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203 辦公室戀情之殤

錢德琛在辦公室與羅輝聊了不少,他對羅輝的思路還是很認同,有開拓精神。自己在東臺多年,一直沒有升上去,早已消失了銳氣,而從羅輝身上,他找到了自己年輕時的樣子。
  羅輝手中正在翻著《東方迪拜·東臺》的招商方案,輕聲贊嘆道:“老板,我在瓊金這么長時間,最大的感觸是,城市要發展,必須要有長遠規劃,要有自己獨特的城市定位。其實,方志誠打出的東方迪拜口號不錯,即使暫時達不到那個目標,但我們朝著那個方向努力,總會有所進步。”
  錢德琛也點頭,評價道:“方志誠的確是一個人才,可惜不能為我所用。”
  羅輝知道錢德琛對方志誠心結已生,若是勸他,反倒惹得他不悅,笑了笑,轉移話題道:“我現在有個想法,在東臺打造四大產業區,圍繞食品加工、現代服務、金融投資、高新科技四個領域進行招商引資。如果成型的話,東臺現有的產業將能順利轉型,同時借助云海的區位優勢,我們將能打造出‘小云海模式’,這樣一來,東臺的經濟將能被完全盤活。”
  錢德琛點頭贊賞,笑道:“你的提議不錯,在我看來,‘東方迪拜’口號喊得太響,相反,‘小云海’倒是適合成為我們的短期發展目標。你圍繞‘小云海模式’,盡快完成一整套的招商方案,然后我再帶到常委會上進行討論。”
  羅輝臉上帶笑,心中卻是暗嘆,這錢德琛對方志誠顯然是不滿之極,見自己提出“小云海模式”的城市定位,他立即便將“東方迪拜”的方案給完全否定了。
  羅輝見錢德琛抬頭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主動告辭道:“老板,你等會要參加常委會,我就先離開了。”
  錢德琛“嗯”了一聲,拾起桌面上的黑框眼鏡,然后拿起鋼筆,在筆記本上寫起今天的會議提綱。錢德琛這么多年,能夠在東臺屹立不倒,靠的便是對常委會的絕對控制權,他有一個良好的習慣,每次在開會之前,會騰出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詳細記錄下會議上要商討的重點問題。
  寫完提綱之后,秘書過來敲門,錢德琛夾著筆記本,抱著茶杯往會議室行去。
  推開會議室的門,其他常委都已經入座,錢德琛一如既往地掃了掃每個人,然后面無表情地坐下來。
  錢德琛咳嗽了一聲,原本有點喧鬧的會議室便安靜下來,“同志們,現在開會。今天會議的議題主要有三個,第一傳達市委四屆十次全體(擴大)會議精神,第二審議縣政府2005年工作要點,第三研究總結全縣政法綜治工作,第四討論縣委十三屆六次全體(擴大)會議有關材料。”
  隨后,錢德琛按照自己的節奏,一項一項地過掉了每個議題。與往常一樣,沒有太多的異議,諸多常委都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了表態。不過,錢德琛注意到一個細節,羅輝今天的舉動有點失常,倒不是行為不當,而是太沉寂了一點。
  “同志們,今天的幾項議題就討論到這里。請問還有其他要協調的事情嗎?”錢德琛合起了筆記本,摘下了黑框眼鏡,并捧上了自己的茶杯,按照往常的習慣,下面一個環節,便是散會了。
  這時,孫偉銘轉過身,從包里取出了一疊文件,然后抽出了材料,面帶笑意地說道:“錢書記,這是招商局昨晚遞交的一個文件,還請您過目一下,正好大家都在,不如討論一下如何?”
  錢德琛下意識覺得不妥,為何招商局會直接跟孫偉銘遞交文件,按照道理應該先報給羅輝,而羅輝絕對會與自己通氣。唯一的解釋是,招商局繞過了主管領導羅輝,直接將材料遞給了孫偉銘。
  錢德琛微微蹙眉,翻了翻材料,在簽字頁沒見到羅輝的名字,冷聲問道:“怎么沒有主管副縣長羅輝同志的署名啊?”
  錢德琛的意思很明顯,沒有經過流程上報的材料,他認為不應當討論。
  孫偉銘笑了笑,早就做好應對的說辭,從容不迫地說道:“錢書記,這份招商局增設副局長及招商服務科的申請材料是羅輝同志履任之前,由戚蕓簽署審核的,上面有戚蕓同志的簽字,我也審閱多次,覺得很有必要,所以才拿出來,與大家討論一下。”
  錢德琛又看了一眼簽字頁,手指在桌面上輕點了數下,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就發表一下意見吧。”言畢,錢德琛看了一下四周,目光凌厲,態度很明顯,對這份材料,并不同意。
  紀委書記高明了解錢德琛的心思,道:“招商局今年剛成立,現在便增設副局長似乎有點操之過急了,而且增設科室,增加人員編制,會不會影響到組織部的相關計劃,會不會違規?”
  孫偉銘揮了揮手,笑道:“這件事,我已經與福仁同志咨詢過,在其他招商工作走得靠前的縣區,招商局的人員編制都遠超過我縣現有的規模,所以高明同志大可不必杞人憂天!”
  錢德琛見孫偉銘將楊福仁推了出來,眉頭很不明顯的一皺,他對場面的情勢有所了解,楊福仁怕是與孫偉銘達成了某種協議。
  果不其然,楊福仁點頭,笑道:“對此,我也進行了調研,以銀州而言,按照我們現有的計劃增加人員編制,也處于中等規模,并不違規。”
  楊福仁與孫偉銘這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無縫,對于楊福仁而言,他是順著孫偉銘的話來講的,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有委婉地表達了組織部在這個議題上的立場。
  錢德琛點點頭,不置可否,轉頭又問右側的趙和平,“和平同志,你的意見呢?”
  趙和平淡淡笑道:“現在全縣從上到下都在提倡招商引資,齊氏集團投資項目落地之后,還有大量企業相繼到咱們東臺落戶,設立一個招商服務科,跟進好大項目的落地工作,這是大有必要的。”
  縣長、副書記、組織部長,三人都已經明確表態支持,若是錢德琛現在還一力反對,那就顯得太過霸道了。
  錢德琛知道勢頭不可挽回,索性揮了揮手,淡淡道:“我也認為有必要,大家要不舉手表決一下吧?”
  常委會,一般一二把手決定的事情,沒有意外都會通過,其他人紛紛舉手,都表示了支持。
  表決之后,錢德琛沒有任何表情,轉身快速離開了會議室。孫偉銘望著錢德琛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雖然此次是巧勝,但足以讓錢德琛認識到自己在政府工作方面的控制權,孫偉銘并非那種隨意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縣委書記與縣長的關系向來比較尷尬,主要原因在于,當前的形式之下,以經濟發展為中心,縣委書記為了地方政績,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到經濟發面,而推動地方經濟,又是縣長的本職工作,如此一來,便形成了沖突,導致縣委書記與縣長多有不合。
  縣委書記與縣長公開鬧翻的情況并不多,錢德琛剛剛在縣政府安插了羅輝,如今又干擾政府對招商局的合理規劃,難免會引來非議,這是錢德琛讓步的根本原因。
  不過,今天在常委會上被孫偉銘打了個措手不及,也讓錢德琛意識到,孫偉銘躲在暗處,早已是虎視眈眈……
  東臺縣的一所高檔休閑中心內,方志誠幾乎全裸著身體躺在床上,眼睛閉起,未過多久,王崇推門而入,笑瞇瞇地說道:“誠哥,我給你把這里服務最周到的兩位美女技師給請過來了。”
  方志誠瞄了一眼,只見兩位女按摩技師臉上撲著厚厚地脂粉,雖說輪廓還算清晰,但比起趙清雅、秦玉茗低了不止一個境界,他隨便指了一個,笑道:“那就幫忙按著吧。”
  王崇性格外向,盡管以前工作態度不端正,但接觸下來之后,倒是頗有潛力。王崇嘿嘿笑了兩聲,便拉著另外一個女按摩技師,去了隔壁房間。
  方志誠背身躺在床上,等了許久,發現對方沒有動靜,掉過頭被嚇了一跳,只見那女按摩技師褪掉了原本便很單薄的上衣,正在背手解開胸衣的搭扣。他連忙擺了擺手,道:“別……別……我只是要正規的按摩,不要別的服務……”
  女技師微微一怔,弱聲道:“可是剛才那位帥哥已經交代要做全套了……”
  方志誠苦笑道:“那也沒事,你只要給我按按就好了,全套的錢依然給你……”
  女技師訕訕地笑了笑,沒有繼續解胸衣,坐在方志誠的身上,然后給他拿捏起來。不得不說,這位女技師的技術很好,方志誠很快感覺身上熱流亂竄,有種飄飄欲仙的滋味。
  女技師的身體輕盈,宛若棉花,黏在了方志誠的身上一般,讓他忍不住舒服地喊出了聲音。
  “要不,我用嘴給你服務吧……”女技師偷偷看了一眼方志誠的下身,柔聲道。
  方志誠擺了擺手,無奈地笑道:“真的不用……”言畢,隔壁王崇所在的那個房間,墻面傳來轟轟的撞擊聲,依稀能聽到女聲若隱若現的傳來。
  方志誠發現如果再堅持下去,難免把持不住,連忙推開女技師,往樓下去了,途經服務臺,知道王崇還沒買單,便主動付了錢。
  外面寒風習習,方志誠坐進車內打開空調,暖風有點悶人,方志誠搖開了車窗,將車速放緩下來,快到招待所的時候,遠遠見到一個漂亮的少婦,脫掉了黑色的軟皮手套,伸手在皮包里掏出手機,未過多久,方志誠的手機震動起來,他按了按喇叭,透過車窗,遠遠地喊道:“思晴姐,快點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