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206 羅輝的處罰方案

第二日是周六,方志誠與佟思晴兩人醒了之后,又胡天胡地地糾纏一番,睡了個回籠覺,繼續又纏膩在一起。中途,朱友明打了個電話過來。朱友明在方志誠的穿針引線之下,與趙清雅搭上了線,獲得投資商的關注,他的生意也越做越大,準備近期把酒店開到銀州來,將原來的酒店打造成連鎖酒店。
  方志誠是銀州的地頭蛇,趙友明自然想從方志誠這邊借到一些資源。
  趙清雅之前聽從方志誠的建議,有意涉入電子商務領域,數月前低價收購了一家旅游類的電子商務網站“旅途平安網”,主要為游客提供在線訂機票、訂酒店、度假產品等服務。同時也接觸到了連鎖酒店的概念,并為朱友明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合作伙伴。
  朱友明現在的志向不小,想把他的旅店整合成一個遍及全國各大城市的知名品牌。他的旅店之前的名字叫做“假日時光客棧”,整合之后改成了“星期七精品連鎖快捷酒店”。當然,這個酒店里面有方志誠的股份,雖然不多,只有10%,但朱友明還是惦記著方志誠在他創業之初的鼎力支持。
  方志誠想了想,掛斷趙友明的電話之后,給市委副秘書長王柯打了個電話,說明自己與朱友明的關系。王柯立馬拍著胸脯打包票,承諾盡快會幫朱友明盡快處理好政府這邊的工商、消防等一系列的綠色通道。
  方志誠掛斷電話之后,見佟思晴盯著自己看,笑道:“思晴姐,我臉上有花嗎?你怎么看得如此入神?”
  佟思晴突然一笑,躲進方志誠的懷里,嘆道:“志誠,我覺得你在處理事情的時候,認真的模樣,非常有魅力。”
  方志誠掐了佟思晴的臉頰一把,笑了笑,道:“思晴姐,你千萬不能這樣看著我,不然我又得亂來了。”
  佟思晴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連忙舉手投降,苦笑道:“志誠,你饒了我吧,姐真的不行了,這都多少次了……”
  方志誠粗粗一算,昨晚到現在共有四次,心中暗嘆,沒想到自己竟然這么神勇,訕訕笑道:“沒幾次吧,一個巴掌還沒到呢。”
  “切……”佟思晴低聲道,“正常的男人,能有一兩次,那就了不得了……你啊,也太狠了……”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倒也沒有再折騰佟思晴,她的脖頸可以看到鮮紅的痕印,顯然是昨晚太過瘋狂,竟然沒有注意控制住,現在一想,若是被李明學發現了端倪,那豈不是遭殃?
  佟思晴也發現了這些,幽怨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卻未多說什么。與少婦便是如此,她有足夠的智慧,獨自藏好這些痕跡。
  隨后,佟思晴去浴室洗漱,方志誠則套了一件t恤,走到窗口,拉開厚實的窗簾,然后抽煙。探出半個身子,吞云吐霧一番之后,方志誠側臉望去,之間隔壁伸出一雙白嫩的手臂,正捏著衣架,將洗好的衣物掛在不銹鋼晾衣架上,原來戚蕓在洗衣服。
  “戚縣長,早啊。”方志誠笑著打招呼。
  戚蕓沒看到方志誠,也探出俏麗的臉蛋,與方志誠四目交接,想起昨夜一宿的聲音,忍不住臉頰騰起紅暈,嗯了一聲,然后繼續晾曬衣服。
  方志誠見戚蕓愛理不理,尷尬地笑了笑,繼續抽煙,旁邊這時傳來一聲輕呼,卻是戚蕓魂不守舍之下,將一條紅色的蕾絲內褲拋在了衣架下方的泥板上。方志誠彈了彈煙灰,掐掉了煙,笑問:“戚縣長,要不要幫忙?”
  戚蕓猶豫不決,感覺羞赧無比。畢竟那是女人家的私物,總覺得有些不妥。
  方志誠笑了笑,轉身取了撐衣桿,然后挑了挑,很快將內褲挑了過去,“有點臟了,戚縣長得重新洗過了呢。”
  紅色的蕾絲內褲上,多了不少泥斑,有種玷污純潔的感覺。
  “輕浮!”戚蕓嘀咕了一聲,拿著內褲轉身回了屋內,同時將窗戶重重地合上。
  方志誠撓了撓頭,感覺自己方才的話,的確有些不妥,自嘲地笑了笑,轉過身只見佟思晴已經出來,她頭上戴著一次性浴帽,身上披著白色的浴袍,裊娜地出來,沐浴之后仿若出水芙蓉,身上洋溢著嫵媚動人的氣息。
  佟思晴指了指窗簾,努嘴道:“趕緊拉窗簾,我要換衣服了。”
  方志誠笑了笑,把窗簾關上,然后坐在椅子上,欣賞佟思晴更衣的風情。佟思晴的身材雖比秦玉茗要差了一些,線條婀娜之間,多了幾分豐腴的肉感,極能調動人的情緒。
  佟思晴背過身,伸手將胸衣從頭上套下,從方志誠的角度依稀能見到圓弧與輪廓,忍不住有種想讓她直面自己,一探究竟的沖動……
  若隱若現的身體,與恍惚的身影,構成了藝術的美感……方志誠忍不住偷偷從不遠處摸到了相機,然后對著佟思晴的背影摁動了快門。
  “你做什么呢?”佟思晴聽到快門聲,被嚇了一跳,忍不住轉過身,皺眉輕啐。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記錄下最美的瞬間。”
  佟思晴哼了一聲,手忙腳亂地穿起了剩下的衣服,然后走到方志誠身邊,騰出手吩咐道:“給我看看,我要刪了。”
  方志誠不樂意,苦笑道:“刪掉做什么?太可惜了吧?”
  佟思晴依舊一臉嚴肅地堅持,方志誠只能把相機送了回去。佟思晴看了一陣,發現沒拍到正面,才沒有刪除,見方志誠一臉肉疼的模樣,又遞了過去,輕聲道:“志誠,以后玩歸玩,但注意度,不要自找麻煩。這些照片,以后落到別人的手中,恐怕會造成不小的問題。你還年輕,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不能因為這種事情,毀了你的前程。”
  方志誠知道佟思晴是在關心自己,心中一暖,道:“思晴姐,我知道了。”
  佟思晴笑了笑,點了點方志誠的鼻尖,柔聲道:“你現在是宋書記的心腹,可得充分把握機會。前段時間,省里傳來消息,宋書記似乎要升了。”
  “啊?”方志誠有點吃驚,宋文迪來銀州不到二年,現在便升,豈不是要回省里?而自己在東臺掛職,宋文迪離開銀州,對自己難免不利。
  佟思晴大致能揣摩方志誠的心思,低聲解釋道:“省里的意思是,想讓銀州一把手高配副部級。計劃給宋書記安排一個副省長的職務,這樣一來,也方便宋書記爭取其他資源。”
  淮南省只有一個副省級城市瓊金,但除此之外,登昌市因為其獨特的政治經濟地位,一把手高配副部,同時還為省委常委。若是宋文迪現在能升一級,成為副省長兼銀州市委書記,這樣一來,無疑有望在任期滿了之后,沖擊省委常委的位置,這是一個利好的消息。
  而宋文迪就是自己的翅膀,他走得越遠,方志誠以后的前途也將更加光明。
  不過,宋文迪若想成功晉升為副省長,必將遭到極大的阻礙,在省委層面的交鋒,每個副部級的位置都是至關重要的,而宋文迪如此年輕,現在便破格升級,成為李思源接班人的可能性加大,這是很多人不愿意看見的。尤其是省長卜一仁,他絕不可能輕易通過這一項提議。卜一仁雖然與李思源在明面上配合得不錯,但在派系利益方面,肯定會寸土必爭。
  方志誠從佟思晴的話中,還品出了另外一番滋味,因為眾人都知道方志誠是宋文迪的心腹大將,阻礙宋文迪的步伐,有可能會從方志誠的身上入手。
  官場向來是水深之處,波云詭譎。別人或許奈何不了宋文迪,但方志誠不過是正科級小人物,又不在宋文迪的眼皮底下,如果捅出一刀,很有可能會讓宋文迪流血不止。
  方志誠想明白其中的一切,嘆了一口氣,將方才拍攝的那張佟思晴的背影照給刪除了。佟思晴發現了方志誠的這個舉動,微微一愣,隨后便心安了不少。
  中午吃了飯,方志誠將佟思晴帶至車站,然后幫她打了車票。分別的時候,方志誠當著眾人的面,擁抱了一下佟思晴,這讓她既感到吃驚,又感到溫暖。
  按照常理來說,偷情應該是小心翼翼,潛藏在暗處的,但方志誠種種舉動,讓佟思晴站在光明之處,也讓她消除不少的愧疚。
  望著佟思晴緩緩地走上大巴,方志誠心緒無比復雜,他也無法分辨對佟思晴的情感。原先是一種新鮮感,隨后慢慢地變成了一種責任。方志誠皺了皺眉,忍不住給佟思晴發送了一條短信,“思晴姐,若是李大哥欺負你的話,一定要記得告訴我。”
  佟思晴看了這條短信之后,頓時淚流滿面,她透過車窗,望著下方站得筆直的方志誠,回復道:“我的心已經分成了兩個世界,一個是新世界,另一個是舊世界,你在新世界,我永遠不會讓你走向舊世界,這樣是為了更好地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