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12 有種愛叫做放手


  吃完晚飯之后,文鳳伸手拿紙巾擦拭干凈嘴唇后,上了樓。方志誠則與宋文迪在客廳里看電視新聞,銀州電視臺的新聞節目做得越來越有特點,主要關注民生大事,尤其是《新聞女生幫你忙》欄目做得有聲有色,獲得老百姓的一致認可。
  電視新聞里播放的是鄰里之間鬧矛盾,兩戶人家是堂兄弟關系,堂兄家里的條件好一點,所以院子特別大,裝修得也十分氣派,堂弟媳婦因為嫉妒,氣不過隔壁大門豪宅的,三兩天往隔壁家中扔磚塊,弄得堂兄院內凌亂不堪,苦不堪言。
  方志誠原本以為宋文迪應該更喜歡關注時事,沒想到看家長里短的故事,竟然也津津有味,宋文迪剝了橘子,往口里丟了一瓣兒,輕聲道:“小方,如果你有這樣的惡鄰,該怎么做呢?”
  方志誠托著下巴想了片刻,苦笑道:“要是我的話,可能會考慮搬家,矛盾永遠存在,有這么一個惡鄰,即使他現在愿意收斂,以后怕是還得要各種糾纏,既然堂兄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為何不躲得遠遠的?”
  宋文迪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你說的有點道理,但操作起來太過麻煩。堂兄既然將自己屋子裝修那么氣派,那肯定是想長期居住,讓他搬走,堂兄家里又如何能咽下這口氣?還有遇到問題,第一反應想著躲避,這終究不是上上之選。”
  方志誠笑了笑,點頭道:“倒是我淺薄了。老板,你覺得該如何辦,才好?”
  宋文迪嚼了一片橘瓣,輕聲道:“堂兄要低調一點行事,有錢也未必要炫富,若是房子裝修得跟左鄰右舍差不多水平,那豈不是就不會引來鄰居的妒忌了?人要擅長守拙,不能太過爭鋒,否則反而是適得其反了。”
  方志誠暗忖宋文迪倒是說中了關鍵所在,堂弟嫉妒是一方面原因,堂兄炫富也是源頭所在,感嘆道:“可是,堂兄怕是不會愿意呢。人都有炫富的心態,自己過得好,那么就想表現出來,使得自己成為羨慕的對象……”
  宋文迪擺了擺手,沉聲道:“槍打出頭鳥,堂兄若是無法想透其中的道理,怕是總歸要吃些虧的。”
  談到此處,新聞節目已經到了尾聲,新聞女生帶著社區調解員,給兩戶人家做思想工作,當著攝像機及眾人的面,堂兄堂弟都各自退了一步。堂弟家里保證以后不再滋事,而堂兄家里也承諾不再計較之前的事情。
  方志誠發現宋文迪盡管語氣平和,但是心情似乎不佳,聯想起方才餐桌上,宋文迪與文鳳之間的態度,他隱隱覺得這對夫妻之間怕是有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每個人在處理問題時,都有短板。分析發生在別人身上的問題,總能頭頭是道。不過,一旦牽扯到自己,總有漫無頭緒了。”
  方志誠試探地問道:“老板是不是和文市長有什么誤會?”
  宋文迪揮了揮手,苦笑道:“并非誤會,而是隔閡由來已久。我們倆都是事業心太重,平常很少見面,現如今即使生活在一起,也如同陌生人一般。”
  方志誠連忙安慰道:“文市長還是很關心你的,上次你出事,文市長差不多是兩宿沒有睡覺,而且一直為你在奔波。”
  宋文迪點點頭,嘆道:“畢竟夫妻一場,文鳳是個好女人,可惜我們倆之間總有些問題……”
  方志誠知道這個問題無法深入問下去,只能說道:“溝通是解決隔膜的最好方法,這是老板您經常放在嘴邊的。”
  “可惜,有些人之間天生是無法溝通的……這不只是她的原因,我身上也有諸多問題。”宋文迪搖頭笑道,“對了,你這次回銀州,不是說有東西要給我的嗎?”
  方志誠連忙從皮包里拿出一個黃皮信封,然后取出了那份材料,遞到了宋文迪的手邊。宋文迪翻看了幾頁,面色凝重起來,問道:“孫偉銘調查到的?”
  方志誠如實道:“孫偉銘之前是個偵察兵,有些手段。不過,他的目標不僅僅是孟凡超,里面還涉及到不少與錢德琛相關的線索……”
  “這個孫偉銘,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宋文迪將材料放到一邊,輕聲道,“你覺得該如何處理?”
  方志誠凝眉思索道:“錢德琛在東臺縣關系盤根錯節,而且在市里也有靠山,單憑這份材料還不足以讓他束手就擒。而若是現在便對孟凡超采取措施的話,反而會打草驚蛇。”
  宋文迪聽得眸光一亮,鼓勵道:“繼續說!”
  方志誠輕聲道:“我認為市紀委可以派出秘密調查的小組,針對錢德琛進行調查,等把犯罪事實摸清楚之后,然后再將錢德琛派系的人馬一網打盡。”
  宋文迪手指在茶幾上漫不經心地點了點,沉聲道:“錢德琛很狡猾,他的底細可不容易調查。”
  方志誠淡淡道:“狐貍雖然狡詐,但總有露出尾巴的時候,只要耐心去尋找,終究能找到問題所在。”
  宋文迪想了想,撥通了公安局副局長丁豐的電話,然后當著方志誠的面下達了調查錢德琛的指示,不過,宋文迪還是強調,要在暗中進行,不能提前走漏消息。丁豐現在是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也是宋文迪在政法系統安插的一個重要棋子。
  宋文迪現在已經基本掌控銀州的局面,人代會后,張國鑫成功從代市長被正式任命為市長,在這個過程中,宋文迪巧妙布局,鞏固了自己一把手的地位。銀州與一年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市委常委會成員幾乎換了一輪,一朝天子一朝臣,現實便是如此殘酷而無情。
  在宋文迪家中又坐了一會,方志誠便告辭離去,宋文迪站在門口,目送他離開,旋即轉身進入客廳,朝著樓梯的方向嘆了一口氣。
  文鳳近期之所以在銀州,原因在于她的工作出現了很大問題。作為分管計生工作的副市長,轄區內被曝出了計生黑幕,計生部門和基層政府沒有嚴格執行計劃生育政策,對意圖超生者睜只眼閉只眼,一旦超生成為事實后“繳錢了事”。
  事情鬧得很大,被外省媒體大肆傳播,以至于文鳳受到了嚴重的處罰。
  處于低谷期的文鳳,來到銀州,希望宋文迪出面能與李思源溝通,讓她能渡過這個難關。文鳳是自己的妻子,也是李思源十分寵溺的小妹,當初文鳳之所以嫁給宋文迪,那也是李思源從中拉線的緣故。
  但是宋文迪將此事與李思源匯報之后,卻被他拒絕了。原因很簡單,針對文鳳的這場風波,沒有那么簡單,歸根到底,還是指向宋文迪。宋文迪現在升任副省長的呼聲很高,這是對手打出的指東打西一張牌,若是讓文鳳渡過難關,被政敵落以口舌,反而不妙。
  現在必須要取舍,若是宋文迪想要爭取副省長位置,那么文鳳必須要接受承擔處罰的結果。文鳳一向心高氣傲,她能愿意嗎?
  宋文迪上樓,推開臥室的門,文鳳已然洗過澡,躺在床上,手上捧著一本書,接著臺燈的光,輕輕地翻閱著紙頁。宋文迪先進浴室洗了澡之后,轉身上了床,嘆了一口氣,道:“思源書記那邊下午打了電話過來,處理的結果可能是暫時要將你調整至黨校學習。”
  文鳳合上了書頁,揉了揉太陽穴,清聲道:“說到底,你還是不愿幫我。”
  宋文迪皺了皺眉,淡淡道:“小鳳,你是我的老婆,我怎么可能不愿幫你呢?此次的事情,對方策劃很久,如果不將你調離,很難讓輿論平息下來。”
  文鳳嘴角露出譏諷的笑意,冷冷道:“我為什么遭到這種打擊,還不是因為你的緣故?為了你的副省長位置,就一定要犧牲我嗎?”
  宋文迪有點詞窮,在這件事情上,文鳳的確是一個受害者,他輕聲嘆息道:“文鳳在這次的事情上,我有愧于你,但我承諾一定會補償你。”
  文鳳擺了擺手,轉過身躺下,嘆道:“罷了,我累了。你明天還要上班,早點休息吧。”
  宋文迪從文鳳不冷不淡的語氣中聽出了怨懟,忍不住暗自搖頭,月有陰晴圓缺,凡事都無十全十美的時候,自己若是能成功晉升副省長的序列,卻是要踩著妻子的肩膀而上,這種滋味并不好受。
  但政治便是如此,很多時候殘忍而血腥,小不忍則亂大謀,希望文鳳暫時能忍下這口氣,她這么多年也太忙碌了些,或許趁這個時間,好好休息,調整一下心情也不錯。
  宋文迪貼了過去,發現文鳳身體冰冷,然后將她環抱在胸口,湊到她的耳邊,低聲道:“小鳳,我們要個孩子吧?”
  文鳳身體微微一抖,終究沒有其他反應。宋文迪嘆了一口氣,微微搖頭,然后躺正,并不是所有的夫妻都恩愛纏綿,自己與文鳳的這場婚姻,從一開始便沾惹了太多的功利色彩,這么多年的婚姻,并沒有融化彼此心靈深處的堅冰,反而越來越令人感到寒冷……RG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