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13 舞蹈學校有風景

第211章只羨鴛鴦不羨仙
  出了別墅,方志誠給秦玉茗打了個電話,過了好幾聲才接通,笑道:“親愛的,我回銀州了,是不是很驚喜?”
  “啊?”對面并不是秦玉茗的聲音,卻是徐嬌尷尬地提著電話,苦澀地解釋道,“誠哥,是我徐嬌。玉茗姐正在洗澡,她不方面接電話。”
  方志誠原本熱情洋溢,聽到是徐嬌的聲音,頓時腦門現出黑線,尷尬地笑道:“原來是徐嬌啊……我還以為是玉茗呢,請你幫我代為轉告,我十來分鐘便回家。”
  徐嬌“嗯”了一聲掛斷電話,方志誠與秦玉茗的關系現在是玉茗舞蹈學校都知道的事情,但聽到方志誠喊秦玉茗“親愛的”,她內心還是忍不住泛起酸意。徐嬌過完年已然二十五歲,現在家里一直幫她張羅相親的事情,但每次相親,她都忍不住將之與方志誠進行對比。人都有先入為主的感覺,總會覺得第一個相親對象是最優秀的。
  方志誠當初拒絕徐嬌,從某種程度上,給徐嬌留下了傷害。不過,這也是最為妥善的處理方式,否則若是方志誠欺騙徐嬌,那只會顯得道德更加敗壞,對她的傷害更大。
  掛斷方志誠的電話未多久,秦玉茗穿著睡袍走出來,見徐嬌心神不定,笑道:“幫你放好水了,你可以進去洗了。”
  徐嬌柔聲道:“剛才接到誠哥的電話,說等會過來。我在這兒住,是不是有點不方便?”
  秦玉茗微微一怔,暗忖方志誠回來怎么也沒提前打聲招呼,她擺了擺手,笑道:“這有什么不方便的?等會你跟我睡一間屋,他睡另外一間屋呢。這個時間點了,你還能去哪兒?”
  徐嬌笑了笑,回屋從行李袋里取了換洗的衣服,進了浴室。未過多久,門鈴響了起來,秦玉茗過去開了門,方志誠一把摟住了秦玉茗,吻住了她嬌艷的紅唇。秦玉茗被打了個出其不意,身體發軟,幾欲跌倒,想起徐嬌就在浴室內,連忙伸出柔荑頂住了方志誠,努嘴低聲道:“志誠,家里還有人呢,別被人瞧見了。”
  方志誠皺了皺眉,不悅道:“徐嬌怎么在?我等了這么久,難得回來一次,莫非還要受戒不成?”
  秦玉茗笑嘻嘻地往后退了幾步,媚眼拋飛,輕聲解釋道:“徐嬌家里正在裝修,沒有地方可去,所以便在我這邊暫住幾日。而且,誰知道你突然回來,搞得我措手不及!”
  方志誠聳了聳肩,苦笑道:“還不是為了給你一個驚喜?”
  秦玉茗幫方志誠拿著皮包,低聲道:“可惜你弄巧成拙了呢。”
  兩人低聲交談之間,衛生間的門被打開,徐嬌穿著睡衣走第211章只羨鴛鴦不羨仙
  了出來,見是方志誠,連忙低下頭,低聲笑道:“不好意思,誠哥,今晚打擾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歡迎打擾。玉茗姐一個人住很孤單,有你陪著她,也是好事。”心里卻是暗自叫苦,琢磨著今晚原本計劃的愛情大片,卻是沒法上映了。
  徐嬌的睡袍很厚,但因為經常跳舞的緣故,所以體態很好,豐腴的身體將棉質睡衣撐得很開,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隨著時間的變化,徐嬌整個人的氣質也有了很大的改變,皮膚如同凝脂般滑膩,因為剛洗完澡的緣故,臉上如同抹了胭脂一般,粉色迷人,站在秦玉茗身側,也能展露風采,并不落于下風,令人驚艷。
  方志誠進屋內脫掉了外套,出來的時候,秦玉茗笑道:“徐嬌洗完了,你也趕緊去洗洗吧。”
  方志誠點點頭,瞄了徐嬌一眼,只見她低垂眼瞼,正在削蘋果,轉身進了浴室洗澡。走進浴室內,目光不自覺地被墻角一個擺放臟衣物的網袋吸引,卻見里面亂疊著女式私密衣物,尤其是兩條大小不一的內褲撩人心魄。
  方志誠對秦玉茗的尺碼了然于胸,稍微判斷,便知道那條白色蕾絲邊三角小短褲,應該是徐嬌的。徐嬌的內褲十分可愛,上面印著淺色的花紋。方志誠暗忖自己的行為有點齷蹉,連忙收住心神,褪去衣服,然后洗澡。
  在浴缸內泡了十來分鐘,方志誠驅除了疲勞,同時琢磨著東臺縣的局勢,與宋文迪見面之后,錢德琛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尤其是他和紅酒大亨王通的關系復雜,極有可能成為他落馬的關鍵所在。
  市委這邊的交鋒也異常激烈,宋文迪與張國鑫的斗爭已經有市里蔓延到縣區的布局,錢德琛主動向張國鑫靠攏,這是宋文迪極為警惕的。
  王通、孟凡超、錢德琛、張國鑫,這四人形成了一條利益鏈,打開其中一個環節,便能讓這個利益鏈暴露出來。
  不過,問題也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想要扳倒一個正處級實權干部,并非簡單之事,需要提供相應的證據才行。
  方志誠揉了揉太陽穴,這時浴室的門鎖動了動,未過多久,秦玉茗扭身走了進來,然后將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
  “茗姐,你膽子越來越大了,你來這兒,不怕徐嬌懷疑嗎?”方志誠心頭一片火熱,嘴角帶著笑意。
  秦玉茗低聲道:“徐嬌已經上床休息了,我給你搓搓背。”
  方志誠笑道:“看來是上次搓上癮了。”
  秦玉茗忍不住想起上次做的荒唐事,伸手在方志誠的腦門上敲了一下,威脅道:“不準亂第211章只羨鴛鴦不羨仙
  說,小心我這就走了。”
  方志誠連忙捉住秦玉茗的手腕,搓捏了一陣,笑道:“姐,千萬別,我錯了。”
  秦玉茗嬌哼一聲,然后取出浴球,在上面倒了沐浴露,然后在方志誠后背摩挲了起來。方志誠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哼哼聲,秦玉茗聽了不知為何心頭一片火熱,笑罵道:“不準亂喊,跟狗哼似的。”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道:“原來男人的呻吟聲,對女人也有致命的誘惑力。”
  “胡說八道!”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繼續賣力地給方志誠搓背。
  方志誠發現水花撲濺,秦玉茗白色的睡袍上,粘了不少水漬,心中充滿了溫暖的感覺,伸手捉住了她的玉踝,把玩了一陣。
  “癢死人了!”秦玉茗躲了躲,發現避之不及,索性任由方志誠揉捏。
  方志誠閉上了眼睛,柔聲嘆道:“十里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互,只羨鴛鴦不羨仙。”
  秦玉茗給方志誠搓完澡,害怕徐嬌發現,連忙躡手躡腳地又回了臥室。方志誠又躺了許久,發現水溫漸涼,才起身。出了浴室之后,途徑秦玉茗和徐嬌所在的主臥,他伸手推了推,發現沒有推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回到客房,方志誠發了條短信過去,許久沒見秦玉茗回復,便斷了念想,閉起眼睛,陷入沉睡之中。半夜時分,客房的門被緩緩推開,一個纖長窈窕的身影閃了進來,然后悄悄爬上了方志誠的床。
  方志誠睡得迷迷糊糊,伸手一摸,入手處柔軟香滑,心下頓時清醒些許,琢磨著定是秦玉茗偷偷地過來了,轉過身,將她攬到了懷中,然后吻了過去。
  “呼……”她似乎不堪忍受這種刺激,又怕聲音太大,引來隔壁發現,盡量勉力忍耐著,不過兩條**卻是下意識地纏繞在了方志誠的腰間,伴隨著方志誠上下匍匐,有節奏地搖晃著。
  方志誠覺得今晚身下的秦玉茗十分特別,從她的耳邊嗅到一股異樣的香味,若把以前的味道比作嬌艷的牡丹,如今多了些蘭花的甘冽清甜。
  又過了兩三分鐘,方志誠逐漸感到有些不對勁,因為不僅僅是香味,連觸感都有很大的變化……
  “你是誰?”方志誠停止了動作,壓低聲音問道,房內的燈光沒有打開,他看不清楚對方的臉蛋,但第六感告訴他,現在是另外一個女人爬上了自己的床。
  “我……我是徐嬌……”對方柔弱地答道,“我上完側所,走錯房間,一上床便被你抱住了,你根本沒有機會讓我解釋……”
  徐嬌的聲第211章只羨鴛鴦不羨仙
  音十分委屈,方志誠有點無奈,他也沒法分辨徐嬌是走錯了房間,還是故意來到自己的身側。
  走錯房間,這謊話編得也太潦草了吧?
  徐嬌肯定是故意走到自己屋內的,而自己剛才竟然也趁機揩油了!
  方志誠不僅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現在退還是不退呢?若是直接上了,豈不是禽獸,若是不上的話,那可是不如禽獸。
  “徐嬌,你讓我怎么辦呢?”方志誠沒有起身,壓著徐嬌,心情糾結地問道。
  徐嬌也不知怎么回答方志誠,她朦朦朧朧地來到這個房間,原本就是潛意識在作祟,走錯房間只不過是個借口而已。或許上了床的那瞬間,徐嬌其實早就做好決定,因為方志誠剛才那般挑逗,她也早已顧不得那么多。
  “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吧,一切都是一個誤會。”徐嬌歪著臉,低聲嘆道。
  “什么都沒發生過……什么都沒發生過……”方志誠不斷地提醒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