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08 據理力爭的勇氣

過了元旦,進入2006年,東臺縣的招商工作在方志誠的領導之下,逐步變得有條不紊,條理脈絡分明。縣委常委會通過了招商局增設招商服務科的意見,同時還增設了第五名招商副局長。
  新來的招商副局長名叫魏小燕,原先雙譚鎮主管招商引資的副鎮長,按照正常邏輯,這個位置原先理應是縣長孫偉銘的心腹,但受到了縣委書記錢德琛的阻擾,最終安排了一個中立的人選進入招商局。
  李卉分管招商一科,而招商一科原先對接雙譚鎮的招商引資工作,李卉與魏小燕接觸很多,所以兩人關系不錯,從某種角度而言,魏小燕的到來,給方志誠帶來了助力。
  錢德琛與孫偉銘打得不亦樂乎,最終選了一個看似中立的招商副局長,其實最后還是便宜了方志誠。這就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
  方志誠增設招商服務科和副局長,這步棋走得十分巧妙,給孫偉銘提供了火力支援,同時也為自己更好地控制招商局上下,作好完美的鋪墊。
  魏小燕四十歲出頭,長相倒也普通,不過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二,整個人坐在沙發上,氣質上佳,給人一股穩重干練的氣質。
  方志誠給魏小燕泡了一杯茶,淡淡笑道:“燕姐,你一直是下面鄉鎮招商引資的標兵人物,上級部門將你引入我們招商局,那是我們的幸運,以后還需要你多多下功夫,用你的基層經驗,給我們的實際招商工作指明方向。”
  魏小燕泯了一口茶,清聲道:“方局長,你這句話過謙了,誰不知道你現在是東臺縣招商引資的大功臣。在招商局工作不到三個月,便把齊氏集團給招引過來。單以招商局,去年招商引資便達到了六十多億,這可是一個不敢想象,極為夸張的數字。”
  按照正常情況,全縣一年的招商引資能有一百五十億,那便是一個極為夸張的數目,還建立在各級縣直部門及各鄉鎮通力合作的基礎之上。招商局不過二十多人的編制,2005年年末三個月沖刺創造了四十八億的招商引資量,這是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成績。當然,這四十八億之中齊氏集團占據了很大的一部分。
  方志誠擺了擺手,嘆了一口氣,道:“去年的成績只能代表過去,現在我們要立足未來,一方面要讓去年簽下來的項目全部落地,另一方面還要加大招商引資的力度。招商局現在增設了招商服務科,便是為了更好地為項目落地服務,我決定把這一塊分給你來負責。另外呢,督查指導科這個后勤部門,也由你來負責。”
  魏小燕對于前面一個職務分配方案還是很滿意的,也是有充分的心理預期。但是督查指導科也給自己來負責,這讓她感到意外無比,因為督查指導科原先是郭鶴的分管部門。
  督查指導科雖說是職能部門,不從事招商的業務工作,但權力不小,面向縣直部門和各鄉鎮行使招商引資的督查、考核、指導工作,同時還負責對招商有功的單位和個人進行獎勵,至于獎勵資金如何分配,這個部門的作用極大,可以說是一個油水部門。
  若是郭鶴知道方志誠把他這個權限給拿掉了,不知郭鶴會有什么想法。
  魏小燕微微一笑,低聲道:“方局長,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做,一切聽從組織的指揮,爭取把東臺的招商引資工作做大做強。”
  方志誠頷首一笑,道:“燕姐,請喝茶,這是朋友送過來的新茶,味道不錯。”
  魏小燕不再多言,靜靜品茶,雖然與方志誠接觸沒幾次,但她隱約能感到方志誠身上流露出來的大將氣度。
  在基層官場呆久了,魏小燕沒有了年輕時的要強,再過個五六年,她便退居二線了,而且雙譚政府不少人,對魏小燕此次來到招商局并不看好,認為這是一個冷板凳位置。
  不過,從方志誠的這一席話,魏小燕倒是恢復了不少信心,認為方志誠心中還是有著不小的抱負。
  魏小燕見過不少年輕才俊,憑借自己的能力飛速躥升,她瞧出方志誠也是這類人,暗忖若是方志誠以后真是前途不可限量,自己作為他的下屬,或許仕途之路也會另有轉機。
  魏小燕從局長辦公室離開之后,卻發現樓下傳來一陣喧鬧之聲,這時只見隔壁的李卉也聞聲出來,兩人互視一眼,往下走。
  來到招商一科,里面已經是一團亂,嚴浩帶著兩個人高馬大的壯漢,見到東西便砸,謝萌萌躲在王崇的身后,臉色煞白,而王崇也被嚇得夠嗆,至于其他幾個人站在一旁,不敢過多干涉。
  “住手!你這是在做什么?”李卉厲聲呵斥道。
  嚴浩停下手上的動作,望著李卉冷冷地一笑,道:“終于來了一個領導,我現在是來討說法的。你們招商局就是個淫窩,王崇這個臭小子勾引我老婆謝萌萌。從前兩個月起,謝萌萌說你們招商局整天在加班,我看就是給他們提供通奸的機會。”
  魏小燕剛來招商局,不知道現場情況究竟如何,只能勸道:“同志,這是辦公場合,還請你克制冷靜,有什么話,我們好好商量。”
  嚴浩不屑地瞄了一眼魏小燕,冷嘲熱諷道:“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你們招商局長就不是個好鳥,跟你們平心靜氣地坐下來談,只會浪費我的時間。不讓我鬧,要求很簡單,那就是開除這對奸夫淫婦。同時呢,你們招商局長,也要承擔相應的處罰。”
  謝萌萌見嚴浩說出這么多無理的要求,頓時哽咽起來,她泣聲道:“嚴浩,我求你,不要再鬧了。我可以辭職,但我跟王崇真的是清清白白,一點關系都沒有。你不要因為疑心,而牽扯到別人。”
  嚴浩見謝萌萌還在維護王崇,氣得火冒三丈,怒罵道:“你這個賤人,現在還胳膊往外拐。”言畢,他三兩步走過去,想要揪住謝萌萌,卻被一個人攔住了。
  “嗬,方局長終于出現了啊。”嚴浩退了一步,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陣清喝,“你們這是在做什么呢?”
  方志誠轉頭望去,卻見羅輝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臉上充滿了嚴肅與惱怒。作為主管招商引資的副縣長,看到招商局如此混亂,心中的憤怒之情,可想而知。
  羅輝上下掃了一番,沉聲與嚴浩道:“這位同志,我不知道你為何要在招商局大鬧。我是分管招商局的副縣長羅輝,有什么事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商量,一定保證你能夠獲得公平公正的待遇。”
  嚴浩微微一怔,暗忖這輝哥的演技還真夠好的,他嘆了一口氣,裝出無比郁悶之色,緩緩地將謝萌萌與王崇之間的事情陸續說了出來。謝萌萌和王崇不時地想反駁,卻被方志誠用眼神制止住了。
  方志誠不是蠢人,羅輝來得如此湊巧,顯然是有備而來,若是現在把事情弄得越來越復雜,反而會讓勢頭不可遏制。
  方志誠輕聲邀請道:“羅縣長、嚴浩,我們還是去辦公室談吧,這里人多口雜,影響招商局的形象。”
  羅輝怒瞪了方志誠一眼,甩了甩衣袖,一馬當先地往樓上局長辦公室行去。嚴浩見羅輝上樓,他也跟著上去,方志誠朝著王崇擺了擺手,淡淡道:“一切由我來處理,你們把辦公室的環境打掃一下,繼續工作吧。”
  等方志誠、李卉、魏小燕離開之后,王崇嘆了一口氣,從角落里找到掃帚,而謝萌萌埋下頭整理凌亂的辦公室。
  身邊其他人對王崇和謝萌萌的看法不一,最近王崇深得方志誠的信任,惹得不少人眼紅,自然有不少人希望王崇經過這件事能受到打擊,最好直接被踢出招商局。而對謝萌萌的看法,也覺得這女人完全就是個花瓶,嬌氣得狠,辦不了什么事,完全就是個累贅。
  王崇心情復雜,他此刻知道壓力最大的是方志誠,因為從最后一句話來看,方志誠準備把所有壓力全部抗在自己的身上,幫自己解決這件事。
  王崇暗下決心,若是方志誠真能幫自己和謝萌萌度過此次難關,以后一定掏心掏肺,對方志誠忠心耿耿,絕不二話。
  局長辦公室內,嚴浩翹著二郎腿,冷笑連連。羅輝瞄了嚴浩一眼,淡淡道:“你有什么要求現在提出來吧……”
  嚴浩淡淡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王崇和謝萌萌必須開除,然后方局長也要承擔處罰。”
  羅輝又看了一眼方志誠,嘆道:“志誠同志,你怎么看?”
  方志誠微微一笑,輕聲道:“羅縣長,請你先給予指示吧!”
  羅輝清咳一聲,嚴肅道:“王崇和謝萌萌兩人嚴重影響組織紀律,在招商局發生這么大的事情之后,已經不適合在這里工作,我認為應該開除處理。同時志誠同志,你作為主管負責人,對于下屬疏于管理,導致工作作風敗壞,也應該受到相應的瀆職處罰……”
  方志誠嘴角浮現出弧度,露出輕蔑傲然之色,他站起身,冷冷地諷刺道:“羅縣長,你的處罰方案還真夠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