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11 只羨鴛鴦不羨仙

并非所有人在縣長面前,都有據理力爭的勇氣。方志誠很年輕,因此骨子里有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血性,所以敢于在孫偉銘的面前,直接地說出真相,同時維護招商局兩名普通員工。
  若是換做一般人,見到下屬惹是生非,直接把責任全部推到下屬的身上,以免引火燒身,將自己拖下水了。
  官場向來要的是殺伐果斷,方志誠這種行為顯得拖泥帶水,不夠理智。
  不過,正因為如此,孫偉銘對方志誠這種坦蕩無畏的態度,還是很欣賞的,盡管在官場上混跡多年,變得油滑靈活許多,但孫偉銘原本是一名軍人。軍人的血性永遠不會變,尤其是對敢為戰友擋子彈挨刀子的那種人,格外的欣賞。
  方志誠在孫偉銘眼中變成了一個敢于承擔的人,這讓孫偉銘還是隱隱感到欽佩的。畢竟在現在的官場上,人人都為了自己的私利而戰,哪里還有人會為別人不惜跟上司抗爭呢?
  孫偉銘越發認為方志誠是一個可以拉攏的人才,所以他瞬間作出決定,既然方志誠不愿意向自己靠攏,那么他再主動往前跨一步,將自己的計劃與方志誠透露一些,試探一下方志誠的態度究竟何為。
  孫偉銘給方志誠的那份材料,涉及到縣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孟凡超違法違紀的犯罪事實。整個東臺縣,能接觸到這份機密材料的不超過四個人,現在孫偉銘將這份材料遞給了方志誠,這種行為有些逾越。
  方志誠琢磨著孫偉銘的用意,眉頭緊緊地鎖起來。
  孫偉銘掐滅了香煙,重新坐在沙發上,目光炯炯地說道:“志誠,我很欣賞你,所以有些事情,我也不藏著掖著。東臺縣的情況,的確如同你剛才所說,比想象中的復雜。而想要解決現在的諸多問題,必須要借助市委的力量。你以前是宋書記的秘書,想必通過你作為橋梁,才能讓東臺有煥然一新的改變。”
  孫偉銘開誠布公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讓方志誠感到一絲謹慎,自己只是一個正科級干部,涉及到縣委的紛爭,顯然是不智的。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方志誠若是接受了孫偉銘的相邀,無疑便將自己徹底地丟入東臺險惡的官場爭斗之中,這有悖于他想要孑然一身,專心致志地搞招商引資的初衷。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孫縣長,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此事并非我能做主。”
  孫偉銘搖了搖手,承諾道:“此事不需要你做主,只需要你作為一個傳達人,將資料送到宋書記的案頭,確保宋書記知曉便可以了。”
  “那材料我先收下了。”方志誠心中暗嘆,哪里有這么簡單,若是自己答應做這件事,將真與東臺縣官場的斗爭不可避免地糾纏在一起了。
  出了縣長辦公室的門,方志誠重重地吁了一口氣,與孫偉銘方才的那番談話,看似平和,其實需要斗智斗勇。他抖了抖那份材料,心情并不如想象中那般沉重,方才看上去佯作不愿意為孫偉銘牽線搭橋,那只是一種偽裝而已。
  其間隱藏著利益交換,孫偉銘的潛在意圖,你幫我把這份材料交到宋文迪的案頭,至于羅輝的刁難,我幫你抗下。
  宋文迪之所以將方志誠送到東臺,一方面是希望讓他擁有基層經驗,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過他來,滲透到東臺縣,進一步了解東臺的動態。
  簡而言之,并非方志誠被孫偉銘拖下水,而是老板宋文迪將方志誠推到了東臺這個大水潭之中。拿到了這份關于縣政法委書記孟凡超的材料,從某種角度上而言,是方志誠自己的職責所在,也是宋文迪將方志誠下放到東臺的根本目的。
  東臺縣一二把手斗得太厲害,以至于政府無法正常運轉,很多時候決策出錯,執行不力,全部是因為一二把手之間出現分歧,無法形成一個良性運轉的整體。而東臺一把手錢德琛,背后的大魚是市長張國鑫,更是牽扯到市委層次的斗爭。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將政法委書記孟凡超的材料認真仔細地翻閱了一遍,發現有些怵目驚心。孟凡超是錢德琛一手提拔上來的干部,材料里提到孟凡超從公安局副局長升到正局長時,涉及買官的行為,雖然沒有明言,但隱晦指出賣官者為當時的縣長錢德琛。
  孟凡超也太糊涂了,某次在酒醉的時候,說到自己為了買官準備二十萬元,沒想到十萬元便買到了官位,這也被東臺的老百姓口口相傳,成為了街頭巷尾的談資。
  其實,買官賣官這在絕大多數地方政府,已經屬于潛規則。下面的官員想要往上爬,誰不要動點小心思,跟主管領導搭上關系?風氣使然,也就使之成為見怪不怪的常事。只是孟凡超錯在太囂張,酒后失言,把事情說了出來。
  在東臺縣買官賣官現象尤為明顯,尤其到了下面的鄉鎮,不少位置明碼標價,想要從副股級轉為正股級,起碼要三四萬元。宋文迪上任之后,曾經一度打擊過這種惡劣的行為,不過依舊是治標不治本。
  其次,指向孟凡超的另一大罪名是與當地勢力勾結,形成了一個邪惡屬性的利益團體,嚴重危及東臺縣社會的穩定與安全。
  材料指出,孟凡超與東臺大亨王通的關系不淺。而王通表面上是一個酒水經銷商,事實上以走私、售賣假酒為營生,同時還與交際花洪靜共同豢養了近兩百人的嫩模,在全國各地的娛樂場所,為名流富紳提供特殊服務。
  方志誠翻看了兩遍,不禁無奈苦笑,暗忖這材料雖然很多地方沒有證據,但可信度還是極高的,可見孫偉銘為此準備了很久,如今只希望一炮打響,通過打掉孟凡超,繼而讓錢德琛地位難保。
  不過,如果將這樣的材料遞交給宋文迪,顯然還有所欠缺,于是方志誠取出一支紅色水筆,然后在材料上圈圈點點起來。給宋文迪當秘書的習慣還在,方志誠需要給宋文迪過濾一遍信息,幫助他判斷這份材料的可用價值。
  第二天,政府那邊沒有傳來要開除王崇與謝萌萌的消息,顯而易見,此事被孫偉銘已經壓下了。美其名曰,讓戚蕓介入調查,其實不過是緩兵之計,等風聲過去之后,便小事化了了。
  不過,認真負責的戚蕓還是打了電話,詳細詢問了王崇與謝萌萌的實際關系。方志誠便將事情的始末跟戚蕓匯報了一番。戚蕓是方志誠的老上司,羅輝的出現,將戚蕓的分管工作重新變更,她自然對于羅輝沒有太多的好感,也相信方志誠所言非虛,于是很快形成了一份報告,交到幾個副縣長的案頭,認為是由嚴浩無理取鬧導致的事件,不應由招商局承擔相應責任。
  戚蕓倒是打了一個挺恰當的比方,家里跑了一條惡狗,莫名其妙地咬了家人一口,莫非還得讓人去給惡狗道歉?
  至于,羅輝自然是被氣得不行,但又無可奈何,孫偉銘根本不想搭理此事,羅輝沒有辦法將事情鬧大,只能當作此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嚴浩因為此事一鬧,家丑外揚,又沒有落到好處,謝萌萌以此為由遞交了離婚協議,兩人簽字之后,成為了陌路人。
  周五,方志誠帶著孫偉銘交給自己的那份材料,趕回了銀州,先在菜市場買了幾樣小菜,然后來到了宋文迪所住的別墅。摁響門鈴之后,保姆小燕過來開了門,見是方志誠微微一愣,然后笑瞇瞇地將手指放在了唇邊。
  方志誠意識到里面應該有客人,晃了晃手上的塑料袋,小燕指了指廚房方向,帶著方志誠悄悄進去。方志誠路過客廳的時候,只見文鳳站在窗邊,提著手機打電話,暗忖難怪小燕如此緊張,原來是女主人在家。
  小燕在宋文迪面前十分自然,但對文鳳卻是畢恭畢敬,這主要因為宋文迪和文鳳夫妻倆性格有差異。宋文迪態度謙和,文鳳性格急躁,小燕自然對文鳳更加畏懼。
  小燕見方志誠買了不少菜,甜糯地笑道:“誠哥,上次叔叔說過了,以后過來你不要帶這么多的菜。”
  方志誠擺了擺手,解開袖口的鈕扣,笑道:“哪里能總來吃白食?”
  言畢,身后傳來腳步聲,原來是文鳳聽到廚房有人聲,走了過來,見是方志誠,淡淡道:“原來是小方啊,我還以為是誰呢!”
  方志誠笑道:“文市長,見你方才在打電話,所以沒有跟你打招呼。”
  文鳳點了點頭,她對方志誠顯然印象不錯,道:“廚房里的事情就交給小燕吧,你就不用在這里帶著了。”
  方志誠連忙擺手,笑道:“菜是我買過來的,怎么做,心中已經有菜譜,還是我來弄呢。”
  文鳳見方志誠堅持,也就不再勸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轉身往客廳去了。
  文鳳就是這種性格,放在別人眼中有點過于高傲,但方志誠倒是不這么覺得,其實像文鳳這種性格,反而可以視作單純,不太擅長與陌生人交流溝通而已。
  一個小時左右時間,方志誠做了四菜一湯,宋文迪推門之后,見方志誠腰間系著圍裙,端著湯煲上桌,搖頭笑罵道:“君子遠庖廚,你這個小方,怕是要一輩子都沒出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