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18 我的男友方志誠

現在不少政府的駐京辦都投資了相應的產業,以東臺駐瓊辦為例,在瓊金便擁有一座價值千萬的裙樓。東臺駐瓊辦利用那套裙樓,或租賃,或自營,不僅可以養活自己的人,還能為政府帶來一定的收益,這樣駐瓊辦本身的話語權也就高了很多。
  招商局與駐京辦相比,有著得天獨厚的資源,是政府與企業接觸的第一道關卡。招商引資不僅僅要招引那些原本便具有較強實力的企業,同時還要關注培育有市場前景、發展潛力的企業。
  而成立投資服務公司,為企業提供一個可持續成長的平臺,這種開寬的經濟視野,若是能夠實現,必然能為東臺的發展提供一個不可限量的未來。
  招商局全國有很多,方志誠覺得想要脫穎而出,必須要有開拓精神,因此東臺投資服務發展有限公司的雛形,在他上任之后半年左右的時間,逐漸呈現出了輪廓。有了這么一個公司,方志誠可以辦很多事,有了自主運營的權力,公司也能成為獲取利潤的來源點,從而將利潤反哺招商局這一行政職能部門,形成自食其力的局面。
  如果招商局能自己養活自己,在全縣各直屬機構,地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方志誠原本只是打算寫一個招商引資項目獎勵資金申請書,結果越寫越多,靈感迸發,還將東臺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運作方案也較為詳細地寫了出來。
  重新校對一遍之后,方志誠抬頭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發現已經到了六點多,早已過了下班的時間。方志誠伸了個懶腰,手機震動起來,鐘揚打來的電話,笑問:“誠少,晚上有空嗎?好久沒見,甚是想念,要不見個面?”
  “你莫非在東臺?”方志誠話剛出口,突然想起宋文迪吩咐丁豐要暗自調查縣政法委書記孟凡超違法違紀,估摸著丁豐又將這個苦差事交給了鐘揚,笑道,“你在哪兒?今天我做東!”
  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與鐘揚兩人在一家湘菜館見了面。鐘揚最近變得滄桑了許多,原本面如冠玉的臉上胡須未刮,不夠倒是平添了不少男人味。兩人要了各自要了小瓶的二鍋頭,點了個酸菜魚火鍋吃喝了起來。
  鐘揚泯了一口白酒,咂巴了兩下嘴唇,突然拍了方志誠的肩膀一下,嘆道:“這次的事情是你鬧的吧?”
  方志誠笑了笑,輕聲道:“還不是給你立功的機會?”
  鐘揚搖了搖手指,沉聲道:“事情并非那么簡單,據我所知,孟凡超此人很狡猾,整個東臺縣完全被他掌控著,而且資料中提到的那個王通,更是絕對動不得的人物。我這次可是在刀尖上跳舞,哪天人突然在這個世界上失蹤了,誠少,你可要記得每年在我的祭日時,給我定期送上好酒好菜才行。”
  鐘揚的話半開玩笑,但同時也說明想要扳倒孟凡超的難度,方志誠皺了皺眉,問道:“真有這么嚴峻?”
  鐘揚點點頭,低聲道:“否則,憑著那份材料,孫偉銘為何不直接交到紀委,他很精明,知道光憑一人之力,根本斗不過孟凡超。”
  方志誠若有所思,也終于知道孫偉銘的老辣之處,用了一招借刀殺人。而自己不知不覺,竟然成了孫偉銘手中的那把利刃。
  方志誠喝一大口白酒,喉嚨一陣火辣,沉聲道:“老鐘,我們已經確定孟凡超是大老虎,是寄生在東臺縣的一條大蠹蟲。咱們雖說沒有十足的把握,將他徹底清除出隊伍,但事情還沒有做之前,便喪失了勇氣,那可不行。”
  鐘揚微微一怔,從方志誠眼神中讀出了決然之色,也激起了心中的豪氣,也泯了一大口白酒,笑道:“誠少,請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全力調查此事。”
  方志誠知道鐘揚剛才擔憂之言,不過是一時的感慨而已,哪個英雄能真正地無懼生死?鐘揚骨子里有英雄之氣,但面對黑惡勢力,難免暫時會有所動搖,方志誠稍微給他鼓了點勁兒,鐘揚便立馬激揚澎湃了。
  兩人又吃喝了一陣,突然聊起了女人,方志誠問道:“你和文萃怎么樣了?”
  鐘揚面色一凜,嘆了一口氣,道:“還能怎么樣?拖著吧。”
  方志誠總覺得鐘揚有些不對勁,現在才知道原因所在,強忍住沒有繼續問下去。估計鐘揚和文萃兩人相處遇見了什么問題。愛情是一把雙刃劍,有時候甜得讓人覺得發膩,有時候卻有酸苦得讓人作嘔。
  鐘揚喝了四瓶二兩五的二鍋頭,頓時有了醉意,方志誠便拖著他上了出租車,然后在招待所給他開了一個房間。其間,聽鐘揚迷迷糊糊地喊著文萃的名字,方志誠忍不住覺得有些心酸,雖然不知道兩人發生了什么事,但想了想自己作為牽線的媒人,此刻還是要幫他們一把,便掏出鐘揚的手機,給文萃打了個電話過去。
  文萃先是沒接,方志誠便記下號碼,用自己的手機接著打。文萃這下才接通,方志誠語重心長地說道:“文萃,我是方志誠。不管你和鐘揚現在出現什么問題,但我希望你聽大哥一句話,要相信鐘揚是愛你的。他現在喝醉了,不停地念著你的名字。我想,這么一個人,若是你錯過了,那么最后終究會后悔的。”
  文萃捂著嘴,哽咽半晌,斷續說道:“誠哥,我知道鐘揚對我好,但是我們不可能,彼此懸殊太大,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我不能拖累他。”
  方志誠聽著文萃的話,不禁想起了秦玉茗,大聲道:“你們這群笨女人,為什么腦筋轉不開呢?男人若是為了前途放棄了心愛的女人,即使成功了,那又如何?”
  在文萃的眼中,方志誠一直是個脾氣挺溫和的人,她沒想到方志誠發這么大火,微微怔住了。許久之后,她輕聲道:“誠哥,你覺得我應該爭取一下嗎?”
  方志誠點頭道:“一切按照你的內心,但是你如果不爭取,那你倆絕對沒有未來。”
  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幫鐘揚摘了鞋,倒了一杯白開水,放在他的床頭。回到自己屋內,因為酒意上涌,進衛生間放水,卻發現沒有熱水,方志誠便打了前臺的電話。服務員過來檢查了一番,告知方志誠浴室的熱水供應系統似乎壞了。
  若是不洗澡總覺得不舒服,方志誠琢磨著是不是要去鐘揚的房間洗澡,但結果卻是鬼使神差地走到隔壁,摁響了戚蕓的門鈴。
  戚蕓穿著睡衣打開了房門,她的睡衣很保守,上身是棉質襯衣,下身穿著棉質褲子。見方志誠滿身酒氣,兩條彎彎的柳眉擰成了一團,戚蕓打開了一條門縫,疑惑道:“方志誠,你這么晚找我做什么,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說吧。”
  戚蕓不僅冰冷,而且很保守,她是一個對于自己的名譽有潔癖的人。
  方志誠撓了撓頭,如實道:“戚縣長,我房間里沒熱水,想借你的房間洗個澡?不知能否給個方便?”
  戚蕓下意識覺得有點不妥,蹙眉道:“招待所應該有很多空置的房間,你讓人隨便安排一個便好,為何要在我房間里呢?咱倆孤男寡女的,多有不便。”
  方志誠見戚蕓直接拒絕,臉上頓時有點掛不住,嘆氣道:“戚縣長,只是借地方洗個澡而已,你這么說,太言重了。”
  戚蕓覺得自己也有點過分,方志誠比自己小好幾歲,而且女朋友很漂亮,莫非還會貪戀自己的美色?不過,這門還是不能開,現在已經深更半夜,若是被人知道了,傳出去,那對兩人的形象都有所影響。
  方志誠見戚蕓不松口,只能轉身離開,二鍋頭的后勁很猛,舉止行動有些不自然,因此若是從后面望過去,東倒西歪,戚蕓看得心拎拎的。
  “罷了……”戚蕓打開內扣的鏈條鎖,喚住了方志誠,終究還是心軟道,“你就在我房間里洗澡吧……”
  方志誠見峰回路轉,笑了笑,并未回身,戚蕓疑惑了,“你不洗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得回去拿換洗的衣服。”
  戚蕓虛掩著門,未過多久,方志誠抱著衣服過來,笑瞇瞇地做了個“打擾,抱歉”的手勢,然后轉身進衛生間,隨后傳來嘩啦啦的水聲,以及方志誠若有似無的歌聲。
  “這臭小子,倒是挺逍遙自在的。把這兒都當成自己家了。”方志誠在衛生間洗澡,戚蕓又不好躺上床,只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不知為何,手心里竟然捏了一把汗。
  戚蕓揉了揉自己的臉,暗罵了自己一句,不過是借衛生間洗澡而已,何必想那么多呢?戚蕓對男女之事看得很單薄,并非不通人情,方志誠一直故意接近自己,她是能夠明顯感覺得到的,以前若是自己還是主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或許情有可原,但現在縣政府分工調整過后,方志誠還跟自己糾纏不清,又是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