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205 誰在誰的棋盤上

(求月票,求打賞,求評論,各種求。)
  嚴浩離開之后,謝萌萌緊緊地跟了出去。王崇嘆了一口氣,從地上坐了起來,看了方志誠一眼,欲言又止。方志誠伸手在虛空里按了按,嘆道:“私事我不想管,但要合理控制住,不要影響到工作。”
  言畢,方志誠招手跟老板娘了買單付款。等方志誠上車之后,王崇湊過來,敲了敲車窗,赧然道:“老大,我跟謝萌萌真的什么事都沒有……”
  方志誠擺了擺手,嘆道:“這事兒你別跟我說,有沒有你自己心里知道便好。不過,我有句忠告,男人做事要光明磊落。若是你對謝萌萌沒有情意,那就不要招惹她,若是你對她有感情,那就要奮力爭取。”
  王崇呆呆地站在原地,默然無語,等方志誠的車駛出許久之后,他恍然未覺。
  方志誠并沒有責備王崇是個第三者,他只是批評王崇處理問題,拖泥帶水,沒有男子漢的擔當。
  與謝萌萌朝夕相處,難免日久生情,但他們兩人一直謹守底線,最多只是言語上曖昧,從沒有戳穿那層窗戶紙。而王崇也知道謝萌萌對自己,也是有一定好感的。
  至于謝萌萌跟嚴浩,兩人雖是結發夫妻,不過感情卻是不佳。嚴浩是一個很大男子主義的人,自己在外面經常拈花惹草,而對謝萌萌卻是管制得十分苛刻。謝萌萌看上去性格外向,其實異性朋友卻是沒幾個,與王崇平常聊得比較多,偶爾才會談話超出了一般朋友的界限。
  王崇掏出煙盒,抽了一根煙,吞吐煙霧,隨后發送了一條短信過去給謝萌萌,“你沒事吧?如果你需要的話,我跟嚴浩再解釋一下?”
  謝萌萌許久才發了一條短信過來,“我無家可歸了……嚴浩不讓我進門,我該怎么辦?”
  王崇猶豫片刻,回復道,“需要我過來陪你嗎?”
  謝萌萌閱后,嘴角浮現出苦澀,“我累了,不需要了。”
  隨后的半個小時,謝萌萌在小區外的街道上,漫無目的地游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決定,在別人的眼中,自己的生活是光鮮亮麗的,公公婆婆都是東臺縣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丈夫也開了一家規模尚可的公司。
  可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謝萌萌一直不幸福,她難以承受丈夫的自私與自大,但隨著無數次矛盾爆發之后,她逐漸接受了這個事實,或許自己就該這么一輩子認命下去。
  男人大多一樣,即使她離婚之后,再重新尋找一個,或許還比不上這一個。
  所以,謝萌萌將自己的內心偽裝起來,給人一種沒心沒肺的形象。但是,隨著她與王崇在一個辦公室內,接觸久了之后,她關閉的內心逐漸放打開。她笑著讓王崇當自己的男閨蜜,王崇的第一反應是,男閨蜜聽著怎么像是性取向有問題似的。
  交流的越多,兩人分享的私事越來越多,每次謝萌萌跟嚴浩爭吵,她的第一反應找到王崇訴苦,慢慢的,謝萌萌對嚴浩的依賴性也越來越強。
  當女人的心里重新住了一個男人,另外一個男人的生活空間,將會變得狹小,嚴浩突然發現謝萌萌不再跟自己爭吵,每天總會拿著手機不停地翻看,他起了疑心,終于有一次趁著謝萌萌洗澡的空隙,找到了王崇與她的曖昧短信,頓時怒從中燒,走進浴室將謝萌萌暴打了一頓。
  謝萌萌裹緊大衣,穿著高跟長筒靴腳會很累,她索性脫掉了靴子提在了手中。不遠處,閃光燈打來,使得謝萌萌忍不住用手掌護住了眼睛,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轎車后排走下,然后沖向謝萌萌,將她一把摟在了懷中。
  “萌萌,你跟嚴浩離婚吧。”王崇對著謝萌萌的耳朵,柔聲勸道,“他不配擁有你,而我會對你負責。”
  謝萌萌緩緩推開王崇,嘆息道:“王崇,你別傻了,這不可能的。”
  “為什么不可能?”王崇堅持道,“其實只要你下定決心……”
  謝萌萌伸出手指,堵住了王崇的嘴唇,搖頭苦笑道:“永遠不要再提,記住哦,你是我的男閨蜜,我們的關系永遠不會變,一旦變了,我們就會成為陌路人……我走了很久,身體有點冷,還有點渴,要不你陪我去酒吧喝點酒吧。”
  王崇見謝萌萌如此堅持,只能嘆了一口氣,嘴角擠出笑容,道:“行吧,我們去喝酒,一醉解千愁。”
  其實,謝萌萌并非不想脫離與嚴浩的那段婚姻,只是她無法放棄現在的生活。謝萌萌骨子里是一個很物質實際的女人,雖說王崇也是官宦之子,但是比起嚴浩而言,顯得弱了不少。而且謝萌萌要顧忌離婚帶來的后果,嚴浩一定不會放過王崇。若是有了作風問題,王崇的前途一定會受到影響,她不能那么自私,讓王崇為自己冒那么多的風險。
  ……
  回到招待所酒店,方志誠瞧出佟思晴心情不佳,等她褪去外面的大衣,他從身后攬住了她柔軟的腰肢,柔聲說道:“思晴姐,有心事嗎?”
  佟思晴搖了搖頭,低聲道:“沒有……”
  方志誠讓佟思晴轉過身,伸手在她的頭發上摸了一把,彈掉了白色的飛絮,淡淡道:“因為王崇和謝萌萌的事情,你有觸動了?”
  佟思晴苦笑道:“算是吧……我有些清醒了,突然感覺到自己今天這種行為,極不負責任,所以感到深深的自責。把丈夫兒子丟在銀州,然后孤身一人在這里,若是放在古代的話,一定會被浸豬籠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知道王崇與謝萌萌的辦公室戀情,讓她聯想到彼此之間復雜的情感,他輕聲道:“思晴姐,你和李大哥的問題由來已久,若沒有我出現,你們的感情總有一天會出現裂痕,而且過錯不在你這方面,你完全沒有必要自責自己。當然,若是你無法原諒自己的出軌行為,那么我會從今以后不再騷擾你,離你遠遠的……”
  佟思晴心情五味雜陳,她很難想象,若是沒有方志誠,自己如何面對李明學。怕是腦海中一直會翻騰著李明學摟抱著其他女人的場景吧?
  淚珠從她的眼角滑落,佟思晴垂著眼瞼,捂著臉痛苦地說道:“志誠,我現在很彷徨,甚至有想自殺的沖動。我了解自己一步步地正走向不歸之路,但還是抵抗不了誘惑……”
  “其實這段時間,我的內心也一直飽受煎熬,每當我想到你會跟李明學躺在一張床上,心中便有種絞痛的感覺……”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湊過去,親吻她眼角的淚珠,柔聲道:“如果抵抗不了,那就索性接受吧。當某一天,你疲倦了這種感覺,再放手如何?”
  “我和他早就分居了……”佟思晴微微一怔,苦笑道:“或許,你會先疲倦我們現在的關系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聽到佟思晴已經跟李明學分居而睡,心里有種說不出的高興,畢竟人心都是自私的,占有了佟思晴之后,就不希望與另外一個人分享。他真誠地承諾道:“不會!我會對你負責。”
  佟思晴能夠從方志誠這個陽光大男孩身上,感受到從李明學身上得不到的安全感,她嘴角翹起弧度,嘆道:“你怎么對我負責,我可是有家有室的人。”
  方志誠聳了聳肩,咬著佟思晴的耳垂,吹了一口氣,道:“我擁有的東西不多,但這顆心至少是你的。”
  佟思晴咬著紅唇,啐道:“別說這些甜言蜜語了。我們只能是情人關系……你能給我的,也只有情人所需要履行的義務了,所以快點占有我吧……”
  佟思晴眸光如火,將積累了許久的情感全部爆發出來,激動地去撕扯方志誠的衣領,瘋狂地去解開他胸口的鈕扣,然后重心往方志誠依靠,很快方志誠被推到了墻角,只能被動地迎接佟思晴的炙熱如火……
  “上次你說的一句話……我想通了……那些都市情感小說,都在以傷痛文學的幌子,闡述背叛、情變、媾合的合理性……其實,哪里有那么復雜,兩人在一起,只是因為彼此吸引,所謂的傷痛都是故意去找的種種理由……人之所以出軌,答案很簡單,只是希望找到快樂而已。”佟思晴急促地喘著氣,媚眼如絲,斷斷續續地說道。
  而方志誠身上的衣服,一件接著一件,在空中飄出了優雅地弧度,有些落在椅子上,有些與墻壁碰撞墜落在地……
  方志誠用手搭在佟思晴的玉肩之上,隨著她下蹲的姿勢,逐步下降,終于停止不動之后,他突然感到火熱之處一陣冰涼的感覺……
  方志誠閉上了眼睛,仿佛**著身體,漫步在太空之中,周圍到處是玄妙之極的星辰碎片,融入到他身體的每個毛孔之中……
  “喜歡嗎?”佟思晴許久之后,仰望著方志誠,并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漫出的水漬。
  方志誠點點頭,如實道:“猶如在鐵軌上馳騁的小火車,穿過了深長的隧道,經歷了許久的幽暗后,突然又見了光明……”
  佟思晴笑了笑,埋下頭,嘟囔道:“我的小火車啊,下面進入真正的隧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