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07 山崩海嘯的壓力

東臺縣內,一處酒莊。
  羅輝步速勻緩地走在地下酒窖內,不停地抽出一支價格不菲的紅酒,細讀它的出產地及年份,然后不時地轉過身與身側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說出自己對這瓶紅酒的看法。羅輝在五年前,通過了國際葡萄酒鑒定師的考核,他把品酒當成一種愛好,同時也當做積累人脈的方法。
  出入大型專業酒會的人,都是有一定品味及身份的人,羅輝認為通過這種方法,能夠讓他迅速接觸到這個社會最頂尖的那個人群。當然,他發現自己的選擇沒錯,作為在瓊金專業品酒會上的一名風云人物,他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把駐瓊辦打造成一個與時代及國際接軌的機構。
  身側的中年男人名叫王通,是東臺縣一名紅酒收藏愛好者,他的酒窖收藏著數百桶紅酒,當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并非貨真價實,今天特地邀請羅輝來品鑒,希望他能幫自己甄選一番。
  羅輝又走了一圈,笑道:“王總,今天要不就這樣吧?我的舌頭都麻了,若是再試下去,怕是要砸自己的招牌了。”
  王通連忙笑道:“羅縣長,今天辛苦你了,若不是你慧眼識珠,我怕是還被蒙在鼓里。”
  羅輝擺了擺手,指著其中幾桶,淡淡道:“這幾桶酒,幾乎可以假亂真。年份雖然一樣,但儲存的酒莊稍微有差異。極品紅酒對于天時、地利都十分挑剔,差一點微妙的元素,味道便有天差地別。”
  王通眼中露出欽佩之意,感慨道:“聽羅縣長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雇了三個專業品酒師,都比不上你的火眼晶晶。”
  羅輝笑了笑,道:“王總,咱們就不要說這客氣話了。時間不早了,我就此告辭吧。”
  王通趕忙拉著羅輝,真誠地邀請道:“好不容易邀請到你,你可千萬不能走。我已經備好了酒席,希望羅縣長你能賞個光。”
  羅輝知道推脫不過,便跟著王通來到了別墅的餐廳。王通最早是以走私發家,一開始主要利用海關的關系倒賣國外的一些奢侈品,例如手表、手提包、服飾等,財產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他由暗轉明,成立了一家以紅酒銷售為主的貿易公司,主要從事國外各大著名酒莊的紅酒進口,為國內一些娛樂場所,提供紅酒的供給。
  來到餐廳,已經有兩男三女在等著,王通與羅輝分別介紹了一下,羅輝雖然與他們不熟悉,但也知道他們都是東臺縣有頭有臉的人物。尤其是那名身材最高的少婦,名叫洪靜,是東臺縣著名的交際花,據說拜倒在她腳下的風流人物,不計其數。
  羅輝偷偷打量著洪靜,暗忖這女人倒是沒有傳說中那般妖冶,只是一對美眸,極有神彩,望人一眼,仿若能看到人的心里去。
  羅輝在駐瓊辦主任位置上,這么多年最大的進步,便是酒量突飛猛進。盡管幾人都刻意地在恭維羅輝,但他依舊保持著理智,直至飯局結束,始終保持面不改色。
  洪靜瞧得暗自驚奇,對羅輝起了興趣,不時地在桌下用腳尖故意踢弄羅輝。
  羅輝只是笑了笑,權當沒有注意。
  飯局結束,王通將羅輝送出了別墅,轉身與洪靜,問道:“靜姐,羅輝這人怎么樣?”
  洪靜原本莊重凝重的氣質陡然一變,露出一副妖冶的味道,淡淡笑道:“王總,羅輝此人可不簡單啊,若是給他機會,五年之后,必然有一番大作為。他心志堅毅,又懂得察言觀色,控制情緒,實在是個人物。”
  王通伸手打了個響指,身側保鏢遞來一根雪茄,他淡淡笑道:“沒想到你對他的評價如此之高。”
  洪靜點點頭,輕聲道:“王總,與這種人打交道,你還是得小心點,畢竟你的生意,有一部分隱藏在水面之下,不能見光。”
  王通挑了挑眉,掃了洪靜一眼,淡淡道:“與羅輝只是淺交而已,若是幾年后,他真能如你所說,越爬越高,到時候對我才有用處。現在他只是一個副縣長而已,用處還不太大。”
  洪靜卻是搖了搖手指,淡淡笑道:“王總,你這話說得有所保留啊。對我,還要遮遮掩掩嗎?羅輝現在負責招商引資,你準備在東臺投資酒莊,他若是能幫你爭取到政策優惠,那可不是一筆小錢。”
  王通看了一眼帶著火星的雪茄,“靜姐,你太聰明了。”
  洪靜笑道:“羅輝比我聰明,他肯定知道你的用意,只是不說而已。”
  王通淡淡地笑道:“羅輝,倒是挺會裝傻充愣的。不過,我并非求他不可。”
  洪靜嘴唇微微一泯,知道王通為何說話這般自負的原因。
  坐在轎車內,羅輝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與王通這類人打交道,要充分保持警惕,一不小心極有可能被帶到溝里去。王通雖說現在業務遍及全國,但他以東臺發家,隨便動動手指,便能帶動東臺的某種勢力。與這樣身上帶著黑色屬性的人接觸,危險性極高,但他又不得不去接觸。畢竟這是一個只需利用得當,便能帶來極大收益的人物,更關鍵王通背后還站著一位對他的仕途生涯,極有影響力的人。
  羅輝給錢德琛撥了個電話過去,輕聲道:“老板,我剛從王通那邊出來,他似乎對投資酒莊很感興趣,只是條件苛刻了一些。”
  錢德琛嗯了一聲,淡淡道:“王通是咱們東臺著名的企業家,你要服務好,在政策上給予足夠的支持,不能讓本地企業寒心。”
  羅輝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東臺坊間傳言,錢德琛與王通關系匪淺,從這個電話來看,羅輝意識到謠言并非空穴來風。與王通這樣的人虛以委蛇,這可是一步險棋,與錢德琛的聯系,越來越緊密,羅輝本能地感到背脊一陣涼意,隱隱嘆了一口氣。
  在官場上,大多數人扮演兩類角色,一種是棋子,一種是棋手。羅輝很聰明,所以他不愿意成為錢德琛的棋子,但又礙于現狀,不得不對錢德琛保持順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說的便是個中道理,想要跳出這種規則,除非你有其他機遇,否則實在太難。
  途中,老婆白蕓給羅輝發來一條短信,女兒羅溪要吃披薩,羅輝便讓司機開往一家味道還不錯的披薩店,然后親自去店里買了一份。出門之后,又見隔壁有家奶茶店,便進入準備買三杯,剛準備買單,他感覺肩頭一涼,擰過身一看,笑道:“嚴浩,原來是你啊。”
  嚴浩的父親是縣人事局的老局長,現在已經退居二線,當初對羅輝也是親睞有加。羅輝瞄了一眼嚴浩身后的那位年輕女子,察覺出一點異樣,嚴浩買了單,與羅輝介紹道:“這是我的女朋友瀟瀟。”
  羅輝眉頭微微一皺,當初嚴浩和謝萌萌結婚,他可是親自參加的,甚至謝萌萌能順利進入招商局,也有羅輝在其中出力的緣故。
  羅輝笑了笑,沒有當場識破什么,在嚴浩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提著奶茶,轉身離開。
  目送羅輝離開之后,嚴浩突然想到了什么,冷笑了一聲,自言自語道:“謝萌萌,你對我不仁,我便對你不義,當初我可以給你一份安定的工作,現在我自然也可以讓你從招商局滾出去。”
  嚴浩拉著瀟瀟的手,坐到床邊,吩咐道:“你先喝奶茶,我發一條短信”,隨后掏出了手機,翻到了羅輝的手機號碼。
  羅輝剛坐上轎車,便收到了嚴浩的短信,仔細閱讀之后,忍不住暗自一喜。他上任之后,一直想找到方志誠的破綻,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想了想,給嚴浩發送了一條短信,約好今晚在酒吧見面,自己請他喝酒解憂。
  晚上九點半,羅輝將女兒哄至入眠之后出門,來到星月酒吧,在門口等了一陣,只見嚴浩腳步虛浮地走過來,身后跟著那個叫瀟瀟的女孩。
  進了酒吧,羅輝點了一瓶威士忌,嚴浩連干了三杯之后,有了些許癲狂之意,他表情憤怒地說道:“輝哥,你說我是不是窩囊?老婆的工作是我幫她找的,沒想到她跟辦公室的臭小子勾搭上了,這綠帽子戴得我太可悲了。”
  羅輝嘆了一口氣,又給嚴浩斟滿一杯酒,淡淡道:“男歡女愛,郎情妾意,那是你攔不住的。你之前跟我說,要讓謝萌萌離開招商局,我能幫你辦到,但是缺少一個借口。”
  “什么借口?”嚴浩眼神猛然一亮,低聲狠狠道,“輝哥,你給我指點一下。”
  羅輝湊到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嚴浩冷笑了一聲,一拍大腿道:“輝哥,即使你不說,我也早有此意。你放心,每天我便調動人馬,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羅輝嘴角不經意地一抖,嘆了一口氣,暗忖人生如棋,自己在錢德琛的棋盤之上,而嚴浩又何嘗不是在自己的棋盤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