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202 火鍋店突遇沖突

羅輝來到招商局的第一場調研會,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方志誠與他的第一次交鋒,看上去沒有吃虧,但羅輝是頂頭上司,他對自己態度不佳,以后的工作,怕是沒那么容易,想要得心應手難度很大。
  方志誠有些郁悶,情不自禁想起之前的主管副縣長戚蕓,自己好不容易跟戚蕓達成了互相信任的關系,沒想到轉眼之間,主管副縣長又進行了調整,不僅讓他感到措手不及。
  其實,方志誠這招商局長做得有點太強勢,敢在招商會上跟錢德琛搶風頭,這可是官場大忌,難怪錢德琛忌諱如許。
  不過,這也跟方志誠的性格有關,《東方迪拜·東臺》的招商方案,是自己一手撰寫的,很多地方只有他能夠講透,所以他才會作出如此犯忌的事情。
  另一方面,方志誠也知道宋文迪對自己的信任,即使得罪了錢德琛,那又如何?大不了,這個掛職招商局長不作了,回到銀州,依舊有好位置等著自己做。
  當然,這想法少許偏激了一點。
  方志誠歸根到底有著年輕人的沖勁,初生牛不怕虎,你是縣委書記又如何?若是按照你的思路,能夠獲得齊氏集團那四十億的投資項目嗎?
  若是不行,那就讓我來試試!
  若是由羅輝來執掌招商局,按照他那略顯滯后的招商思路,就能扭轉東臺現在的招商局面嗎?
  若是不行,那就靠邊站!
  方志誠外表看似穩重,但內心如火,尤其是他認定了事情,有種偏執的勁頭,有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勇氣。
  羅輝手中有很多招商資源不假,但這么多年為東臺縣帶來的投資項目,卻是并不多。關鍵點在于,羅輝并非一個具有專業招商頭腦的人才,他將大量的精力,全部投注到應付在處理復雜的關系人脈網,而又沒有將這些關系網轉化成為實際的成果。
  羅輝是一個標準的官員,他已然基本定型,由他主管招商工作,反而很可能將招商局變成一個太過行政化的部門。
  對于招商局的理解,方志誠覺得要盡快去行政化,使之成為一個面向市場,具備戰斗力,擁有專業流程與規范,服務態度一流,素質一流的團隊。
  更長遠的角度,方志誠認為要將招商局打造成為一個獨立的機構,成為地方孵化企業的獨立部門,不僅成為招商引資的戰車,而且還要具備一定的培育能力,將一些具有潛質的小企業,培養成有競爭力的大企業。
  在浙源、南粵等發達城市,不少地方政府的招商局已經轉化身份,旗下分出二級單位,成立投資管理公司,一方面吸引風投的目光,為地方集聚資金,另一方面有了錢,也可以自己培養適合地方發展的企業。
  方志誠的思路,下一步除了加強招商局的團隊建設之外,還要申請成立一個投資管理公司,邁出招商局逐步轉向市場化的第一步。
  國有單位改革,已經成為國策,未來十年內,將成為下一步經濟改革的大趨勢,很多部門都現在害怕邁出這一步,但方志誠卻看到了其中的潛在優勢,當首先走出一步,讓招商局迎向市場,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往往獲得的利益也是最大的。
  不過,從羅輝現在的態度來看,想要通過他的認可,卻是難度較大,所以方志誠必須要另辟蹊徑,按照自己的思路,一步步地推動東臺招商局不斷進化。
  李卉匯報完日常工作,見方志誠托著下巴,目光飄忽,有些走神,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陽光大男孩,有這么失態的表情,輕聲問道:“方局長,你是不是因為羅縣長的事情而感到心煩?”
  方志誠擺了擺手,坐直身體,從思緒中走出,淡淡笑道:“卉姐,以后私下里,你喊我小方,或者志誠就可以了。”
  李卉心下一暖,笑道:“總覺得怪怪的。”
  “多喊幾次,適應了便好。”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卉姐,咱們現在算是站在一條船上,要同舟共濟才行。雖然羅輝擔任主管副縣長,出乎我們的意料,但招商局的具體工作,畢竟是咱們在做。做好咱們自己的工作,想必羅輝也無法將手伸得太長。”
  李卉見方志誠在安慰自己,知道他并沒有亂了陣腳,凝起秀眉,沉聲道:“我害怕郭鶴在某些時候,拖我們的后腿。”
  方志誠點點頭,凝起眉頭,沉聲道:“老郭此人性格太過孤僻,其實不太適合招商局的工作,過一段時間,我會考慮調整一下分工,畢竟他現在手上工作多,若是影響了招商進度,那就不好了。”
  李卉疑惑道:“若是貿然調動郭鶴的工作,怕是羅縣長第一個不認同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若是我連決定下面人員分工的能力都沒有,這個局長的身份,又如何能稱職?”
  方志誠簡單的一句話,透露了不一樣的氣魄,李卉對方志誠的越發敬重,這種敬重完全來自于方志誠在工作中展現出來的才華與能力使然。
  李卉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否則當初也不會與孔從文發生那段糾葛,憑借與孔從文的關系,才慢慢成為招商局的常務副局長。她以前認為,女人混跡仕途,必須要依仗獨特的優勢,而方志誠正在一步步地改變她的看法。李卉心中升起一股熱血,跟著方志誠這么一名年輕的上司沖鋒,或許能為自己的前途帶來意想不到的光明。
  等李卉離開之后,方志誠在A4紙上寫下了三個名字,鄒郁、郭鶴、李卉,然后又在李卉的后面添加了一個括號。
  增設副局長,這是打破三角平衡的一個方法,現在招商局副局長總共有三名,鄒郁、郭鶴、李卉三人分別站在不同的陣營,若是在增加一人,那樣便會將現在的平衡給打破。這是當初宋文迪進入銀州,打出的漂亮牌,方志誠算是活學活用了。
  同時,如果增設副局長,隨之而來,必然要調整任務分工,借此機會,進行斡旋調整,想必便能讓自己如愿。
  至于新的副局長是誰,對方志誠沒有太大的關系,關鍵是要打破現有的格局,把僵局變為活局。
  方志誠將頭緒梳理清楚,然后在新建文檔內,輸入《關于東臺招商局增設副局長及增設招商服務科的申請》。在這份申請文件內,他詳細闡述了隨著東臺招商工作的開展,現有的領導班子及科室需要進行增設調整的原因。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便完成了這份申請文件,他舒展了一下腰肢,然后打電話喊來了王崇,吩咐他將文件送到縣長辦公室去。
  在安排羅輝進入縣政府的問題上,孫偉銘吃了一個大虧,他現在對方志誠一定處于拉攏的狀態,利用孫偉銘現在失落的心態,方志誠提出這個申請,自然會受到孫偉銘的贊同。因為這樣可以幫助孫偉銘扳回一城。
  按照正常的流程,方志誠應該將文件先遞交給羅輝,不過方志誠卻繞過了羅輝,將文件直接遞送到孫偉銘的案頭,這無疑是一個變相的挑戰。
  羅輝不是想打壓自己嗎?那么方志誠就完全沒有必要退縮,直面你的挑戰便是。而羅輝對于此事,怕是也只能忍氣吞聲,畢竟作為主管部門的領導,下屬不把你放在眼里,并非什么光彩之事。
  對于孫偉銘與錢德琛的交鋒,錢德琛安插了一個得力干將,想要插手招商引資工作,可惜,羅輝只是擺在桌臺上的花瓶不中用,根本無法獲得招商局的支持,這也算是孫偉銘間接給錢德琛打了個反擊。
  孫偉銘見到這份文件之后,讀了兩遍,整個人為之一振,暗忖方志誠不虧是市委書記大秘,在權謀方面,完全就是個官場老手,謀局布局一氣呵成,擅長借勢與取勢。
  他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了兩下,然后撥通了縣委組織部長楊福仁的電話,笑道:“老楊,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楊福仁與孫偉銘的關系一般,畢竟他主管人事,歸錢德琛管轄。楊福仁抬了抬眼睛,淡淡道:“孫縣長,有什么事情吩咐呢。”
  孫偉銘淡淡一笑,道:“是這樣的,經過半年時間的磨合,東臺的招商工作已經初步進入正軌,不過呢,縣招商局也面臨一系列的問題,尤其是人員配置,科室構成方面,還需要楊部長你這邊把把關,給點建議。”
  楊福仁立馬知道孫偉銘的來意,笑道:“孫縣長說得太客氣了,我能有什么建議?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我們可以坐下來聊聊。”
  孫偉銘知道楊福仁最近日子不好過,他雖說是組織部長,但人事大權一直被錢德琛一把抓,現在孫偉銘主動拋出善意,楊福仁自然放低身段。
  打完電話之后,孫偉銘安排人將方志誠遞過來的那份申請材料,多復印了幾份,一份送給縣委組織部,另一份送給縣委副書記趙和平處,隨后嘴角浮現冷笑,“方志誠怕是不會想到,他的這份材料,會成為自己蓄謀已久的一次常委會反攻的導火索吧。”
  孫偉銘對招商局增設副局長的人選勢在必得。RG