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219 往前一步成風景

戚蕓難免又往男女之事上去想,兩人左鄰右舍地住著,經常會見面,雖然交流不斷,那隱藏在暗處的那一絲絲曖昧,卻是在不斷地滋生著。夜深人靜的時候,戚蕓偶爾會突然想著,隔壁的方志誠此刻會在做什么呢?
  一個寂寞是一首歌,而當身邊出現了同樣孤獨的人,兩個寂寞相遇,便成了一首樂章。
  方志誠打開花灑,將戚蕓常用的洗發液倒了些許,然后抹在了頭發上,然后搓成了白色的泡沫。戚蕓的洗發液很特別,并非常見的那種飄絲、海飛柔,而是一種沒有貼牌的自制香波,頭皮起了一層爽麻的感覺,讓他的酒意竟也消失了不少。
  洗完頭發之后,方志誠沒找到沐浴露,猜測戚蕓怕是不太喜歡用那個,便取了肥皂在身上擦拭了一番,卻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同樣一塊肥皂在戚蕓那曼妙的身上游走的情形。
  方志誠將肥皂沖洗干凈重新歸位,連忙搖了搖頭,打消自己那莫名其妙的旖念,然后快速地沖洗干凈身體,換上輕便的衣衫走出衛生間。
  戚蕓正拿著遙控器調電視節目,現在已經到了半夜,沒有太多的節目,戚蕓轉身見方志誠走出,淡淡問道:“這就洗完了?”
  方志誠用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笑道:“是啊,舒服多了,謝謝戚縣長雪中送炭。”
  戚蕓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不客氣,左鄰右舍的,難免彼此要幫忙,你還有事嗎?”
  戚蕓這話說得很委婉,但意思明確,打算要關門送客了,不過她并沒有想到方志誠很厚臉皮,把毛巾蓋在頭上,徑直坐在戚蕓的正對面,“戚縣長,我還真有事要與你商量一下……”
  戚蕓下意識皺了皺眉,往后坐了坐,道:“很重要嗎?如果不重要的話,那就明天早上再說吧?我有點累了!”
  “算是挺重要的吧!”方志誠便將注冊東臺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想法,跟戚蕓系統地介紹了一番。
  戚蕓一開始還有所排斥,覺得方志誠這么晚呆在自己房間內,孤男寡女的多有不便,但等方志誠將由招商局注冊公司的想法說出來之后,她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因為覺得方志誠的想法很好。
  現在國家倡導政府機構及事業單位改革,而方志誠這種大膽的想法,無疑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方向。招商局作為政府機構,不適合直接出去面對市場競爭,但通過注冊一家公司,利用公司的自由度及靈活性,便很好地試水市場經濟。
  戚蕓等方志誠介紹完畢之后,想了片刻,點頭稱贊道:“志誠,你這個想法很好,不過實施起來有一定的難度,可能會遭到不少頑固派的反對。”
  任何組織,有創新派,也有頑固派。頑固派在接觸新鮮的事務時,總會下意識地反對,方志誠的想法完全跳出了體制之外,鐵定會遭到反對。尤其是錢德琛,他能夠容許方志誠將東臺看成是試驗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造出一個不受他控制的機構出來嗎?
  方志誠信心十足,擺了擺手,笑道:“既然戚縣長也認為我這個想法很不錯,那我也就有底了。招商局若是按照以往沒有劃分出來的方式發展,那就沒有**出來的意義。想要變革,必須從體制上進行顛覆。現有的政府體制已經適應不了市場瞬息萬變的節奏,那么招商局必須要適應市場,打出一些具備突破性的底牌。”
  戚蕓對方志誠的勇氣還是感到很欽佩的,笑道:“這的確是一個出路,閉門造車的方式已經過時,必須要變被動為主動,開門迎客,這才是政府招商引資,尋求更大發展的正確方式。在縣政府的層面,我一定會支持招商局這一重要的改革措施……”
  見戚蕓鄭重的表態,方志誠心頭一寬,暗忖今天忙了一下午,終究沒有白費功夫,笑道:“謝謝戚縣長的大力支持,若是由您一直在我上面指導方向,那我開展工作也就不至于這么累了。”
  羅輝與方志誠之間的沖突,在政府大院已經傳開,戚蕓也有所耳聞,她點點頭,安撫道:“志誠同志,要服從組織的安排。盡管羅縣長在處理很多問題的時候太過激烈,但你作為下屬,還是要注意分寸才是。”
  方志誠笑了笑,撓撓頭道:“可是,我一直把你當作我的領導。”言畢,方志誠深深地看了戚蕓一眼,竟然將戚蕓看得臉色漲紅。
  戚蕓品著方志誠的這句話,怎么猶如情人表白一樣,讓她感覺到有些不自在。
  戚蕓咳嗽了一聲,緩和尷尬的氛圍,輕聲道:“縣長分工,這是組織的安排,你就不要多想了。”戚蕓起了身,打開了房門,然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明確地表達請方志誠離開。
  方志誠笑了笑,轉身進衛生間取了自己的臟衣服,然后擺了擺手與戚蕓告辭。戚蕓關上了房門之后,伸手撫了撫“噗通”直跳的心臟,暗惱了一番,方才躺上床。
  方志誠回到房間之后,嘴角上揚,回想著戚蕓方才露出的各種嬌羞,忍不住暗自唏噓了一陣,女縣長又如何?歸根到底還是女人。若是說方志誠跟戚蕓交談那么多,沒有任何目的,那不太可能。
  歌德的《少年維特之煩惱》中說過,哪個男子不多情,哪個女子不懷春。
  戚蕓是朵寂寞的花,方志誠是個無聊的騷年,兩人坐在一塊,面對面交談,自然會擦出一些異樣的火苗。
  不過,對于戚蕓,方志誠倒并非故意勾引,只是戚蕓身上若有似無的冰冷氣息,太過吸引人。
  男人都喜歡挑戰一些高難度的事情,若是能讓冰冷的女縣長戚蕓對自己刮目相看,這其中的成功感,自然是難以言喻。
  方志誠正準備關燈睡覺,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他走過去打開一看,是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方志誠,您好!我是葉美姿,輕柔托我從國外給你捎回來一些東西,請問你何時用空,我將東西轉交給你。”
  方志誠想起周末答應趙清雅要去瓊金,便回復道:“我周末會去瓊金,你是否在?屆時,我們可以見一面,你將東西轉交給我。還有,能告訴我是什么東西嗎?”
  “我也不知道,這是你倆的事兒,我只是轉交人而已……那就約好在周末見吧。”葉美姿簡短地回復道。
  方志誠將葉美姿的手機號碼保存好,閉上眼睛,腦海中翻滾著葉家姐妹的俏影,然后緩緩入眠。
  ……
  周五晚上,方志誠起身趕赴瓊金,一路上始終猜測趙清雅究竟給自己安排了一個什么樣的行程。抵達約定好的酒店,趙清雅早已在房間等待自己,方志誠見趙清雅穿得十分隆重,笑道:“雅姐,今天究竟是什么事,不會帶著我去見家長吧?”
  趙清雅微微一笑,柔聲道:“若是我說你猜中了,你會怎么想呢?”
  方志誠感覺頭皮發麻,強作鎮定地苦笑道:“那我自然義不容辭,竭盡全力演好這出戲。”
  趙清雅笑了笑,打開衣柜,從里面取出了一套黑色的西服和一雙皮鞋,然后遞給了方志誠,道:“人靠衣裝馬靠鞍,換上這身衣服,然后我們對一下臺詞。”
  “臺詞?”方志誠這下終于確定趙清雅并非逗自己,看來今晚怕是真要去見家長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換上西裝,趙清雅又拿來了領帶,幫方志誠系上,湊到方志誠的耳邊,道:“今天是我奶奶的壽宴,你也不要太緊張,跟在我身邊,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方志誠恍然大悟,想起那個傳說中特別刁難的老佛爺,不禁頭皮發炸,哭笑不得道:“雅姐,我可以反悔嗎?”
  趙清雅踮起腳尖,在方志誠的腦門上敲了一下,嫵媚地笑道:“當然……不可以!”
  壽宴的地點設在金盛君悅大酒店。金盛君悅大酒店是瓊金最大的五星級酒店之一,共三十三層,進了三樓的宴會廳,里面裝修得富麗堂皇,地上鋪著厚厚的毛毯,天花板上水晶燈閃爍,到處充滿奢華的氣息。大約兩千平米的大宴會廳擺放著近百個宴桌,趙清雅挽著方志誠的手腕進入其中,頓時成了眾人眼中的焦點。
  方志誠跟著趙清雅的步伐節奏,緩緩向前走,心里卻是緊張無比,深怕作出什么不妥的動作,給趙清雅丟臉。方志誠也是經歷過各種大場合的,不知為何此時此刻卻是忐忑不安。或許,方志誠太重視自己在趙清雅親朋好友面前的形象,所以才會如此患得患失。
  來到宴會廳的主桌,宏達集團的老佛爺比想象中要慈祥和藹許多,不過她見到方志誠那張臉時,還是有些詫異。方志誠猜測,老佛爺應該是見過趙清雅的前任男友,所以有些混亂。不過,那抹異樣的神情只是一閃而過。
  趙清雅主動拉著方志誠的手臂,介紹道:“奶奶,這是我的男朋友方志誠。”
  ……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