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214 書法棋藝有飛躍

第212章有種愛叫做放手
  徐嬌的身體緊繃無比,或許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的緣故,她也不知道為何能鼓起勇氣來到這個房間上了這張床,憑著胸口的一股熱血,徐嬌知道自己現在的行為很危險,因為方志誠對她并沒有所謂的愛意,但她的自尊心使然,讓徐嬌下定決心,一定要試圖再爭取一把。
  雖說徐嬌與秦玉茗的關系很好,但人都有私心,徐嬌認為自己才是方志誠的良配,盡管秦玉茗漂亮溫婉,但畢竟是結過一次婚的女人,而徐嬌清清白白,甚至還是一個未經綻放的花苞,男人不是大多都有處女情結嗎?
  徐嬌想借著自己的優勢再爭取一把。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不知如何是好,他對徐嬌是有好感,但絕對不是男女之情,如今美人在懷,他并不是柳下惠,有如何能把控得住?
  “你要不放我走吧,你這樣壓著我,我感覺透不了氣……”徐嬌柔聲說道,她終于開始后悔了。
  她一瞬間想到了很多,若是被秦玉茗知道自己在隔壁躺在方志誠懷里,那該是多么的失望,同時,對于方志誠而言,他若是不喜歡自己,那么以后兩人彼此面對時,又該如何自處。
  熱血瞬間凝固,徐嬌患得患失,想要撤退了。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關系很復雜,當一個人退了之后,另一個人反而會跟進。
  徐嬌處于天人交戰之中,她內心在掙扎,腦海中,天使與惡魔在拔河,一個在勸說徐嬌,千萬不要沉淪,繼續發展下去,只會讓方志誠看不起你,覺得你是一個輕挑的女人,否則又怎么會如此主動地勾引他,覺得你輕挑,所以不會珍惜你;另一個卻是在說,往前走一步又如何?既然自己喜歡這個男人,那就要勇敢伸手,如此才不會在很多年之后遺憾。而且,自己主動一點又怎么了,即使方志誠以后看不起自己,不要自己,她一樣還是可以自信的生活……
  也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是一個呼吸之間的功夫……
  許久之后,徐嬌依舊還閉著眼睛。
  “謝謝你,誠哥。”徐嬌低聲說道。
  方志誠尷尬地嘆了一口氣,苦笑道:“謝謝我做什么?我剛才對你做了一件很壞的事情。”
  徐嬌輕輕地搖了搖頭,嘆道:“如果你剛才依然拒絕我,那會讓我丟掉最后一點自尊心。我若是這樣不要臉,你還不接受我,這是一件多么悲慘的事情。”
  方志誠“唉”了一聲,輕聲道:“徐嬌,你應該知道,我們……不可能……”
  徐嬌似乎早就猜到方志誠想要說什么,側過身伸出玉指堵住了方志誠第212章有種愛叫做放手
  的嘴唇,柔聲道:“我不奢望成為你的老婆,要不讓我成為你的情人吧。”
  方志誠微微一怔,拒絕道:“徐嬌,你這么做,不值得。完全可以再找一個比我更優秀的男人。”
  徐嬌嘴角浮現苦澀的笑意,道:“可惜,我現在找不到比你更加優秀的人了。有一個人住進你的心里,那么其他人就再也住不進來了。”
  方志誠被徐嬌純真的感情給打動了,他將徐嬌緊緊地摟在懷里,嘆道:“直到有人重新住進來之前,我都會陪著你。”
  方志誠這句話說得很無情,但也是他如今能給徐嬌最大的承諾。畢竟自己已經有了秦玉茗,又怎么能還束縛住徐嬌呢?
  人和人的感情很脆弱,或許有一天徐嬌厭倦了自己,重新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相伴一生,到時候他再松手放開徐嬌。不過,方志誠也沒有把握,在那個時候,他還能不能狠下心……
  徐嬌窸窣地穿戴完整,離開客房之后,腿上如同灌滿了鉛塊,這是方才瘋狂留下的后遺癥。
  方志誠打開床頭的燈,只見床單上多了一抹鮮紅的玫瑰,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暗忖自己算是攤上大事了。徐嬌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為了愛情,她可以犧牲那么多,方志誠暗下決心,以后要好好對待她,將徐嬌當成自己的女人。
  不過,與徐嬌的關系,注定是“地下工作”,要小心翼翼地藏匿,若是被秦玉茗知道,對她必然會產生巨大的傷害。方志誠接著床頭微弱的燈光,從衣柜內取出一套干凈的床單重新鋪上,然后將原先的床單小心折疊,用一個紙袋子給裝了起來。
  秦玉茗應該不會那么敏感,從床單更換了這么個很小的細節,察覺出什么吧?
  徐嬌回到床上,聽著秦玉茗平緩的呼吸聲,暗自放下了懸在心頭的一塊巨石。她翻了一個身位,與秦玉茗背身相對。秦玉茗這時候身體也動了動,令徐嬌內心一顫,暗忖秦玉茗不會是假睡吧?
  其實,正如徐嬌所擔心的,這是一棟老房子,兩個屋子只有一墻之隔,秦玉茗睡眠一向淺顯,雖然方志誠與徐嬌盡量控制,但秦玉茗還是發現了隔壁的事情。
  秦玉茗心里也是復雜無比,她知道徐嬌對方志誠的情感,發生這種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
  秦玉茗還是很酸楚,畢竟對方志誠有著深厚的感情,但她轉念又想,方志誠還很年輕,自己注定只能是他人生的過客,又有什么資格來強占方志誠此后的人生呢?
  當秦玉茗決定與方志誠在一起的瞬間,她便已經下定決心,把方志誠當成一個好弟弟第212章有種愛叫做放手
  ,兩人絕對不會結婚,當方志誠遇到一個條件適合的女孩,她一定竭力地把方志誠推出去。
  徐嬌是個不錯的女人,至少比自己要純凈,秦玉茗暗想,或許應該兩人試試,至少對方志誠沒有什么壞處。
  愛情是自私的,但也是大度的。有種愛叫做放手,秦玉茗對方志誠的愛,已經到了常人很難理解的程度,但是若是能理解,卻是能品出秦玉茗愛得深入骨髓。
  第二天一早,等徐嬌醒來時,秦玉茗早已下床,她緩步出了臥室,發現秦玉茗做好了早飯,朝著徐嬌招手,笑道:“趕緊來吃早飯吧。”
  徐嬌心里有愧疚,“嗯”了一聲,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低垂著眼瞼,進了衛生間洗漱,出門之后,見秦玉茗在客廳掃地,輕聲道:“茗姐,昨晚……你睡得還好嗎?”
  徐嬌想試探秦玉茗,話到嘴邊,又忍了下去。秦玉茗微微一怔,擺了擺手,笑道:“昨天不知為何,睡得太熟了,一直到天亮,你呢,睡得還好吧?”
  徐嬌見秦玉茗表情不似作偽,低聲道:“是啊,睡得挺好……”
  秦玉茗笑道:“那樣就好,多住幾日,一直等到家里裝修結束吧。”
  徐嬌見秦玉茗如此溫柔,心中越發內疚,眼角忍不住多了淚,秦玉茗疑惑地問道:“你哭什么?”
  徐嬌擺了擺手,道:“茗姐,我早上有迎風落淚的毛病……”
  徐嬌懷著復雜的心思,吃完早飯之后,便匆匆離開,因為方志誠還在睡覺,秦玉茗沒有立即去上班,等方志誠出門,已經到十點左右。方志誠見秦玉茗正在洗衣服,湊過去在秦玉茗臉上親吻了一口。秦玉茗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趕緊洗漱,吃點早飯。”
  方志誠笑了笑,然后進衛生間漱口、洗臉,回到餐廳,卻見秦玉茗已經幫他盛好了稀飯。方志誠敲了一枚水煮蛋,小心地剝殼,見秦玉茗若有所思地望著自己,笑道:“我臉上有東西嗎?怎么望著我!”
  秦玉茗似笑非笑地問道:“我正在等待某人自己招供,昨晚究竟做了什么好事!”
  方志誠臉上的笑容變得僵硬起來,意識到秦玉茗發現昨晚的事情,心虛道:“昨晚?我白等了一宿……”
  秦玉茗不作聲,笑瞇瞇地望著方志誠,卻讓他感到有點寒意。方志誠咳嗽了一聲,索性如實交代,道:“昨晚徐嬌不知為何跑到我房間,然后……我安慰了她一會兒……”
  秦玉茗酸楚地嘆了一口氣,道:“你那個安慰的方法,聲音也太大了一點兒吧。”
  方志誠內疚而羞第212章有種愛叫做放手
  赧道:“姐,我真想忍住,可是……”
  秦玉茗擺了擺手,淡淡道:“男人啊,都是喜歡偷腥的貓,何況徐嬌是主動送上門的,我能夠理解!”
  “你……真能理解?”方志誠露出詫異之色,不知為何心中有些不安。
  若是秦玉茗劈頭蓋臉,怒罵方志誠,這或許更能減輕方志誠內心的罪惡感。
  秦玉茗鄭重地點了點頭,輕聲道:“志誠,我說的是真心話。若是你覺得徐嬌不錯,那么就跟她繼續交往下去。她是一個不錯的女人,跟你也很般配。至于我……永遠是你可以停靠的港灣,你何時累了,在我這兒停靠一下,便可以……”
  “茗姐!”方志誠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滿是歉意道,“你別這樣,會讓我感到愧疚!”
  秦玉茗搖了搖頭,微笑地嘆道:“志誠,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我們不會結婚,但我永遠會守護在你身邊。”
  方志誠放下了手中的雞蛋,走到秦玉茗的身邊,緊緊地摟住了她。秦玉茗從方志誠的身體內感受到了力量,也感覺到了暖意,她意識到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經歷過一次婚姻,秦玉茗對愛情重新有了新的看法。婚姻并不代表著有愛情,而愛情不一定以婚姻為終點。
  自己喜歡方志誠,方志誠喜歡自己,又為何要用婚姻將彼此束縛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