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209 孫偉銘的橄欖枝

盡管羅輝和嚴浩表演得很好,但方志誠還是瞧出了破綻,意識到這兩人今日來招商局,完全就是為了故意找自己的麻煩。嚴浩的目的在于找回顏面,逼王崇和謝萌萌進入絕路,而羅輝的目的想趁機來壓制自己,讓方志誠收拾心氣,以后乖乖聽從羅輝的吩咐。
  可是,羅輝看錯了方志誠。方志誠并非那種為了息事寧人,隨便放棄他人以當作棄子的人。王崇雖然外表吊兒郎當,但有潛力可挖掘,辦事挺靠譜,而且方志誠深信王崇與謝萌萌關系清白,一個簡單的邏輯推理,若是王崇與謝萌萌勾勾搭搭,有怎么可能頻繁的出入休閑中心找小姐呢?
  更關鍵的是,這是方志誠樹立威信的一次機會。作為一個領導,必須要有讓下屬有安全感,這樣才能收攏下屬的心。
  況且,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之所以蓄滿了精力無處發泄,才會留戀煙花之地。
  所以方志誠判定王崇并沒有與謝萌萌發生實質性的進展,最多只是言語上的曖昧而已。一個是受冷落的少婦,和一個孤獨的騷男,兩人聊天難免會擦出什么越界的火花。但是火花不一定有茍且的事實,如果以此來一棒子打死兩個人,顯然太過荒謬與魯莽了。
  羅輝抬起頭,從方志誠的語氣中聽出譏諷之意,冷冷道:“志誠同志,如果你不認同我的處理方案,那我就只能向上級部門匯報了。”
  **裸地威脅!羅輝目光中看似平靜,但透著一股殺氣,他其實更希望方志誠不認同自己的方案,因為那樣一來,便可以將事情搬到縣長會議,甚至縣委常委會上去。
  歸根到底,招商局遇到肇事者,這與方志誠的管理不力有很大的關聯,若是方志誠管理得力,又怎么會讓屬下發生這種敗壞政府形象的惡劣行為呢?
  而且事情一旦傳播出去,鬧得路人皆知,招商局是政府對外引資的窗口,勢必還會牽連企業入駐。
  總而言之,若是事情鬧大了,只會對方志誠不利。方志誠原本年紀很輕,擔任招商局長位置不到半年,大部分人都認為方志誠很難站穩腳跟,若是出現管理不力,正好有一個借口,將方志誠架空,或者直接踢出東臺縣。
  方志誠該如何應對呢,他當然不會低頭,“羅縣長,這件事過錯不在我們招商局,嚴浩帶著人來政府鬧事,屬于聚眾惡意鬧事的范疇,若是情節嚴重的話,甚至歸類為聚眾沖擊國家機關罪論處,按照相關刑法,對首要分子,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旁邊那兩個壯漢,聽說參加鬧事的也要被論處,頓時臉上露出猶豫之色,他們原本認為只是過來鬧一下而已,沒想到問題這么嚴重,被方志誠說得上綱上線,與國家安全都掛邊了。
  “還有,這原本應該是家事,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羅縣長你只聽嚴浩的片面之言,便認為過錯方在于謝萌萌,這是極不理智的行為。捉奸在床,請問除了曖昧短信外,嚴浩還有實質性的證據嗎?再退一步,現在刑法上已經沒有通奸罪這一說法,屬于道德的范疇,羅縣長你就能確保嚴浩在道德上沒有問題?據我所知,嚴浩可是東臺縣有名的花花公子。”
  “……你血口噴人!”嚴浩被方志誠一段話說得啞口無言,尤其是花花公子三個字拆穿了他的本質。
  方志誠冷冷地盯著嚴浩,嘆道:“給你三分鐘的時間,趕緊滾出招商局,否則我立即撥打110……”
  嚴浩微微一怔,原本他是向來鬧事的,沒想到方志誠強硬無比,竟然讓他升起了怯意。方志誠抓住了問題的關鍵,他的確沒有王崇與謝萌萌茍且的證據,更多地只是猜測而已。
  李卉、魏小燕兩人偷偷地捏了一把冷汗,按照正常人處理問題的方法,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方志誠現在忍一口氣,把嚴浩忽悠走,其他自然是關起門來說話,沒有必要為了王崇與謝萌萌,與主管上級直接頂撞,這算是下下之策。
  羅輝皺起眉頭,沉聲道:“志誠同志,你這么處理問題,太膚淺了,如何能處理好今天的矛盾?”
  方志誠鎮定自若道:“為了別人沒有事實根據的職責,而讓我的下屬蒙受不白之冤,這種事情我辦不到!”
  方志誠這話說得太到位了,不僅表明了自己的坦蕩心跡,而且還指桑罵槐,暗諷羅輝幫著外人欺負招商局的同事。
  而李卉卻是美目漣漣,她知道這是方志誠的肺腑之言,敢于為下屬承擔壓力與過錯。之前夏光明案的風波,若不是方志誠為自己奔走,自己很有可能落入泥潭之中,李卉從方志誠身上感覺到了正義、勇氣,她聽得熱血沸騰,翻了翻手腕上的表,淡淡道:“嚴浩,三分鐘到了,如果你再不離開,我現在便打電話了。”
  嚴浩一咬牙,怒道:“我還就不走了,有本事你喊人來。”
  李卉笑了笑,輕聲道:“那是你自找的了。”
  羅輝連忙道:“別打!方志誠年紀輕不懂事,你還跟著犯糊涂?如果真打了電話,事情就鬧大了。”
  不過李卉根本沒有聽羅輝的話,直接拿著手機撥了出去。公安局聽說縣政府內部有人鬧事,第一反應便是讓門口的警衛趕緊趕到招商局,前后不到兩分鐘。
  等警衛進入辦公室,羅輝頓時無語了,現在這個情況,倒是變成嚴浩沒理了,完全出乎他的掌控。
  原先他準備讓嚴浩鬧事,然后自己出面,批評方志誠管理不力,縱容下屬關系不當,沒想到方志誠是個護崽的犢子,根本不吃這套,認為嚴浩才是過錯方。
  羅輝欲哭無淚了,現在這個局面,他該怎么辦呢?
  警衛沖上去想要控制住嚴浩三人,被羅輝攔住了,他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你們也別抓人了。此事并非完全嚴浩他們的過錯……嚴浩你們離開吧,問題我會向上面反應,一定會給你們合理的解釋。”
  嚴浩見到警衛沖上來,被嚇了一跳,見羅輝幫自己找了個臺階,連忙點頭道:“今天看在你羅縣長的面子上,我就不過多糾纏了,不過我提出的要求,必須要解決,若是不滿足我,我還會來的。”言畢,嚴浩三人灰溜溜地跟兔子似的跑走了。
  而羅輝臉上掛不住,盯著方志誠和李卉兩人的臉,狠狠地剮了幾眼,然后轉身毫不猶豫地離開。
  等辦公室內只剩下魏小燕、方志誠、李卉三人,李卉有些擔憂道:“方局,你今天稍微有點過火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嘆了一口氣,道:“別人都鬧上們來了,莫非不幫著家里人,幫著外人?”
  魏小燕在旁邊笑道:“方局是個好班長,不過這么一來,我怕羅縣長會把事情鬧到縣長會議上去。”
  方志誠挑了挑眉,毫不在乎地淡淡道:“隨便他羅輝怎么鬧,我都陪他玩。”
  魏小燕與方志誠接觸還未多久,總覺得方志誠有點托大了,眉宇間露出憂色,李卉卻是對方志誠有著莫名地自信。方志誠能從夏光明案之中保全自己,保住王崇與謝萌萌二人,又有何難?
  李卉與魏小燕離開之后,王崇和謝萌萌過來敲門,方志誠指了指沙發,讓兩人坐下,然后給他們分別倒了杯水。
  “方局,我們決定了,不拖累招商局,準備主動辭職。”王崇低著頭,輕聲嘆息。
  謝萌萌柔聲附和道:“方局,對不起,這件事給你帶來很大的麻煩,為此你還得罪了羅縣長。我實在過意不去……”
  方志誠揮了揮手,沉聲道:“首先,你們都把頭抬起來,我覺得事情的過錯方并不在你們,所以你們不應該擺出一副罪人的模樣。其次,我不允許你們辭職,因為若是連下屬都保護不了,我還有什么資格做這個招商局長。最后,你們必須要改變觀點,你們并沒有做對不起任何人的事情……”
  王崇與謝萌萌相繼抬起頭,詫異*地望著方志誠,卻見他嘴角有一股溫暖的笑意。
  方志誠繼續說道:“不過你們倆在一個科室工作,顯然多有不便,招商局明年計劃在云海及深州兩地設立辦事處,我希望你們其中一個人出去。”
  “我!”王崇與謝萌萌異口同聲道。
  方志誠微微一笑,淡淡道:“此事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再決定,現在你們要做好準備,完成好工作,同時保持距離,不要讓同事說閑話,避免是非。至于其他的壓力,我會幫你們抗住。”
  王崇與謝萌萌相繼離開,方志誠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地敲打起來,羅輝顯然不會如此輕易地咽下這口惡氣,縣政府方面很快便會有山崩海嘯般地壓力襲來。
  錢德琛早就對自己不滿,所以才會安排羅輝來壓制自己,既然該來的暴風雨遲早會來,那就不如早點點燃這根導火索。RG(www.booksrc.net就愛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