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217 少年維特之煩惱

佟思晴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在做什么,但她隱隱地能感覺到,如今李明學已經與自己漸行漸遠,雖然同在一個屋檐下,但彼此完全不知道對方在想什么。現在唯一的聯系,便是兩人共同擁有一個兒子。
  面對著空屋,佟思晴心內藏不住寂寞,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
  “噠噠噠……”
  佟思晴剛從衛生間洗完身子,便聽到外面的院門被敲響了。時間很晚,現在能有誰來拜訪呢?她緩步走過去,輕聲問道:“誰啊?”
  方志誠在門外低聲笑道:“思晴姐,是我!趕緊開門。”
  聽見是方志誠的聲音,佟思晴心中一喜,之前送走方志誠,不得不說,她內心有些失落。
  方志誠推開院門,一把握住了佟思晴的柔荑。沉默相對許久之后,佟思晴語氣中帶著驚喜,柔聲問道:“你怎么又回來了?”
  原本佟思晴以為自己會孤獨地呆一夜,沒想到方志誠突然打了個回馬槍,給了自己一個驚喜。
  方志誠笑道:“怕你一個人在家寂寞。”
  這是一句浪漫的話。
  佟思晴有些感動,笑謔道:“就不怕被人捉奸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抽了抽眉角,硬著頭皮說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進了屋內,佟思晴取出兩瓶紅酒,方志誠笑道:“一支紅酒就夠了。思晴姐,你是想把我灌醉,然后為所欲為嗎?”
  佟思晴的酒量很好,在市委大院有女中酒仙的名氣。佟思晴白了方志誠一眼,笑道:“增加點氣氛,莫非你不愿陪我?”說完,她還不知從何處找來一支煙點燃,抽了一口,因為不常抽煙的緣故,佟思晴被嗆得連連咳嗽,眼睛里噙滿了淚花。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開了紅酒瓶,然后給佟思晴斟滿了一杯。
  佟思晴泯了一口紅酒,原本紅潤的嘴唇更顯得妖冶,隨后她慢慢說起自己與李明學的故事。如同白開水般的故事,讓方志誠知道佟思晴的這段婚姻因為沒有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所以顯得尤為脆弱。
  方志誠不時地泯一口紅酒,隨著佟思晴緩慢訴說的聲音,突然心情變得十分復雜。
  佟思晴的經歷擁有普遍性,女人在婚姻中的地位,往往會隨著時間的飛逝,而變得脆弱。她們渴望安全感,但有幾個男人能夠在婚后,還是一如既往地守護著妻子。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在夜色中醉了。
  火一樣的故事在椅子上燃燒著,仿佛要將這靜寂的宅子化為灰燼,隨后,火苗越躥越高,火勢從椅子轉移到了餐桌上,廚房里,衛生間內……
  “要不今晚就住在這里吧?這么晚了,也不安全。”方志誠準備走了,佟思晴望向方志誠的眼神,有著些許眷戀。
  方志誠笑了笑,道:“就是趁著夜色,才方便離開。若是到天亮了,那就不太好溜了。”
  佟思晴“嗯”了一聲,沒有送方志誠離開。既然注定要分別,那不如爽快果斷一點。
  方志誠小心地帶好外面的院門,穿過幾個小巷,上了自己的捷達車,抽了一支煙后打足了精神,然后發動車子,緩緩駛離。
  周一回到東臺縣上班之后,孫偉銘打了個電話過來,噓寒問暖地繞了一圈,沒有明問那份有關孟凡超違紀的資料進展如何,但方志誠還是隱晦地透露,周末回了銀州一趟,還與宋書記吃了一頓飯。
  孫偉銘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不禁嘆了一口氣,暗忖孫偉銘有點心急,孟凡超只不過是小魚,想要釣到錢德琛那條大魚,還得耐下心才是。不過方志誠也能琢磨出孫偉銘的心思,弓箭已經出了弦,勢必想要知道有沒有中靶心,他開始沉不住氣了。
  隨后,方志誠開始梳理工作思路,按照招商局現有的宣傳資料,大部分都很陳舊,跟不上招商的發展速度,需要跟縣委宣傳部對接好,更新東臺的政府宣傳單頁、畫冊,并著手制作招商宣傳短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招商工作也需要配備優良的武器,而宣傳資料,便是打動企業家落戶東臺的武器。但是現在的資料太陳舊,無法做到吸引眼球。
  簡要梳理了下工作大綱,方志誠將李卉喊至辦公室,與之商量了一番。李卉對更新宣傳單頁、畫冊的事情,倒是沒有異議,不過招商宣傳短片,卻是有很大的難度,招商局對外宣傳時,一般都是用政府統一的宣傳片,宣傳片覆蓋比較廣,包括人文地理都有介紹,但帶來的結果便是,針對性不夠強,招商目的不夠明確。而這項工作主要由縣委宣傳部統籌負責,招商局如果提出這一要求,顯然有點不妥。
  李卉眉頭緊鎖,苦笑道:“方局,我覺得即使由招商局提出申請,制作招商宣傳短片,宣傳部那邊怕是也不會跟我們配合。”
  方志誠擺了擺手,擰眉道:“我本來就沒打算依賴宣傳部那邊。宣傳部之前做出的宣傳片,我仔細研究過,耗費了近百萬的資金,但是我卻沒有看到一絲亮點……”
  其實方志誠這話說得有所保留,東臺縣那個宣傳片無論是拍攝技術,還是后期制作都十分粗糙,最多值個四五萬元,其中的差價,無疑被某些人給私占了。
  “那您的意思是?”李卉大致了解方志誠的意圖,琢磨著方志誠不會是準備自己單獨搞吧?
  方志誠眸光一閃,輕聲道:“這部宣傳片主要為招商引資工作服務,自然要由我們招商局統籌,資金、人員、制作,都由我們自己負責,只是跟上面打聲招呼而已。”
  “資金也由我們自己負責嗎?”李卉有點搞不懂了。
  方志誠笑著點點頭道:“我們自己出錢做宣傳片,別的部門總不會刁難我們把?”
  李卉無奈地笑了笑,疑惑道:“可是我們沒錢,招商局成立沒多久,小金庫沒有太多的盈余。”
  方志誠見李卉滿面愁容,擺了擺手道:“資金的問題,你不用多費心,我自有妙計。”
  招商局現在面臨著經費不足的情況,不僅比不上工商局、土地局那些資源豐富的單位,甚至還比不上教育局、民政局這些清水衙門。主要因為兩個關鍵原因,第一,招商局今年剛剛成立,縣政府財政撥款并不多,經過大半年的消耗,基本所剩無幾,第二,招商局并非油水部門,相反是求人花錢的部門,此消彼長,小金庫自然不足。
  想要增加單位的經費,從財政撥款上下功夫,那是正道,但必須還得另辟蹊徑,從其它渠道找到補貼經費。招商項目獎勵這是一個重要的來源,齊氏集團在與東臺縣簽署合作協議之后,大部分資金已經注入東臺縣,方志誠現在開始決意要爭取一下獎勵金。
  爭取項目獎勵資金,并非一件簡單的事情,東臺縣盡管有激勵政策,但這么多年,很多時候都流于形式。財政大權看似掌握在縣長孫偉銘的手中,其實追根溯源,東臺的事情還是由錢德琛說的算。
  相傳,招商引資的項目獎勵資金都得按照縣委書記錢德琛的喜好來發,之前便出現某位工作人員引入三千萬的項目,結果只獲得幾千元獎勵資金的先例。
  方志誠打開電腦,建立了一個新的文檔,開始撰寫關于2005年招商引資項目激勵的申請,按照初步的計算,因為去年年底縣政府全員招商的動員下,共累計招商引資60億元,其中由縣招商局直接促成的項目達四十五億元。按照千分之五的獎勵概率,招商局系統內相關工作人員可獲得兩千多萬元的獎勵金。
  這么一筆龐大的金額,想要直接獲得縣政府領導的同意,顯然不太可能,因此需要變換方式申請。方志誠在申請書中,提出了“公司化”的理念。即以縣招商局為主要發起方,聯合一個有資質的擔保公司,注冊東臺招商服務投資有限公司,將招商局從招商引資的角色變成為一個企業提供資金的孵化器。
  二千多萬的項目獎勵資金落實到個人,是不太可能的,但若是成為新公司的注冊資本及首批流動資金,卻是一個不錯的建議。
  當然,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方法,方志誠認為這也是政府招商部門發展的未來趨勢,但從目前其他地方來看,沒有先例。
  東臺縣能允許方志誠這么大膽超前的想法嗎?
  不管東臺縣會不會支持自己,方志誠都必須做出點什么,他是帶著熱血與抱負上任的,身后有宋文迪看著,他必須要作出一番成績,才能回到銀州。
  其實,這個創意與想法,并非獨一無二,但在時下還很少見,方志誠是從駐京辦的發展尋找的靈感與思路。絕大多數的駐京辦在發展過程中一開始也是吃財政飯,但久而久之累積了龐大的資源,因為有政府作為靠山,巧妙運作一下,便能形成資產實體。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