
  馬向南不動聲色地介紹道:“那邊是機床備用區,暫時還沒有開放。若是等到忙時,機床壞損,會從那個區域調入備用機床。”
  魏民淡淡地笑了笑,跟著馬向南繼續參觀,半個小時之后,進入會議室座談。
  副總經理胡言德主持會議,馬向南對銀州重機也作了一些介紹。等到魏民發言的時候,會議室外突然出現嘈雜聲。魏民眉頭一擰,瞄了一眼馬向南,道:“這是怎么一回事?”
  馬向南擺了擺手,笑道:“我出去看看,請魏局長稍等片刻。”
  馬向南出去五分鐘左右,嘈雜聲竟然突然變大,突然董事長助理秦河從門外走進來,在胡言德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聽完,胡言德大驚失色,見魏民面色疑惑,輕聲道:“魏局長,出了點問題。馬董,被人打了……”
  魏民冷哼一聲,道:“究竟是怎一回事?言德同志,還不坦白?”
  胡言德苦笑,將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出來。
  其實銀州重機早就因為沒有訂單,停工多日,而今天車間內的工人,也是馬向南為了應付市政府調研組,安排人暫時請回來的。這些工人大多被拖欠工資,被請回來之后,找到財務部門,工資依舊不發,自然不依,便鬧了起來。
  馬向南出門之后,才說了一句,大家好,我是董事長馬向南。哪知下面的人激憤無比,兩三個工人一擁而上,將馬向南按倒在地,一頓海揍。
  聽著外面救護車的聲音,魏民面色陰沉,站起身不悅道:“銀州重機的問題如今已經這么嚴重,作為管理層,你們竟然還捂著掖著,當真是太令人氣憤了。”
  胡言德神色黯然,輕聲道:“魏局長,我有些話,想跟你私下交流,不知可否?”
  馬向南在銀州重機作威作福很久,把企業當成了私人資產,利用公款吃喝無度,不過,銀州重機底子厚,原本也不至于這么輕易敗落。主要是馬向南不懂企業運營,造成整個管理體系臃腫,導致兩次訂單延誤交貨,以至于歐洲客戶撕毀合同。
  胡言德知道馬向南這次怕是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他主動與魏民溝通,希望能將功補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