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204 新世界與舊世界

佟思晴來得有些突然,事先沒有打招呼,便來到了東臺,讓方志誠有些驚喜。
  “思晴姐,你今天給我的驚喜也太大了。我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這是真的嗎?”方志誠不時地朝著佟思晴瞄一眼,剛才在休閑中心被惹起的火苗,如今不時地往上躥,令他難以把持。
  不過,估計佟思晴是下班之后便往東臺趕,現在怕是沒有吃晚飯,所以還是按捺住躁動不安的心情,帶著佟思晴去吃飯。
  “當然是真的,要不,我掐你試試?看你疼不疼?”言畢,佟思晴探過身,在方志誠的臉上捏了一把。
  方志誠嗅到佟思晴身上的若有若無的香味,很夸張的呼吸了一口氣,惹得佟思晴霞飛兩頰。
  來到城東一家火鍋店,方志誠之前來吃過一次,盡管環境一般,但生意非常紅火,老板是巴蜀人,火鍋底料正宗,食材味道鮮美,現在已經是八點多,還是人滿為患,需要排號才行。佟思晴瞄了一眼里面,笑道:“志誠,要不換個地方吧,這里人太多了。”
  方志誠拉住佟思晴的手,搖頭道:“還是就在這兒吧,你上次不是說要來這里吃火鍋?即使在銀州,也吃不到這么地道的巴蜀火鍋。”
  佟思晴笑了笑,不再多言,依著方志誠坐了下來,方志誠瞄了佟思晴一眼,許久不見,佟思晴越發嫵媚動人,漂亮的瓜子臉,眸光宛若秋泓,眉黛清淺飄逸,黑色的包臀大衣裹著她曼妙的身段,白膩若玉的修長脖頸上懸掛著一條善良的鉑金項鏈。項鏈是前段時間,方志誠送給佟思晴的,她表情有些拘謹,顯然還沒有適應現在的情形。
  畢竟,佟思晴偷偷來到東臺,換個不好的說法,那是私會情人。她瞞著丈夫和孩子,來到東臺,與方志誠見面,心中有著不安與自責。
  方志誠心細如發,品出了佟思晴的心思,所以才會攥住佟思晴的柔荑,然后用指肚輕輕地摩挲她的手背。
  感覺到方志誠手指傳來的溫熱,佟思晴漸漸平復了自己躁動不安的內心。
  火鍋店的顧客素質層次不齊,不過但凡是男人都會將目光投向佟思晴的位置,因為佟思晴太過光彩照人,那身段與外貌在東臺極為少見。投向方志誠的目光,則是深深的嫉妒,看方志誠的年紀不大,怎么能找到這么一個漂亮的女人,一看便是一副小白臉的模樣。
  方志誠嘴角浮出弧度,男人都是要面子,即使被視作小白臉那又如何,身邊的女伴光彩四射,艷壓群芳,這是一種說不出的爽快。
  “方局,你們也來吃宵夜嗎?”從門外走入一個花枝招展的漂亮女子,她的手臂挽在一個年輕男人的胳膊下面。
  方志誠點點頭,淡淡笑道:“原來是謝萌萌啊。”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和王崇同在一個科室的少婦謝萌萌,而她身側無疑便是她的老公。佟思晴見有熟人,連忙抽回了自己的手,絲毫不拉地落在謝萌萌的眼中。謝萌萌心中暗嘆,方局長倒是挺風流的,佟思晴盡管保養得極好,看上去二十多歲左右,但眉眼的風情出賣了她的身份,一定是已婚的少婦。
  而從佟思晴躲閃的目光,又能瞧出,兩人的關系有些隱秘,一定不是正當的男女關系。不過,方志誠的態度坦然,仿佛毫不在意,一點沒有露出心虛的感覺。
  謝萌萌是女人,自然難免八卦,不過方志誠是主管領導,只能按捺住心中的種種疑問,見兩人在排號,笑著邀請道:“我們是這邊的熟客,早就預約好了位置,若是方局你不嫌棄的話,我們拼個位置吧?”
  方志誠疑惑地望了佟思晴一眼,征詢意見,佟思晴覺得不能讓方志誠的同事覺得自己架子太高,便點了點頭,笑道:“那就打擾了。”
  于是四人湊成一桌,點了不少的菜。謝萌萌的丈夫叫嚴浩,年紀約莫二十**,性格比較沉穩,不過目光不時地掃著佟思晴,顯然對她特別留意。
  方志誠心里有些不舒服,不過倒也沒有太過表露。
  謝萌萌的性格有些大大咧咧,沒注意自己丈夫的眼中放肆的目光,給佟思晴倒了一杯白酒,笑道:“原來思晴姐是市委辦的領導,我敬你一杯呢,以后還需要思晴姐多多照顧才是。”
  佟思晴給足方志誠的面子,道:“不用這么客氣,萌萌你以后來銀州,一定要找我。”
  見兩位女人端著白酒你來我往,方志誠也舉起酒杯跟嚴浩碰了一下,做足場面上的工作,剛放下酒杯,發現手機響了起來,卻是王崇打來的。
  王崇在電話那邊,有點崩潰地說道:“老大,你怎么能這樣,把我一個人扔在休閑中心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佟思晴,編造了一個說辭,笑道:“我正好有個朋友從銀州來,急著去接她,所以沒能跟你打招呼。賬單我也已經付了……”
  王崇暗自苦笑,自己完事之后,問了給方志誠服務的女技師,發現方志誠根本什么特殊服務都沒要,心里自然是空落落的,又見方志誠還給自己買單,更是過意不去。
  這無疑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去了。
  方志誠會不會覺得自己太膚淺呢?王崇一心想巴結方志誠,帶著方志誠去休閑,也是希望能跟他拉近關系。年輕男人誰沒有個生理**?若是領導跟你一起洗過浴,那關系自然不同尋常。沒想到方志誠根本不吃這一套。
  “老大,你現在在哪兒呢?”王崇郁悶地問道。
  方志誠瞄了一眼謝萌萌,道:“我們正在巴蜀火鍋店吃飯。”
  “那我現在過來,你們等著……”言畢,王崇掛斷了電話。
  謝萌萌疑惑道:“王崇?”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不會不方便吧?”
  嚴浩咳嗽了一聲,臉上露出些許不悅之色。
  謝萌萌擺了擺手,道:“當然不會……”
  方志誠從嚴浩的態度瞧出,應該與王崇很熟悉,王崇與謝萌萌同在一個科室,兩人關系不錯,莫非有什么情況不成?
  方志誠發現自己辦了一件錯事。
  十來分鐘之后,火鍋冒熱氣,菜也上齊,四人又吃了一陣,王崇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到謝萌萌夫妻在,不禁微微一愣,旋即硬著頭皮坐下。
  而嚴浩卻是有點坐不住了,他冷哼一聲,站起身道:“你們吃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謝萌萌連忙上去拉嚴浩,嚴浩卻是一甩手,指著謝萌萌的鼻子,罵道:“你這個賤貨,我在這邊吃飯,不會讓你們覺得礙事嗎?我走了,你們兩人可以逍遙自在了!”
  謝萌萌被推到了一邊,差點撞翻了隔壁桌的火鍋,王崇有點不高興,起身道:“嚴浩,這是公共場合,你注意點分寸。”
  嚴浩嘴角露出惡毒的笑容,怒道:“喲呵,你這個奸夫是為他出頭嗎?你和謝萌萌之間的關系,別以為我不知道。要不要,把你們那些惡心的短信朗誦出來,親愛的萌萌小美女,我想你了,明天給你帶早餐哦,記得要給我回個香吻,作為補償……”
  王崇面色陰晴不定,見方志誠靜靜地坐在一旁,頓時覺得有苦難言。他與謝萌萌關系不錯,兩人曖昧無比,偶爾會發些過線的短信,沒想到前兩日被嚴浩發現了。謝萌萌家里鬧得不可開交,而王崇也受到了嚴浩的恐嚇。
  王崇心情郁悶,才在休閑中心放松一把。沒想到今天這么巧,三人竟然在火鍋店見面了。
  謝萌萌在旁邊垂首哭泣,濃妝都弄化了,王崇不知為何,感覺內心抽了一下,抬起頭,目光凌厲道:“嚴浩,我承認之前跟謝萌萌的關系有些過了,但我保證,我與謝萌萌的關系清白,沒有任何過分的舉動。”
  “清白?”嚴浩冷笑一聲,瞬間呼出了一拳,朝著王崇面門上打去。
  王崇反應不及,被打了個踉蹌,他身材雖然高大,但虛有其表,而嚴浩卻是力量十足,又踹了一腳,將王崇踢翻在地。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伸手拉了嚴浩一把,然后反手一擰,控制住嚴浩。嚴浩力量雖大,但方志誠體格不錯,他想要掙脫不易。
  “放開我,媽的!”嚴浩怒火攻心,哪里還有顧忌的東西,反手抽向方志誠。
  方志誠早有預備,輕松躲過,“啪”的甩了嚴浩一個耳光,冷笑道:“你個慫包,有沒有腦子,只憑一條短信,便誤會自己的老婆,這不是無知嗎?在大庭廣眾之下,鬧得人盡皆知,這不是變相承諾自己被戴了綠帽子了嗎?男人要面子,更要知道如何給自己找面子。你這樣不能代表你很強大,反而會讓人恥笑你窩囊!”
  嚴浩捂著臉頰,知道自己現在糾纏下去,只會對自己不利,他憤怒地指著方志誠的鼻子,道:“你們都是同事,自然要包庇對方。我現在不跟你們計較,改天我肯定會鬧到招商局,到時候讓整個東臺縣,知道你們招商局完全就是個蛇鼠淫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